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樂宮中,邪靈釋放出一股神力,籠罩住孤心傲的身體,頓時有着一塊白色令牌,飛了出來,令牌上有着十道劍紋,正是雪無夜被奪走的十劍令。

    繼而,邪靈看向那些劍神界修士,冷聲道:“你等阻礙執法,理應受罰,全部去守城門,將功補過。”

    聽到這樣的話語,一衆劍神界修士,既感到不忿,同時又暗自鬆了一口氣,不管怎樣,總算是保住了性命,沒有落得和孤心傲一樣的下場。

    邪靈昂起頭,以無比渾厚的聲音,道:“孤心傲違反界規,現已被處決,望各界修士,都能引以爲戒,不要重蹈覆轍。”

    有道是一石激起千層浪,邪靈的聲音一傳播開來,整個皇城都立刻爲之震動,猶如一場大風暴。

    很多修士,都不禁心中一緊,連劍神界的領袖,都被斬殺,如果他們也觸犯了張若塵制定的界規,還能有活路嗎?

    毫無疑問,殺雞儆猴的效果很明顯,實實在在的震懾住了不少人。

    可以預見的是,孤心傲身死的消息,必會以驚人的速度,傳遞向各界,不知會引發怎樣的轟動,只怕是很多神靈,都會因此而坐不住。

    古樸的街道之上,一名身高超過一丈的魁梧男子,突然停下腳步,目光鎖定在天穹那道聖旨之上。

    “哼,張若塵還真是狂上天了,區區一道聖旨,便想約束萬界修士,真以爲自己已經天下無敵了嗎?”魁梧男子重重冷哼道。

    說罷,魁梧男子的大手化作利爪,猛然揮出一爪。

    “嘩啦。”

    五道萬丈長的爪芒出現,撕裂空間,剎那抵達血印聖旨所在的地方。

    “大膽。”

    邪靈發出一聲暴喝。

    正想出手阻止,卻是有着一道精神力,傳遞進入他的腦中。

    一道璀璨奪目的劍芒,從紫微帝宮中斬出,後發而先至,迎上鋒利的爪芒。

    “咔嚓。”

    觸碰的瞬間,五道爪芒直接破碎開來。

    而劍芒則是無損,斬裂虛空,向着爪芒的源頭斬去。

    魁梧男子瞳孔微縮,連忙揮動利爪,阻擋斬殺而來的劍芒。

    大量的聖道規則浮現而出,以其爲中心,天地間的規則和聖氣,盡皆瘋狂的匯聚而來。

    劍芒無堅不摧,徑直斬破所有的阻礙。

    “噗。”

    魁梧男子的防禦被破,鮮紅的血液噴濺而出。

    “好強。”魁梧男子心驚不已。

    相距魁梧男子百餘里外的一座湖泊之上,一葉扁舟靜靜的漂浮,扁舟內,坐着一名如謫仙般的俊美男子,正在彈奏瑤琴。

    猛然之間,俊美男子身上散發出一道凌厲的氣息,揮手間,一道玄妙的音波飛出。

    音波起伏不定,本是無形之物,可此時卻幻化成了一頭宛如實質的兇虎,咆哮着撲向血印聖旨。

    與此同時,清澈的小河邊,一名樣貌普通的垂釣男子,甩動手中的魚竿,釋放出一條數千丈長的魚線。

    魚線很細,肉眼幾乎不可見,但卻是鋒利之極,將空間切割出一道極長的裂縫,勢不可擋。

    一位風華絕代的神女,亦是出手,擡手間,一道神火飛出,點燃天地間的聖氣,使得大片天宇都變成了火紅色,似要焚滅一切。

    ……

    …………

    紫微帝宮中,張若塵立身於紫宸殿前,目光注視着天樂宮方向。

    他已經清晰感知到,多尊頂尖強者的氣機,目標盡皆相同,都想要毀掉他的血印聖旨。

    很顯然,這些強者都不認可他所制定的界規,想強行將之毀掉。

    但凡出手之人,每一個都是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的絕頂強者,在天庭界和地獄界,都擁有赫赫威名。

    也唯有他們,纔敢在這個時候,挑戰張若塵的權威。

    “來得好。”

    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亮光,一擡手,近百萬道空間規則,全部浮現而出,融於空間之中。

    頓時,在血印聖旨的上方,一隻介乎於真實與虛幻之間的大手出現,攜帶粉碎一切的力量,當空壓下。

    任憑那些攻擊,如何的強大,都盡皆被壓了回去。

    “怎麼可能?”

