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池孔樂心中十分詫異,轉動目光,掃向四周,似在找尋着什麼。

    “父親,是你來了嗎?”

    池孔樂心中暗暗猜測。

    時間劍法雖然玄妙無比,可想要一劍便將鴻坤聖王擊敗,明顯也不太可能。

    儘管,這很可能與燕子佩有關,但池孔樂更希望是張若塵來了,在暗中默默的守護着她。

    可惜,她找尋了很久,也並未發現張若塵的蹤跡,這不禁讓她的心情相當失落。

    而感受到池孔樂的目光,那些天才卻是顯得很緊張,生怕自身受到牽連。

    此時,伯蘭和顏虞都瞪大了眼睛,眼中滿是不可思議之色,鴻坤聖王竟然都不敵池孔樂。

    他們本來還在期待,鴻坤聖王能夠快些將池孔樂鎮壓,讓他們可以出一口惡氣,可怎麼也沒想到,竟會等來這樣的結果。

    “快走。”

    眼見情況不妙,伯蘭和顏虞立刻便想退走。

    剛纔鴻坤聖王到來時,已經是解除了他們身上的禁錮,且在服下療傷聖丹後,他們的傷勢都在快速好轉,體內聖氣和精神力,可以重新運轉起來。

    池孔樂回過神來,以精神力駕馭燕子佩的力量,施展出驚人的疾速,剎那出現在伯蘭和顏虞的前方,以聖劍指着二人。

    “還沒有跪下道歉,你們想去哪裏?”

    池孔樂身上散發出森冷的殺氣,將伯蘭和顏虞籠罩。

    而感受到這股殺氣,伯蘭和顏虞心中均是凜然,親眼看到池孔樂將巨人帕拉斯斬成血霧,他們已經是不敢再抱有任何的僥倖心理。

    “小輩,休要逞兇。”

    鴻坤聖王站起身來,口中發出一聲大吼。

    儘管他傷得不輕,且壽元大損,但,在這種時候,他卻是不能退縮,不可能眼睜睜看着伯蘭和顏虞被殺死。

    並且,在鴻坤聖王看來,剛纔的攻擊,絕對不屬於池孔樂本身,像這種外力,他不相信池孔樂能夠無限制的使用。

    發出大吼聲的同時,鴻坤聖王祭出一座微型的聖殿,以極其罕有的羊脂聖玉築成,宛如一件精美的工藝品。

    受到聖氣的催動,聖殿極速變大,且綻放出無比聖潔的光芒,數以萬計的銘紋,交織在聖殿表面,對着池孔樂鎮壓而去。

    這是一件七耀萬紋聖器級別的聖殿,擁有強大的禁錮力量,鴻坤聖王曾以其鎮壓過同階的九步聖王。

    隨着聖殿鎮壓而下,整座靈湖的空間,都陷入凝固狀態。

    池孔樂身體輕顫,感覺像是有一座太古神山,壓在了她的身上,要將她生生壓垮。

    池孔樂的眼神,徒然變得凌厲起來,對方越是壓迫,她便越是不願屈服。

    而似乎是感受到了池孔樂的意志,燕子佩中涌現出來的力量,越發強大,就連她身後的那道神影,都變得凝實了許多,似一位古老的神靈,要跨越時空,降臨於此。

    如此一來,池孔樂頓時感覺輕鬆了許多,體內大量的五行混沌氣運轉,溢出體外,在身後凝聚出一座混沌世界虛影。

    這是五行混沌體的異象,唯有將這種體質修煉到一定程度,才能夠凝聚出來。

    在傳說之中,五行混沌體修煉到極致,肉身成神,異象便能夠化作一座真正的世界,能夠鎮壓諸天。

    池孔樂相信燕子佩的強大防禦力量,但她卻不願一直被動防禦,別說出手的只是一位九步聖王,就算是一位大聖,她也會拼盡全力去抗爭。

    “嗯?”

