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中央皇城之外,地獄界匯聚的聖境大軍,已然是超過四千萬,其中接近一成,乃是聖王境強者。

    這樣一股強大的力量,放在其他功德戰場,必然是橫掃無敵。

    而在崑崙界,這卻僅僅只是地獄界投入的一部分力量而已,還有更多大軍,在各處世界裂縫背後的戰場中,尚未能夠進入。

    張若塵沒有受到任何的阻礙,徑直出了皇城,出現在城外開闊的戰場之上。

    越是靠近皇城,陣法神紋的影響越強,大地也就越是穩固,極難受到破壞,若非如此,雙方頂尖強者的連番交戰,皇城周圍只怕早已一片破敗。

    先前以最快速度趕到的數百名強者,此時也都跟在張若塵的身後,出現在城牆之上,想要看看他意欲何爲。

    張若塵屹立於半空中,一揮手,沉淵古劍和滴血劍便是飛了出去,施展陰陽兩儀劍陣,演化出一幅浩瀚無垠的陰陽太極圖案,遮天蔽日。

    一股玄妙至極的劍意,在此刻極速瀰漫開來,無形無質,卻又真實的存在,但凡劍修,都能真切的感知到。

    “嗡。”

    頃刻之間,皇城內外所有修士的劍,都劇烈顫動起來,受到強烈的召喚,不少劍更是完全不受控制,向着天空上的陰陽太極圖案飛去。

    與此同時,城外的花草、土石等,也出現異變,呈現出鋒利的一面,萬千劍光沖霄而起。

    劍道達到一定的境界,天地萬物,皆可爲劍。

    張若塵眼神冷漠,雙手結出劍印,催動陰陽兩儀劍陣。

    “譁——”

    一道數萬丈長的可怕劍芒,從陰陽太極圖案中迸發而出,通天徹地,斬裂乾坤。

    頓時,幾乎所有修士都產生出一種錯覺,天地變得一片黑暗,劍芒成爲唯一的光亮,他們的心神,竟是全都不由自主的受到吸引。

    劍芒當空斬下,徑直斬向地獄界的大營,所向無匹。

    地獄界大營有着陣法地師所佈置的玄妙陣法,防禦極強,就算是一般的不朽大聖出手,都難以損傷分毫。

    可此刻,面對數萬丈長的劍芒,這些陣法卻是形同虛設,根本就無法抵擋。

    “轟。”

    劍芒勢如破竹,破開陣法,將整個大營從中剖開。

    饒是城外的大地堅固無比,此刻亦是生生被斬出一條深深的溝壑,寬達十丈,蔓延到千里之外。

    沿途很多地方,都有炙熱的岩漿噴涌而出,景象十分駭人。

    僅此一擊,地獄界便是傷亡慘重,不知有多少修士,被劍芒斬得形神俱滅,受傷的則是更多。

    而且,這還是在有陣法及有強者出手抵擋的情況下,否則,傷亡必然會成倍增長。

    中央皇城,雖說是城,實際上,不能當成城池來看待。

    更像是一座小世界。

    就像東域聖城是一顆星球,中央皇城比東域聖城更加巨大。

    地獄界雖然有四千萬聖道大軍,可是,要將如此龐大的宛如小世界一般的城池圍起來,並不是那麼容易。

    他們佈置的陣法,不可能處處都強,自然擋不住張若塵的攻擊。

    “好強橫的一劍。”

    城牆之上,天庭界的一衆強者,無不露出驚色,很多人更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難以想象,聖王境修士,竟能施展出如此恐怖的攻擊手段,大聖之下,有多少人能夠抵擋得住?

    血天邪君和耀天公子的臉色,均是顯得很凝重,無疑都是有些後悔,先前出面質問張若塵,顯然不是什麼明智之舉。

    就憑這一劍,之後還有誰敢再說什麼?

    地獄界大營中,有陣法地師出手,以最快的速度,佈置出強大的陣法,避免再度遭到攻擊。

    “唰。”

    一道道身影,從受損的大營中衝出。

    衝出的皆爲頂尖強者,其中包括了張若塵所熟悉的骨族三帝和五尊者。

    這些強者,盡皆面帶怒容,一個個殺意滔天。

    一切都發生得太過突然,雖然他們反應很快,也只是減少了部分損失,而無法完全避免。

    “張若塵,你是想找死嗎?真以爲沒人能奈何得了你嗎?”一名鬼族的強者,怒喝道。

    若是在其他時候,他或許還會很忌憚張若塵,可現在地獄界強者齊聚,張若塵再強,又能如何?

