🏡
PTT小說網
x
    感受到張若塵身上,散發出來的絲絲冰冷氣息,兩頭血獸不禁瑟瑟發抖,不由自主向後倒退,將頭完全低下,匍匐在地。

    邱怡池亦是很心驚,真切感受到了張若塵的強大,心神的衝擊,絲毫不亞於當初面對閻無神的善身時,甚至,猶有過之。

    血後目光柔和的看着張若塵,道:“塵兒,母后並非有意欺騙你,只是不想你去以身犯險,池崑崙乃是母后的孫兒,母后又豈能不在乎他。”

    無論如何,血後都不希望因爲這件事情,讓她好不容易與張若塵拉近的一點距離,又重新變得疏遠。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想要彌補對張若塵的虧欠,希望張若塵能夠接納她,開口喊她一聲“母后”。

    張若塵緩緩收斂自身的氣息,眼神也變得柔和了許多。

    他並非是一個不通情理的人,稍微一想,便明白了血後的用心。

    當初在孔雀山莊與商子烆一戰,他纔剛突破至道域境,實力最多也就堪比大聖之下第三層次,若是不顧一切去找閻無神,無異於是以卵擊石。

    “池崑崙的事情,我會去解決,沒人可以傷害他。”張若塵道。

    血後上前一步,道:“閻無神堪稱是地獄界這個元會最傑出的天才,並不好對付,要救回崑崙,可以讓血魔、燕離人他們出手協助。”

    “不用,此事我會自己去解決。”張若塵道。

    頓了頓,張若塵繼續道:“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夠放過燕離人的繭身,他畢竟是護龍閣天罡閣的閣主。”

    “好,只要塵兒你高興,母后都依你。”血後溫和的笑道。

    難得張若塵能夠對她開一次口,無論是什麼要求,血後都會盡所能的去滿足。

    微微沉吟,張若塵道:“我想見見蘭攸。”

    他來無盡深淵,見孔蘭攸是很大一個原因,他想將從真龍島得來的一些寶物,親手交到孔蘭攸的手中,尤其是丹皇真身所化的那顆準帝品丹藥。

    “無盡深淵第二梯度,其中一處秘地中,有着能讓蘭攸重鑄不朽聖軀的機緣,蘭攸已經進入到其中,暫時還無法出來與你相見。“血後道。

    對此,張若塵並不感到意外,孔蘭攸當初正是爲了這一機緣,才選擇留在無盡深淵中。

    張若塵道:“帶我去那處秘地,我想親眼看到她。”

    “好,母后帶你去。”血後點頭道。

    當即,血後釋放出一股力量,包裹住張若塵,化作一道流光,離開峰頂。

    枯滅谷,無盡深淵第二梯度最爲神秘的地方之一,即便是血後,也未能完全探查清楚其中的奧秘。

    一眨眼的工夫,張若塵便是被血後帶到了枯滅谷外。

    從外面看,枯滅谷並不大,四周也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但,按照血後所說,枯滅谷內蘊乾坤,極其龐大,且幽深無比,好似一條通道,通往某處神秘未知的地方。

    枯滅谷中,瀰漫着灰濛濛的氣體,對視野的阻礙極大。

    張若塵立身在谷口,看不見孔蘭攸的身影,也無法感知到孔蘭攸的氣息。

    不由得,張若塵邁步向前,想要進入谷中。

    血後立刻將張若塵攔住,道:“不要輕舉妄動,枯滅谷中瀰漫着濃郁的枯滅之氣,能夠侵蝕生靈的生機,越是深入,便越是可怕,到了最深處,就算是神,都未必能夠抵擋得住。”

    “蘭攸並沒有太深入枯滅谷,只是邊緣地帶修煉。”

    “譁——”

    說話間,血後隨意一揮手,谷內的灰濛濛氣體,便是紛紛散開。

    在距離谷口差不多百丈的位置,一道消瘦的身影,顯現了出來,白衣白髮,不是孔蘭攸,又會是誰。

    只是,孔蘭攸現在的情況,不算太好,整個人都瘦了好一圈,皮膚變得乾枯,沒有光澤,呈灰暗之色。

    孔蘭攸靜靜的盤坐着,好似石化了一般,沒人知道,她現在處於怎樣的一種狀態。

    看到孔蘭攸那副死氣沉沉的模樣,張若塵十分心疼,卻又無可奈何。

    重塑不朽聖軀,本就如同是逆天改命一般,沒有大毅力,大機緣,根本不可能成功。

    血後輕聲道:“枯滅谷可以挖掘出蘭攸所有的潛力,同時消除不朽聖軀被打破的影響,唯有如此,她纔有希望重鑄不朽聖軀。”

    “母后已經事先對蘭攸說明了一切,可她,還是選擇要去爲自身博一個充滿希望的未來。”

