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周禛的心念不斷轉動,思考着應對之策,現在是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有些話他不能說,但這個時候,似乎又不能不說。

    以張若塵的聰明睿智,絕非輕易能夠糊弄,他想要脫身,恐怕得說出一些真正有價值的東西來。

    一番思索後,周禛道:“孤心傲隱約提起過,現存的七位界子,與朝廷的氣運相連,能調動匯聚於中央皇城的萬千靈脈的力量,對守護中央皇城的意義重大。”

    “如果有界子身死,中央皇城的防禦,或許就會出現破綻。”

    聞言,張若塵心中頓時一動,中央皇城的局勢如此危急,七位界子卻全部都被匯聚起來,或許,真有這方面的原因。

    一位神靈耗費心思,去培養七位界子,必然有非比尋常的用意,即便還未真正成長起來,也能夠發揮出重要的作用。

    而天堂界派系的人,卻想殺死界子,可謂是居心叵測。

    都已經到了這種時候,天堂界還在想着內鬥,而非是集中力量,與地獄界對抗,簡直可說是喪心病狂。

    “你和孤心傲相聚在天樂宮,在圖謀什麼?”張若塵問了一句。

    周禛道:“孤心傲是看重我在陣滅宮的地位,想要與我結交,所以纔會在天樂宮設宴,爲我接風洗塵。即便是劍神界這樣的強界,同樣會有求於陣滅宮。”

    說到最後,周禛的眼中,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一股傲色,那是身爲陣滅宮傳人的優越感。

    陣滅宮地位超然,獨立於世,即便是主宰世界,也會盡所能的去保持和睦的關係。

    張若塵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至於信沒信周禛的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天宮執法隊駕臨,張若塵何在?”

    就在這時,一道冷冽的聲音,突然響起。

    這道聲音,雖不像邪靈那般傳遍整個皇城,卻也是傳遍了紫微帝宮所在的第一中心城區,傳入數以百萬計的聖境修士耳中。

    “既然天宮執法隊出手,倒要看看張若塵,還能夠張狂到幾時。”

    “張狂?面對天宮執法隊,他就算是真龍,也得盤着,天宮的威嚴,誰敢觸犯?”

    “等着看好戲吧,不知道張若塵戴上枷鎖時,會是怎樣一幅有趣的畫面。”

    ……

    一時間,第一中心城區的修士,盡皆被驚動,紛紛將目光投向紫微帝宮。

    儘管都知道,張若塵我行無素,但,沒多人覺得,他敢與天宮對抗。

    周禛眼中閃過一道喜色,以天宮執法隊的威懾力,張若塵應該不敢再拿他怎麼樣。

    如果天宮執法隊能夠將張若塵擒拿,更是再好不過。

    張若塵淡淡看了周禛一眼,道:“孤心傲被殺,天宮執法隊都沒有任何動靜。你剛被抓,他們就趕了過來,你的面子,還真大啊。”

    “你是不是在想,天宮執法隊到來,我便會放了你?”

    聞言,周禛的心,不由微微一顫,直覺告訴他,事情恐怕沒有他所想的那般簡單。

    紫微帝宮外,六名天宮執法者,騎乘着白玉天馬,一字排開,身上均是散發出濃烈的煞氣,幻化成一尊尊猙獰兇惡的神魔,單單是氣勢,便令人生畏,一看就知來者不善。

    “張若塵,速速現身。”一名執法者冷喝道。

    其話音剛落,帝宮的大門開啓,一名姿色頗佳的綠衣宮女,從其中走了出來。

    在距離六名天宮執法者三丈的地方,綠衣宮女停下腳步,略顯緊張道:“東域王大人有重要的事需要處理,不接見任何人。”

    她雖然也是一位聖者,但與六名天宮執法者相比,卻完全不是一個層次,尤其是他們身上還散發出極其強大的聖威,讓她感覺壓力巨大。

    “你太放肆了!我等代表的乃是天宮,張若塵竟然派遣一個小小的宮女出來打發我們,是想侮辱我等嗎?張若塵,你眼中還有天宮嗎?”一名執法者大聲喝問道。

    被拒之門外,自其成爲天宮執法者以來,還從未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一股強大的氣息,從其身上迸發而出。

    “砰。”

    綠衣宮女修爲太弱,根本就承受不住這股力量,整個人直接便是倒飛了出去,口中有着鮮血噴出。

    綠衣宮女眼中浮現出驚恐之色,感覺自身整個快要炸開。

    她完全沒想到,對方竟是如此的霸道。

    慌亂之時,一股柔和的力量出現,將她包裹住,瞬間穩住身形,那股快要將她碾碎的氣息,亦是消弭於無形。

    緊接着,一團晶瑩的生命之泉,從紫微帝宮中飛出,沒入綠衣宮女的身體中。

    “真是好大的威風,身爲天宮執法者,就能夠罔顧本王制定的界規,隨意欺壓崑崙界本土修士嗎?”

