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殿宇中,張若塵略作沉吟後,好奇問道:“另外三大主宰世界,這次爲何也會插手進來?”

    崑崙界屬於西方宇宙的一員,遭到地獄界入侵,理應由天堂界來主導戰場,其他三方宇宙的主宰世界,沒辦法,也沒理由插手纔對。

    雖說現階段,盤古界、妖神界和萬墟界都有修士,進入崑崙界,但限於天宮的約束,數量都很少,且都還沒有派遣出最爲頂尖的強者來。

    像萬墟界,僅僅只是派遣出一支數百人的隊伍,以大聖之下第二層次的軒轅裂空爲首,遠無法影響到大的戰局。

    “三大主宰世界,其實早就對天堂界在崑崙界的種種作爲,感到十分不滿,不想讓天堂界繼續主導崑崙界戰場,但卻一直找不到合適的機會。”

    “你應該很清楚,天堂界是不會願意看到崑崙界重新崛起的,由天堂界主導戰場,天庭一方几乎是必敗無疑,到時候,各大世界都將傷亡慘重,影響何其巨大。”月神略顯嚴肅道。

    張若塵暗暗點頭,天堂界做了那麼多不光彩的事情,當然會害怕崑崙界崛起後,進行清算,故而是比地獄界更加渴望毀掉崑崙界,

    爲此,天堂界已經在打蟠桃樹的主意,想要毀掉這株新的世界靈根,徹底斷絕崑崙界復甦的希望。

    甚至於,張若塵懷疑,地獄界之所以能夠這般容易的集結三千萬聖境大軍,圍攻中央皇城,其中說不得都有天堂界在搗鬼。

    崑崙界的戰場,完全由天堂界來主導,哪會有取勝的希望?

    若非如此,他也無需冒天下之大不韙,去制定崑崙界的界規,等於一下子,將諸天萬界的修士,全部都得罪。

    月神以別樣的眼神,看了張若塵一眼,繼續道:“你此次制定界規,想要力壓萬界,弄出的動靜太大,連天宮都爲之震動,三大主宰世界趁機介入,要共同主導崑崙界戰場,扭轉大的戰局形勢。”

    “這麼多年來,與地獄界的爭鬥,天庭本就處於劣勢,如果再有一座萬古不滅大世界被毀掉,將對天庭一方的士氣,造成嚴重的打擊。”

    “當然,以本座推測,三大主宰世界的介入,多半也有崑崙界的神,在背後進行推動。”

    其實,還有一點,月神沒有說出來,那就是張若塵如今所展現出來的強大實力,引起了各方的正視。

    儘管他還只是一尊小小的聖王,可在崑崙界,卻已經是所向無敵,真要將他逼急了,天庭一方,還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所以,無論如何,各方都不會希望事態進一步擴大,鬧到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

    “恐怕三大主宰世界,也是想從崑崙界,得到更大的利益。”張若塵眼睛微眯道。

    月神道:“很多事情,本就是利益使然,沒人是傻子,但,不管怎樣,有三大主宰世界去制衡天堂界,對崑崙界只會有好處。”

