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流光溢彩的古老聖車前,丰神如玉的俊美男子,與鍾靈毓秀的九天玄女,相對而立,身上均是散發出神聖高貴的氣質,顯得極爲般配,宛如一對神仙眷侶。

    俊美男子面露和煦的笑容,給人以如沐春風之感,道:“納蘭姑娘,在下一片真心,日月可鑑,我相信這個時候,崑崙界會很需要我界的相助,希望你們九天玄女,能夠好好考慮。”

    說話間,俊美男子伸出手來,想要去拉九天玄女的玉手。

    九天玄女微微側身,將俊美男子的手避開,淡笑道:“丹青已經知曉耀天公子的心意,定會與八位姐妹認真考慮,相信會給耀天公子一個滿意的答覆。”

    “如此自是再好不過,請納蘭姑娘放心,我界已經在抽調聖境大軍,很快就能抵達崑崙界,必可保皇城無恙。”俊美男子將手收回,臉上仍舊帶着笑容。

    九天玄女道:“丹青在此謝過耀天公子。”

    “我界與崑崙界世代交好,自不會眼睜睜看着崑崙界被地獄界毀滅,再者說,你我之間,又何須言謝。”俊美男子臉上的笑容更爲燦爛。

    再度說了幾句話後,俊美男子才與九天玄女告別,坐上古老聖車,不緊不慢的離去。

    從始至終,俊美男子都沒有看過,張若塵所化的儒雅書生一眼,完全是不屑一顧。

    倒是九天玄女將目光投向了張若塵,眼中閃過幾縷異光,似是發現了什麼。

    張若塵僅僅只是與九天玄女對視了一眼,便是施展身法,快速閃掠離開。

    見狀,九天玄女略作遲疑,隨即追了上去。

    距離紫微帝宮數十里外,一條清澈的溪流邊,張若塵停下了腳步,佇立在一棵翠綠的柳樹之下。

    這裡很清靜,周圍並無其他人存在,給人感覺像是已經不在皇城中。

    “你終歸還是來了。”

    一道輕柔的聲音,在張若塵的身後響起。

    神聖無暇的九天玄女出現,飄然而至,如神女下凡塵。

    很顯然,九天玄女已經是認出了張若塵。

    張若塵轉過身來,目光與九天玄女對視,道:“發生這麼大的事情,我豈能不來?爲何不早些給我傳訊?”

    “我只是不想讓你爲難。”九天玄女輕嘆道。

    她知道,皇城對於張若塵而言,乃是一處傷心之地,恐怕是崑崙界中,張若塵最不願意踏足的地方。

    當然,她也明白,只要傳遞出訊息,即便張若塵對朝廷很牴觸,可還是會義無反顧的趕來。

    張若塵沒有繼續在這個問題上糾纏,轉而問道:“剛纔那人是誰?”

    天庭萬界,臥虎藏龍,任誰也無法知道,究竟有多少天才人物,更不可能都認得。

    剛纔那位和九天玄女在一起的俊美男子,修爲極深,氣質出衆,絕非平庸之輩,但張若塵卻對其沒有半點印象,多半是某座大世界隱世不出的天才。

    九天玄女眼中閃過一道猶豫之色,沉默片刻,而後道:“在天庭,他被稱爲耀天公子,來自天權大世界,是九耀神君的後代。”

    天權大世界非同小可,在西方宇宙諸多大世界中,能夠排在前五,底蘊深厚無比。

    而九耀神君,則是天權大世界歷史上,一位極具傳奇色彩的超級大人物,是宇宙中唯一一個將太陽、太陰、羅睺、計都、金、木、水、火、土九種力量,同時修煉到極致的存在,成爲天權大世界的聖道掌控者,縱橫無敵。

    然而,十萬年前那場神戰太過慘烈,上千座大世界破滅,天庭界超過半數的神靈隕落,九耀神君亦是死在了神戰中。

    “他是爲九耀神淚而來?”張若塵問道。

    在傳說中,九耀神君隕落時,有着九滴眼淚灑落而出,化作流星,墜落到了崑崙界中,便是那所謂的九耀神淚。

    既然這位耀天公子,是九耀神君的後代,張若塵很難不將其與九耀神淚聯繫在一起。

    尤其耀天公子直接找上九天玄女,目的就更加明確。

    九耀神淚,乃是九耀神淚遺留之物,關係重大,天權大世界定然不會希望其一直流落在外,更加不會允許其被地獄界奪走。

    張若塵早已看出,九天玄女體質各不相同,修煉不同的力量,卻又能融爲一體,極有可能是得到了那傳說中的九耀神淚,各有造化。

    九天玄女點頭,道:“對,他想要收回九耀神淚。”

    聞言,張若塵微微皺起眉頭。

    他看得出來,耀天公子的實力極強,加上天權大世界的龐大勢力,真要想收回九耀神淚,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可耀天公子卻並未出手,反而對九天玄女那般的殷勤,其目的恐怕絕不單純。

    “耀天公子究竟讓你們考慮什麼事情?”張若塵認真問道。

    九天玄女沒有立刻作出回答,而是一步步走到溪流邊,靜靜佇立許久,眼中閃過幾縷複雜之色,道:“其實也沒什麼,你不用擔心,我能夠處理好。”

    “既然你不願意說,那我只能親自去問問那位耀天公子。”張若塵道。

    “你這又是何必?”

