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陰陽太極圖案緩緩轉動,釋放出極爲可怕的劍意,籠罩整個星空小天地,緊緊鎖定閻無神的氣機。

    張若塵本身的氣勢,在節節攀升,將自身劍意和百萬道劍道規則,盡皆注入陰陽太極圖案之中,以便於催發出陰陽兩儀劍陣的最強威能。

    殷元辰暗暗鬆了一口氣,低語道:“原來張兄還有這樣的底牌,如今空間封禁已破,倒是有希望將閻無神留下。”

    以他想來,此刻,皇城中的強者,定然已經感知到這邊的動靜,閻無神就算再強,也不可能與天庭界一方的諸多強者相對抗。

    “池瑤女皇的滴血劍嗎?不錯的劍陣。”

    閻無神的目光,便是慎重。

    張若塵的氣息,完全與陰陽太極圖案相結合,宛如成爲了一個整體,劍陣可以隨他的心意運轉。

    修成劍十後,張若塵對於陰陽兩儀劍陣的感悟,無疑是更爲深刻,尤其是他參悟出了第六層境界,更是能夠讓劍陣產生難以言喻的變化。

    “陰陽兩儀劍,生死奪造化。”

    張若塵的手,猛然向下一壓。

    “唰——”

    陰陽太極圖案劇烈震動,一道劃破天地的劍芒,當空鎮壓而下。

    閻無神輕哼了一聲,頭頂的《死亡天書》翻動,飛出大量可怕的玄光,迎向一道道劍芒。

    一劍破開玄光。

    劍芒直接與《死亡天書》碰撞在一起,將閻無神被半空,劈得墜落到地上。

    可惜,沒能破開天書。

    閻無神爆哼一聲,催動至尊聖器級別的拳套,調動百萬道拳道規則,施展出無比霸道強絕的拳法。

    一道浩大的拳印轟出,擠滿整個天地,似要貫穿整個星河宇宙,沒有什麼力量能夠阻擋。

    “砰。“

    拳印徑直轟擊在陰陽太極圖案之上,無匹的力量,毫無保留的釋放出來。

    饒是這片空間還處於半封禁狀態,拳印周圍的空間,仍舊是破碎開來,無數的空間碎片飛舞。

    可任憑其如何衝擊,陰陽太極圖案卻始終是穩固無比,絲毫沒有潰散的跡象,反而是在將緩緩磨滅拳印所蘊含的力量。

    連帶着破碎的空間,也被鎮壓住,重新恢復原狀。

    “閻無神,你就只有這點力量嗎?”林刻雙手攤開,一手掌時間,一手握空間,代表生和死的雙劍,亦是圍繞着他。

    “還早着呢。”

    一道無比偉岸的身影,從《死亡天書》中走出,身上散發出浩瀚的神威,生死玄光縈繞在其身後,凝聚成一方輪盤,呈黑白之色,生死之力轉化不息,生死盡在掌握之中。

    二人都掌生死。

    不過,從《死亡天書》中走出的那道身影,並非是真身,僅僅是昔日神靈留下的一道印記,在此刻顯現出來。

    那位神靈無比強大,曾修煉出混元地獄閻羅氣,無敵於世,留下赫赫威名。

    雖說只是一道印記,但卻是栩栩如生,宛如真身跨越時間長河,從無比遙遠的時代,降臨到當世。

    偉岸身影眼神冷漠,緩緩擡起手,一指點出。

    海量的生死之力,凝聚於指尖,輕描淡寫的點擊在陰陽太極圖案之上。

    頓時,陰陽太極圖案震動起來,劍陣的運轉,竟是出現了絲絲滯礙。

    張若塵眼神微變,雙手奇快無比的結出道道印訣,將大量時間規則和空間規則,注入劍陣之中。

    一時間,劍陣衍生出更多的變化,空間領域和時間領域,同時顯化,改變空間形態和時間流速。

    與此同時,張若塵將《時空祕典》祭出,形成玄妙的多元空間,籠罩向池崑崙所在的那片血雲。

    他不確定閻無神還有些什麼底牌,穩妥起見,還是先將池崑崙救出來。

    然而,就在《時空祕典》快要接近池崑崙時,池崑崙卻是憑空消失無蹤,被剎那挪移到了閻無神的身邊。

    將池崑崙禁錮在自身的空間領域內,閻無神道:“張若塵,想要救走池崑崙,等你真正打敗本座時再說。”

    隨着閻無神的話音落下,星空小天地徒然收縮,化作一顆血色的圓球,落入他的手中。

    繼而,閻無神顯化出九丈六金身,沖天而起。

    在他的身後,浮現出漫天佛影,誦經聲響徹天宇,撼動人心。

    “唰。”

    閻無神化作一道金光,速度快到超乎想象。

    剎那之間,成千上萬道掌印出現,每一道都極其剛猛霸道,天地間,處處都在盪漾着金色漣漪。

    一座雅緻的聖府中,慈航仙子忽地擡頭,看向遙遠的天際,眼中浮現出驚異之色:“九丈六金身,彌陀掌,是什麼人?”

