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亭中。

    張若塵和殷元辰陷入了沉默,氣氛顯得有些壓抑。

    過得許久,殷元辰輕呼出一口氣,道:“還是不說這些沉重的話題好了,不如我們來聊聊耀天公子。”

    張若塵的眼中,露出一道愕然之色,隨即失笑,道:“殷兄對耀天公子瞭解多少?”

    “要不,張兄你先說說,你對九天玄女,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感?別看我,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你們的關係很有問題。耀天公子高調追求九天玄女,也是鬧得滿城皆知的事。”殷元辰那英俊的臉上,浮現出一道笑意。

    “朋友。”

    “真的只是朋友?”

    “摯友。”

    “只是摯友?”

    張若塵道:“紅顏知己,這樣總夠了吧?”

    “千金易得,知己難求。紅顏知己就更加難得,張兄,切莫失了知己,傷了紅顏。”殷元辰意味深長的道。

    張若塵眼神一凜,道:“對於耀天公子,我並不是太瞭解。聽殷兄的意思,此人很有問題?”

    “九耀神君英明神武,蓋世無雙,在中古時期,也是萬界稱讚的真神,不知多少生靈被他折服。可是,他的後代,卻未必也是如此光明磊落。”殷元辰道。

    張若塵道:“怎麼說?”

    殷元辰卻不急着言明,道:“我再問張兄一個問題,如果耀天公子是真心傾慕九天玄女,想要追求她,想要與她結爲道侶,甚至願意盡最大的努力說服天權大世界的神幫助崑崙界。你會祝福他們嗎?”

    這個問題,將張若塵問住了!

    耀天公子的樣貌、天賦、背景,都是一等一的,如果還有一顆真心,那麼完全是配得上九天玄女。

    可是,張若塵真的就沒有一絲難受和不捨?

    “張若塵啊,張若塵,你怎麼這麼的貪心,都已經有了靈希,還有無法辜負的洛姬,怎麼卻不肯放手納蘭丹青?紅顏嫁做他人妻,如果真的是一個好的歸屬,其實應該祝福的。”張若塵的腦海中想到靈希,頓時生出深深的愧疚感,就像做錯了什麼事。

    或者說,做錯了太多事。

    殷元辰見張若塵沉默不語,大笑一聲:“威震萬界諸天的張若塵,居然被我一句話,問得如此痛苦和糾結,真是太有成就感了,哈哈!”

    “剛纔只是假設而已,張兄怎麼就當真了?如果心中真的放不下,爲什麼一定要去成全別人,而不是成全自己?你的優柔寡斷,說不定會讓自己痛苦一生,讓紅顏傷心一世。”

    張若塵收起剛纔那低落的情緒,負手望天,嘆道:“家國天下和兒女情長,從來都是分不開的。你說,十萬年前那一戰的話題沉重,可是感情的事,又何嘗不沉重?”

    “你的假設,其實是不成立的。九天玄女並不是一個人,而是九位。”

    “我的紅顏知己,只是那九位中的一個。”

    “耀天公子想要的,卻是九個。”

    “或許每一個男人的本質,都與雪無夜一般多情,但,卻絕不是一味的佔有。說多了,還是說說耀天公子,他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殷元辰道:“據我所知,耀天公子接到的任務,乃是無論如何都要將九耀神淚帶回天權大世界。只不過,來到崑崙界,見到了九天玄女之後,才改變了想法。”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如果我是他,我也會改變想法。無論是九天玄女,還是她們的主導者納蘭丹青,都極具魅力。”

    殷元辰道:“可是,他的目的,終究還是九耀神淚。”

    張若塵曾和九天玄女談論過此事,瞭解得更多。耀天公子追求的手段,並不是那麼高明,反而以天權大世界的幫助,來交換九天玄女,或者說是一種脅迫和佔有。

    所以他先前才說,殷元辰的假設是不成立的。

    像耀天公子那樣的手段,也算是真感情,天下從此也就沒有感情二字可言。

    當然,耀天公子的手段也很有效,因爲他看準了崑崙界在九天玄女心中的地位。如果,崑崙界真的到了危在旦夕的那一刻,九天玄女沒有別的選擇,恐怕只能選擇他。

    殷元辰道:“張兄如果去查一查耀天公子,就會發現,他從來都沒有上過功德戰場。包括來到崑崙界,也沒有主動去殺過地獄界的修士。”

    “在他那樣高貴身份的修士眼中,來自地獄界的危險,永遠都不會波及到他。他就算不出手,也有那些淪爲功德戰場的弱界,拼死與地獄界廝殺。”

    說道此處,殷元辰憤然道:“天庭各界這樣養尊處優的人太多了,目光短淺,貪圖享樂,讓那些爲何守護天庭,戰死在功德戰場上的人傑,作何感想?”