    出手之人,均是露出驚色。

    不由得,他們全都不再有所保留,極力將自身聖氣釋放出來,使得自身的攻擊,達至最強。

    張若塵凝聚出來的空間大手,與血印聖旨相契合,將大範圍的空間,完全掌控。

    “轟。”

    以血印聖旨爲中心,方圓數千丈空間,頃刻崩塌,歸於湮滅。

    琴音所化的兇虎,爆碎開來。

    魚線寸寸斷裂。

    漫天的神火,亦是快速熄滅。

    ……

    以張若塵如今在空間之道上的造詣,施展出“空間湮滅”第二重,其威力足以讓不朽大聖退避。

    不僅如此,強大的破滅力量,透過空間,衝擊下所有出手的強者。

    “噗。”

    受此衝擊,近半數強者都受到創傷,噴出大口的鮮血,眼中不禁浮現出絲絲駭然之色。

    “相比於洛水之戰時,張若塵的實力竟然又有極大的提升,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難道連閻無神,也被他甩在後面了嗎?”

    本來以他們想來,張若塵在洛水能夠擊敗閻無神,其實力應該便已經達到極限,根本沒想到他還能繼續提升。

    同爲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的絕頂強者,實力差距竟會大到如此地步,實在是讓人難以接受。

    紫微帝宮中,張若塵顯現出不動明王聖相,高達千里,頂天立地,如神臨世,俯瞰整個皇城。

    “誰若是不服,可以儘管出手,但,後果自負。”張若塵的聲音響起,在皇城中迴盪,清晰傳入每一個人的耳中。

    任誰都能夠聽得出來,他的話語中,有着濃濃的威脅之意。

    第一層次的強者,都紛紛落敗,毀不掉聖旨,甚至在隔空鬥法中受了傷。

    誰還敢出手?

    一時間,整個天地爲之失聲,寂靜無音。

    此時,蓋天嬌等人看向張若塵的目光,已經完全不同,在他們的眼中,張若塵的身影,變得無比的偉岸,只能仰望。

    曾經,他們乃是同時代的最爲頂尖的一羣天才,可如今,他們卻是已經被張若塵遠遠的甩在後面。

    張若塵在聖王境所達到的成就,他們就算再耗費千年時間,也根本沒有希望達到。

    池萬歲的眼神最是複雜,他與張若塵有着滅族的血海深仇,曾無比渴望殺死張若塵,乃至於拾掇池崑崙和池孔樂出手。

    即便到了現在,他仍舊不曾忘記仇恨,但他卻明白,自己已經不太可能報仇,他與張若塵之間的差距,已經是有着天壤之別。

    同時,池萬歲也很清楚的知道,張若塵對於崑崙界的巨大意義。

    當初崑崙界攻打須彌道場,卻中了天堂界的埋伏,險些全軍覆沒,全靠張若塵力挽狂瀾。

    而如今,崑崙界內憂外患,同樣是靠着張若塵支撐場面,以一己之力,威壓天庭萬界和地獄界。

    對現階段的崑崙界而言,張若塵就像是一根定海神針,絕不能缺少。

    “這纔是張若塵真正的實力。”

    周禛的心,沉到了谷底。

    他就在血印聖旨的下方,對於剛纔的力量碰撞,感受最爲真切。

    張若塵所展現出來的強絕力量,讓他感到窒息,簡直讓他失去對抗的勇氣。

    “唰。”

