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崑崙界,屬於西方宇宙的一員,故而來支援崑崙界的,西方宇宙的各大世界佔了很大的比重。

    當然,其他三方宇宙,也有部分大世界參與進來,比如萬墟界、天龍界、千蕊界等,皆屬於強界。

    目前,已經有近半數的世界領袖,趕到連珠府,剩下的,也都在相繼趕來。

    此時,府內的所有世界領袖,均在關注着靈湖上的情況。

    “崑崙界的人還真是很有魄力,在這種時候,竟然還敢去招惹天堂界。”

    “這不是有魄力,而是太愚蠢,那池孔樂完全是往槍口上撞,以天堂界和張若塵之間的恩怨,恐怕宙宇這次不會放過她。”

    “池孔樂當衆殺死天堂界三位聖王,這可是重罪,即便是池瑤女皇,都沒辦法爲她開脫。”

    “池孔樂若是死在宙宇手中,不知道張若塵知道後,會不會發狂?”

    ……

    多位世界領袖開口,很是隨意的談論着,完全是一副看熱鬧的姿態。

    很明顯,他們是屬於天堂界派系,或者親近於天堂界,自是不會在意崑崙界吃虧。

    儘管以他們猜測,這次的事情,多半是天堂界的人挑起,可形勢比人強,崑崙界拿什麼去與天堂界鬥?

    大部分世界領袖,則是保持沉默,靜靜看着事情的發展,這種時候,他們很難插手進去。

    靈湖之上,氣氛顯得格外的壓抑,王師奇心緒凝重,他當然相信池孔樂所說的話,可偏偏那些個在場的天才,都不願意出面作證,池孔樂是百口莫辯。

    宙宇凌波而立,冷聲道:“王師奇,交出池孔樂,別逼本座出手。”

    王師奇擋在池孔樂的身前,心念快速轉動,思考着應對之策,無論如何,他都不可能將池孔樂交出去。

    先是池崑崙在功德戰場,出現差錯,如今下落不明,若是池孔樂再有什麼問題,他還有什麼顏面,去見池瑤女皇。

    面對宙宇的強大聖威,池孔樂儘管感到極大的壓力,眼中卻並未露出半點懼色,素手緊握聖劍,抵在伯蘭的眉心處。

    即便此次鬥不過天堂界,池孔樂也決不妥協,縱然她會死,但,伯蘭這個罪魁禍首,也必須跟着陪葬。

    池孔樂只是感到很失望,數十座大世界的天才,竟然沒有一個敢站出來,說一句真話,如此畏首畏尾的心性,將來如何成就大聖之位?

    “池孔樂,到了這種時候,竟然還想逞兇,未免太不將本座放在眼中。”

    宙宇低喝,釋放出強大的氣機,牢牢將池孔樂鎖定。

    只要池孔樂有任何異動,他便會毫不留情的將其抹殺。

    伯蘭的身份很特殊,必須盡所能將他保住。

    池孔樂挺直身軀,目光直視宙宇,無所畏懼道:“我知道你很想殺我,因爲你和天堂界,都曾在我父親手中,吃過大虧,可惜的是,你們卻根本奈何他不得。”

    “宙宇,並不是所有人,都懼怕你天堂界,我雖沒有父親那般強大,但也絕不會任由你們欺凌。”

    聽到這番話,宙宇的眉毛不由一掀,身上隱隱散發出更爲濃烈的殺意。

    對他而言,栽在血神教,真理奧義被張若塵所得,乃是他平生最大的恥辱,現在池孔樂竟然敢揭開這層傷疤,即便他的心性再好,也難免被激怒。

    “張若塵可真是生了個好女兒。”宙宇沉聲道。

    王師奇眼神微變,預感到大事不妙,當即釋放出強大的精神力,調動天地間的浩然之氣,將池孔樂守護住。

    與此同時,一支古樸的毛筆,從王師奇的眉心中飛出,被他一把握在手中。

    毛筆一出現,一股浩瀚的文明氣息,便是瀰漫開來,似承載了萬古千秋的文化。

    此筆在儒道有着非同小可的意義,名爲千秋聖筆,相傳,儒祖聖書便是由四位儒祖,執此筆書寫而成。

    千百萬年來,儒道的一代代傳人,不知用千秋聖筆,書寫過多少古今傳誦的詩詞文章,儒道的真諦,早已是烙印其中。

    不得不說,儒道的底蘊,真的是深厚無比,傳承下來大量的瑰寶,隨便拿出一件,都能作爲較弱大世界的鎮界之寶。

    “哼。”