    身爲佛門的領袖人物,對於佛門的法,慈航仙子自然是再熟悉不過。

    無論是九丈六金身,還是彌陀掌,都是佛門的不傳之祕,修煉難度極大,在如今的西天佛界中,大聖之下,根本就沒有人修成九丈六金身,修成彌陀掌的人,亦是屈指可數。

    可現在,慈航仙子卻看到有人,同時修成了九丈六金身和彌陀掌,即便她的心性,再怎麼淡然,也不免泛起波瀾。

    慈航仙子離開聖府,向大戰進行的地方趕去。

    不僅是慈航仙子,身在皇城中的其他頂尖強者,也都紛紛動身,想弄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那是……閻無神,他竟然敢進入皇城。“

    有強者看清了出手之人的模樣,不禁發出驚呼之聲。

    此話一出,立刻引起巨大的波瀾,整個皇城都爲之震動。

    “什麼?閻無神在皇城中?他是瘋了嗎?“

    “膽敢潛入皇城,閻無神未免太不將我們天庭界修士,放在眼中,絕不能放他離開。”

    “若能鎮殺閻無神,天宮必會給予重賞,這是天大的好機會,好處不能都讓張若塵給佔了。”

    ……

    即便閻無神再怎麼兇名赫赫,可這是在皇城內,乃是天庭界一方的大本營,故而,根本就沒什麼人懼怕,反而是都想擒住乃至殺死閻無神,立下一樁大功。

    尤其看到是張若塵在與閻無神廝殺,很多修士便更是急切的想要出手,不想看到張若塵的聲名,被推送至更高處。

    “怎麼會是閻無神?他從何處得到了我佛門的祕傳?”慈航仙子蹙起眉頭。

    佛門的祕傳,被地獄界所得,不是什麼好事。

    “轟。”

    萬千道掌印,連續拍擊而出,生生將陰陽太極圖案撼動,不可避免的顯露出細微的破綻。

    依靠本源神目,閻無神清晰的捕捉到了這種破綻,真身出動,毫無花俏的一拳,轟擊在劍陣的某個薄弱環節之上。

    “譁——”

    陰陽兩儀劍陣被生生撕裂開一道小小的口子,閻無神一手抓住《死亡天書》,剎那脫身而出。

    站在中央皇城的上空,閻無神眼中浮現出絲絲遺憾之色:“這一戰,看來是無法再繼續下去。”

    他倒是很想與張若塵分出個勝負,乃至生死,可眼下這種情況,幾乎是沒有可能。

    “張若塵,等本座徹底融合完成,會再與你一戰,如果到時候,你仍舊只有這點實力,你將必敗無疑。”閻無神漠然道。

    留下這句話,閻無神不再停留,當即便要撕裂空間,離開皇城。

    “閻無神,休走。”

    就在這時,多名頂尖強者出手,從不同的方向,對閻無神發動攻擊。

    難得有對付閻無神的機會,沒誰願意錯過。

    一時間,一道道掌印、拳印、劍芒隔空打來,還有一座寶塔和一座神殿,從天而降,釋放出浩瀚的神威,似可鎮壓世間的一切。

    閻無神冷哼了一聲,道:“烏合之衆,就憑你們,也配和本座交手?”

    別說他現在已經善惡合一,就算還沒有,也照樣不會將這些人放在眼中。

    萬丈金光從閻無神的體內,迸發而出,形成潮汐一般的金色漣漪,向着四面八方擴散。

    “轟。”

    金色漣漪所過之處,所有的聖術,都盡皆破滅,那座寶塔和神殿,亦是被掀飛出去。

    出手之人,無一例外,全都被金色漣漪波及到,受到不同程度的創傷。

    “怎麼會這麼強?他真的還處於聖王境?“

    數名強者心中均是震動不已。

    他們可都是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的強者,一同出手,不但沒能奈何閻無神,反而是都受了傷,對他們而言,着實是不小的打擊。

    同爲大聖之下第一層次,差距未免太大了些。

    閻無神的手中,出現一道殘缺的古符,催動後,釋放出一道極爲神祕的力量,強行將前方的空間貫穿,形成一條漆黑的通道。

    很不可思議的是,這條通道竟是突破了皇城的陣法,直接通往城外。

    閻無神收起九丈六金身,恢復本來模樣,帶上池崑崙,化作一道流光,進入到漆黑的通道之內。

    “轟。”

    諸多強者趕到,紛紛出手,各種聖術和聖器,轟擊向漆黑通道。

    wωω● тт κan● C〇

    可惜,都晚了一步,漆黑通道自行坍塌,將所有的攻擊,都阻擋在外。

    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間,以至於張若塵都來不及再出手,當然,也是因爲心有顧忌,怕傷到了池崑崙。

    而且,閻無神既然敢進入皇城,就必然有脫身之法,能夠將其留下的可能性,可說是微乎其微。

    揮手間,張若塵將陰陽兩儀劍陣撤去,沉淵古劍和滴血劍重新飛回到他的身邊。

    閻無神能夠悄無聲息進入皇城,這是一個很不好的信號,會否還有其他地獄界強者,也進入到了皇城中?