    聞言,張若塵不可置否的點了點頭,深以爲然,有三大主宰世界加入進來,天堂界無論想做什麼,都得有所顧慮,不敢太過明目張膽。

    只要能夠爭取到足夠的時間,崑崙界未必沒有重新崛起的可能。

    所以,中央皇城這一戰,顯得至關重要,若是失利,將會對整個崑崙界的戰局,造成巨大的打擊。

    “很快,三大主宰世界的大軍,就會進入崑崙界,雖說此次的風波,已經平息下去,但你最好是低調一些,儘量不要再惹出大的麻煩。”月神叮囑道。

    留下這句話,月神的身影消散。

    毫無疑問,此次的事情,月神必然是出力不少。

    畢竟,張若塵現在是屬於廣寒界的修士,他惹出任何事情,都會牽連到廣寒界。

    好在月神足夠強大,且極爲強勢,要不然,張若塵絕不會像現在這般逍遙自在。

    張若塵眼中浮現一抹淡淡的笑意,對於這樣的一個結果,倒是頗爲滿意。

    三大主宰世界在這個時候派遣大軍到來,正好可解中央皇城的燃眉之急,大大提高這一戰的勝算。

    僅僅過去一天,三大主宰世界就派遣出了一支強聖境大軍,且由三界大聖之下最爲頂尖的強者,親自率領。

    一進入中央皇城,便是引發了轟動。

    妖神界的領袖,天鵬皇子,可謂是極爲高調,剛一從空間傳動陣中走出,便徑直出了皇城,邀戰地獄界強者。

    一位死族的絕頂強者出面應戰,兩人激戰近兩千回合,以天鵬皇子取勝而落幕。

    對於天庭界一方而言,這是極爲難得的一場勝利,極大的鼓舞了士氣,皇城內處處都在呼喊着“天鵬皇子”。

    天鵬皇子乃是金翅大鵬一族的不世奇才,血脈、根骨、資質,均屬於頂級,以一己之力,壓得妖神界各族的妖孽天才,盡皆喘不過氣來。

    緊隨其後,萬墟界的萬戰聖君,亦是出城,與石族的一位強者戰了一場,激戰三千回合,將皇城北方的一片山嶺推平,寸草不生。

    這一戰,萬戰聖君雖未取勝,卻也沒有落敗,同樣引來不少的歡呼聲。

    畢竟,最近一段時間,天庭界的強者與地獄界強者交鋒,都是輸多勝少,能夠打成平手,都是屈指可數。

    很可惜的是,盤古界的領袖人物,太過低調,並未出手,倒是讓各界修士,頗爲有些失望。

    另一邊,在將六名天宮執法者鎮壓了三天後,張若塵解除禁錮,放他們離去。

    他們畢竟是有天宮執法者的身份,而且,天宮此次選擇了站在崑崙界的這邊,張若塵自然也要退讓一步。

    若是一直鎮壓執法者,難免會被天堂界派系攻訐,反而對現在的形勢不利。

    張若塵並未長時間留在紫微帝宮中,那裡畢竟是屬於池瑤女皇的地方,若非因爲雪無夜的事,他或許根本就不會踏足其中。

    拜託九天玄女留意閻無神的消息後,張若塵來到殷元辰在皇城落腳的府邸,一個不算太大的院落,卻十分清靜雅緻,毗鄰一個碧藍如洗的靈湖。

    對於殷元辰這個人,張若塵還是很感興趣。

    做爲十劫問天君女兒的孫子,應該瞭解十萬年前的很多秘密吧?

    張若塵見到他的時候,他正獨自一人,在靈湖之畔餵魚,喂的是一片片雪白的花瓣。每一把花瓣灑出,都像是灑出了一片飛雪。

    湖中的魚,紛紛飛躍而起,雀躍歡騰,搶食花瓣。

    聽到身後張若塵的腳步聲,殷元辰笑道:“看到了嗎,它們都是我的朋友,從小我們一起長大,有什麼心事我都只對它們說。來崑崙界,我也將它們帶了過來。”

    “我去妖神界的聖元湖,取的聖湖之水。”

    “我去千蕊界,購買了十萬片花瓣,因爲我知道它們最愛吃。”

    張若塵道:“多麼寂寞的人,纔會和魚做朋友。”

    “是啊,寂寞有些時候,的確很讓人難受。可惜像我這樣的身份,註定會寂寞。”殷元辰低語道。

    按理說,他的祖父和祖母都是神靈,在天堂界,他的身份地位,應該是極爲尊貴顯赫。

    奈何,他體內流淌着十劫問天君的血脈,也就註定他難以真正融入天堂界中,處處都會受到孤立。

    感受到殷元辰的落寞,張若塵的心緒,不禁受到絲絲觸動,很多時候,他也感覺很孤獨,想找個能暢談心聲的人都很難。

    殷元辰轉過身來,露出一抹微笑,道:“聽說你和百花仙子關係非同一般,下次我去千蕊界購買花瓣的時候,你能不能幫我和百花仙子說說,讓她給我便宜一些,他們千蕊界的東西,是真不便宜。”

    “專門去千蕊界高價購買花瓣來餵魚,這種事情,恐怕也只有你才做得出來,我倒是很羨慕這些魚,有一個好主人,什麼煩惱都沒有。”張若塵道。

    有時候想想,相比於做人,還不如做一條魚自在。

    殷元辰再度灑下幾把花瓣,道:“張兄,你最近那般忙碌,怎麼會有時間來我這裡?”

