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立身在銘紋公會前,張若塵心中不禁十分感慨。

    若非有此機緣,他想要將空間之道和時間之道,修煉到如今這種境界,還不知道需要閉關潛修多少年。

    畢竟,任何一種聖道,到後面,想增加一道規則,都是極爲困難的事情,恆古之道更是不用說。

    能在短短七十二天內,讓數種恆古之道的規則,增長數十萬道,簡直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說出去,恐怕都沒什麼人會相信。

    除了是因爲那座小世界很特別,蘊含無數空間銘紋和時間印記。

    更爲重要的是,張若塵本身的實力和意志太強大,能在聖王境,就達到帝皇神尺的第十八塊刻度碑,所能得到的好處,自是一般人所無法相比。

    “有接天神木、日晷、帝皇神尺等非凡寶物存在,難怪在中古前,崑崙界會那般的輝煌鼎盛,或許,也正因如此,地獄界纔會一心想要攻破崑崙界。”張若塵心中暗道。

    崑崙界的珍奇異寶太多,無論是地獄界,還是天庭各界,都垂涎無比。

    對他們而言,崑崙界淪爲功德戰場,乃是一場絕對不可錯過的饕餮盛宴。

    那座小世界的時間流速不一樣,裡面的七十二天,外界纔過去兩天半不到,倒是並未耽擱太多時間。

    要不然,等張若塵出關,中央皇城都不知道已經變成什麼模樣。

    沒有在銘紋公會外久留,張若塵徑直向着紫微帝宮趕去,他要去找九天玄女,瞭解中央皇城最新的情況,尤其是要探聽閻無神的行蹤,順便也去看看池孔樂。

    地獄界數千萬聖境大軍圍城,局勢可謂是瞬息萬變,或許現在還很平靜,但下一刻,中央皇城就有可能被攻破,大戰隨時都會爆發。

    不多時,張若塵在紫微帝宮外,見到了九天玄女和池孔樂。

    讓張若塵略感詫異的是,殷元辰竟也跟着從紫微帝宮中走出。

    九天玄女臉色略顯凝重,似乎發生了什麼大事。

    “發生了什麼事?”張若塵問道。

    九天玄女道:“就在三個時辰前,雪無夜被人打成重傷,如今命懸一線。”

    聞言,張若塵的眉頭,不由微微皺起,他和雪無夜之間,有着還算不錯的交情,儘管所走的道路不同,但他們對於劍道,卻都有一顆赤誠之心。

    還有一點,是雪無夜曾與須彌聖僧有過接觸,被須彌聖僧賜予了時間烙印和空間烙印,藉助這兩道印記,便能在一定程度上,運用時間和空間的力量。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雪無夜也算得上是須彌聖僧的傳人。

