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星空小天地變得極不穩定,混元地獄閻羅氣形成一道道可怕的氣流,衝擊向四面八方。

    每一道氣流都猶如一顆絢麗的彗星,就算是頂尖的九步聖王被擊中,都有可能粉身碎骨。

    殷元辰盡所能的倒退,與閻無神拉開距離,同時不斷閃避。就算以他的實力,若是連續被氣流擊中,也同樣不會好受。

    “太強了,聖王境怎麼可能強到如此地步?這纔是真正的閻無神,絕世無雙,天下無敵。”殷元辰心中震動不已。

    他現在已經不敢去想,擒拿乃至擊殺閻無神的事情,所想的只是要如何才能脫身。

    面對善惡合一的閻無神,單單是其此刻散發出來的那種氣勢,便讓人難以生出對抗的意志。

    以殷元辰想來,縱然他現在與張若塵聯手,恐怕也很難抵擋得住閻無神,一個不好,他們倆都得交代在這裡。

    血雲之上,池崑崙心急如焚,雙眼變得通紅,可惜卻什麼也做不了。

    “我讓你走,你怎麼就聽不明白?我不需要你救,你走啊。”池崑崙大吼道。

    他相信,以張若塵的手段,如果要離開,這座星空小世界,應該無法將其困住。

    而如果張若塵繼續留下,與巔峰狀態下的閻無神一戰,情況將難以預料。無論如何,池崑崙都絕不希望,張若塵因爲救他,而死在這裡。

    那樣的話,他這一生,都將活在愧疚之中。

    此刻,張若塵沒有閒心去過問其他,注意力完全放在閻無神的身上。

    實力越強,越是能感知到閻無神的可怕。

    他身上隨便散發出一道氣息,都能將星辰擊碎,令天地崩裂。

    “一億道聖道規則,十種道大圓滿,想不到,善惡雙身融合,竟會產生如此驚人的大蛻變,也不知歷史上,是否還有人在聖王境,比閻無神更加的驚豔。”張若塵暗道。

    在聖王境,聖道規則達到一億道,將會產生種種不可思議的變化,那是所有修士都夢寐以求的。

    但,這一步,猶如一道天塹,即便只相差一道,也難以邁過去。

    任誰都明白,只要邁過這一步,打下最爲堅實的聖道根基,對今後的修煉,將會產生無比深遠的影響,乃至於會是將來成神掌握奧義的關鍵。

    “嘩啦。”

    受到一股強大力量的吸引,所有的混元地獄閻羅氣,都快速聚攏到一起,那條聖道規則河流,亦是倒流而回。

    待得一切恢復平靜,閻無神的身影,重新顯現了出來。

    善身和惡身均已消失,出現的乃是閻無神完整的真身。

    此刻出現的閻無神,氣質變幻不定,時而神聖,時而邪惡,如神似魔,身上散發出極其危險的氣息,顯得很不穩定。

    狂暴的力量,環繞在閻無神的身周,將周圍的空間,震得支離破碎,形成一片真空地帶。

    不出意外,應該是閻無神剛將善惡雙身融合,還無法隨心所欲的掌控這種全新的力量。

    閻無神佇立於黑暗虛空中,似一尊太古神魔跨越時空,降臨到了此間,眼神冷漠,睥睨天地。

    “張若塵,拿出你全部的實力,與本座一戰。”閻無神冰冷道。

    說話間,閻無神伸手一指,本源力量釋放而出。

    頓時,無數微小的粒子,被凝聚了起來,無論他們原本是什麼形態,此時本源都發生改變,化作暗金色的金屬液體,向着張若塵席捲而去。

    張若塵剛想避開,金屬液體便是將他所有的退路,盡皆封鎖,且快速凝固,化作一顆巨型的圓球。

    繼而,這顆圓球極速壓縮,本身的構造,變得越來越緊密。

    圓球內部的壓迫力,極其可怕,就算是不朽聖軀,都未必能夠承受得住。

    這一手段,運用的不僅僅是本源力量,還有空間力量,兩者完美結合,足以輕鬆將尋常的不朽大聖碾殺。

    此時,殷元辰取出一柄銀白色的長劍,全力灌注聖氣,從其中激發出磅礴的神力,凝聚出一道萬丈長的劍芒,向着閻無神斬去。

    到了這個時候,他明顯是不能夠再繼續袖手旁觀,若是張若塵被閻無神鎮壓,那等待他的結果,必然也不會太好。

    閻無神掃了殷元辰一眼,衣袖一揮。

    一股強大的混元地獄閻羅氣飛出,化作一道億萬丈長的墨青匹練,展現出橫掃諸天之勢。

    “咔嚓。“

    接觸的一瞬間,劍芒便是破碎開來,神力潰散。

    殷元辰臉色微變,連忙全力催動手中的長劍,同時凝結出數十道防禦光罩。

    “砰。“

    墨青匹練不可阻擋,擊潰殷元辰的所有防禦,將他轟飛了出去。

    “噗。“

    殷元辰大口咳血,若非他所穿的聖衣極爲不凡,加上身上鐫刻了大量神紋,剛纔的一擊,他的肉身,說不得已經四分五裂。

    像這種程度的攻擊,再來上幾下,便足以要了他的命。

    不管是否願意,殷元辰都必須要承受,自身的實力,與閻無神確實不在一個層次上。

    “好強,以閻無神現在的實力,天宮四大天王聯手,恐怕都已經不再是對手。”殷元辰心神巨震。

    “大聖之下,接我一招而不死的生靈,已是屈指可數,你的實力還不錯。”閻無神如此說了一句,沒有繼續出手。

    “轟。”