    “怎麼?你不歡迎?”張若塵道。

    殷元辰道:“歡迎,當然歡迎,我這裡有從千蕊界買來的彼岸花茶,張兄要不要嚐嚐?”

    “好啊。”張若塵應道。

    當即,殷元辰引領張若塵走向湖邊的一座亭子中,繼而開始煮茶。

    殷元辰是一個很儒雅的人,言行舉止,均是透着溫文爾雅的氣質,很難想象,一位聖王境的絕頂強者,最喜歡做的事情,竟會是煮茶、餵魚。

    茶與道相通,喝着茶的同時,張若塵與殷元辰很自然的便是開始論起道來。

    同爲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的絕頂強者,張若塵和殷元辰之間,無疑是有着許多可以交流的東西。

    比如,殷元辰也修劍道,張若塵便是能夠給予其許多的指點。

    而張若塵實力雖強,卻很少去聽強者講道,很多東西都沒有系統的學習,全靠自己摸索,難免會存在一些疑惑,殷元辰則是能夠爲他解答。

    畢竟,殷元辰出身不凡,祖父和祖母均爲神靈,對於聖道的理解,在某些方面,要比張若塵更加深刻。

    對張若塵而言,與殷元辰論道交流,正好能夠將緊繃的神經,放鬆一下,若是運氣好,說不得能讓他找到將空間之道和時間之道,修煉至圓滿的契機。

    湖面上,張若塵的劍魂舞動以聖氣凝聚的長劍,很是隨意的演練着各種劍法,從易而難,再化繁爲簡,將自身對於劍道的感悟,演繹得淋漓盡致。

    “張兄在劍道上的天賦,着實是讓我很佩服,自行摸索,竟能修煉至圓滿境界,比之崑崙界中古時代那位傳奇劍神,也是絲毫不差。”殷元辰感嘆道。

    張若塵道:“我的這點劍道修爲,算不得什麼,與劍神相比,還相差甚遠。”

    何謂劍神?並非是修煉劍道的神靈,就能夠稱爲劍神,就像並非聖境的劍修,就能稱爲劍聖,必須要達到某種條件才行。

    要成爲劍聖,一個先決條件,就是要將劍七修煉至圓滿境界,亦或是達到同等的一些要求。

    而要成爲劍神,則必須掌握劍道的奧義,難度是超乎想象的大。

    正因如此,天地間能夠封號劍神的強者,可謂是少之又少。

    “張兄不必妄自菲薄,說起來,崑崙界中古時代那位傳奇劍神,還與張兄有着一些淵源,其出自兩儀宗,被稱爲明心劍神,修煉的乃是《無字劍譜》,劍道上的成就,極爲驚人。”

    “劍神界號稱劍道的聖地,可在那個時代,培養出來的所有天才,卻都被明心劍神壓得死死的。相同境界,張兄的成就,絲毫不比明心劍神差,甚至猶有過之。”殷元辰十分佩服的道。

    聞言,張若塵心中不由一動,他曾化身林嶽,進入兩儀宗修煉,也算是兩儀宗的弟子,如此算起來,倒的確是與明心劍神,有着一些淵源。

    說起來,葬月劍神曾給過他一滴神血,說是屬於中古時代的一位修煉劍道的神靈,難道就是這位明心劍神?