    池孔樂心中一動,察覺到自己顯化出的異象,似乎發生了某種奇異的變化。

    只是此刻容不得她去多想,因爲聖殿已經快要壓下。

    混沌世界虛影緩緩升起,迎上鎮壓下來的聖殿,兩者劇烈碰撞在一起。

    “咔嚓。”

    聖殿本是堅固無比,可此刻,卻是發出了破裂的聲音,表面出現了數道清晰的裂紋。

    “不好。”

    鴻坤聖王臉色一變,當即便想收回聖殿。

    一件七耀萬紋聖器,且是宮殿形態,價值超過億塊聖石,鴻坤聖王也是耗費了千年的積蓄,才得以換取到,豈能看着其被毀掉?

    只是,鴻坤聖王的速度慢了一步,混沌世界虛影轟然炸裂,釋放出恐怖至極的力量。

    “轟。”

    承受這股力量的衝擊,聖殿當即爆碎開來,化作漫天的碎片,激射向四面八方。

    成千上萬道五行混沌氣衝破阻礙,凝聚成一頭五色神龍,凝實無比,栩栩如生,徑直向着鴻坤聖王撲了過去。

    “可惡。”

    鴻坤聖王暗惱,感覺心在滴血,他無論如何也沒料到,自己的至寶,竟會毀在一個小輩的手中。

    шωш_ тт kдn_ ¢o

    面對撲過來的五色神龍,鴻坤聖王自是不敢大意,身後兩對雪白羽翼扇動,一根根羽毛如箭矢一般激射而出。

    每一根羽毛都綻放出極致璀璨的聖光,蘊含可怕的毀滅氣息,勢不可擋。

    “轟。”

    一根根羽毛炸開,浩瀚的毀滅力量,將五色神龍淹沒。

    正當鴻坤聖王準備鬆口氣的時候,五色神龍卻是再度顯出身形,本身並未受到明顯的損傷。

    如此近的距離,鴻坤聖王已經是沒辦法避開,只得立刻調動體內所有的聖氣,瞬間在體外設下數十道聖氣護罩,準備硬扛。

    “嘭。”

    面對五色神龍,鴻坤聖王設下的數十道聖氣護罩,完全就像是紙糊的,頃刻間,便全部被撕碎。

    “給我擋住。”

    鴻坤聖王低吼,兩對雪白羽翼收攏,將自身包裹住。

    只是,他低估了五色神龍的力量,雪白羽翼亦是抵擋不住,瞬間折斷,大量染血的羽毛飄飛。

    鴻坤聖王再度遭受重創,身體扭曲,血肉模糊,不成人形,被生生壓入靈湖中,陣法也無法阻擋。

    不是靈湖的陣法不夠強布,而是五色神龍的力量,已然是超過了陣法所能承受的極限,被生生撕裂開一道口子。

    眨眼之間,大片湖水變成了血紅色,且沸騰起來。

    聖王的每一滴血,都蘊含磅礴的能量,尋常的聖器都無法承受。

    若非這是一座靈湖,且有陣法守護,只怕已然是被蒸乾。

    “她怎麼可能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究竟是爲什麼?”

    鴻坤聖王眼中滿是難以置信之色,同時也透着一股絕望。

    他這次傷得太重了,聖魂都出現了裂痕,即便能夠保住性命,此生也已經無望達到道域境。

    再加上他的壽元被斬去兩百多年,接下來,他已經是沒有幾百年可活。

    “那是五行混沌體的異象嗎?好可怕。”

    “池孔樂當真是要逆天,比張若塵當年還要恐怖。”

    “這般大的動靜,匯聚於連珠府的那些大人物,必定都會被驚動,等知道這裏發生的事情,不知道天堂界的領袖,會是什麼表情?”