    就在這時,億萬道凌厲的劍氣迸發,從內而外,將那顆金屬圓球切割成碎片。

    無數晶瑩剔透的花骨朵,憑空出現,繼而徐徐綻放。

    虛空生花,可說是美輪美奐。

    可在這些花骨朵綻放後,卻釋放出無比強橫的破滅之力,使得所有的金屬碎片,都化爲飛灰,繼而被虛空所吞噬,連最基本的粒子,都不曾留下。

    張若塵的身影,再度顯現出來,一朵朵剔透的劍蓮,環繞在他的身周,看上去安然無恙。

    看到這一幕,殷元辰頓時心生明悟,“原來這纔是張兄真正的實力,他之前是故意有所保留。”

    稍微一想,殷元辰便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張若塵是早就知道閻無神有善惡雙身,卻仍舊敢於出手一戰,又豈能只擁有與閻無神善身鬥得旗鼓相當的實力?

    而這無疑是一件大好事,張若塵實力越強,他們脫身的希望,自然也就越大。

    張若塵手持神劍,調動數百萬道聖道規則,以百萬道劍道規則爲主,其他則是與劍道相關的聖道規則,包括真理規則在內,乃至於,他調動了真理奧義。

    源自劍冢的劍柄,太過不凡,蘊藏着諸多的奧秘,運用真理奧義,能夠強行激發出部分力量。

    張若塵表情肅然,運用地劍魂,進入人劍合一的狀態,毫無保留的斬出一劍。

    “譁——”

    這是他最強的一劍,蘊含着他對劍道的所有感悟和認知,同時也包含着他對劍道至真至誠的一顆心。

    凝聚成劍身的神光散開,化作成千上萬柄光劍,攜帶難以言喻的恐怖大勢,斬向閻無神。

    “來得好。”

    閻無神絲毫不懼,反而顯得很興奮。

    磅礴的混元地獄閻羅氣,從閻無神的體內涌現而出,盡皆注入雙手所佩戴的拳套之中,

    與此同時,一尊高大萬里的身影,出現在閻無神的身後,頭頂青天,踏腳地獄,充滿了威嚴。

    “閻神一怒,流血漂櫓。”閻無神發出一聲長嘯。

    其身後的閻神虛影頓時動了,隨着他一同轟出一拳。

    一道無比浩大的拳印出現,擠滿天地,似要將諸天星辰,全都給轟落下來。

    而隨着這道拳印的出現,星空小天地內,出現了極爲驚人的異象,億萬生靈伏屍,更有無數神魔喋血,自天外墜落而下。

    單單是這種異象,便能撼動人心,令人生畏。

    “譁……“

    張若塵斬出的萬千柄光劍,均是展露出絕世鋒芒,無堅不摧,將漫天的異象斬滅,也將那浩大的拳印擊潰。

    相應的,所有的光劍,也都在紛紛碎裂,重新化作神光,沒入古樸的劍柄之中。

    “很強的劍法,可惜,還不夠。”閻無神道。

    張若塵的心,微微一沉,連他最強的一劍,都無法對閻無神造成威脅,這着實不是什麼好消息。

    他所掌握的底牌雖多,可真正能夠威脅到閻無神的,卻是極少,包括日晷,閻無神或許都已經有了應對之法。

    閻無神伸出一隻手來,隨意翻轉。

    頃刻間,張若塵身處的空間,發生很大的變化,天地翻覆,數十顆血色星辰,出現在他的身周。

    以張若塵爲中心,大範圍的空間,都劇烈扭曲,一次次壓縮摺疊,化作一座囚籠,將他困在其中。

    “空間之道大圓滿,果然很可怕,竟然能夠全面壓制我的空間之道。“張若塵暗暗心驚。

    他的空間之道也不弱,只差一道規則,就能達到大圓滿之境,可就是這一道規則之差,對空間的掌控,便是有着天壤之別。

    不由得,張若塵收起劍柄,心意流轉間,時間聖相和空間聖相,出現在他的兩側,雙手相合,結出奇異的手印。

    他的左手凝聚着時間力量,右手則凝聚着空間力量,兩者一碰撞,便是立刻衍生出玄妙無比的變化。

    極爲不可思議的,兩種恆古之道的力量,竟是快速融合在了一起,化爲一種全新的力量。

    “時空破滅。“

    張若塵低語,將凝聚出來的時空之力,頃刻釋放而出。

    以他現在的修爲境界,想要掌控時空之力,還十分的勉強,就算能夠凝聚出來,也僅僅只能維持極短的時間,稍有不慎,就會傷及自身。

    虛空之中,時間長河的虛影,顯化了出來,徐徐流淌,無始無終。

    無數的時間印記,從時間長河內飛出,使得這片天地的時間流速,變得無比紊亂。

    “轟。”

