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君王天劫消散,張若塵亦是結束了修煉,來到沉淵古劍的近前,臉上不禁流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對於沉淵古劍,張若塵有着極其特別的感情,他們一同成長,乃是最爲默契的夥伴,彼此都只認可對方。

    如今,張若塵成長爲大聖之下,最爲頂尖的強者,而沉淵古劍則是晉階爲君王戰器,誰都沒有落在後面。

    目光掃過沉淵古劍,張若塵發現,沉淵古劍雖然剛渡劫成功,可是內蘊的王級銘紋,增長了兩萬餘道,達到十五萬道。

    可謂是厚積薄發。

    同時,鑲嵌於劍柄上的紫色神石,明顯與沉淵古劍,結合得更爲緊密,真正融爲一體,使得沉淵古劍發生了一些難以言喻的奇異變化。

    這塊紫色神石很不簡單,疑似與石族有關,是一件稀世珍寶,妙用無窮,只是需要先挖掘出來才行。

    不得不說,天劫真的很神奇,能將一般的銘紋,轉化爲王級銘紋,還能讓紫色神石,與沉淵古劍完美融合,非人力所能及。

    wWW⊙TTKдN⊙¢O

    尤其是銘紋的轉化,更是奪取天地造化,妙不可言,與人爲鐫刻出來的,可說是截然不同,蘊含一種先天的獨特道韻。

    “難怪那般多人都想得到,一件能夠不斷成長的聖器,僅僅成爲君王戰器,就能有如此非凡的蛻變,若是將來成爲至尊聖器,蛻變又將會是何等的驚人。”張若塵眼中泛起一抹異光。

    目光轉動,張若塵看向劍身上的四道奇異印記,此乃沉淵古劍吸納天劫的力量,所烙印下來,蘊含天地至理,繁奧至極。

    他曾接觸過不少君王戰器,卻從未看到過類似的印記,顯然,這種印記,並非隨隨便便就能得到。

    想來應該是沉淵古劍材質特殊,加之在渡劫過程中,將四劫的力量,全部吸納,纔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蘊含天劫奧妙的印記,果然是晦澀難懂,若能將之激活,不知會有怎樣的效果。”張若塵心中暗道。

    不管如何,沉淵古劍得了這四道印記,絕對是有百利而無一害。

    就在這時,沉淵劍靈顯出身形,明顯成長了不少,氣質也與張若塵更爲相似。

    “張若塵,我需要閉關一段時間,參悟這四道印記。”沉淵劍靈道。

    張若塵點頭,道:“正好,我的肉身,也還需要好好打磨一番。”

    他剛纔吸納了部分天劫散逸出來的力量,用以淬鍊臟腑和大腦,成效很顯著,但卻還未達到他的既定目標。

    趁着沉淵參悟天劫印記的時間,張若塵打算一鼓作氣,將肉身修煉到聖王境的極致。

    一翻手,張若塵取出一粒幫助不朽化的天品聖丹服下,再度進入修煉狀態。

    眨眼之間,十天過去,張若塵和沉淵劍靈,相繼結束了修煉。

    沉淵劍靈大致消化天劫中的所得,初步參悟四道天劫印記的奧祕,能夠自如的運用自身力量。

    “還是差了一些,剩下大腦和心臟,未能不朽化。”張若塵微微嘆息道。

    肉身的不朽化,越是往後,便越是困難,通常留到最後的,都是大腦和心臟。

    張若塵倒不是沒辦法,讓這兩者不朽化,只是有些難以掌控自身力量,一不小心,就會突破修爲,跨入大聖境。

    反正只差最後一步,張若塵倒也不着急。

    或許等他將聖道規則修煉到極致,肉身也就能自然而然的達到極致。

    心意一動,張若塵將沉淵古劍收入神光氣海中,隨即不再多做停留,幾個縱身,徑直離開無盡深淵。

    既然已經確定,池崑崙落入了閻無神的手中,張若塵自然不會坐視不理,無論如何,都要儘快將其救回來。

    儘管,般若說抓走池崑崙的是閻無神的善身,且還一心想收池崑崙爲徒,可是張若塵看來,閻無神的動機,恐怕不會那麼單純。

    只是,閻無神行蹤隱祕,想要將他找出來,並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血神教強者的接引下,穿過三座環環相扣的九品陣法,張若塵進入到血神教內。

    最近一段時間,血神教都顯得十分低調,封閉山門,努力提升實力。

    知曉血神教上下都在閉關潛修,張若塵也就沒有去打擾,僅僅只是召見了元星長老,詢問一些情況。

    血神教作爲七大古教之一,弟子遍佈中域九州,構築了強大的情報網。

    “教主,最近中域有天大的事情發生。”元星長老道。

    張若塵問道:“何事?”