    無論怎麼想,張若塵都不覺得,閻無神進入皇城,會僅僅只是爲了與他一戰。

    另外,閻無神如今善惡合一,實力暴漲,也讓張若塵真切感受到了壓力。

    一直以來,他都是同階無敵。

    閻無神是唯一的例外。

    要知道,閻無神如今是初步融合,還不算穩定,並未達至真正的巔峯,待得其沉澱下來,實力必然還會有不小的提升

    正當張若塵思考之時,慈航仙子來到近前,道:“張師弟,你對閻無神的情況瞭解多少?”

    張若塵知道慈航仙子想知道什麼,不由回道:“閻無神得了佛門一位古老聖佛的傳承,參悟善惡之法,而分化善惡雙身,如今終於功德圓滿。”

    儘管只是很簡潔的一段話,可慈航仙子卻是一下子明悟了許多東西,心中豁然開朗。

    “原來是……”

    慈航仙子已猜到那位聖佛的身份,也知曉其開創的禁忌佛法。

    那種佛法,在佛門中,都已經鮮少有人敢去嘗試。

    沒想到,閻無神不但敢修煉,並且還更進一步,讓善惡徹底分化,難以想象其意志究竟強大到了何種地步。

    慈航仙子很少佩服什麼人,但,卻不得不佩服閻無神。

    真正的蓋代人物。

    若非這個時代出了一個張若塵,恐怕善惡合一的閻無神,獨自一人,就能掀翻整個功德戰場。誰人能擋?

    四大天王現在已經壓不住他。

    別的那些第一層次強者,就算數量再多,若是無法定住空間,圍困住他,恐怕結局都是被閻無神各個擊破,一一盡殺。

    就像當初以一人之力,對抗地獄界諸神的十劫問天君,殺得星空都被神血染紅。

    修成禁忌佛法、九丈六金身和彌陀掌,除了那位古老的聖佛外,閻無神應該是唯一的一個。

    殷元辰來到張若塵身邊,搖頭嘆道:“可惜,還是沒能留下閻無神。”

    張若塵將目光,投向殷元辰,道:“閻無神是衝我而來,此次倒是連累了殷兄。”

    “一點小傷,算不得什麼,能夠與閻無神交手,也算了了我的一個心願。”殷元辰道。

    雖說他敗得很慘,可至少正面與閻無神交鋒了一次,這應該是很多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的強者,都渴望有的經歷。

    “張若塵,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在這時,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

    說話的是一名身着黑色鎧甲的乾瘦男子,身高不到六尺,臉龐像刀削的一般,眼神冰冷如刀,身上隱約透着一股邪氣,一看就不是善茬。

    聽到這道聲音,張若塵不由轉過頭去,目光鎖定幹搜男子,一眼便是認出,此人乃是血天邪君,是奼界的領袖人物。

    說起來,在聖明城中,張若塵曾殺過不少奼界的修士,包括那實力接近大聖之下第三層次的顧天陰。

    奼界乃是邪道的聖地,有着諸多傳承悠久的邪教,修煉詭祕莫測的邪術,很是不好招惹。

    張若塵淡淡道:“一切難道還不夠明顯嗎?”

    “閻無神爲何會出現在這裏?”血天邪君以質問的語氣問道。

    張若塵道:“這你應該去問閻無神。”

    “看到閻無神逃走,你爲何不出手攔截?難道說,你與閻無神之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怕他被擒住而暴露。”血天邪君繼續質問道。

    耀天公子這是也走了出來,道:“張若塵,我覺得你還是將所有的事情,都解釋清楚爲好,免得引起大家的誤會。”

    眨眼間,在場已經匯聚了數百名強者,大多都屬於大世界的領袖人物,一個個都將目光投向張若塵,不知各懷着怎樣的心思。

    張若塵感覺到好笑,如果換做站在這裏的是閻無神,他們敢如此質問?

    “你們尚且還沒有資格,以這樣的語氣,在我面前說話。”

    “嘭。”

    張若塵的手指輕輕一彈,周圍這片空間猛烈震盪,在場數百位大世界的領袖人物,皆是感覺到站立不穩,如同天要塌,地要陷,身體不受控制紛紛向後倒退。

    就在無數雙目光的注視下,張若塵徑直向中央皇城外行去。

    閻無神公然進入中央皇城,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何等囂張狂放。今日,崑崙界和天庭大軍的氣勢,無疑是受到嚴重打擊,將會人人自危。

    張若塵自然是要去,找回場子。

    就看地獄界,又有幾人,接得住他的劍?

    ……

    好久沒有求票了,小魚求一下月票和推薦票,同時祝大家元旦快樂,新年新氣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