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似是知道張若塵心中所想,殷元辰嘆息道:“祖母她早已成神,也曾參與十萬年前那場曠古神戰,卻無力改變崑崙界走向衰落的現實,她很想回到故土,但,天堂界的掌權者不允許。”

    “故土難回,加上崑崙界與天堂界之間的恩怨糾葛,這些年來,祖母心中充滿了矛盾,一直過得很苦。”

    殷元辰眼中浮現出絲絲黯然之色,一隻拳頭不自覺的緊了緊,似是對自己祖母的遭遇,感同身受。

    “你似乎對你祖母的事情,瞭解得格外清楚。”張若塵平淡說道。

    殷元辰道:“不瞞張兄,在我很小的時候,我母親便被地獄界的強者殺死,我是由祖母一手帶大,祖母很疼愛我,什麼都給我最好的,甚至以《通天錄》這門絕頂功法所蘊含的秘法,一次次幫我洗髓伐體。”

    說到這些事情,殷元辰不免有些傷感,同時也有一股恨意,恨地獄界害死他的母親。

    如果不是因爲有一位疼愛他的祖母,他的童年,或許將會是一片灰暗,也就很難有今時今日的成就。

    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異光,腦中快速搜索着關於《通天錄》的信息。

    崑崙界底蘊深厚,修煉功法多不勝數,王級功法都有一大堆,更有名傳萬界的六大奇書。

    按理說,十劫問天君的女兒,所修煉的功法,應該與十劫問天君相同,即便不同,但也必然是極其不凡。

    思考了許久,張若塵也沒找到,任何關於《通天錄》的信息,在如今的崑崙界中,似乎並無這門功法的傳承。

    事實上,對於十劫問天君所修煉的功法,他同樣是一無所知。

    心意一動,張若塵將一道精神力,探入乾坤界,向接天神木詢問道:“前輩,你知道《通天錄》嗎?”

    接天神木正在吸收昔日樹幹的精氣,本身已然是變得極爲高大,枝繁葉茂,生命氣息濃郁到化不開的地步,也因此在樹下形成了一條生命之泉河流。

    “《通天錄》乃是十劫問天君所修煉的功法,源自域外,極其神秘,修煉難度極大,即便是十劫問天君,也並未真正修煉到巔峰極致。而崑崙界三大神殿之一,通天神殿,便是十劫問天君一手建立,也因《通天錄》而得名。”等待了片刻,接天神木回答道。

    聞言,張若塵心中不由一動,他着實是沒有想到,像十劫問天君那等絕世強者,修煉的功法,竟然並不是六大奇書,而是源自域外的一種神秘功法。

    能讓十劫問天君成爲絕世強者,足以說明《通天錄》很不簡單,恐怕不會比崑崙界的《六大奇書》差。

    但,很奇怪的是,在天庭編撰的《太乙神功榜》中,竟也並未包含《通天錄》。

    如果不是《通天錄》的品級不夠,那便是其太過神秘,知曉的人甚少。

    “前輩,你是否能夠感應《通天錄》的力量?”張若塵再度問道。

    接天神木道:“可以。”

    不由得,張若塵立刻將乾坤界開啓一道縫隙,讓接天神木能夠對外界進行感知。

    “此人身上的確有《通天錄》所獨有的力量氣息,應該曾被這種力量熬煉過體質。”接天神木道。

    聞言,張若塵心中不由暗道:“難道這個殷元辰的祖母,真的是十劫問天君的女兒?”

    按照接天神木所說,《通天錄》乃是十劫問天君所掌握的修煉功法,在崑崙界都不曾流傳,天堂界應該是不太可能擁有。

    故而,殷元辰所說的話,應該有一定的可信度。

    也就是說,殷元辰真的很有可能是十劫問天君的後人,這種身份,絲毫都不比那耀天公子差,甚至更勝。

    心中快速閃過很多的念頭,張若塵直視殷元辰,道:“說了這麼多,你來找我,究竟想要做什麼?”

    “我是希望能與張兄並肩作戰,共同對抗地獄界強者。我知道張兄如今已是大聖之下無敵,但,地獄界強者無數,並非一人所能對抗,我雖不才,卻也想盡綿薄之力。”殷元辰肅然道。

    張若塵凝視了殷元辰片刻,道:“只要是真心想對付地獄界,無論是什麼出身來歷,我都很歡迎。”

    “但,如果是別有用心,對崑崙界不利,我也絕不會客氣,希望你我不會兵戎相見。”

    很顯然,對於天堂界的人,張若塵始終都保持着一份警惕。

    “我相信,我們會成爲朋友,而不是敵人。張兄應該還有事要做,我也就不多做打擾,告辭。”殷元辰拱手,微笑轉身離開。

    看着殷元辰遠去的背影,張若塵沉思了片刻,鐫刻下一道傳訊光符,傳遞給聖書才女,詢問關於殷元辰的信息。

    若是其他人,他完全可以不在意,可殷元辰有可能是十劫問天君的後人,卻是勾起了他不小的興趣。

    “譁——”