    九天玄女不由轉過身來,道:“告訴你吧,他希望我們九天玄女,能夠一起嫁給他,如此一來,他不僅不會收回九耀神淚,整個天權大世界,還會傾力幫助崑崙界。”

    張若塵道:“好個耀天公子,他這是既要九耀神淚,也要人,當真是打得如意算盤。”

    眼看崑崙界危在旦夕,便想趁火打劫,如此手段,實在是卑劣至極。

    九耀神君那等絕代無雙的人物,沒想到,其後人卻是如此的無恥。

    其實,想想也正常,以九天玄女任何一位的美貌、氣質、才情,都沒有多少人,能夠不動心。若是能夠收九女爲妻,對任何男子而言,都是一件極致痛快的美事。

    且九天玄女擁有卓絕的修煉天賦,若能吸納進入天權大世界,好好加以培養,說不得能讓整個大世界的實力大增。

    畢竟,以九耀神淚的神奇,加上她們自身的資質,在未來成神,都並非是沒有可能的事。

    “你們打算怎麼做?答應他的條件嗎?“張若塵再度問道。

    九天玄女沉思了很久,一雙含煙美眸盯着張若塵,道:“在你眼中,我就是那麼傻嗎?”

    緊接着,她又道:“西方宇宙的主宰,乃是天堂界。就算我們答應了耀天公子,天權大世界又能給予崑崙界多少幫助?即便他們不怕得罪天堂界,還得考慮自身的損失。他不過只是想要,兵不見血刃的人財兩收。”

    “嫁給他,還不如嫁給你。”

    聽到最後那句,張若塵並沒有別的想法,知道那只是聖書才女,或者九天玄女,一時氣憤說出的話。

    “九耀神淚已經融入我們的聖魂中,只有殺死我們,才能重新取出。現在還可以與他虛以委蛇,真到了攤牌的時候,肯定還是會有一個結果。”九天玄女幽幽的嘆息一聲。

    聽到這番話,張若塵的心,卻是不由得顫動了一下,沒想到,九耀神淚竟是關乎到九天玄女的生死。

    她說的“結果”,恐怕只有一個。

    既然不會從他,也就只能死。

    一條生路,一條死路,難怪耀天公子顯得信心滿滿,原來竟是以九天玄女的生死,和崑崙界的存亡,來進行要挾。

    “爲什麼不告訴我?你本應該知道,只要是你的事,我是絕不會袖手旁觀。”張若塵緊緊的盯着她。

    九天玄女的芳心微顫,道:“千萬不要亂來,天權大世界強大無比,九耀神君一脈,則是在其中佔據主導地位,你還嫌自己的敵人不夠多嗎?我有辦法應付他,你無需插手進來。”

    張若塵一把抓住了九天玄女的柔軟玉手,目光睥睨,道:“九耀神君的後人又如何,天權大世界又如何,在崑崙界,還由不得他肆意妄爲。”

    九天玄女掙脫不開張若塵,幽怨的盯了他一眼,只得放棄。

    半晌後,張若塵意識到自己太過冒失,剛纔還是情緒太過激動,連忙鬆開了她的手,柔聲道:“中央皇城如今的情況如何?”

    “不算太好,皇城雖有層層陣法守護,可地獄界那十位陣法地師,個個手段了得,給予他們足夠長的時間,未必不能破陣。”

