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閻無神注視着張若塵,身上散發出越來越強烈的戰意,從惡身告訴他,“閻無神”三個字,已經不再是無敵的象徵,他便開始期待這一戰的到來,且爲此做了不少的準備。

    “我不需要你救,你先管好自己。”池崑崙道。

    看似很強硬,可在他的眼中,卻隱隱有着擔憂之色,分明是擔心,張若塵會在閻無神的手中吃虧。

    究其原因,在於池崑崙並不知道,張若塵與閻無神惡身大戰了一場的事情,在他的印象中,閻無神仍舊是那個縱橫天庭界和地獄界,無敵的存在。

    他最近雖跟在閻無神的身邊,卻也不知閻無神有着善惡雙身的秘密。

    這一切,自然瞞不過張若塵的眼睛,心中生出一道暖意。不管怎樣,池崑崙對他終歸是有所改觀。

    至少不像以前那樣,提劍相向,視爲生死仇人。

    張若塵從亭中走出,直面閻無神,道:“就讓你我來真正分個勝負。”

    無論如何,此戰都是在所難免,對張若塵而言,也正好可以檢驗一下,最近的修煉成果。

    他雖感知到,閻無神的惡身,就在附近,卻也並無懼意,甚至還很期待閻無神的善身與惡身融合,看看其究竟會強大到何等地步。

    畢竟,相比於洛水之戰時,張若塵的修爲實力,已是有了極大的提升,無須藉助日晷,他也有把握,擊敗閻無神的惡身。

    “看來你底氣很足,但,本座想告訴你的是,這一次,你如果再想依靠日晷來取勝,已經無法再行得通。”閻無神道。

    閻無神一揮手,池崑崙便是被一道氣流卷得飛了出去,落到院落之外,懸浮到了半空,站在一片血雲上。

    池崑崙所在的那片血雲,站在院落中望去,看似相距很近,似乎就在外面。

    可是,無論池崑崙的內心如何急切,調動全身力量奔跑,卻怎麼都無法到達那座猶如懸空島一般的院落,像是隔了數萬裡,數十萬裡……,只能眼睜睜的看着。

    “張若塵,希望你這位力壓萬界的東域王,不要讓本座失望。”閻無神眼中浮現出絲絲期待之色。

    張若塵看了殷元辰一眼,道:“殷兄暫且退到一邊,不要插手。”

    “張兄多加小心。”

    殷元辰沒有遲疑,立刻便是向遠處退去。

    以他想來,既然張若塵能在洛水擊敗閻無神,這一次,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目光環視身處的星空小天地,殷元辰暗道:“以閻無神的手段,即便落敗,也定然有辦法全身而退,我得想辦法離開這裡,將天庭界的頂尖強者都引來,讓他沒辦法離開皇城。”

    若能擒住乃至殺死閻無神,必會對地獄界,造成難以想象的巨大打擊,對扭轉崑崙界的戰局,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

    當然,殷元辰也在暗暗防備,他的感知雖不及張若塵,卻也隱約感覺到,暗中似乎還有別的強者存在。

    想想也很正常,皇城如今是強者如雲,即便閻無神對自身實力,再怎麼自信,應該也不會選擇孤身犯險。

    涼亭之外,張若塵與閻無神相對而立,目光對視,卻是誰也沒有出手。

    但實際上,他們之間的較量,已然是拉開了序幕。

    仔細感知就會發現,張若塵和閻無神身周的空間,都出現了細微的波動,泛起如水波一般的漣漪,相互碰撞,又同時消弭於無形。

    二人對於空間力量的掌控,均是細緻入微,所施展出來的手段,明明極其可怕,就算是九步聖王靠近,都很可能會丟掉性命,動靜卻偏偏極小,沒有破壞周圍的一花一草。

    這種比拼看似風輕雲淡,實則兇險萬分。

    “短短數月,你在空間之道上的造詣,竟是有着如此大的提升,着實是讓本座很驚訝。”閻無神眼泛異光道。

    空間乃是恆古之道,修煉的難度極大,即便是閻無神,也是耗費極長時間,加上種種機緣,才能達到如今的境界。

    可張若塵卻能只用數月時間,就將空間之道提升至接近圓滿的地步,即便是親眼所見,仍舊感到匪夷所思。

    張若塵道:“你也不差。”