    宙宇重重哼了一聲,一隻手伸出,大量光明規則浮現出來。

    頃刻之間,一團聖光在宙宇的手中凝聚,璀璨無比,宛如一輪神陽,緩緩升起,光芒萬丈,要驅散世間所有的黑暗。

    這一刻,宙宇彷彿成爲了光明的化身,世間的光明力量,完全凝聚在他的身上,所到之處,光明便會降臨。

    以宙宇的行事風格,自然不會願意一直受制於人,要以雷霆之勢,將池孔樂和王師奇鎮壓,同時解救出伯蘭。

    王師奇眼中浮現凝重之色,沒有遲疑,立刻揮動千秋聖筆,凝聚儒道浩然之氣,當空書寫出一個個雋秀的文字。

    這些文字都極爲古老,似文明誕生之初所創造,凝聚了無數先民的智慧,綻放不朽的光芒,釋放出不可思議的偉岸力量,迎上宙宇施展出的光明聖術。

    眼見宙宇出手,池孔樂當即釋放出五行混沌體的異象,以混沌世界虛影,將伯蘭死死鎮壓住。

    繼而,池孔樂進入人劍合一的奇異狀態,調動自身修煉出來的近萬道時間規則,捕捉天地間的時間印記,靜極而動,全力以赴施展出時間劍法。

    即便面對的是天堂界的領袖又如何,她一樣敢揮劍迎戰,誰都不可能讓她放棄抵抗。

    “王師奇乃是朝廷的掌權者,在儒道亦是屬於絕頂大人物,如果此次被宙宇鎮壓,對崑崙界的打擊,必然不小。”

    “是他太過不自量力,又能怨得了誰?崑崙界盡是些狂妄之輩,實力不強,卻偏喜歡逞一腔孤勇,根本是自討苦說。”

    “也該讓崑崙界長點記性,讓他們看清形勢,這已經不是在十萬年前,屬於他們的輝煌,早已成爲過去,若再不知進退,等待他們的,只會是更快滅亡。”

    ……

    看到宙宇出手,部分世界領袖,都不禁露出幸災樂禍之色。

    在他們看來,就應該好好敲打崑崙界一番,才方便他們各界,獲取更多的利益。

    也有世界領袖露出不忍之色,忍不住想要出手,他們都出自相對較弱的大世界,崑崙界的遭遇,不禁讓他們感同身受,引發了共鳴。

    隨着時間的推移,在未來的某一天,難保他們所在的大世界,不會成爲下一個崑崙界。

    只是他們剛想動,便是被身邊的人拉住,“別衝動,現在這種情況,即便我們出手,也幫不上忙,反而會爲我們的大世界,招來麻煩。”

    聞言,他們只得按捺下來,他們所代表的不僅僅是個人,而是一座座大世界,在任何時候,都不能夠意氣用事。

    “有變化。”

    突然間,府內的一衆世界領袖,都露出了驚詫的表情。

    究其原因,宙宇施展出的光明聖術,竟是被生生破掉,時間的力量,斬斷了光明。

    宙宇的眼神不斷變化,剛纔竟是有着一道時間印記,進入他的體內,斬去他近百年壽元,讓他感受到一種強烈的虛弱感。

    一個修爲僅僅四步聖王境界的時間掌控者,竟然能以時間手段,破掉他的光明聖術,更斬去他大量壽元,這是他完全不曾想到的事情。

    “以池孔樂的修爲境界,施展出來的時間劍法,絕不可能有這樣的威力,難道說……是張若塵?”宙宇心中暗暗猜測道。

    他之前就感到奇怪,以鴻坤聖王的實力,怎麼會敗在池孔樂的手中,現在看來,池孔樂身上的確是有着很大的古怪,極有可能是張若塵在暗中出手。

    可宙宇仔細探查了一番,卻並未能夠發現張若塵的蹤跡。

    但越是如此,宙宇心中便越是不安。

    隱藏在暗處,借池孔樂之手,便能輕易破解他的高階聖術,還能斬去他近百年壽元。

    豈不是意味着,張若塵完全有可能無聲無息的將他殺死?

