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距離紫微帝宮數百丈處,空間如水面一般,泛起道道漣漪,兩道身影緩緩走了出來,正是張若塵和池孔樂。

    鍋鍋和魔猿都在池孔樂的身上,不過待遇有所不同,鍋鍋是被抱着,那叫一個愜意,而魔猿則是縮小至拳頭大,坐在池孔樂的肩膀上。

    “父親,是玄女姐姐。”池孔道。

    張若塵將目光投向宮門處,眉頭卻是不由得微微皺了起來。

    此刻,正有着兩道身影,從宮門中走出來,一男一女,氣質皆是極爲出衆,可說是超凡出塵。

    女子自然是九天玄女,而那名男子,張若塵也並不陌生,正是之前見過的那位耀天公子。

    時隔數天,他竟然又在紫微帝宮外,看到耀天公子和九天玄女在一起,不只是巧合,還是天意。

    池孔樂亦是皺眉,道:“又是這個耀天公子,他最近似乎總是來糾纏玄女姐姐。”

    很顯然,之前張若塵撞見的,並非是耀天公子第一次找九天玄女。

    不得不說,爲了得到九天玄女,這位耀天公子,還真是十分的殷勤。

    鍋鍋擡起頭來,哼聲道:“哪兒冒出來的小白臉,居然敢糾纏九天玄女,難道不知道九天玄女,是我們塵爺的人嗎?”

    “你在胡說什麼?”張若塵狠狠瞪了鍋鍋一眼。

    鍋鍋脖子一縮,連忙改口道:“朋友,是朋友,孔樂小公主,這小白臉是什麼來頭?九天玄女居然對他這麼客氣。”

    “耀天公子來自天權大世界,是傳說中那位九耀神君的後代,本身實力亦是極強,聽說同時修煉了太陰和太陽的力量,且達到了極高層次。”池孔樂解釋道。

    九耀神君同時將九種力量修煉到極致,他這一脈的人,大多自然也是選擇修煉九耀之力。

    只不過,九耀神君的天資才情,乃是不可複製的,其後人能夠將一種力量修煉到極致,已然是十分難得。

    九耀中,太陰、太陽、計都和羅睺四種力量,均是極爲神奇,非同小可,極難修煉。

    耀天公子能夠兼修太陰和太陽兩種力量,天資無疑是極高,鮮有人可比,乃是當之無愧的天才。

    “管他什麼九耀神君的後人,糾纏九天玄女就是不行,塵爺,必須得狠狠教訓他一頓,讓他滾得遠遠的。”鍋鍋頗爲激動道。

    魔猿撇嘴道:“說的那麼厲害,有本事,你去把他打一頓。”

    “傻大個,你閉嘴。”鍋鍋瞪眼道。

    張若塵並未理睬鍋鍋,微微駐足後,便是邁步向前走去。

    “納蘭姑娘,如今皇城的局勢,越發的危機,你們應當早做決斷,不要……嗯?”耀天公子正極力勸說着九天玄女,卻突然察覺到了什麼。

    不由得,耀天公子轉過頭來,將目光投向正前方,頓時,有着兩道身影,映入了他的眼簾,且越來越近。

    看清來人的模樣後,耀天公子的瞳孔不由緊縮,心緒瞬間變得不再平靜。

    “張若塵果然來了中央皇城,怎麼就讓我遇上了?”耀天公子暗道。

    三天前,連珠府內所發生的事情,早已是傳播開來,鬧得是滿城風雨,震住了許多人,以至於各座大世界的修士,行事都變得低調了許多。

    一個人震懾數千座大世界,想象都很不可思議。

    以耀天公子的出身和實力,無論遇到什麼人,他幾乎都能夠泰然自若。

    可偏偏此刻,他卻生出了絲絲緊張感,很想立刻離開此地,一點都不想面對張若塵。

    張若塵來到中央皇城後,行蹤一直成迷,就連在連珠府懲罰宙宇時,都不曾現身,現在卻大搖大擺的出現在他的面前,不禁讓耀天公子隱隱有些不安。

    眼見張若塵越走越近,耀天公子當即平復好心緒,笑着拱手道:“張兄的威名,如雷貫耳,如今終於得見真人,實乃幸事,此行不虛啊。”

    “你是誰?”張若塵淡淡問道。

    聽到這個問題,耀天公子不由一愣,他可是天權大世界的領袖人物,名震天庭界和地獄界,還是第一次有人說不認識他。

    耀天公子道:“在下耀天,來自天權大世界,先祖乃是九耀神君。”

    說話間,耀天公子的身上,流露出濃濃的傲意,有一種天生的優越感。

    畢竟,天權大世界乃是西方宇宙排名前五的強界,底蘊深厚,而九耀神君更是曾縱橫無敵,至今在各界,仍舊留有威名,他豈能不驕傲?