    數十顆血色星辰,盡皆炸開,周圍層疊的空間,亦是完全被撕裂,形成巨大的空間斷層,如一座黑暗深淵,吞沒一切。

    張若塵撐開異象,以五行混沌世界守護己身,竭盡所能的快速掠出。

    耗費了極大力氣,張若塵終於從空間斷層中掠出,異象卻依然是支離破碎,體內的氣血劇烈翻滾,險些從口中噴出。

    幸好有火神鎧甲和神紋的防禦,加上修煉到極致的五行混沌體,才抵擋下來。

    閻無神注視着張若塵,道:“再給你一次機會,爲我地獄界效力。”

    像張若塵這種絕世奇才,閻無神着實是很欣賞,很希望能夠收歸己用。

    當然,如果張若塵執迷不悟,那他也只能行打殺奇才之事。

    張若塵顯得很平靜,全力壓制住體內沸騰的血氣,沒有言語,他那堅定的眼神,已是表明了他的態度。

    “真是可惜。”閻無神微微搖頭。

    下一刻,閻無神的氣息,猛然暴漲,黑色長髮飄飛,一本古書,從他的體內飛出,懸於頭頂,緩緩開啓。

    一道道生死玄光,從古書中飛出,將生命與死亡的奧秘,演繹到極致。

    看到《死亡天書》,池崑崙緊咬嘴脣,幾乎咬出鮮血,衝着閻無神大喊道:“閻無神,我答應拜你爲師,你讓張若塵走。”

    聞言,閻無神略微露出一抹詫異之色,沒想到以池崑崙那執拗的性格,竟會願意答應。

    隨即,閻無神搖頭道:“小子,你還是太天真,你以爲到了這個時候,這一戰還能停下嗎?我和張若塵代表的是這個時代,必定要分出勝負,甚至是生死。一個時代,只能有一個無敵之士。”

    張若塵眼神平靜,將目光投向池崑崙,淡然道:“閻無神註定將是我的手下敗將,你拜他爲師幹什麼?在一旁靜靜看着便是。”

    任誰都能夠聽得出,張若塵的話語中,充斥着強大的自信。

    “哈哈哈,夠狂,張若塵,就讓本座來看看,你究竟還有些什麼本事?”

    閻無神正準備發動猛烈的攻勢,卻突然察覺到了什麼,不禁擡頭看向上空。

    “轟。”

    一黑一紅,兩道劍光如同流星飛來,將星空小天地破開。

    “唰。”

    兩道劍光,從天而降,出現在張若塵的身邊,化作兩柄古樸的長劍。一柄漆黑而又寬闊,一柄血紅而又細長。

    二劍凌空,蘊含陰陽生死,似能奪取天地造化。

    正是沉淵劍和滴血劍。

    張若塵與沉淵古劍,有着緊密的聯繫,即便是這座星空小天地,也無法完全阻隔。

    受到張若塵的召喚,沉淵古劍和滴血劍,便是立刻從紫微帝宮中飛了過來,時間可謂是剛剛好。

    與二劍的劍意契合,張若塵長髮飛揚,整個人銳利至極,渾身散發出五彩混沌之光,宛如化身爲絕代劍神。

    一揮衣袖,沉淵古劍和滴血劍同時飛了起來,猶如情侶一般,相互纏繞,情意綿綿,演化出陰陽太極圖案,覆蓋整個星空小天地,似乎都已經觸及到世界的盡頭。

    自劍冢一戰後,沉淵古劍和滴血劍終於又有機會,一同施展兩儀宗的最強二人劍陣——陰陽兩儀劍陣。

    不過,相比於那時,張若塵的修爲實力,已然是有了驚人的提升,劍道更是達到大圓滿境界,而沉淵則是蛻變爲君王戰器。

    唯能極於情,方能極於劍。

    這裡的情,不是他和池瑤的情,而是沉淵和滴血二劍的情。

    “嗡。”

    此時,整個皇城內修士的劍,都劇烈顫動起來,受到強大力量的牽引,不受控制的要飛走。

    一時間,諸多修士盡皆被驚動。

    “怎麼回事?爲何天地間的劍道規則,都在向着一個方向匯聚而去?”

    “好強的力量波動,是誰在皇城中戰鬥?”

    “這股氣息……已經遠遠超越了聖王境,難道有大聖降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