    “不如……讓我來說句公道話吧。”

    就在這時,一道清朗的聲音,突然響起。

    伴隨着話音落下,靈湖上的一片霧氣散開,顯現出一張玉桌,一男一女,相對而坐。

    瞬息間,在場所有人的目光,均是投向了這兩人。

    那名男子看上去很年輕,身穿道袍,上有着繁奧的八卦圖案,手持一根拂塵,剛纔正是他在說話。

    坐在年輕男子對面的,是一位身穿佛衣的清麗女子,手持一隻玉淨瓶,身上散發出淡淡的佛光,每一寸肌膚都神聖無暇,如一位行走在塵世的菩薩。

    “鎮元,慈航。”

    看到這二人,宙宇的眉頭,不由微微皺了起來。

    他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池孔樂的身上,還真是沒有察覺到鎮元和慈航的存在。

    而且,各界領袖齊聚連珠府的第九府,鎮元和慈航卻呆在年輕天才交流的地方,也着實是很出乎他的意料。

    鎮元站起身來,一步踏出,便是出現在池孔樂的身邊,面帶微笑。

    “見過鎮元師伯。”池孔樂十分乖巧的行禮道。

    她早就聽聞,張若塵與鎮元有着匪淺的交情,此時鎮元又爲她出面,她自然不能夠怠慢。

    鎮元微微點頭,道:“張師弟的女兒,果然非比尋常。”

    “鎮元,此事與你無關,你最好不要插手進來。”宙宇道。

    鎮元轉頭看向宙宇,淡淡道:“貧道並不想偏袒任何一方,只是想要說一句公道話而已,此事,確實錯在伯蘭。證據就在這裡。”

    說話間,鎮元取出一幅圖卷,當衆展開。

    圖卷之上,出現一幅幅畫面,更有聲音傳出,烙印的正是之前在樓閣中所發生的一切。

    親耳聽到自己褻瀆神靈的話語,伯蘭的臉色,頓時變得慘白,他怎麼也沒想到,這件事竟會被人保留下證據。

    而且,那人還是道家第一等的年輕英才,鎮元。

    樓閣之中,那數十名睜眼說瞎話的天才,此刻亦是目瞪口呆,只感覺臉頰滾燙,恨不得立刻找條地縫鑽進去。

    王師奇暗暗鬆了一口氣,如今有了證據,且有道家聖地五行觀的領袖出面,相信即便宙宇再怎麼霸道,也不敢任意妄爲。

    “宙宇,你現在還有什麼話可說?”王師奇反問道。

    聞言,宙宇的臉色不由爲之一沉,他親自出面,不惜以大欺小,還折損了近百年壽元,最後卻換來這樣一個結果,感覺這件事情,像是早就預謀好的一般。

    可偏偏他現在還不能發作,一旦將事情捅大,只會對他們天堂界不利。

    暗暗平復心緒,宙宇平靜道:“既然事情已經弄清楚,也就沒必要再繼續糾纏,池孔樂,放了伯蘭,一切到此爲止,不要影響到對抗地獄界的大計。”

    事到如今,他就算再不樂意,也不得不選擇妥協,畢竟,真要繼續鬧下去,伯蘭恐怕只有死路一條。

    憑藉褻瀆神靈的證據,池孔樂就算直接殺了伯蘭,也無人可以追究。

    “伯蘭褻瀆神靈,其罪當誅,而你宙宇,不分青紅皁白,無故攻擊我和太宰,同樣觸犯天條,理應嚴懲。“池孔樂正色道。

    聽到這話,宙宇的臉色不由一沉,他都已經選擇妥協,不追求池孔樂殺死天堂界三名聖王的事情,池孔樂竟然還敢糾纏不休,着實是欺人太甚。

    強行按捺下心中的怒意,宙宇問道:“池孔樂,你究竟想怎麼樣?”

    “我還是那句話,伯蘭必須下跪道歉。”池孔樂道。

    什麼事情都有得商量,但涉及到她父母的尊嚴,便沒得商量。

    說話間,池孔樂已是收回了五行混沌體的異象,目光緊緊的盯着伯蘭。

    伯蘭無力的癱坐在湖面上,一次次峰迴路轉,最後,竟是又回到了原點。

    自他出生以來,無論做任何事情,都是無往而無不利,從未栽過這樣的大跟頭。

    他是兩位神靈的子嗣,怎能當衆下跪道歉?他今後還如何見人?父神和母神的威嚴何存?