    一道帶着冷意的聲音,從紫微帝宮中傳出。

    剛纔說話的執法者,驅使白玉天馬,向前數步,朗聲道:“張若塵,休要胡攪蠻纏,你無故殺害劍神界領袖,抓走天宮派遣而來的陣法地師,已然觸犯天條,立刻釋放周禛地師,並束手就擒,隨我等前往天宮,接受懲罰。”

    別人懼怕張若塵,可他身爲天宮執法隊的成員,卻是絲毫沒有將張若塵放在眼中。

    “擒拿本王?你們有天宮的天旨嗎?”張若塵淡淡的聲音傳出。

    這名執法者冷哼道:“你以爲你是神,還是大聖?擒拿你,何須天宮的天旨。”

    “連天旨都沒有,便想擒拿本王,你們是覺得本王可欺嗎?”張若塵語氣平淡,卻有一股無形的威壓,從紫微帝宮中散發出來。

    另一名執法者道:“張若塵,你難道還想反抗嗎?你最好想清楚,那會有怎樣的後果。”

    任誰都聽得出,其語氣中,充斥着濃濃的威脅之意。

    六名執法者皆是眼泛寒光,隨時準備強行闖入紫微帝宮。

    他們是爲擒拿張若塵而來,就算是池瑤女皇,也不能治他們冒犯之罪。

    “一無天旨,二無統領前來,就憑你們六個,也想讓本王束手就擒,你們是哪裏來的勇氣?“

    “本王不管你們有着怎樣的身份,無故傷害崑崙界本土修士,觸犯界規,就必須接受懲罰。”張若塵淡漠的聲音響起。

    一名執法者冷冷一笑,道:“界規?張若塵,你未免太把自己當回事兒,懲罰我們?你大可試試看。“

    他還真是沒有將張若塵的話,放在心上,從來都是他們天宮執法者,懲罰他人,誰能懲罰他們?

    甚至於在某些時候,他們所說的話,便等同於天條,無人敢違抗。

    只是,其話音還未落,四周的天地聖氣,便是劇烈震動起來,瞬間凝聚成一隻百丈大手,當空鎮壓而下。

    見狀,六名執法者的臉色,均是一變。

    沒有絲毫遲疑,六名執法者當即出手,施展出強大的聖術,想要抵擋住壓下的大手。

    與此同時,有着六條鎖鏈,從他們的身上飛出,盡皆綻放出璀璨的聖光,表面浮現出諸多繁奧的祕紋,宛如六條神龍復甦,沖天而起。

    鎖鏈乃是天宮以獨特的祕法祭煉而成,擁有禁錮各種力量的特性,足以用來束縛頂尖的九步聖王,乃至於不朽大聖。

    然而,他們施展出再多的手段來,都根本無用。

    隨着百丈大手的壓下,方圓百丈範圍內,空間陷入了絕對的凝固狀態。

    六名執法者,全都像被施加了定身法,完全動彈不得。

    “張若塵,你好大的膽子,盡敢對天宮執法者出手,當真視天條於無物嗎?“一名執法者怒喝道。

    張若塵沒有說話,而是以實際行動,表明了自身的態度。

    百丈大手不再停滯不動,而是猛然鎮壓下來。

    “砰。”

    頓時,六名執法者及他們的坐騎,盡皆陷入地底,僅有頭顱顯露在外。

    “張若塵,你會後悔的。”

    六名執法者惱怒無比,他們還從未如此屈辱過。

    百里之外,金鴻和其他天宮執法者,佇立在一座矮山之上,遠遠的注視着紫微帝宮。

    “統領,要不要出手去將他們救下?”