    “天權大世界,九耀神君,真是不凡的出身。”張若塵語氣淡漠道。

    耀天公子眼中閃過一道不悅之色,張若塵所說的話,怎麼聽,味兒都感覺有些不對。

    控制好自身的情緒,耀天公子再度笑道:“張兄來到中央皇城乃是大事,足以讓我方士氣大振,我想設宴,邀請一些好友,一同爲張兄接風洗塵,不知張兄意下如何?”

    “不必,我喜歡清靜,而且,我來到中央皇城,應該沒多少人會高興。”張若塵道。

    耀天公子表情一滯,沒想到張若塵竟會拒絕得如此乾脆,當真是一點面子都不給他。

    心中雖不喜,可表面上,耀天公子仍舊客氣道:“怎麼會,張兄擊敗閻無神,乃是大聖之下的第一強者,不知有多少人,對張兄心生敬佩。”

    “你還有什麼事嗎?”張若塵問道。

    聞言,耀天公子的心不由一沉,他哪裏聽不出來,張若塵分明是覺得他在這裏礙眼,要讓他離開,當真是豈有此理。

    若是換作其他人,他此刻必然已經發作,可偏偏,站在他面前的乃是兇名赫赫的張若塵,行事肆無忌憚,他還真是不敢招惹。

    “好個張若塵,如此的不識擡舉,看來他是故意來找茬,想阻擾我追求九天玄女,真是可惡。”耀天公子心中暗惱。

    他早已做過調查,知道張若塵與聖書才女的關係匪淺,再看如今張若塵的這種態度,一切可謂是再清楚不過。

    但,即便弄清楚了所有事情,耀天公子也不敢與張若塵翻臉,他是很強,擁有諸多底牌,卻根本沒有與張若塵對抗的把握。

    “得罪天堂界和地獄界,張若塵,你的好日子不會太長久,暫且先讓你猖狂一時。”耀天公子暗道。

    按捺下心中的惱怒,耀天公子道:“我還有些事情需要處理,便先走一步。”

    說罷,耀天公子不再停留,身形一動,化作一道太陰與太陽交織的奇異聖光,極速遠去。

    “真虛僞,明明已經怒火中燒,偏要裝出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鍋鍋很是鄙夷道。

    魔猿道:“面對太子殿下,他敢發作嗎?”

    “塵爺威武,打遍天下無敵手,是龍是蛇都得盤着。”鍋鍋恭維道。

    九天玄女露出一抹無奈的表情,沒想到,張若塵還是插手了進來,她是真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你這又是何必?”

    張若塵道:“我可什麼都沒做,只是送孔樂回來,正巧遇上而已。”

    聞言,九天玄女不由白了張若塵一眼,隨即伸出一隻手,將池孔樂拉到了身邊,道:“孔樂,最近不要到處亂跑,乖乖留在宮中。”

    如今的中央皇城,可謂是魚龍混雜,危機四伏,留在紫微帝宮,才最爲安全,畢竟這裏是池瑤女皇居住的地方,誰也不敢擅闖。

    “有勞你照顧孔樂,我會時常來看她。”張若塵道。

    就在這時,張若塵的眉心突然發光,沉淵古劍從神光氣海中飛了出來,圍繞着他轉了一圈後,便是徑直飛入紫微帝宮,卻是並未受到任何的阻礙。

    張若塵知道,沉淵古劍是要去找滴血劍,劍冢一別,它們倆也已經許久不曾相見。

    最近一段時間,朝廷局勢緊張,滴血劍一直坐鎮紫微帝宮,穩定軍心。

    一時間,張若塵心中不禁十分感慨,無論他和池瑤如何敵對,沉淵古劍和滴血劍之間的關係,卻是始終未曾改變,當真是劍比人更有情。

    “或許,你可以去銘紋公會一趟。”九天玄女突然道。

    聽到“銘紋公會”四個字,張若塵心中頓時一動,立刻便是聯想到了一些東西。

    簡單的說了幾句話後,張若塵目送九天玄女和池孔樂,進入紫微帝宮,而後轉身離開。

    若無必要,張若塵並不太願意踏足紫微帝宮。

    施展“無形無相三十六變”改變身形樣貌後,張若塵出現在了第五城區,銘紋公會的總部,就在這片城區中。

    銘紋公會極爲神祕,在崑崙界一直都是中立的勢力,招攬天下的精神力修士,並不僅限於人族,歷史最爲悠久,鮮有勢力能夠相比。

    任憑崑崙界的局勢如何變化,銘紋公會始終存在,底蘊深不可測,就連朝廷,也沒有去觸動。

    立身在銘紋公會總部之外,張若塵眼中不禁泛起絲絲異光。

    在他的想象中,銘紋公會總部,應該是大氣恢弘,亭臺樓閣無數,可現在一看,卻僅僅只有一座十分古樸的宮殿,佈滿時間的痕跡。

    張若塵當然看得出來,這座宮殿很不簡單,其內蘊含無數的銘紋,必是由手段非凡的煉器師煉製而成。

    “這座宮殿,定然是內蘊乾坤,若是自我封閉,恐怕沒什麼人能夠破得開。傳說之中,銘紋公會乃是由一位絕世無雙的煉器神師所創建,崑崙界十大神器中的兩三件,似乎都是由那位煉器神師煉製出來。”張若塵心中暗道。