    不多時,一道傳訊光符,飛了回來。

    看完光符上的內容,林刻眼中不禁泛起一道異色。

    “這個殷元辰在天堂界,還真是屬於一個另類。”張若塵低語道。

    根據聖書才女提供的情報,殷元辰的確是天堂界一位強大神靈的神孫,但卻與其他天堂界修士,關係不怎麼和睦,一直都是獨來獨往,常年都在功德戰場歷練,斬殺了大量地獄界強者。

    只是因爲行事很低調,加之不受其他天堂界修士的待見,所以一直名聲不顯。

    說起來,殷元辰來到崑崙界,已經有不短時間,幾乎都待在東域殞神墓林後方的功德戰場中,讓鬼族和屍族損失慘重,還曾出手救下過東域多座城池的人族,甚至破壞天堂界制定的一些計劃。

    中央皇城陷入危機後,殷元辰也是最早趕來支援的強者之一,且連續出手了兩次,對戰地獄界的頂尖強者,一勝一平,對天庭一方的士氣影響極大。

    “看來天堂界,也不全是陰狠毒辣之輩,還是有一心對抗地獄界的人,若天庭一方能多一些這樣的人,地獄界又怎能步步緊逼?”張若塵感慨了一句。

    不管怎樣,天堂界能有殷元辰這樣的人存在,總是一件讓人高興的事情。

    收斂心緒,張若塵邁步向銘紋公會總部走去。

    或許是因爲地獄界大軍兵臨城下,這裡顯得頗爲冷清,門口竟是連個守衛都沒有,似乎任何人都能夠進入。

    “嗯?”

    剛剛跨過大門,他施展的“無形無相三十六變”,瞬間失效,讓他恢復了本來的面目。

    不過,張若塵並未有絲毫的慌亂。

    雖然,想在皇城低調行事,但,既然顯露出真身,卻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如張若塵所料的那般,銘紋公會果然是內蘊乾坤,極其龐大,宛如一座小型的世界,其內聖山聳立,靈泉流淌,天地聖氣濃郁無比,天地規則亦是極爲活躍,堪稱是修煉的聖地。

    就在這時,一名白袍老者不知從何處走了出來,鬚髮皆白,但精神爍爍,身形很瘦小,身上並無半點聖氣波動,感覺就像是一位普通的老人。

    “東域王終於還是來了,老夫已經等你很久。”

    白袍老者面露和煦的笑容,向着張若塵走了過去。

    “等我?”

    張若塵的雙眼微眯,一眼便是看出白袍老者極爲不凡,乃是一位精神力聖王,且,無限接近於六十階。

    儘管張若塵如今的精神力,也已經是很接近六十階,但,那只是“量”。

    論“質”,他無法與眼前這位白袍老者相比。

    白袍老者的精神力修爲,應該絲毫不在太宰王師奇之下。

    可以看出,銘紋公會當真是深不可測,也難怪能夠守住十大神器之一的帝皇神尺。

    “沒錯,就是等你。”

    眨眼間,白袍老者走到張若塵的近前,道:“老夫白千里,添爲銘紋公會十大長老之一。”

    對方如此客氣,張若塵自然也不會倨傲,道:“原來是白長老,看來銘紋公會,是早就料到我會前來。”

    “以時空傳人和東域王的身份,以大聖之下第一強者的實力,以帝皇神尺在崑崙界的影響力,你又怎麼可能不來?”白千里笑道。

    張若塵點了點頭,不得不承認自己對帝皇神尺和銘紋公會,抱有極大的好奇心,於是,說明來意:“本王想去帝皇神尺前悟道?”

    既然對方,稱呼他爲“東域王”,也就說明,他是因爲擁有這個身份,所以纔有資格進入銘紋公會。

    以廣寒界修士的身份,說不定會被拒於門外。

    以“本王”自居,正式承認下了這個身份。

    “當然可以,東域王請隨老夫來。不過,要小心一些,銘紋公會中的陣法很多,若是稍微踏錯,將會非常危險。”白千里對張若塵很客氣,也很親近,沒有將他當成外人,所以特別提醒了一句。

    “那麼厲害的陣法嗎?以本王現在的修爲,也會有危險?”