    單憑這一點,張若塵便願意與雪無夜結交。

    “帶我去見雪無夜。”張若塵道。

    九天玄女沒有遲疑,立刻在前領路。

    紫微帝宮極其龐大,由諸多恢宏的殿宇樓閣組成,能夠居住在其中的,必然都在朝廷擁有極高的地位。

    紫宸殿,池瑤女皇專爲九位界子準備的修煉之所,一般人不得踏入。

    此刻,除了黃煙塵和已經死去的歐陽桓,其他七位界子,全都匯聚於紫宸殿中。

    剛一進入紫宸殿,張若塵便是看到了多張熟悉的面孔,蓋天嬌、立地和尚、北宮嵐……,只是所有人的臉色,都不太好看,氣氛顯得格外的壓抑。

    看到張若塵到來,蓋天嬌等人的眼神,均是發生了一些變化。

    他們當初被選爲界子,得到池瑤女皇的培養,前途可謂是不可限量,個個都有希望在將來封帝封后。

    而這些年來,他們也的確是成長得極快,修爲實力趕上乃至超越《英雄賦》上的五大天驕。

    可與張若塵一比,他們的那點成就,無疑都變得黯然失色。

    張若塵只是微微點頭,並未說什麼,跟着九天玄女,走向其中一間修煉室。

    相隔較遠,張若塵已是聽到此起彼伏的哭泣聲,

    不用想,張若塵也知道,哭泣的定然是雪無夜所收的那些劍侍。

    與劍帝雪紅塵一樣,雪無夜亦是一位風流人物,身邊隨時都跟着很多的劍侍,個個貌美如花,且有着不凡的劍道天賦。

    修煉室中,有着十餘名劍侍,全都梨花帶雨,顯得極爲傷心,讓人不免會心生憐惜。

    目光一轉,張若塵便是看到了雪無夜。

    雪無夜此時正躺在一方寒冰玉牀之上,傷得極爲嚴重,體表竟是佈滿裂痕,鮮血不斷滲出,似乎輕輕一碰,便會支離破碎。

    張若塵一眼便看出,雪無夜如今是三脈盡碎,五臟俱裂,聖魂亦是受創嚴重,勉強保留下一口氣,但明顯無法支撐太長時間。

    “雪無夜三脈盡碎,就算有再好的療傷聖丹,也根本無法讓他服用。”聖書才女輕嘆道。

    朝廷並不缺各種聖丹、聖藥,可雪無夜現在的情況,卻是讓人無能爲力。

    張若塵沒有說話,走到玉牀前,仔細查看起雪無夜的傷勢。

    那十餘名劍侍,顯然是認出張若塵的身份,知道他是蓋世無敵的傳奇強者,因此,原本已經絕望的她們,眼中又浮現出一絲希望。

    “若塵大人,求你一定要救救我家公子。”所有劍侍,齊齊向張若塵下跪哀求。

    張若塵讓她們先起身,隨後探查雪無夜的傷勢,頓時心頭一沉。

    雪無夜的情況,比他預料的更加糟糕,傷勢幾乎是不可逆轉。

    想要治好雪無夜的傷,必須要最頂級的生命之泉,或大量封神臺的神泉,亦或是其他同層次的療傷奇物。

    可惜的是,接天神木如今還未完全成長起來,生命之泉的層次還不夠,而封神臺收取到的神泉,則是已經所剩無幾,遠不夠用來幫雪無夜療傷。

    “是誰做的?”張若塵問道。

    打傷雪無夜之人,狠辣之極,不但是要他的命,還要他受盡痛苦折磨。

    張若塵並未在雪無夜身上,感知到地獄界的力量,故而,可以確定,定然是天庭界一方之人下的手。

    殷元辰道:“是劍神界的小劍尊——孤心傲,他看上了雪無夜的一位劍侍,二人因此起了衝突。可惜,我去的晚了一些,沒能及時出手阻止。”

    “此事不怪元辰公子,若非你及時趕到,雪無夜或許已經身死。”九天玄女道。

    因爲張若塵先前詢問的緣故,九天玄女對殷元辰的情況,頗爲了解,倒是沒有將他當成敵人,與別的天堂界修士,混爲一談。

    殷元辰嘆道:“以現在的局勢,只要是那些外界大人物看中的崑崙界美麗女子,幾乎都會將她們收納到自己的帳中。”

    “不僅如此,崑崙界的那些小家族,小宗門,爲了能夠加入那些強界,甚至會主動挑選出絕色佳人獻給外界的修士。以美色,換一條活路。”

    “正是這些原因,才助長孤心傲那一類修士的氣焰,讓他們覺得崑崙界的女子本就該屬於他們,只要看中,就可以帶走。只不過,這一次,遇到了雪無夜。”

    “孤心傲。”張若塵眼睛微眯。

    他聽過這個名字,此人乃是劍神界的領袖,劍道天賦卓絕,鮮有人所能相比。

    而劍神界,乃是西方宇宙排名前二十的強界,乃是劍道最爲昌盛的一座大世界,劍修無數,底蘊極其強大,很少有人願意招惹。

    最爲重要的一點,劍神界屬於天堂界派系,一直都唯天堂界馬首是瞻。說不一定,孤心傲是故意去激怒雪無夜,想要廢掉崑崙界一位界子。

    ……

    先更一小章,明天白天還有一小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