    “而且,皇城內如今是魚龍混雜,暗藏的危機極大。”九天玄女眼神凝重的道。

    張若塵心中明悟,東域聖城中都有地獄界修士潛伏,恐怕中央皇城也不會例外。

    當然,威脅不僅僅來自潛伏的地獄界修士,還有那些與崑崙界敵對的勢力,如果他們在這個時候做些小動作,說不得,會給中央皇城帶來致命的打擊。

    想及此,張若塵卻是更加擔心池孔樂,不由道:“我想見見池孔樂。“

    “孔樂並不在紫微帝宮中,而是去了太宰的連珠府,就在這一兩天,會舉行一場議會,各界的領袖人物,都會參加,共商對敵之策。“

    “議會舉行期間,各界的年輕天才,也會齊聚一堂,相互交流,孔樂想借助這樣的機會,努力將自身實力提升一些。”九天玄女道。

    張若塵面露沉思之色,此次參加議會的大世界領袖,恐怕會極多,沒有一個會是弱者,太宰王師奇,也未必能夠鎮得住場面。

    沒有足夠強大的實力,便註定沒有話語權,到時候,朝廷乃至崑崙界的處境,恐怕都會變得十分的被動。

    事實上,現階段,朝廷已經是沒有太大的威嚴,整個中央皇城,除了紫微帝宮外,似乎就沒有什麼地方,是各界修士不能隨意踏足的。

    將九天玄女送回紫微帝宮後,張若塵動身向連珠府趕去,想盡快與池孔樂相見。

    自真理天域一別,他已是有很久不曾見過池孔樂,答應過池孔樂的事情,也都還未曾做到。

    因爲即將舉行議會,所以,連珠府的大門敞開着,迎接各界的領袖人物。

    剛一來到連珠府外,張若塵便是看到諸多華麗的車架,絡繹不絕的行來。有的車架,以堪比九步聖王的聖獸王拉動,彰顯着車架內人物身份的尊貴。

    當然,也有人並不講究排場,直接以真身駕臨連珠府。

    有資格參加此次議會的,都是頂尖強界的領袖,個個都擁有非凡的實力。能有如此多大人物,齊聚一堂,可說是一件極爲難得的事情。

    也唯有崑崙界這種萬古不滅大世界,能夠對諸天萬界的修士,都有着極強的吸引力。別說是一般弱界的修士,就算是強界的絕頂天才,也會渴望得到崑崙界中的機緣。

    張若塵並未顯露蹤跡,施展出空間手段,悄無聲息的進入到了連珠府內。

    不多時,張若塵便鎖定了池孔樂的所在。

    連珠府除去九座規模宏大的殿宇外,還有許多亭臺樓閣,主要分佈在一座靈湖之上,錯落有致,配合靈湖上瀰漫的水霧,給人一種如夢似幻之感。

    各界年輕天才交流的地方,便是在這座靈湖之上。

    雖說是年輕天才,可修爲也都在聖王境以上。按照修爲不同,這些年輕天才,分散在一座座小島上。

    “唰——”

    張若塵出現在其中一座小島,猶如透明人一般,沒有引起在場任何修爲的注意。

    這座小島上,已經匯聚了數十名年輕高手,池孔樂赫然也在其中。

    相比於在真理天域時,池孔樂的變化極大,不再是十一二歲的青澀模樣,已經是出落得亭亭玉立,渾身散發出瑩瑩的聖光,儼然就是一位絕色少女。在她身上,隱隱可以看出幾分年輕時池瑤的影子。

    不用想也知道,池孔樂定然是進入了天輪印修煉,讓自身更快的成長起來。

    張若塵能夠想象得到,池孔樂能夠擁有如今的成就,必然經歷了許多的艱辛。

    此刻,池孔樂正獨自坐在一張玉桌前,周圍一個人都沒有,顯得頗爲冷清。

    那數十名天才相談甚歡,卻沒有一個人,願意與池孔樂交流。即便目光向她盯過去,眼神中,也帶有嘲笑和不屑的意味。

    看到這種情況,張若塵不禁有些心疼,很想立刻現身,帶她離開此地。

    就在這時,又有三名年輕天才,進入到樓閣之中,形態各異,分別出自天使族、巨人族和精靈族。

    很明顯,這三名天才,都是來自於天堂界。

    看到三人到來,樓閣中的不少人,都立刻起身相迎。

    “伯蘭兄,帕拉斯兄,顏虞仙子,你們總算來了,我們已經等候多時。”

    一衆天才均是面帶笑容,顯得極爲客氣。

    不談伯蘭三人的出身,單單是他們本身的實力,便讓人敬畏。

    尤其是伯蘭,本身乃是神子,血脈強大,天賦異稟,未來的成就不可限量。

    伯蘭英俊帥氣,金色的長髮飄飛,瞳孔亦是金色,背上有着兩對白金色的羽翼,渾身都散發着神聖的光輝,更有一種難以言喻的高貴氣質,讓人不禁自慚形穢。

    伯蘭面露微笑,道:“剛從功德戰場歸來,讓諸位久等了。”

    “以伯蘭兄的實力,此次必然又斬殺了諸多地獄界強者,衝上《聖王功德榜》,指日可待。”

    “那是自然,伯蘭兄乃是天使族萬年難得一見的奇才,若是早生百年,必然已經成爲大聖之下最頂尖的強者,威震天庭和地獄。”

    ……

    衆人紛紛開口,所說的,皆是恭維的話語。

    而聽到這些話語,伯蘭臉上的笑容,也變得更加燦爛,顯然是十分的受用。

    目光一轉,伯蘭突然看到了獨坐一旁的池孔樂,眼中不禁閃過一道幽芒,笑了笑,隨即邁步走了過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