    重鑄不朽聖軀的難度太大,古往今來,都沒有幾個人成功,即便是天縱人物,往往都只能黯然落幕。

    張若塵很清楚,即便他在真龍島得到諸多寶物,還有一顆準帝品聖丹,想要幫助孔蘭攸重鑄不朽聖軀,成功率仍舊是微乎其微。

    這就像是一個詛咒,沒有逆天的機緣,幾乎不可打破。

    有這樣一個機緣擺在面前,以孔蘭攸的性格,即便會有形神俱滅的風險,也定然會奮力一搏。

    “塵兒,如果你不想蘭攸有危險,母后可以出手將她攝取出來,只是這樣一來,她將失去此地的機緣,今後再進入,會艱難百倍不止。”血後道。

    張若塵微微搖頭,道:“不用了,這是蘭攸自己的選擇,我不能阻止,我也相信,她一定能夠成功。”

    他已經明白孔蘭攸的決絕之意,只能支持,而不能阻止。

    張若塵向身旁的血後盯了一眼,內心深處非常糾結,完全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位出生地獄界的不死血族母親。

    如果,血後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地獄界邪魔,冰冷無情的吸血怪物,張若塵反而可以輕鬆處理兩人的關係。

    就算曾是母子,也左右不了他的意志。

    偏偏血後,卻不是那樣的人。

    在枯滅谷外佇立了許久,張若塵最終還是選擇暫時逃避,長嘆一聲,轉身離去。外面還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做。

    而在離去前,張若塵將丹皇真身所化的那顆準帝品丹藥,交給了血後,爲孔蘭攸留着,以備不時之需。

    返回到無盡深淵第一梯度後,張若塵停了下來,並未急着出去。

    心意流轉之間,沉淵古劍從眉心中飛了出來,黑色的劍體上,綻放出明滅不定的奇異光芒。

    “沉淵,準備好了嗎?”張若塵輕聲問道。

    沉淵古劍泛起幽光,顯現出一名俊俏的黑衣少年,劍眉星目,與張若塵有着幾分相似,正是沉淵古劍的劍靈。

    沉淵劍靈道:“我的積澱,原本就已足夠,如今你的劍道,達到聖王境大圓滿,劍意交融,使得我的本源更強,我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渡過天劫。“

    “那你便在這裡,蛻變爲君王戰器。”張若塵道。

    張若塵來到無盡深淵,除了因爲池崑崙和孔蘭攸,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爲了讓沉淵古劍渡君王天劫。

    不管是靠後天成長,還是直接煉製成形,想要成爲君王戰器,都必須要經歷天劫的洗禮,得到天地規則的認可。

    沉淵古劍煉化大量珍貴的聖器,早已達到萬紋聖器的極致,具備渡劫的條件,只是一直壓制着,讓積澱更雄渾,確保能夠百分之百的渡過天劫。

    張若塵將劍道修煉至大圓滿境界,成爲了沉淵古劍實現本質蛻變的一個契機。

    沉淵古劍對於張若塵的意義,無比巨大,即便是至尊聖器都沒法比,其伴隨着他一同成長,能夠讓他將自身劍道,完美的展現出來。

    一旦沉淵古劍晉階成爲君王戰器,張若塵的劍道手段,威力必將會有極大的提升。

    沉淵古劍飛到半空中,不再進行壓制,將自身十二萬九千五百九十九道銘紋,全部顯現出來。

    下一刻,一道全新的銘紋,凝聚了出來,達到一元之數。

    頓時,所有的銘紋,都開始發生奇異的變化,本質出現蛻變,從一般的銘紋,向王級銘紋蛻變。

    而也就在這個時候,冥冥中的規則,生出感應。

    “轟隆隆。”

    無盡深淵的上空,出現劇烈的能量波動,海量的天地規則和天地聖氣匯聚而來。

    眨眼之間,一個巨大的黑色漩渦形成,釋放出極其恐怖的威壓,毀滅性的氣機瀰漫開來,令人窒息。

    如此大的動靜,若是在其他地方,只怕早已是驚動很多的強者。

    這也是張若塵將渡劫之地,選在無盡深淵的重要原因所在,既避免有人干擾,同時,也不暴露沉淵古劍晉階爲君王戰器的秘密。

    “嘩啦。”

    無數道罡風,從黑色漩渦中飛出,向着沉淵古劍席捲而來。

    罡風無形,卻鋒利至極,所過之處,空間完全被撕裂,出現無數漆黑的裂縫。

    這是屬於天劫的力量,即便無盡深淵再怎麼特殊,都無法消弭掉。

    剎那間,沉淵古劍被狂暴的罡風所籠罩,一道道罡風,不斷撞擊在劍身之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沉淵古劍並未抗拒,任憑罡風攻擊,以便於將自身淬鍊得更爲強大。