    “歸根結底,還是天庭的制度,就有很大問題。憑什麼弱界就該死?既然是弱肉強食,爲何還要成立天宮?諸神到底在想什麼?”

    “像耀天公子這樣的人,如果真的讓他騙娶了九天玄女,奪回了九耀神淚,成爲了天權大世界的大功臣。張若塵,我第一個鄙視你,是你的不作爲,助長了他們那一類人的氣焰。”

    這一通罵,讓張若塵非常無奈。

    “我太激動了,對不起。不過,張兄爲了崑崙界的修士能有公平待遇,可以頒佈聖旨,力敵萬界諸強。爲何卻不能面對自己的本心,做一回怒髮衝冠爲紅顏的熱血劍客?”

    “你若不去,不如我去。對九天玄女這九位奇女子,我還是頗爲傾慕的,你應該會祝福我吧?哈哈。”

    殷元辰笑了一聲,隨即走到亭邊,將一把花瓣,灑入靈湖中。

    頓時,湖中躍起許多的魚兒來,雀躍的搶食。

    殷元辰的話,張若塵並未當真,陷入沉默,感情,一直都是他最怕面對,卻又不得不去面對。

    不過,如果真有殷元辰所說的那一天,他或許真的會拋開一切,衝冠一怒爲紅顏。

    “怎麼回事?”

    突然間,殷元辰變了臉色。

    張若塵回過神來,擡頭看向天際,頓時看到,原本蔚藍如洗的天空,此刻竟是變成了血色。

    準確說,是有大量的血色星辰,懸於天際,將天空映照成了血色。

    張若塵能夠感知得到,周圍的空間已經被隔絕,化作了一片星空小天地,而殷元辰所在的這座府邸,則是猶如星空中的一座浮島,顯得極爲渺小,已然是沒辦法再與外界聯繫。

    “譁——”

    張若塵手指點出,指尖飛出一道劍氣,卻只是在天空,形成一圈圈漣漪。

    “好強大的一件空間寶物,就算是大聖,都休想輕易打出去。”

    在毫無察覺的情況下,陷入這種危險的環境之中,着實不是一件太好的事情。

    目光轉動,張若塵看向湖邊,眼神不由一凝。

    兩道身影,從湖畔緩緩走來。

    一個高大威武,一個俊美清秀,張若塵均是不陌生。

    “閻無神。”殷元辰心中一沉。

    毫無疑問,此地所有的變化,都必然與閻無神有關。

    他是無論如何也沒想到,閻無神竟會出現在中央皇城中,而且還悄無聲息的來到他的地方。

    中央皇城戒備森嚴,着實難以想象,閻無神究竟是如何潛入的。

    且中央皇城強者如雲,閻無神又爲何要冒險潛入?