    一名執法者問道。

    金鴻揹着雙手,平淡的道:“他們不聽本統領的命令,私自去找張若塵的麻煩,讓他們吃點苦頭也好。”

    聞言,其他執法者都不再說什麼,避免惹得金鴻不高興。

    就在這時,金鴻感覺到一道目光,從紫微帝宮中投射而來。

    金鴻知道,這道目光,定然是屬於張若塵,他倒是一點也不驚訝,因爲他本就沒有刻意去隱藏。

    感受到張若塵的目光後,金鴻露出一抹微笑,並沒有被對方那強大的聖威震懾住。可是,他身邊的那些執法者,卻沒有那麼輕鬆,一個個都像是身上多了一座大山,渾身動彈不得。

    “天煞郎君,金鴻。”

    雖然從未見過,可是,憑藉張若塵現在的強大精神力,自然可以憑藉各種知識,在腦海中刻畫出對方的身份信息。

    一縷聖氣,一道規則,一個眼神,一根頭髮,一寸皮膚……都蘊含無窮無盡的知識,可以見一而知萬。

    精神力,可不只是用來戰鬥的。

    既然,對方沒有現身的意思,張若塵也懶得又去招惹一位強敵。

    對視了片刻,張若塵收回目光。

    “呼。”

    一衆執法者,均是長舒一口氣,感覺前所未有的輕鬆。

    “張若塵還真是可怕,難怪那麼多位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的絕頂強者一同出手,仍舊被他壓制住。他們幾個居然去招惹張若塵,果然是自找苦吃。”

    “還是統領英明,以張若塵的行事作風,沒有天宮簽發的天旨,根本就沒辦法壓服他。”

    此時此刻,這些執法者對於金鴻的決定,無疑都是完全信服。

    金鴻並未說什麼,十分乾脆的轉身離開。

    見狀,其他執法者,自然是不敢繼續停留,紛紛跟了上去。

    至於被鎮壓的六名執法者,則只能是讓他們自求多福。

    而眼見六名執法者被鎮壓,暗中關注的那些修士,無疑是炸開了鍋。

    “張若塵真的是瘋了,連天宮執法者都敢鎮壓,他就不怕罪上加罪?”

    “可惜,金鴻統領沒有出手,不然,張若塵絕不敢如此猖狂。”

    “或許即便金鴻統領出手,也依然會是這樣的結果,如今的張若塵,在大聖之下,已經沒有敵手。”

    “看來,只能等天宮的消息,時間應該不會太久。”

    ……

    很多修士都感到十分的失望,卻又無可奈何。

    以目前的情況來看,若無天宮的命令,在大聖和神靈都無法進入崑崙界的情況下,還真是無人能夠奈何得了張若塵。

    而只要張若塵還在,界規便會一直懸在各界修士的頭上,對所有人都形成約束。

    紫微帝宮中,張若塵顯得極爲平靜,就像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周禛則是有些心驚肉跳,他雖然不知道帝宮外的具體情況,卻聽到了那六名執法者的話語。

    實在是很難想象,張若塵怎麼會如此大膽,連天宮執法者都敢招惹?

    如此一來,他想要脫身,是真的千難萬難。

    張若塵瞥了周禛一眼,沉吟片刻,露出一抹笑意,道:“別緊張,既然周地師這麼配合,我張若塵自然會信守承諾,放你離開。”

    周禛面露異色,道:“你真的要放我走?”

    “當然,走,我親自送你出去。”

    說話間,張若塵釋放出一股聖氣,將周禛包裹住,繼而施展出空間挪移。

    下一刻,二人出現在紫微帝宮的宮門口。

    張若塵面帶微笑,輕拍着周禛的肩膀,顯得極爲友善,感覺就像是剛剛結交的好友一般。

    “此次多有得罪,還望不要見怪,今後若有什麼事,可儘管來找我。在崑崙界,應該很少有我張若塵辦不到的事。”張若塵說道。

    此時,被鎮壓進地底的六名執法者,均是眼泛寒光,目光死死的盯着周禛。

    他們都是天堂界派系的強者,以他們的身份地位,自然是知道很多的隱祕。

    若非如此,在周禛被張若塵抓走後,他們也不會不顧金鴻的命令,立刻趕來紫微帝宮要人。

    可看現在的情況,周禛或許存在着極大的問題,很可能將重要的祕密,泄露給了張若塵。

    要不然,爲什麼孤心傲被殺死,周禛卻能夠活着走出紫微帝宮?且,張若塵還親自送他。

    周禛這個時候,還有些暈暈乎乎,搞不清楚狀況。

    不過,既然張若塵放他離開,他又怎會猶豫?

    目送周禛離開,張若塵暗中以精神力,向殷元辰傳音道:“殷兄,我想請你幫一個忙。”

    “張兄,請說。”殷元辰迴應道。

    張若塵傳音道:“請殷兄跟在周禛的身後,看看他會與什麼人接觸。”

    “既然張兄信得過我,此事便交給我。”殷元辰十分乾脆的應道。

    當即,殷元辰隱去身形,離開紫微帝宮,悄然跟了上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