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捷報!”

    “捷報!”

    ……

    “東域王與骨幽皇鏖戰於四皇嶺,七招敗之,連斬一百八十劍滅其魂靈,骨族大聖之下第一強者隕落。”

    平靜的皇城內,一道高亢的聲音,突然響起。

    一名身着重甲的皇城騎士,騎乘着一頭高大威猛的蠻獸,一邊高喊捷報,一邊向連珠府趕去。

    聽到這道聲音,整個皇城,都立刻爲之震動。

    “張若塵殺了骨幽皇?這怎麼可能?”

    “骨幽皇可是骨族大聖之下第一強者,實力能夠排在地獄十族的前十之列,半神級骨身,堅不可摧,地獄破滅焱更是能夠焚滅萬物,昨天還曾擊敗過時間神殿的一位神傳弟子。”

    “是誰在亂傳消息?這種話也是能隨便說的嗎?”

    ……

    皇城實在太大,因爲時間太短,張若塵獨自出城宣戰地獄界的消息,並不是所有城區的所有修士都知曉。

    對於皇城騎士傳遞的捷報,各界修士大多明顯都持懷疑態度。

    沒辦法,實在是骨幽皇的身份太不尋常,號稱骨族大聖之下的最強者,擁有成神之資。怎會輕易死在張若塵的劍下?

    青鸞大街上,一片沸騰,很多崑崙界的修士,還是相信張若塵有這樣的實力。

    街道左側,一棟六層高的樓閣上,陣滅宮的十多位陣法師,聚集在一起,望着遠去的騎士,露出疑惑的神色。

    “周師叔,你和張若塵交過手,張若塵真的那麼強嗎,可以劍斬骨幽皇?”一位陣滅宮的天才陣法師,驚訝的問道。

    周禛冷冷的瞥了那位天才陣法師一眼,嚇得對方連忙閉嘴。

    交手?

    根本就沒有交手,他周禛一瞬間就被鎮壓。這位師侄是在諷刺他?

    堂堂陣法地師,可以和大聖平起平坐的人物,先是被張若塵鎮壓擒走,又被天堂界的衆人懷疑和排擠。

    陣滅宮的領袖,就沒有比他混得更慘的。

    提到張若塵,周禛就來氣,但是在小輩面前,風度還是要的,淡淡的道:“張若塵的實力非常強大,很強很強,已經大聖之下無敵,骨幽皇居然能夠接他七劍,我其實是很震驚的。”

    在場的陣法師,都持懷疑的態度,總覺得周禛是故意在擡高張若塵。

    對啊,張若塵已經無敵,骨幽皇七劍敗之,他周禛被張若塵鎮壓也就不是什麼丟臉的事,反而是一種榮耀。

    至少,他和張若塵交手之後,還能活下來。

    有幾個人,能從張若塵的手中活命?

    他周禛,做到了!

    周禛也不理會這些陣法師在想什麼,心中暗道,張若塵啊,張若塵,讓你的戰績變得更加恢弘一些吧,最好把閻無神也斬了!

    “捷報!”

    “捷報!”

    ……

    “骨族三帝聯手強勢出擊,想要爲骨幽皇報仇,張若塵戰之。如今勝負已分,三帝的金剛之力能穿透虛空,卻沒能破張若塵的劍陣。三帝戰死,骸骨全部崩碎,骨族元氣大傷。”

    “捷報,骨族三帝戰死,飲恨崑崙。”

    隨着,第二位騎士飛馳過去,中央皇城中的各界修士,再次爲之震動。

    “骨族三帝繼承金剛之力,擅長合擊之法,聯手之下,足以橫掃無敵,張若塵即便再強,可也不足以殺死他們纔對。”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

    在很多人看來,三帝聯手,足以抗衡天宮四大天王,怎麼可能會死在張若塵的劍下?

    “捷報!”

    “捷報!”

    “東域王迎戰冥殿七絕殺神,所向披靡。七絕殺神,三死四傷,狼狽逃遁。”

    正當各界修士還未緩過神來的時候,第三名皇城騎士騎乘着坐騎,極速奔跑而來,口中亦是再高喊捷報,清晰顯得無比的激動。

    “太喪心病狂,冥殿七絕殺神聯手,連閻無神都得退避三舍,傳聞中,他們是註定會成神,怎麼可能近半死在張若塵的手中?”