    “就在三天前,地獄界調集三千萬聖境大軍,兵臨中域,包圍了中央皇城,地獄十族皆有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的強者出動,且都不止一位。”元星長老道。

    聞言,張若塵的眉頭,不由微微皺起,地獄界突然有如此大的動作,着實是很出乎他的意料。

    “三千萬聖境大軍,地獄界是如何將如此多的軍隊,抽調進入崑崙界本土的?”張若塵心中生出濃濃的疑惑。

    現階段,與地獄界的大戰,都還集中在五域的各處功德戰場,受到空間屏障的阻礙,還有天庭界大軍的攔截,能夠進入崑崙界本土的地獄界修士,還只是很少一部分。

    在此之前,崑崙界本土所爆發的戰爭,規模都不算大,地獄界調動的大軍,基本上都不超過百萬。

    若非如此,崑崙界只怕早已成爲人間煉獄,生靈塗炭。

    一下子冒出三千萬聖境大軍來,着實是很古怪,按理說,不可能完全沒有徵兆。

    要麼是地獄界蓄謀已久,做了充分的準備,要麼就是功德戰場出了問題。

    “中央皇城代表的是朝廷,地獄界看來是想一舉讓朝廷分崩離析,到時,崑崙界將會變得一團亂,也就會更快走向滅亡,但,這應該只是其中一個原因,地獄界必然還有更大的圖謀。”

    元星長老道:“其實,早在數個月前,已經顯露出端倪,不斷有地獄界的修士憑空出現到中域,而且數量越來越多。只是天庭各界在崑崙界的領袖,根本沒有引起重視,所以,才釀成今日之禍。”

    “崑崙界又不是他們的故土,當然不會重視。在他們看來,崑崙界被打碎之後,自然還會有別的功德戰場開闢出來。如今中央皇城的情況如何?”張若塵沉吟問道。

    元星長老道:“中央皇城有着重重陣法守護,暫時無恙,但,地獄界派遣出了十位陣法造詣高深的地師破陣,情況不容樂觀。”

    “十位地師……還真是大手筆。”

    對此,張若塵倒是並未感到意外,作爲朝廷的大本營,池瑤必然是做了諸多的佈置,不可能輕易被攻破。

    崑崙界能夠保持相對穩定的局勢,朝廷可謂是功不可沒,無法想象,沒有了朝廷,崑崙界會變成什麼樣子。

    且,如果連中央皇城都被攻破,那整個崑崙界,將沒有什麼地方,會再是安全的,東域聖城也不會例外,人心將會完全陷入慌亂之中。

    張若塵固然與池瑤女皇敵對,可在大是大非面前,卻是比任何人都看得清。大敵當前,無論多大的恩怨,都得先放下,一致對外。

    一位地師,都有翻江倒海的威能。

    十位加在一起,就算中央皇城的陣法,也未必防得住。

    況且,三千萬聖境大軍,想想都讓人感到心顫,就算是百位大聖前去,估計都得退避。

    這是真正的全面戰爭,地獄十族和天庭萬界的碰撞。

    在這樣的大勢面前,個人的力量,顯得微不足道。別說一個張若塵,就算是十個張若塵,也都會被打得魂飛魄散。

    “既然是地獄十族一起行動,閻無神應該也不會缺席。”張若塵心中暗道。

    他正愁不知道該去何處尋找閻無神,去中央皇城等着,或許是最好的選擇。

    就算中央皇城處在風雨飄搖之中,在大勢面前無人可擋,可是於公於私,張若塵也都必須要去走上一遭。

    “就算要攻破中央皇城,也應該是聖明的大軍,而不是地獄界。”