    張若塵掃了那名鬼族強者一眼,淡淡道:“不服氣?那就來與本王戰一場。”

    聞言,那名鬼族強者的眼神不由微變,他本身的確是鬼族的頂尖強者,大聖之下,無懼太多人,可要讓他與張若塵動手,心中卻是不由發怵。

    不說張若塵有着擊敗閻無神的戰績,單單是他剛纔施展出來的那一劍,有多少人能夠不被鎮住?

    “怎麼?沒人敢出手嗎?地獄界的修士,都是如此膽小嗎?”張若塵漠然道。

    此話一出,地獄界的一衆強者,盡皆怒火滔天,如此輕蔑的話語,任誰也無法忍受。

    一道略顯矮小的身影,走了出來,身高五尺,全身都被暗金色的鎧甲所包裹,頭頂有着兩根粗壯的骨質犄角,漆黑的火焰,縈繞在體外。

    受到漆黑火焰的焚燒,周圍的空間,都變得扭曲起來,似要消融。

    “地獄破滅焱,是骨幽皇。”

    天庭界這邊,有強者低語道。

    骨幽皇乃是骨族當代,大聖之下的最強者,在地獄十族的諸多強者中,也能夠穩穩排進前十。

    其不但實力強絕,防禦更是驚人,半神級骨身,完全能與至尊聖器硬碰硬,一般的攻擊,打在其身上,就像是撓癢癢。

    骨幽皇釋放出強大的氣機,將張若塵鎖定,道:“地獄界不可辱,就讓本皇來會會你。”

    對於自身的實力,骨幽皇顯得極爲自信,而且他知道善惡無神的事情,更知曉張若塵在洛水擊敗的,乃是實力較弱的惡身。

    閻無神的名氣的確很大,號稱大聖之下無敵。

    可是,沒有打過,骨幽皇並不覺得自己就輸給他。再說來到崑崙界,骨幽皇的修爲又有精進,自認遇到閻無神的善身也能一戰。

    正因如此,在骨幽皇看來,張若塵也並非是不可戰勝。

    更何況,眼下如果沒人出面,地獄界還有什麼顏面可言?

    “那就讓本王看看,你能接下幾劍?”張若塵平淡道。

    說話間,張若塵很是隨意的一揮手,陰陽兩儀劍陣立刻轉動起來,陰陽太極圖案收縮,兩道凌厲的劍芒,從陰眼和陽眼中釋放而出,散發出截然不同的劍意,一生一死,相互交織,輪轉不息。

    骨幽皇冷哼一聲,絲毫沒有閃避的意思,竟是打算以強橫的骨身,去硬撼這兩道劍芒。

    對骨幽皇而言,他的半神級骨身,便是最爲強大的戰器,每一個部位,都可以用來戰鬥。

    隨着骨幽皇運轉力量,其拳頭之上,頓時有着大量半神規則浮現出來,釋放出無比強大的力量。

    他的前身,曾修煉到半神境界,只差一步,就能真正成神,修煉出的規則,早已是融入了全身的骨骼中,即便隕落很多萬年,卻是始終不曾消散。

    而這,也是半神級骨身,能夠強橫無比的關鍵所在。

    “砰。”

    生死劍芒變幻莫測,時而凌厲,時而陰柔,將空間切割開一條漆黑的大裂縫,結結實實的斬在骨幽皇的拳頭之上。

    儘管骨幽皇極力抵擋,可還是從半空中,極速墜落而下。

    “轟。”