    張若塵跟在白千里的身後,忍不住問出一句。

    白千里含笑不語。

    前方,乃是九條石龍交纏形成的一道石門,每一條石龍都有數萬米長,宛如九座龍形山峰被扭得彎曲,形成現在的磅礴形態。

    站在九龍石門下,張若塵只感覺自己無比渺小,微不足道。

    所謂大聖之下無敵的修爲,似乎顯得不值一提。

    張若塵的眼瞳中,浮現出一道聖芒,看清九龍石門的內部,蘊含數之不盡的陣法紋路,竟然……

    在這一刻,張若塵倒吸一口寒氣。

    每一條石龍,都是一座九品陣法。

    九條石龍,便是九座九品陣法。

    九座九品陣法又相互連接,組合成了一種更加強橫的大陣。陣法的內部蘊含九道陣靈,乃是九條巨龍的龍魂,每一條龍魂蘊含的威勢,都像是能夠吞掉一片天地。

    張若塵露出一道苦笑,終於謹慎了起來,小心翼翼的跟在白千里的身後。

    跨過九龍石門,正式進入小世界。

    這座小世界極爲龐大,肉眼無法看到邊際,且很多區域,都被迷霧所籠罩,有奇異的力量遮掩,無法看透。

    地面上,天空中,地底,陣法紋路密佈,也不知有多少萬座陣法,只是絕大多數都沒有啓動,處於沉寂的狀態。

    其中一些陣法的紋路,連張若塵都看不透。

    相比於張若塵從玄空聖王手中奪來的叢林小世界,這座小世界的等級,高了不知多少倍,尤其內部瀰漫着神力,必是出自神靈之手無疑。

    “嗯?時間的力量,這座小世界內的時間流速,難道還能調整不成?”張若塵再次心驚。

    就在剛纔,他清晰的捕捉到了一絲時間的力量,與整個小世界,完美相融。

    能夠將煉器、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三者相結合,張若塵瞬間便是聯想到了須彌聖僧。

    但這明顯不可能,銘紋公會存在的時間,要比須彌聖僧古老太多。

    “難不成,銘紋公會與時空人祖有關?”張若塵暗暗猜測。

    第一代時空掌控者存在的年代,太過久遠,後世所留下的傳說太少,很多東西,都早已變得不可考證。

    穿過層層迷霧,張若塵跟着白千里,進入到小世界的深處。

    在他的前方,乃是白茫茫一片,哪怕是動用神印之眼,也無法看得清晰。

    “東域王,我們已經來到帝皇神尺前。”白千里道。

    聞言,張若塵皺起眉頭,露出絲絲疑惑之色。

    前面只有白霧,哪有帝皇神尺?

    白千里一揮手,白霧散去,一座神玉橋樑,呈現在張若塵的眼前,寬闊無比,足有上百里寬,通往白霧籠罩的未知區域。

    張若塵道:“通過這座橋,便能抵達帝皇神尺前?“

    “不,它便是帝皇神尺。”白千里搖頭道。

    張若塵眼神微變,目光緊緊的盯在神玉橋樑之上,他着實是很難將其與帝皇神尺聯繫起來。

    這也難怪,他雖聽說過帝皇神尺的傳說,卻從未真正見到過,自是不知道帝皇神尺,究竟是何模樣。

    “帝皇神尺的本體很巨大,每隔百里,便有一塊刻度碑,唯有達到聖王境界,才能夠達到,達到第一塊刻度碑前,代表修爲實力達到一步聖王境界,以此類推。”白千里道。

    張若塵點頭,刻度碑的存在,他是知道的。

    猶記得,他第一次來中央皇城時,聖書才女便和他提到過帝皇神尺,當時說養鬼古族的靈王聖祖,達到了帝皇神尺的第二塊刻度碑。

    那時候,還覺得,靈王聖祖的修爲深不可測。現在想來,不過是堪堪達到二步聖王而已。

    當然,在崑崙界尚未復甦以前,能夠修煉到聖王境界,無疑是天資極爲卓越之輩。

    “不知道以我現在的實力,能夠到達第幾塊刻度碑?”張若塵眼中露出一道期待之色。

    每一塊刻度碑上,都蘊含有高深玄妙的大聖之道,對於參悟聖道的幫助極大,越往前,參悟的效果越好。

    傳說之中,帝皇神尺一共有着九十九塊刻度碑,如果能夠全部跨過,便有望參透成神的奧秘。

    張若塵轉頭看向白千里,道:“有勞白長老。”

    “小事,預祝東域王能有大的收穫。”白長老笑道。

    說話間,白千里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張若塵將目光投向正前方,暗暗調整着自身狀態,並未有絲毫的着急。

    片刻之後,張若塵邁動步伐,踏上帝皇神尺所化的神玉橋樑。

    踏上的瞬間,張若塵生出一種極爲特別的感覺,體內的聖道規則,竟是不由自主的流動起來,隱隱浮現在體外。

    一股浩瀚的威嚴,加持在他的身上,讓他的心神輕震,聖氣的運轉,都變得緩慢了許多。

    與此同時,張若塵感知到了數道晦澀的精神力,不着痕跡的在他身上掃過。

    “銘紋公會的底蘊,果然驚人,如此多厲害的精神力聖王,有幾人並不比白千里弱,應該也屬於十大長老。”

    “嗯?這股精神力,難道是……精神力大聖?”

    銘紋公會有精神力大聖存在,張若塵其實並不是很驚訝,畢竟,銘紋公會廣招天下的精神力修士,掌握着種種神奇的精神力修煉之法,在任何時代,幾乎都有精神力大聖坐鎮。

    但,精神力大聖停留在崑崙界,而不被巡天使者所發現,這卻就非同小可。

    只能說明,銘紋公會總部這座小世界,太過非凡,即便是神,也無法洞悉世界內部的一切。

    或許乃是中古末期大劫之後,崑崙界唯一一處還保存完好的超然之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