    單就聖道規則而言,閻無神的善身和惡身,應該是相同的。

    洛水一戰時,閻無神惡身所展現出來的空間造詣,雖然極其了得,可修煉出來的空間規則,最多也就九十萬道。

    但,現在,以張若塵的感知,閻無神善身所擁有的空間規則,應該與他相同,只差一道,就能達到大圓滿之境。

    由此可見,張若塵的存在,對閻無神形成了巨大壓力,讓他在這數月內,又有巨大提升。

    “這樣才更有趣。”閻無神大笑道。

    對閻無神而言,張若塵越強大,他便越是高興,因爲他一直都在渴望有強勁的對手出現。

    說話間,閻無神真正出手,強大的空間力量涌現,使得身周大範圍的空間,都出現強烈的扭曲。

    “嗯?空間聖相。”

    張若塵心生警兆,感知到一個無形的漩渦,出現在了自己的上方。

    沒有絲毫猶豫,張若塵已是將自身的空間聖相,釋放了出來,與閻無神的空間聖相展開碰撞。

    將空間之道修煉到接近圓滿的境界,張若塵和閻無神的空間聖相,無疑都是極其強大,擁有可怕的破壞力。

    就算是最頂級的萬紋聖器靠近,或許都會立刻被絞碎,變成一塊廢鐵。

    “轟。”

    張若塵和閻無神的空間聖相,劇烈碰撞在一起,釋放出湮滅一切的恐怖力量,使得周圍的空間,完全崩滅,呈現出深層次的黑暗虛空。

    那片地帶極其可怕,即便是大聖陷進去,也很難掙脫出來。

    張若塵沒有去在意這些,心意流轉間,釋放出自身的時間聖相,主動攻向閻無神。

    無論與什麼人戰鬥,張若塵都喜歡將主動權,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而非是被動的去應對。

    時間聖相亦是無形的漩渦,始一出現,便有無數時間印記飛舞,甚至連時間長河虛影,都顯現了出來,使得這片空間的時間流速,都輕微的發生了變化。

    “砰。”

    頃刻間,時間聖相與另一個無形的漩渦,碰撞在了一起,部分時間印記,竟是直接消散於虛無。

    準確說,這些時間印記是被瓦解掉,成爲無數肉眼無法看見的微小粒子。

    而受到時間聖相的影響,一些微小粒子又重新聚合起來,化作一道道時間印記。

    “看來並不只有我一人,修練出了多尊聖相。”張若塵心中暗道。

    一般來說,修士達到聖境,都是將自身修出的所有聖道規則凝聚在一起,修煉成一尊聖相,且聖相的形態,基本上都是與自身一模一樣。

    可張若塵卻異於常人,將主修的兩種恆古之道和三種至尊聖道,單獨分離出來,再將其他聖道規則熔鍊在一起,一共修練出了六尊聖相。

    即便以小黑的見多識廣,都是聞所未聞,只說曾在古老典籍上面看到過記載,在極其古老的時代,有不在五行之中的神秘生靈,能夠修煉出多尊聖相,凝練多枚聖源。

    那時候,張若塵對於這些事情,是完全無法理解,可以他現在的見識,心中則是有着一些猜測。

    修練出多尊聖相,多半與修練的功法,還有主修的聖道有關。

    要知道,《九天明帝經》非同小可,疑似與《三十三重天》有關,屬於宇宙中,最爲頂級的修煉功法。

    “唰。”

    一柄長達萬丈的聖劍,從張若塵的體內飛出,由整整百萬道劍道規則凝聚而成,正是他的劍道聖相。

    劍道聖相綻放九彩色聖光,表面佈滿繁奧的劍紋,渾然天成,似拓印了天地間最爲本質的劍道真諦。

    數以萬記的凌厲劍氣,從劍道聖相中迸發而出,化作劍氣風暴,徑直向着閻無神斬去。

    閻無神身體一震,一個巨大的黑洞,憑空出現在他的身前。

    “拳道聖相,只差一道聖道規則,就能圓滿。”張若塵低語道。

    如他所料的那般,閻無神果然還修練出了別的聖相。

    他早就見識過閻無神的霸道拳法,所以對於其擁有拳道聖相,並不是很奇怪。

    閻無神的拳道聖相很可怕,釋放出強大的吞噬吸力,還有獨屬於地獄的氣息,似可吞沒一切。

    一瞬間,劍道聖相釋放出的劍氣,就被黑洞吞噬了大半。

    “嘩啦。”