    骨幽皇雙足着地,如一顆隕石墜落,當即便是讓地面崩碎。

    “好強的力量,難道張若塵的實力,在最近又有了大的提升?”骨幽皇暗道。

    閻無神乃是秘密進入皇城,與張若塵一戰,儘管在城內弄出了很大的動靜,可地獄界一方,卻還並不知曉。

    當然,張若塵與閻無神的戰鬥,也並無什麼人看到,所以,幾乎沒人能夠真正估算出張若塵具體的實力來。

    骨幽皇空洞的眼眶中,兩團火焰跳動,似兩隻眼睛,冷幽幽的看着自己的拳頭。

    剛纔那一擊的威力,着實很可怕,竟是生生使得他催發出來的半神規則,都黯淡下去,重新沒入了骨骼之中。

    不過,他的骨身,並未受到損傷,只是有着一股古怪的劍意,侵入他的體內,想要直接攻擊他的聖魂。

    好在,他體內蘊藏着守護聖魂的秘寶,這才能夠安然無恙。

    “吼。”

    骨幽皇擡起頭來,仰天發出一道長嘯聲。

    磅礴的地獄破滅焱,從他的骨身中,涌現而出,毀滅性的氣機瀰漫開來,使得周圍的大地,進一步崩碎,繼而化作粘稠的岩漿。

    地獄破滅焱乃是一種極其可怕的火焰,擁有的力量,堪比恆古之道,存在於地獄的最深處,從古至今,都鮮少有人能夠掌握。

    如果本身足夠強大,釋放出地獄破滅焱,足以將一座大世界,焚滅成灰燼。

    隨着氣息的增強,骨幽皇的骨身暴漲,瞬間達到千丈,大量的半神規則,從他的體內浮現出來,引動天地間浩瀚的規則和聖氣。

    只見骨幽皇一揮手臂,一條修長的白骨鞭出現,長達數千丈,似是以一整條龍脊骨煉製而成,每一節上,都鐫刻有數以萬記的至尊銘紋。

    揮動之下,白骨鞭好似擁有了生命,迸發出一道道強大的至尊之力,閃電般抽擊向張若塵。

    張若塵仍舊顯得很平靜,雙手所結的劍印,不緊不慢的發生改變。

    “陰陽輪轉,吞納天地。”

    陰陽太極圖案徐徐轉動,竟是釋放出極其強大的吸力來,宛如一個巨大的黑洞。

    白骨鞭剛抽擊過來,便是被陰陽太極圖案吸住,輕描淡寫的將所有的攻擊力,都給卸去。

    繼而,數道凝練至極的劍罡,從陰陽太極圖案中斬出。

    “砰。“

    骨幽皇被劍罡擊中,龐大的身軀倒飛而出,一連飛出數百里,重重撞在一座巍峨的山嶺之上。

    頃刻間,那道山嶺崩斷,塵土飛揚,將骨幽皇那龐大的身軀淹沒。

    緊接着,陰陽太極圖案當空鎮壓而下,如一座太古神山降臨。

    骨幽皇坐了起來,極力掙扎,想要破開陰陽太極圖案,但卻根本無法辦到,他的身軀幾乎被壓制得動彈不得。

    就連善惡合一後的閻無神,都需要耗費極大力氣,才能將陰陽兩儀劍陣撕裂開一道口子,骨幽皇的力量,明顯還欠缺了不少。

    看到這一幕,地獄界一方的所有強者,心神都不由一沉。

    強如骨幽皇,竟然都敗得如此快,實在是讓他們很難接受。

    “奇怪,爲何閻無神不出手?”天庭界一方有強者疑惑道。

    如果說在皇城內,不方便繼續廝殺,可到了城外,閻無神應該沒有這些顧慮纔對。

    以閻無神所展現出來的那種霸道強絕的實力,沒人相信,他會是怕了張若塵。

    可現在,別說是出手,就連閻無神的影子,都不曾看到,就好像,閻無神已然是離開了此地。

    唯有張若塵知道,閻無神不是不想出手,而是因爲,他的善惡雙身,並未真正融合完成,還存在着致命的破綻。

    對上執掌沉淵滴血的張若塵,他取勝的機會,並不大。

    所以,閻無神此刻必然是已經去找地方閉關潛修,不將善惡完全融合,他不會再出現。

    若是在全盛狀態下都敗給張若塵,對閻無神的無敵信念,會造成極大的影響。

    前兩次,他實際上,都不算敗。

    皇城的另一個方向,羅剎族公主羅乷屹立於天際,目光鎖定在張若塵的身上,眼中有着道道異光流轉。

    上一次,被張若塵擒住,奪走劍柄,還讓族內拿出聖道古茶樹,進行交換,實在是讓她很沒面子。

    想她羅乷以足智多謀著稱,可遇到張若塵,卻是一次次吃虧。

    “張若塵這傢伙,還真是越來越厲害,不過,他這般挑釁地獄界修士,真以爲沒有人殺得了他?閻無神殺不了,大聖可以。大聖不行,神總可以吧!”