    不得不說,兩儀宗的底蘊,還是極其強大的,除了三位祖師外,歷史上,還曾誕生過不少赫赫有名的大人物,這才能夠一直繁榮鼎盛,成爲東域的萬宗之首。

    既有明心劍神這等縱橫無匹的強者存在,想來在兩儀宗內,必然收藏着劍十之後的心得感悟。

    儘管崑崙界有着四大劍道傳承,但最強的,無疑還是劍閣,《無字劍譜》那是讓諸天萬界都眼熱的無上劍道秘典。

    “殷兄,你對十萬年前的舊事,瞭解多少?”張若塵道。

    殷元辰沉思了片刻,道:“十萬年前那些事,屬於禁忌,鮮少有人敢提及,我也只是聽祖母提起過一些。”

    “那一場神戰,慘烈至極,天庭界一方,隕落了半數神靈,包括很多蓋世無敵的霸主級人物,比如須彌聖僧、九耀神君等等,以至於過去這麼多年,都還沒能夠完全恢復元氣,這也是天庭界與地獄界鮮少再爆發大規模神戰的重要原因。”

    “崑崙界在那一戰中,損失慘重,強者幾乎隕落殆盡,但,以我想來,崑崙界那麼多的絕世人物,應該不至於都隕落,或許還有幸存者,只是不知身在何方。”

    頓了頓,殷元辰繼續道:“像十劫問天君,蓋世無敵,地獄十族的族長,聯手對他展開圍攻,都被他殺出重圍,負傷逃走。後來,反而是被他擊殺了地獄界數十尊神靈,殺得滿天星辰都在顫抖。”

    “可惜,到最後,十劫問天君還是被打得神體崩碎,神血染紅星空,神座星球都黯淡了下去。誰都不知道,十劫問天君到底遭遇了何等可怕的敵人。”

    “可祖母對我說,在那場神戰過後,她曾在幻滅星海,感知到過十劫問天君的氣息,只是很微弱,且很快便消失無蹤。但,祖母堅信,十劫問天君應該還活着,只是很可能已經離開這片星空宇宙。”

    幻滅星海位於宇宙的邊緣,乃是一片極其古怪而危險的星空地帶,就算是神靈闖入,都有可能隕落。

    一直都有傳說,闖過幻滅星海,就能離開這片星空宇宙,去往域外天地。

    張若塵眼中閃過道道異彩,除了須彌聖僧,他所聽過最多的名字,便是十劫問天君,昔日崑崙界的第一強者,萬界共尊,活了十個元會,留下無數傳奇故事。

    縱觀天庭界和地獄界,有多少神靈,是能夠渡過十次元會劫難而不死的?

    事實上,能夠渡過兩三次元會劫難,已經是十分難得,屬於神靈中的頂尖強者,幾乎都掌握了奧義。

    神靈所要面對的元會劫難,極其可怕,在不掌握奧義的情況下,絕大多數連一次都無法渡過。

    所以,諸天萬界的大部分神靈,其實都是還未經歷元會劫難的新神,像功德神殿的焱神、黑魔界的黑心魔主、血戰神殿的二甲血祖等,都是屬於這一類。

    黑心魔主爲何會那般渴望收集到《天魔石刻》?就是爲了藉助其參悟出魔道的一種奧義,爲渡第一次元會劫難做準備。

    “我一直很好奇,究竟是什麼人斬斷了接天神木,斷了崑崙界所有修士的成神之路?”張若塵道。

    殷元辰的表情,頓時變得嚴肅起來,道:“斬斷接天神木的,乃是一位絕世兇人,就算是提及他的名字,都會被其感知到,最好還是不要談論的好。”

    “無妨,我僅僅只是想知道而已。那等存在,我自然不會去冒犯。”張若塵道。

    殷元辰略作猶豫,隨即道:“此事很隱秘,據我祖母推測,那位絕世兇人,應該是石族的一位巨頭,荒天。”

    “荒天極其可怕,以一己之力,在地獄界的一片混沌地帶,開闢出一座龐大的世界來,神力無窮無盡,更掌握了強大的奧義,不知斬殺過天庭界多少神靈。”

    對於石族的這位絕世兇人,殷元辰顯得極爲忌憚,根本就不願過多的提及,避免被荒天感知到。

    “荒天。”

    張若塵低語,牢牢記住了這個名字。

    斬斷接天神木,斷絕崑崙界生靈的希望。

    但凡崑崙界修士,只要擁有足夠強大的實力,應該都會想要親手將其斬殺,報此不共戴天的大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