    劍道聖相勢不可擋,一劍斬下,生生將黑洞斬成兩半。

    看到這一幕,閻無神的臉上,終於是顯露出凝重的表情。

    “劍道大圓滿。“閻無神心中震動不小。

    強大如他,修練這麼多年,也都還沒有將任何一種恆古之道和至尊聖道,修煉到圓滿境界,沒想到,張若塵竟是已經成功。

    任何一種聖道,修練至圓滿境界,都會出現驚人的蛻變,相對應的聖術,威力能夠得到成倍的增長,且還會有着一些難以想象的玄妙。

    “傳說中的劍道大圓滿,原來他已經變得這麼強大。”池崑崙的目光,緊緊注視着張若塵,眼神略顯複雜。

    自從在真理天域,與張若塵交過一次手,池崑崙便下定決心,要用手中的劍,堂堂正正擊敗張若塵。

    即便是在知道了真正的身世後,他也沒有改變這一想法,反而是更爲堅定。

    現在看到張若塵展現出來的劍道造詣,無疑是讓池崑崙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

    但下一刻,池崑崙的眼神,又重新變得堅定起來,他重來都是不服輸的性格。

    伸手一握,一隻古樸的劍柄,出現在張若塵的手中,顯得極爲普通,沒有絲毫的力量波動。

    此劍柄非同小可,源自劍冢,是張若塵從羅乷的手中奪來,本身隱藏着極大的秘密。

    受到聖氣的催動,道道神光,頓時從劍柄中飛出,顯化出數之不盡的劍道規則,凝實而繁奧,相互交織,幻化出細長的劍身。

    一時間,無比濃烈的神性力量,從劍柄中瀰漫而出。

    “嘩啦。”

    受到神劍力量的影響,院落中的一切,都呈現出可怕的鋒芒,似乎都要化作利劍。

    “轟隆隆。”

    星空小天地劇烈震動起來,如實質的劍芒,遍佈整個空間。

    這一刻,張若塵彷如一尊絕世劍神降世,他的鋒芒,無人可擋。

    劍柄在羅乷手中,都能夠發揮出那般可怕的威力,如今到了張若塵手中,自是更加了得。

    閻無神的目光,鎖定在張若塵手中的神劍之上,眼睛微眯,暗道:“一隻劍柄,竟能有如此威勢,難道說……與傳說中那柄毀掉的神劍有關?”

    心念轉動,閻無神並未遲疑,瞬間將裂開的拳道聖相收回,同時運轉功法。

    他能夠感受得到,張若塵接下來的攻擊,必然極其可怕,他也必須要拿出真本事來才行。

    隨着秘法的施展,閻無神體內涌現出磅礴的地獄閻羅氣,準確說是極明閻羅氣,正好與惡身所修練的極暗閻羅氣相對應。

    頓時,閻無神的肉身,發生極大的變化,皮膚、血肉、筋骨,盡皆變成金色,身體快速膨脹起來,化爲一尊九丈六尺高的黃金巨人。

    在閻無神的身後,有着無量佛光綻放,演化出一座金色的佛國,無數羅漢、菩薩、聖佛盤坐其中,將閻無神襯托得無比威嚴,如真佛臨世。

    “佛門最強金身法,閻無神果然是得到了佛門那位古老聖佛的傳承。”張若塵心中一動。

    般若曾對他說過,閻無神得到了佛門一位古老聖佛開創的禁忌佛法,得以分出善惡雙身。

    張若塵當時便想過,閻無神極有可能,還得到了佛門的一些強大傳承,只是惡身並不適合修煉。

    只是他沒想到,閻無神居然能夠得到佛門最強金身法,且還修煉成功。

    金身法,張若塵曾見識過,那是陳羽化施展的“丈二金身”,乃是《四九玄功》中記載的一種絕技,擁有驚人的威力。

    單論身形,閻無神現在是陳羽化當初的八倍,宛如一尊巨人,不知力量會強到何等地步?

    而無疑,這種狀態下的閻無神,更加值得張若塵出劍。

    “閻無神,接我一劍。”張若塵發出一聲低喝。

    說話間,張若塵揮動手中的神劍,將天、地、東、南、西、北一切空間,完全囊括其中,無數的空間銘紋顯現出來,引發整個星空小天地的震動。

    一座完全由劍氣構築的世界,凝聚成形,無限擴張,向着閻無神籠罩而去。

    自參悟出劍十的第十層境界以來,張若塵還是第一次將之施展出來對敵,且還是使用神秘的劍柄。

    畢竟,以他如今的實力,已經沒多少人,有資格讓他施展出這一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