    一條身形龐大的太古魔蛟,突然出現在紫微帝宮外,身上散發出極其強大的魔道氣息。

    在太古魔蛟的頭頂上,佇立着一名儒雅的中年男子,身着五行道袍,梳着道髻,手持拂塵,身上散發出道家無爲的氣質。

    其不是別人,正是五行觀當代最爲傑出的陣道鬼才,陸百鳴。

    “陸師兄,好久不見。”

    張若塵憑空出現,笑着與陸百鳴打招呼。

    北域的接觸,張若塵對陸百鳴的印象極好,對他的陣法造詣,也是十分的佩服。

    陸百鳴的精神力,極其強大,即便張若塵藉助帝皇神尺,將自身精神力熬煉到極致,仍舊是有些看不透。

    張若塵所接觸過的人中,恐怕唯有百花仙子紀梵心的精神力,在同階,能夠與陸百鳴相比。

    擁有如此強大的精神力,也不知道陸百鳴是否已經達到陣法地師的第二個層次。

    一般而言,能夠成爲山川之主,已經是聖王境的極限,但,陸百鳴作爲萬年難得一見的陣道鬼才,或許有望打破這一桎梏,成爲海陸之王。

    陸百鳴面露和煦的笑容,道:“北域一別,這麼短的時間,張師弟能夠成長到如今的地步,着實是讓我驚訝,時空傳人當真是不能以常理論斷。”

    “陸師兄過譽了!師兄來這裡,應該不只是來恭維兩句那麼簡單吧?”張若塵道。

    陸百鳴見張若塵如此直接,也就不多說廢話,道:“我來這裡,是希望張師弟你能夠對周禛網開一面。這個時候,千萬不要動他。”

    “爲什麼?”張若塵問道。

    陸百鳴身形閃動,出現在張若塵的面前,道:“周禛乃是陣滅宮傾力培養的對象,擁有成爲陣法天師的潛力,作爲陣法師一脈的聖地,陣滅宮的能量很大,沒多少人願意去招惹。”

    “當然,你可能並不會在意這些,但,周禛這次是奉天宮的命令前來,你若是殺了他,便等於是與天宮對抗,那種後果,就算是神,都難以承受。”

    聞言,張若塵心中不由一動,周禛與孤心傲走得如此近,就算不是天堂界派系的人,也必然有很深的關係,他的確是想趁機將其除去。

    但,聽陸百鳴這麼一說,周禛倒是一個麻煩人物。

    “多謝陸師兄提醒,我自有分寸。”

    張若塵清楚,陸百鳴肯定是深知這件事的嚴重性,擔心他殺人立威,將周禛給幹掉,所以,才親自趕來紫微帝宮。

    恐怕這也是五行觀的態度。

    張若塵的這道聖旨,影響力太大,就算是上層人物,怕是都已經坐不住。生怕他太過激進,引發無法預料的後果。

    陸百鳴道:“天宮的一支執法隊,已經來到皇城,由‘天煞郎君‘金鴻帶隊,你卻是需要注意一些,最好不要與他們起衝突。”

    “只要他們不來找麻煩,我自然不會去招惹他們。”張若塵淡然道。

    天宮執法隊又如何?

    還不足以將他鎮住。

    陸百鳴知道張若塵也是聰明人,並非魯莽之輩,故而也就不再多說什麼。

    “陸師兄應該是剛來中央皇城吧?待我叫上幾位朋友,爲你接風洗塵。”張若塵道。

    陸百鳴擺了擺手,道:“不必麻煩,我已經與幾位陣法地師約好,商議對付地獄界那十位陣法地師的辦法,卻是耽擱不得。”

    “而且,我也想早些去會會,地獄界那幾位攻無不克的陣法奇才。”

    很顯然,陸百鳴是見獵心喜,以他的陣法造詣,在同境界,也只有地獄界那幾位,才能夠讓他提起興趣。

    再度聊了幾句後,陸百鳴便是告辭離開,顯得頗爲急切。

    天樂宮中,周禛表面很鎮定,心中卻是一片慌亂,孤心傲就死在他的面前,他不知道,自身會是怎樣的下場。

    他已是盡所能的將九品陣法催發到極致,將自身守護住,可他心中明白,張若塵真要對付他,再強的陣法也無用。

    正當周禛心煩意亂之時,一隻萬丈長的巨手,突然出現在天樂宮上方,徑直抓攝下來。

    “不好。”