    ……

    一衆天才看得瞠目結舌,恨不得立刻逃離此地。

    連老牌的九步聖王,都只有被蹂躪的份兒,要是池孔樂殺得興起,說不得,他們將會跟着倒黴。

    此刻,在靈湖另外幾片區域交流的那些天才,也都已經被驚動,紛紛趕了過來,其中自然有着天堂界或者該派系的天才,修爲比伯蘭等人更高,卻不敢貿然出手。

    畢竟,從池孔樂展現出來的實力,就算是道域境強者,都未必能是對手。

    前來交流的各界天才,修爲最高也不過七步聖王境界,沒誰有自信能接下池孔樂的一擊。

    伯蘭和顏虞面若死灰,早知如此,他們說什麼,也不會來招惹池孔樂。

    一想到自己最開始所說的那些話,伯蘭便是羞憤難當,恨不得立刻找條地縫鑽進去。

    池孔樂收回散逸開來的五行混沌氣,同時將已經重傷垂死的鴻坤聖王,從靈湖中抓出,攝取到近前。

    經此重創,鴻坤聖王已經完全失去反抗的能力,隨便一個弱小的武者,都能輕易將他殺死。

    池孔樂劍指伯蘭三人,絲毫不掩飾自身的殺意,寒聲道:“我再說最後一次,跪下道歉,池瑤女皇不可辱,我父亦不可辱。”

    “池孔樂,你不要太過分,你已經殺了帕拉斯,難道還想將我們也殺死嗎?你是想挑起崑崙界與天堂界的爭端嗎?”伯蘭沉聲道。

    他乃是神靈的子嗣,且比一般的神靈子嗣,出生更加尊貴,因爲他的父母,皆爲神靈,結合數萬年,才誕生下他這唯一的子嗣。

    讓他下跪道歉,不但是他本身顏面盡失,連帶着他的父神和母神,顏面也會受損,必將被人所恥笑。

    池孔樂一揮手,釋放出兩股聖氣,包裹住鴻坤聖王和顏虞,使得二人快速升空。

    “你當真不下跪道歉?”

    池孔樂再度問了一句。

    “不,我不想死,伯蘭,快救我。”顏虞驚恐的說道。

    “我命休矣。”鴻坤聖王眼中浮現出一抹絕望之色。

    伯蘭當然明白池孔樂想要做什麼,這不禁讓他心中充滿了憤怒,從沒有人,敢如此逼迫於他。

    可眼下,即便他恨得咬牙切齒,卻也什麼都做不了。

    “住手。”

    就在這時,一道充滿威嚴的大吼聲響起。

    連珠府最深處的一座宮殿內,衝出一道極盡絢爛的神聖光芒,可怕的聖威,瞬間籠罩整個連珠府。

    “哼。”

    池孔樂發出一聲冷哼,手中聖劍,奇快無比的斬出。

    “噗。”

    萬千劍氣迸發,鴻坤聖王和顏虞連慘叫聲都沒能來得及發出,便是化作了兩團血霧,聖魂隨之湮滅。

    一位老輩九步聖王,和一位潛力極大的精靈族天才,就此殞命。

    炙熱的聖血,瞬間染紅整座靈湖,血色的水霧,升騰而起,快速的向着周圍瀰漫開來。

    但凡是身在連珠府中之人,都能夠聞到濃郁的血腥氣息。

    “殺我天堂界聖王,是誰給你的膽子?”

    伴隨着一道震怒的聲音響起,一道沐浴聖光的修長身影,出現在靈湖上。

    此人身高八尺,身着白色衣袍,纖塵不染,擁有一頭金色的長髮,碧玉般的眼瞳,身體中蘊含着數以千萬計的聖道規則,天地間的規則和聖氣,盡皆向着其匯聚而去。

    其不是別人,正是天堂界的領袖,宙宇。

    之前在血神教,宙宇吃了大虧,《光明天書》被奪,真理奧義亦是全部輸給了張若塵,險些讓宙宇的心境崩潰。

    但最終,宙宇挺了過來,回到天堂界閉關一段時間,直到最近,才又重新來到崑崙界。

    宙宇很憤怒,在他出言阻止後,池孔樂竟然還敢殺死鴻坤聖王和顏虞,完全沒有將他放在眼中,這是對他乃至整個天堂界的挑釁。

    “好個宙宇,經歷上次的挫敗,竟是能夠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即便還未真正達到大聖之下第一層次,也相差不了太多。”張若塵暗道。