    可若是不這樣做,便只有死路一條,有多少人能夠不畏懼死亡?

    “一次挫折算不得什麼,只要活着,早晚能夠拿回你所失去的一切。”宙宇的聲音,傳入伯蘭的耳中。

    在這方面,他算是過來人,別看張若塵如今很強橫,往後卻很難說,說不得等他成就神位,而張若塵卻在大聖境苦苦掙扎。

    一時的勝敗,不能代表什麼,要看誰能夠笑到最後。

    “讓我來幫你一把。”

    宙宇的聲音再度響起。

    不待伯蘭反應過來,兩道光刃突然出現,瞬間將他的雙腿斬斷。

    沒有了雙腿,自然也就不用在下跪。

    伯蘭並不傻,馬上便是明白了宙宇的意思,強忍着巨痛,顫聲道:“是我太過愚昧無知,褻瀆了池瑤女皇,我在此道歉,希望能夠得到池瑤女皇的原諒。”

    “池孔樂,你滿意了吧?”宙宇道。

    “你……”

    池孔樂本想再說什麼,但一旁的鎮元,卻是對她搖了搖頭,

    能夠在大庭廣衆之下,將天堂界的神子逼到這一步,已經快要觸碰到天堂界的底線。鎮元十分清楚,繼續針對下去,對池孔樂和崑崙界反而沒有好處。

    天堂界畢竟是西方宇宙的主宰。

    下一刻,鎮元一揮手,釋放出一道聖氣,捲起伯蘭,和鏡像圖卷一起,送到了宙宇的身邊。

    宙宇伸手一捏,鏡像圖卷便是化作飛灰,隨即便想帶伯蘭離開。

    “你自斷一臂吧!”

    就在這時,宙宇的耳邊,響起一道聲音,讓他的心,不由爲之一顫。

    他對這道聲音是再熟悉不過,簡直猶如夢魘,正是讓他最爲憎惡和忌憚的張若塵。

    如他所猜測的那般,張若塵果然就在連珠府內,當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由此可以確定,池孔樂先前展現出來的恐怖實力,定然與張若塵有關。

    “竟然讓我自斷一臂,張若塵,你欺人太甚。”宙宇心中惱怒。

    可他不敢發泄出來,如今的張若塵,已經強大到超乎他想象的地步,連閻無神都敗在其手中,真正在大聖之下無敵。

    以他對張若塵的瞭解,如果他不照做,恐怕後果會更加嚴重,別看他的實力,已經堪比大聖之下第一層次,但若是對上張若塵,說不得,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就已經被殺死。

    可他乃是天堂界的領袖,當衆自斷一臂,讓人怎麼看他?今後還有什麼威嚴可言?

    一時間,宙宇的內心,糾結無比,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猛然間,宙宇的心爲之一顫,隱隱感覺到一道恐怖的氣機,將他牢牢鎖定,四面八方的空間都向他擠壓了過去,讓他有一種難以喘息的感覺。

    “張若塵……你夠狠……”

    宙宇艱難的擡起右手,以手爲刀,咬緊牙齒,萬分不甘心,心中生出一股無法言喻的屈辱感。

    張若塵的聲音,再次傳來:“還在磨磨蹭蹭什麼,非要我親自動手嗎?真的好想殺你啊!”

    “噗嗤!”

    宙宇對着自己的左臂,斬了下去。

    手臂掉落,聖血噴濺而出。

    張若塵太過可怕,爲了活命,他只得屈辱的妥協。誰知道這個該死的傢伙,竟然已經來了中央皇城?

    “天吶!什麼情況?宙宇爲何要斬斷自己的一條手臂?”

    “宙宇先斬伯蘭的雙腿,再斬自己的一條手臂,他這是魔怔了嗎?”

    “到底是怎麼回事?宙宇究竟想做什麼?”

    ……

    一時間,所有人都懵了,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就連池孔樂也露出疑惑的表情,不知道宙宇唱的是哪出?天堂界的修士瘋狂起來,連自己人都砍……不,是連自己都砍。

    ……

    小魚好久沒有求票了,今天早更了兩個小時,求一下推薦票和月票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