    周禛心神巨震,當即不顧一切的催動陣法抵擋。

    然而,他的反抗,根本就是徒勞,那隻大手輕而易舉的穿透陣法,一把將他抓住。

    看到這一幕,匯聚於天樂宮周圍的修士,盡皆露出驚色。

    他們當然都知道,這是張若塵出手了!

    “張若塵竟然將周禛抓走,他究竟想做什麼?”

    “周禛可是陣滅宮培養出來的陣法地師,身份十分特殊,難道張若塵還敢對他下手?”

    “世上還有什麼事情,是張若塵不敢做的嗎?殺空間神殿領袖,殺功德神殿領袖,殺豔陽文明天子,剛纔還殺了劍神界的領袖,周禛這次只怕是危險了!”

    ……

    在很多人看來,周禛既然被張若塵抓走,多半是性命堪憂。

    “砰。”

    紫微帝宮中,周禛當空墜落而下,頗爲狼狽的摔在地上。

    “張……張若塵。”

    看到張若塵,周禛瞳孔不由緊縮。

    此時此刻,他最不想面對的人,無疑便是張若塵。

    畢竟,但凡落入張若塵手中的人,就沒有幾個是能有好下場的。

    張若塵站在周禛的面前,平淡道:“剛纔有人來找我,讓我饒你一命。你覺得,我該不該饒你一命?”

    聞言,周禛的眼神,不由微變,心中暗暗猜測,究竟是何人出面。

    同時,周禛也很心驚,張若塵竟是真想要他的命,當真是肆無忌憚。

    “孤心傲之所以被殺死,你應該知道原因吧?”

    “你來告訴我,孤心傲對付雪無夜,真實目的是什麼?我不信,只是爲了區區一名劍侍,或者只是爲了殺死崑崙界的一位界子。堂堂劍神界的領袖,豈能做這麼掉身份的事?”

    張若塵直視周禛,不急不緩的說道。

    說話間,一股無形的威壓,釋放出來,將周禛籠罩。

    周禛心神震顫,猶如被一座神山壓住,膝蓋微曲,快要不由自主的跪下去。

    這不僅僅是聖力的壓制,更是精神意志的衝擊。

    作爲陣法地師,周禛的精神意志,已是極其強大,比之很多不朽大聖,猶有勝之。

    可與張若塵相比,卻又差了不少。

    咬牙頂着巨大的壓力,周禛心中暗暗想道:“看來張若塵還並不知道,崑崙界界子的特殊性,這些界子都吃過蟠桃樹所結的蟠桃,那是真正的神果,以他們現在的實力,根本就無法完全煉化,聖血中還蘊含着蟠桃樹的氣息,藉此就可以找到蟠桃樹的大概位置。”

    “經過這次的事情後,再想得到界子的聖血,將會變得十分困難,說什麼都不能讓張若塵知曉這個秘密。”

    正是因爲此事太過重要,孤心傲纔會親自出手,甚至於通過奪取十劍令,來進行掩飾。

    可誰也沒想到,張若塵竟會插手進來,倒是讓孤心傲白白丟掉了性命。

    心念快速轉動,周禛艱難開口:“孤心傲究竟想做什麼,我並不清楚,我只是聽他說過,他對《無字劍譜》很感興趣,想通過萬香城的‘飛仙劍訣’,來一窺《無字劍譜》的玄妙。”

    張若塵不由向前三步,靠近周禛,道:“你是覺得我很好騙嗎?現在有兩條路,擺在你的面前,一條生路,一條死路。想要生路,就乖乖回答問題,不要想有任何的隱瞞;想要死路,我現在就可以成全你。”

    聞言,周禛不由自主向後倒退了一步,他當然想活,但有些事情,卻絕不能告訴張若塵。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