    以他的感知,宙宇如今的實力,應該與青天聖龍和魔音相當。

    如果將《光明天書》還與宙宇,他的實力,則是能夠真正的達到大聖之下第一層次,不會比全盛時期的摩羅大親王弱。

    但,即便如此,宙宇仍舊是入不得張若塵的法眼。

    如果是那位米迦勒大天使王親至,或許還能引起張若塵的重視。

    緊隨宙宇之後,一名留有花白鬍須的老者,亦是出現在靈湖上。

    其身着紫鯤官服,頭戴玉冠,十分的儒雅,身上散發出一種長期身居高位的上位者氣質,不怒而自威。

    老者不是別人,正是如今朝廷的掌權者,太宰王師奇。

    王師奇身爲文帝的弟子,得儒道真傳,精神力極爲強大,無限接近於六十階。

    感受到宙宇身上散發出來的可怕殺意,王師奇不由擋在了池孔樂的面前。

    池孔樂乃是池瑤女皇的子嗣,絕不能有任何的閃失。

    “王師奇,你想阻我?“宙宇臉色一沉。

    王師奇道:“我覺得很有必要,先弄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事情難道還不夠清楚嗎?你崑崙界的人,罔顧天條,當衆殺死我天堂界三名強者,不但她要死,你們崑崙界,也必須給我天堂界一個交代。”宙宇無比強勢道。

    很顯然,在場有人暗中告知了宙宇,巨人帕拉斯也死在了池孔樂的手中。

    張若塵屢次三番與天堂界作對,也就罷了,如今其女兒,竟然也敢如此的膽大妄爲,豈能容忍?

    池孔樂上前一步,道:“他們褻瀆神靈,乃是死有餘辜。”

    “孔樂,到底是怎麼回事?”王師奇立刻問道。

    不由得,池孔樂將先前所發生的事情,大致說了出來。

    當然,張若塵在暗中幫她這件事情,她並未提及。

    聽完池孔樂的述說,王師奇的臉色沉了下來,目光投向宙宇,道:“褻瀆女皇陛下,這是死罪,是你天堂界,應該給我們一個交代。”

    聞言,宙宇的眉頭不由微微皺起,涉及到褻瀆神靈,着實是很麻煩。

    因爲“褻瀆神靈者,死”,乃是所有神,一起定下的規則。誰敢挑釁衆神?

    “這只是池孔樂一人之言,並不能作數,伯蘭,你可曾褻瀆池瑤女皇?”宙宇道。

    伯蘭心中一動,立刻回道:“沒有,我對池瑤女皇尊敬無比,怎敢褻瀆。”

    池孔樂伸手指向樓閣中的數十名天才,道:“他們皆是親耳聽到。”

    “是嗎?你們都聽到了什麼?”宙宇轉過頭去,一股無形的威壓,籠罩向那數十名天才。

    數十名天才的身體,均是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他們很清楚,這個時候,如果說錯一句話,後果恐怕會很嚴重。

    爲了一個即將走向滅亡的崑崙界,去得罪天堂界,無疑是很不明智的選擇。

    想及此,所有天才都不由搖起頭來,盡所能的撇清關係。

    看到這些人的表現,池孔樂不由微微搖頭,眼中滿是失望之色。

    倒是伯蘭露出了笑容,只要他一口咬定,不曾說過褻瀆池瑤女皇的話,那便誰都奈何他不得。

    並且,他們還能反過來,找池孔樂的麻煩,實在是一件很快意的事情。

    宙宇轉頭看向池孔樂和王師奇,淡漠道:“你們還有什麼話可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