    神器是何等的珍貴,崑崙界作爲萬古不滅大世界,也僅僅只是擁有十件神器而已。

    絕大部分的大世界,都是根本不曾擁有神器的,甚至連至尊聖器都拿不出幾件來。

    可惜,自中古浩劫後,崑崙界的十大神器,幾乎都銷聲匿跡,僅有帝皇神尺,被完好的保存在了銘紋公會中。

    準確說,帝皇神尺,一直都是銘紋公會的鎮會之寶。

    銘紋公會能夠傳承萬古,始終屹立不倒,與帝皇神尺的關係極大。

    傳說中,帝皇神尺可以丈量帝皇的修爲境界,蘊含繁奧的大聖之道,若能完全悟透,說不得,就能成就神位。

    達到聖王境後,想要快速提升修爲,去帝皇神尺悟道,乃是最佳的選擇。

    張若塵來銘紋公會,自然也是想借助帝皇神尺悟道,儘可能的將自身修爲境界,提升到最巔峯的狀態。

    每個人第一次藉助帝皇神尺悟道,效果都是最好的,甚至有可能出現頓悟的情況。

    張若塵雖然已經修煉到聖王境巔峯,但在此之前,卻還從未來過銘紋公會,所以,他很期待會有怎樣的修煉效果。

    “張兄,幸會。”

    就在張若塵準備進入銘紋公會總部的時候,一道很有磁性的聲音,突然響起。

    一名男子從一旁走了過來,面帶微笑,給人一種極爲親切的感覺。

    此人身高六尺,五官精緻,沒有半點瑕疵,俊美得不像話,足以讓很多女子羨慕。其身着銀白色的錦衣,擁有一頭紫色的長髮,顯得飄逸無比。

    最爲吸引人注目的,當屬其那一雙紫色的眼眸,紫華閃爍,隱隱透着許多的神祕。

    張若塵隨意打量了此人一眼,便是發現此人很不凡,身上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種高貴的氣質,卻偏又給人一種平易近人的感覺。

    讓張若塵略感驚訝的是,此人竟是能夠看透他的變化。

    看來他的“無形無相三十六變”,修煉得還是不到家,先是被鎮元和慈航仙子看穿,現在又被一人看穿。

    難道是一個能夠和鎮元、慈航相提並論的人物?

    紫發男子走到近前,拱手道:“張兄,自我介紹一下,我名爲殷元辰,來自天堂界。”

    在紫發男子說出最後三個字後,周圍的溫度,明顯急速驟降。

    “天堂界的人找我做什麼?不怕我殺了你嗎?”張若塵道。

    殷元辰並未懼怕,依舊淡定從容,道:“我雖來自天堂界,與張兄卻並不是敵人。就像在崑崙界,也並非所有人,都是張兄的朋友。”

    “是嗎?天堂界中還有不想置我於死地的人嗎?”張若塵道。

    殷元辰道:“天堂界很大,修士無數,不可能每個修士的想法都一樣。其實,我也很看不慣天堂界的很多手段,太過陰狠毒辣,不顧全大局,地獄界纔是大敵啊!可惜,我卻無力阻止,我所能約束的,僅僅只有自身。”

    “說起來,我與崑崙界,其實有着很大的淵源,我的祖母便是崑崙界的人,在中古以前,嫁給了我的祖父,所以,我的體內,同樣流淌着崑崙界的血。”

    說到最後,殷元辰的臉上露出了一道笑容,似乎很高興能擁有這樣特殊的出身。

    “以崑崙界和天堂界的關係,兩界的修士,怎會走到一起?”張若塵明顯不相信。

    殷元辰道:“中古以前,崑崙界和天堂界的關係還很和睦,並未交惡。我的祖父和祖母,也並非是一般人,都有着非比尋常的身份。”

    “我的祖父乃是一位神,曾在十劫問天君身邊,修煉過一段時間,愛上了十劫問天君的女兒,他們兩人的結合,在那個時代,乃是一段佳話。”

    聞言,張若塵的眼中,不禁閃過一道異色。

    十劫問天君乃是傳說中的人物,崑崙界昔日的第一強者,擁有橫推萬界的無上神通,哪怕是到了現在,各界仍舊流傳着其威名。

    恐怕也只有神靈,才能夠配得上十劫問天君的女兒。

    只是,十劫問天君的女兒,真的嫁入了天堂界嗎?現在又是怎樣一種狀態?

    ……

    小魚再次求一下票票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