    “命中之人,命中之人……,或許是,命中的剋星吧!”

    羅乷幽嘆一聲,想到此處,便是頭疼。

    另一邊,不死血族的大營中,諸多不死血族的強者,也都在關注着張若塵,包括血宸天君在內。

    шωш● ttκǎ n● ℃o

    血宸天君遠遠的注視着張若塵,眼中閃過幾縷精光,低語道:“筱筱,看到沒有,那便是十四姑姑和人類生的兒子。”

    “表弟?”

    血凝筱頗有興趣的,望向遠處的張若塵。

    她看起來只有十六七歲的模樣,面容妖冶,身體時而清晰,時而模糊,時而歸於虛無,看起來非常詭異。

    “是表哥,至少八百歲了,你才一百多歲而已。”血辰天宸道。

    血凝筱美眸閃閃,笑道:“挺強啊,可是,我不信他能擊敗閻無神。閻無神那個大塊頭,來歷可不小,一個元會恐怕纔出得了一個。”

    血宸天君沒有發表任何評論,神情平靜,半晌後,道:“十四姑姑已經成神。”

    “什麼?成神了?”血凝筱驚詫。

    畢竟,她爺爺血絕戰神已經是神,更是血天部落的第一戰神,以後來居上的威勢,擊敗過血天部族的數位古神。

    而現在,血絕家族又誕生一位神,整個部族,估計都得發生鉅變。

    血宸天君輕輕點頭,道:“不久前,她聯繫過我。”

    “十四姑姑多久回地獄界?”血凝筱道。

    既然成神,肯定是要回去的。

    “快了,不過她在崑崙界,還有一些事要辦。六叔還被鎮壓着,走之前,十四姑姑肯定是要去救他出來的。”血宸天君道。

    血凝筱道:“六叔還沒死?”

    血宸天君瞪了她一眼,道:“十四姑姑曾告訴我,六叔如果被鎮壓這麼久都沒死,心境、肉身、意志肯定已經達到神的級別,甚至有可能已經超越一般神。他脫困之日,就是成神之時。你敢咒一位神死?”

    血絕家族還會誕生一位神?

    血凝筱再次驚住,隨即嘆道:“十四姑姑和六叔一旦回去,血絕家族將要變天啊,當年那些人估計將要遭到清算。你說,爺爺會怎麼抉擇?”

    “二神迴歸,你覺得呢?”

    血宸天君又道:“誰也沒想到,庶出的六叔和十四姑姑,先後被逼迫來到崑崙界,竟然都成神,現在就連十四姑姑的後代,也如此的妖孽。若是讓族內嫡系的那些老傢伙知道,估計會哭出來的。”

    血凝筱冷哼一聲:“庶出子弟上功德戰場廝殺,攻星伐界,嫡出子弟卻在族中安享其成,只用修煉就行。血絕家族的家規,早就該改一改。”

    “誰叫每一代最強大的,都是嫡出子弟,他們血脈更純,更容易修成大聖,自然不用上功德戰場。”

    血宸天君眼中浮現出一道嗤笑之色,顯然是對族內的嫡系成員,十分的不感冒。

    究其原因,他的父親,同樣是庶出,只是沒有像冥王和血後一般,被逼迫,強行送往崑崙界,爲不死血族征戰。

    說起來,從小到大,他可沒少受那些嫡系成員的欺負,若非他足夠的優秀,根本就不可能有如今的地位,更加不可能得到血絕戰神的重視。

    在地獄界,很多強者,是不用上功德戰場的。一些天驕人物,天庭諸界就算沒有聽說過他們的名字,都是很正常的事。

    他血宸天君,只是血天部族明面上大聖之下的第一強者,天庭界的修士,除了神以外,對地獄界的瞭解是有限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