    一番思索之後,張若塵接連刻錄下數道傳訊光符,揮手打了出去。既然暴風雨已至,崑崙界那些隱藏的力量,也該調動起來。

    張若塵離開了血神教,悄然趕往最近的一座功德分驛站。

    在進入功德分驛站前,張若塵施展出《無形無相三十六變》,改變身形體貌,化作一名清秀的書生,溫文爾雅,與女扮男裝的聖書才女,有着幾分相似,就連氣質也是如此。

    《無色無相三十六變》玄妙無比,張若塵特意花費了不少時間去參悟,配合《四九玄功》的第四卷修煉功法,他已經是掌握到了其中的部分精髓。

    尤其是人形的變化,張若塵已經達到完美無瑕的地步,鮮少有什麼手段,能夠看穿他的真身。

    中央皇城那邊的情況很複雜,張若塵並不想大搖大擺前去,弄得盡人皆知,敵在明,他在暗,更方便做很多的事情。

    通過功德分驛站的空間傳送陣,張若塵先來到了天犬星功德總驛站。

    主要是中央皇城如今的情況很危急,爲了穩妥起見,各功德分驛站,已經沒辦法直接傳送至中央皇城,必須要去功德總驛站中轉。

    而剛一來到功德總驛站,張若塵便看到了人山人海的景象。

    地獄界大軍圍城,天庭界這邊自然不能沒有反應,已然是以最快的速度,抽調大批聖境強者,前往中央皇城支援。

    “聽說地獄界還在繼續抽調大軍,現在都已經快接近三千五百萬,中央皇城怕是很難守得住。”

    “從崑崙界的世界膜壁被地獄界攻破那一刻起,就已經註定了滅亡,只是時間的早晚而已,地獄界現在明顯是想速戰速決,不想給崑崙界任何翻身的機會。”

    “大戰雖然尚未拉開,可雙方的頂尖強者,卻已經是鬥了數十場,出手的盡皆是大聖之下最強三個層次的強者,我們這邊似乎吃了虧,有數名頂尖強者隕落。”

    ……

    聽着各種議論聲,張若塵的心緒,不免出現了絲絲起伏。

    張若塵擡起頭來,看向功德總驛站上方的一道光幕,光幕上正顯現着中央皇城內外的景象。

    www ◆ttk an ◆Сo

    此乃功德神殿專門弄出來的戰場鏡像,時刻監察着中央皇城的情況。

    數千萬地獄界聖境大軍,將龐大的中央皇城,團團圍住,沒留下任何的空隙,任何人都休想出入。

    好在有着數之不盡的陣紋浮現,將中央皇城牢牢守護,固若金湯,地獄界的十位陣法地師,一時也奈何不得。

    “快看,真理神殿十大神傳弟子之一的聶湘子出城了,不知道他會與誰一戰。”

    突然,功德總驛站中,出現一陣騷動。

    透過鏡像畫面可以看到,一名身着銀色鎧甲的英武男子,從中央皇城中走出,泰然自若的面對氣勢如虹的地獄界大軍。

    隻手摘星辰,生性淡泊聶湘子。

    在真理神殿十大神傳弟子中,張若塵唯一還算熟悉的,便是聶湘子。

    當初他在真理天域,遭到商子烆的算計,聶湘子曾出面相助。

    而在聶湘子出城後,地獄界大軍中,亦是走出了一名強者,身高近一丈,身着血色鎧甲,五官異常的俊美,臉上帶着邪異的笑容。

    “是不死血族的血宸天君,是血天部族大聖之下的第一強者,他竟然也來到了崑崙界。”有修士認出了地獄界的強者,眼中不免露出濃濃的驚色。

    地獄十族中,張若塵最熟悉的無疑便是不死血族,從他很弱小時,便與不死血族打交道。

    可對於地獄界不死血族的情況,張若塵卻並不是很瞭解,接觸過的最強者,也就是達到大聖之下第二層次的血屠。

    張若塵僅僅知道,地獄界不死血族,亦是分成十大部族,每個族羣都龐大無比,有着許多的天才人物。

    強如血屠,危險指數十級,大聖之下第二層次的強者,也僅僅只能在《地獄十族萬邪錄》上,不死血族的強者中,排到前五。

    當然,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的強者,都是危險指數超十級的存在,絕大多數都不記錄在《地獄十族萬邪錄》上。

    在不死血族中,天君乃是大聖境強者的封號,在聖王境,唯有達到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纔有資格冠以“天君”的稱謂。

    說起來,血屠亦是出自血天部族,且是神靈子嗣,但卻被血宸天君一直壓着,即便他得到無間煉獄塔,仍舊無法與血宸天君對抗。

    當然,血宸天君的出身也不差,乃是一位血絕戰神的神孫,修煉數百年時間,實力深不可測。

    聽到周圍的議論聲,張若塵不禁心中一動:“竟然是血絕戰神一脈。”

    血絕戰神乃是不死血族血天部族的一位強大神靈,地位尊崇,有着許多的神子神孫。

    最爲重要的是,血後正是血絕戰神的女兒。

    也即是說,血絕戰神乃是張若塵前世身的外公。

    這樣算下來的話,血宸天君無疑便是張若塵的一位表兄。

    當然,張若塵從不承認自己與不死血族,有任何的關係,自然也不會去認這所謂的表兄。

    但,不得不說,血絕戰神一脈很可怕,出了太多的天縱人物,冥王和血後都是絕世人物,如今又出來一個血宸天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