    當即,殷元辰出手,將湖中的魚兒,全都都收了起來,怕他的這些朋友,出現差錯。

    “閻無神會是一個人來到皇城嗎?他想要做什麼?要如何才能破開此地的空間封禁?”殷元辰心中暗暗思考起來。

    無論怎麼看,這件事情都不簡單,必須要儘快想出脫身之法。

    唯一讓殷元辰感到慶幸的是,張若塵就在他身邊,合他們二人之力,自保應該不成問題。

    張若塵將目光鎖定在閻無神的身上,他能夠感知得出來,眼前的閻無神,與他在洛水遇到的那一個,有着很大的區別,氣質截然相反,應該是般若所說的善身。

    相比之下,閻無神善身的氣息,要比惡身強大得多。

    想想也很正常,閻無神只是暫時一分爲二,爲的是修煉,將來還會再融合,善身自然需要佔據主導地位,要不然,在融合時,很容易出現一些問題。

    與此同時,張若塵也隱約感知到了閻無神惡身的氣息。

    善惡雙身齊至,足見閻無神是來者不善。

    隨即,張若塵將目光投向閻無神身邊之人,其不是別人,正是失蹤很長一段時間的池崑崙。

    和池孔樂一樣,池崑崙同樣是已經長大,也越來越像張若塵,比之過去,少了幾分稚嫩。

    池崑崙此刻亦是將目光投向張若塵,眼神卻是顯得極爲複雜。

    以前的他,仇視張若塵,將張若塵視爲殺害父母的大仇人,一心想要殺之報仇。

    可閻無神卻告訴他,張若塵乃是他的生父,池瑤女皇乃是他的生母,他已經不知道該相信誰的話。

    看到池崑崙那複雜的眼神,張若塵瞬間明白,他恐怕已經是知曉了事情的真相。

    但以池崑崙的性格,想要讓其接受這一切,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張若塵,看到本座,你似乎一點都不驚訝。”閻無神道。

    張若塵收斂心緒,道:“爲何要驚訝?我本就一直在等你。”

    “有趣,張若塵,本座倒真是很佩服你,一個小小的聖王,敢同時得罪天庭界和地獄界,換作其他人,早已不知道死了多少次,可你卻還能夠活得好好的,一次次攪動功德戰場的風雲。”閻無神頗有些意味深長的說道。

    頓了頓,閻無神繼續道:“以聖王之身,制定界規,古往今來,恐怕再難找出第二人,你這樣的人,留在天庭界,實在是很可惜,倒不如投身地獄界,只要你足夠強,就能得到你所想要的一切,無須像現在這樣束手束腳。”

    很顯然,閻無神是起了愛才之心,雖身處敵對的陣營,可他卻是十分的欣賞張若塵。

    張若塵淡淡道:“你閻無神縱橫諸多功德戰場,殺戮無數天庭界修士,不也照樣活得好好的嗎?”

    “說得好,張若塵,你的成長速度,遠遠超出了本座的預期,卻也讓本座十分欣喜,你可知道,沒有對手的日子,是多麼的寂寞。”閻無神開口,語氣中透着絲絲興奮。

    閻無神縱橫功德戰場數百年,大聖之下,早已沒有敵手,即便是天宮四大天王聯手,也只能對他有所壓制。

    他一直都在渴望着強大對手的出手,可以讓他踏上更高的巔峰。

    張若塵站起身來,目光凝視閻無神,道:“強者從來都是寂寞的,但我卻很享受這種寂寞。“

    殷元辰聽得有些疑惑,張若塵和閻無神明明已經在洛水戰過一場,天下皆知,怎麼現在卻感覺,他們像是還從未交過手一般。

    “你等本座,應該是爲了池崑崙吧。本座還真是很好奇,你與池瑤女皇那般敵對,又怎會生下池崑崙和池孔樂這一對兒女來?”閻無神道。

    隨即,閻無神看向池崑崙,道:“小傢伙,你不是很想見到張若塵嗎?現在如你所願,有什麼問題,你可以當面問問他。”

    池崑崙低聲問道:“他說的是真的嗎?”

    事到如今,張若塵哪裡還會忍心欺騙池崑崙,點頭道:“是。”

    聽到這個確切的回答,池崑崙的眼睛頓時泛紅,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情緒顯得十分激動。

    “爲什麼?爲什麼你們所有人都要騙我?”池崑崙低吼道。

    張若塵的心,劇烈顫動了一下,他完全理解池崑崙的心情。

    就像當初池瑤告訴他,血後乃是他的生母,他同樣是無法接受,明明早已在心中認定是敵人,如何能接受如此大的改變?

    只能說,池瑤太過殘忍,竟然編造這樣的謊言,去欺騙兩個無辜的孩子。

    “閻無神,放了池崑崙,你想戰,我陪你戰,以你的身份,何必爲難一個小孩子。”張若塵聲音低沉道。

    閻無神淡淡一笑,道:“本座從未爲難過他,相反,是本座從商子烆的手中,救下了他,還準備收他爲徒,只是這小傢伙太固執,一直都不答應。”

    “不過,本座可以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能打敗本座,本座就將池崑崙還給你,如何?”

    閻無神顯得極爲自信,即便他的惡身,曾在張若塵手中吃虧,且張若塵明顯變得比那時更強,可他仍舊不在乎。

    ……

    昨晚寫天帝傳,寫到了凌晨四點過,本來打算睡三個小時,起來寫萬古神帝的,所以,提前說了一嘴中午更新萬古神帝。

    結果忘了定鬧鐘,一覺睡到了中午,頓時就尷尬了!

    以後真不能提前說多久更新了,不可預測的情況太多。汗。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