    無論罡風如此衝擊,沉淵古劍始終巍然不同,反而是銘紋的蛻變速度在加快。

    不是風劫的威力太弱,而是沉淵古劍的本質太強,完全以造化神鐵煉製而成,幾乎不可摧毀,且劍靈塑造的也是最完美的道體,積澱雄渾,早已是能夠媲美一般君王戰器的器靈。

    “按照典籍中的記載,君王天劫分爲四劫:風、火、水、雷,一劫比一劫可怕,大部分都能渡過前面三劫,卻無法扛過最後一劫,但,以沉淵的積澱,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張若塵暗道。

    渡過君王天劫的概率很低,僅僅只有一成,也即是說,十件聖器渡劫,只有一件能夠成功。

    在聖器渡劫時,不能人爲進行干預,否則,只會讓天劫變得更加可怕。

    “天劫能夠淬鍊君王戰器,或許也能夠幫助我更快將臟腑不朽化。”張若塵的眼中,忽然泛起一道異光。

    想及此,張若塵沒有遲疑,當即出手,將少量散逸出來的天劫力量,納入身體之中。

    只能說他是真的藝高人膽大,如此瘋狂的事情,都敢去做,稍有不慎,就會讓自身化作一灘劫灰。

    張若塵全力運轉《九天明帝經》,讓天劫的力量,融入臟腑內,反覆進行淬鍊。

    “有效果,臟腑的強度在緩緩提升,繼續。”張若塵心中一動,不禁有些驚喜。

    不由得,張若塵靜下心來,繼續吸納天劫的力量。

    當然,他顯得很小心,吸納的都是那些散逸出來的力量,避免對沉淵古劍渡劫造成干預。

    一時間,張若塵完全沉浸到了修煉狀態之中,對他而言,君王天劫算得上是一大機緣。

    足足過去三個時辰,風劫才停止,沉淵古劍安然無恙,色澤變得更爲深邃內斂,表面出現一道奇異的風之印記,乃是天地自然烙印上去,蘊含無比玄妙的意境。

    緊接着,無盡的天火涌現,如一條條火龍,咆哮着,撲向沉淵古劍。

    下一刻,天火演化爲一座天地銅爐,將沉淵古劍籠罩,極力進行煉化,想要將之焚煉成灰燼。

    受到熾熱天火的焚煉,漆黑的劍體,逐漸變成了火紅之色,似要融化開來。

    即便如此,沉淵古劍仍舊不曾選擇對抗,反而是主動吸納天火,將自身的雜質萃取出去。

    在沉淵古劍的成長過程中,煉化了太多的聖器,力量難免會有些駁雜,如今正好可以藉助天劫的力量來梳理一番。

    同樣的,火劫亦是持續了三個時辰,隨後便是降下了水劫。

    有道是煉器需要最烈的火和最冷的水,故而君王天劫中,水劫和火劫對於聖器的淬鍊,尤爲重要。

    隨着時間的推移,沉淵古劍順利渡過了風劫、火劫和水劫,本身已然是變得明淨無瑕,就連銘紋也都全部轉化爲了王級銘紋。

    只要再渡過最後的雷劫,便能夠成爲一件真正的君王戰器。

    “轟。”

    一道萬丈雷光,突兀從黑色漩渦中劈出,徑直劈在沉淵古劍上。

    “嗡。”

    沉淵古劍輕顫,極力吸納着雷光。

    而隨着雷光被吸收,沉淵古劍的劍身上,也慢慢凝聚出一道模糊的雷霆印記來。

    沒有片刻的間隔,第二道雷光便是劈下,威勢遠勝過第一道。

    就這般,一道接一道雷光劈下,似乎不將沉淵古劍毀掉,便不罷休。

    以無盡深淵空間之穩固,都被雷光劈得支離破碎,形成可怕的空間亂流。

    每吸納一道雷光,沉淵古劍劍身上的雷霆印記,便會變得清晰一分,也變得越發的繁奧複雜。

    “轟隆隆。“

    黑色漩渦劇烈坍塌,所有的力量都凝聚在一起,化作一道最爲可怕的雷光。

    “砰。“

    毀滅雷光轟擊在沉淵古劍上,如一座太古神山鎮壓而下,使得沉淵古劍極速下墜,劍體震顫,似承受不住這股力量。

    “給我吸。”

    沉淵劍靈低喝。

    頓時,沉淵古劍綻放出耀眼的劍光,十餘萬道王級銘紋,全部浮現出來,將毀滅雷光包裹住。

    這是第九道雷光,也是最爲可怕的一道雷光,威力比之前面八道加起來,還要更加強大,一般的不朽聖軀,只要觸及,恐怕就會破滅掉。

    沉淵古劍施展出渾身解數,耗費不短時間,才終於得以將之完全吸收。

    而這個時候,那道繁奧無比的雷霆印記,也終於是清晰的呈現在了劍體之上,看上去靈性十足,好似擁有着生命。

    籠罩無盡深淵的可怕威壓,消失無蹤,一切歸於平靜,彷彿什麼事情,都不曾發生過。

    至此,君王天劫落下帷幕,沉淵古劍順利晉階爲君王戰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