    “趕緊出城去看看,剛纔城內出現那般大的動靜,說不得張若塵真的已經出城,去挑戰地獄界的強者。”

    一時間,城內的各界修士,盡皆坐不住,紛紛向着東城門趕去。

    有道是,耳聽爲虛,眼見爲實,所有人都想親眼去看看,到底是怎樣一種情況。

    與此同時,一位位皇城騎士,相繼衝入連珠府內,向朝廷的一衆大人物,稟報城外的戰果。

    此時,九天玄女亦是在連珠府內,與太宰王師奇等人,一同研究天地棋局,商議一些重要的事情。

    聽到皇城騎士稟報的事情,連珠府內的所有人,都不禁露出了震驚的表情,感到很不可思議。

    九天玄女眼泛異光,她與張若塵分開還不久,沒想到,張若塵竟會弄出如此大的動靜來。

    骨幽皇、骨族三帝和冥殿七絕殺神,哪個是尋常之輩?個個都擁有着赫赫兇名,縱橫一座座功德戰場,不知殺戮了天庭界多少強者。

    只要提到他們,很多天庭界修士,都會膽戰心驚,沒誰敢想他們會死在戰場上。

    “殺得好!”

    “東域王不愧是須彌聖僧的傳人,不愧是我崑崙界的蓋世人傑,今後,誰還敢欺我崑崙界無人?“

    有聖儒激動道,有一種吐氣揚眉之感。

    最近一段時間,中央皇城的氣氛,可謂是十分的壓抑,此時傳來的捷報,無疑是能夠極大的振奮人心,鼓舞士氣。

    天庭界的頂尖強者連番出戰,卻大多都是慘敗而歸,甚至有多尊強者隕落,任誰都無法樂觀的起來。

    如今,張若塵一人力壓地獄界,接連斬殺地獄界七名絕頂強者,這無疑正是天庭界一方所需要的。

    不由得,九天玄女、王師奇等人,紛紛動身,亦是向東城門方向趕去,同樣想看看戰場上真實的情況。

    此刻,中央皇城外,張若塵屹立於天宇,黑色長髮飄飛,睥睨天地,沉淵古劍和滴血劍環繞在他的身周,均是釋放出滔天的殺氣,將他承託得宛如一尊絕世殺神。

    骨族三帝的骨身,都散落在破敗的大地上,儘管沒一塊骨都保存完好,可他們的聖魂,卻已經湮滅。

    骨幽皇的半神身軀未碎,可是魂靈以滅。

    而冥殿七絕殺神中的三人,亦是倒在戰場上,暗紅色的血液流淌,浸透大地,強大的詛咒力量,久久都不曾消散。

    剩下的四人,已是遁逃回地獄界大營中,仰望立於天宇上的張若塵,眼中有着憤怒之色,但,更多的是驚恐。

    剛纔若是他們逃得慢一些,恐怕也只有死路一條。

    他們冥殿七絕殺神,自出道以來,幾乎都是橫掃無敵,唯一的兩次敗績,都是因爲張若塵,且這次還敗得如此慘。

    親眼見識了張若塵的絕世風采,地獄界一方,已然是沒人敢再出戰,顏面哪及得上自身性命重要。

    不死血族大營中,血凝筱美眸閃閃,道:“還真是厲害啊,我現在有點相信,他能夠打敗閻無神了。”

    “張若塵的這種性格,祖父應該會十分喜歡,畢竟,當年祖父也是以這種霸道的姿態,一步步崛起,橫掃了所有對手,真期待他去到血絕家族,不知道那些嫡系的傢伙,會是怎樣的表情。”血宸天君眼中隱隱有着期待之色。

    憑他還無法壓服家族內的那些嫡系的天才,可若是張若塵回去呢?

    “回地獄界?”血凝筱輕輕搖頭。

    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

    “張若塵大勢已成,大聖之下,誰還能制衡?“

    一時間,天庭界和地獄界許多修士心中,都生出這樣的念頭來。

    閻無神有着善惡雙身的事情,畢竟是很隱秘的事情,鮮少有人知曉。

    而且看張若塵如今展現出來的可怕實力,即便那些知道閻無神秘密的人,心中也同樣顯得很沒底。

    一揮手,張若塵將骨幽皇、骨族三帝還有三名冥殿殺神的屍骨,以及他們的寶物,都給收了起來,這些都是他的戰利品。

    尤其是骨幽皇和骨族三帝的骨身,更是價值連城,有着諸多的用途。

    見狀,地獄界一方,卻是根本無人敢出手阻止,一個個目眥欲裂,也無可奈何。

    “東域王無敵,戰無不勝。”

    就在這時,一道激動的聲音響起。

    “東域王無敵,戰無不勝。”

    頓時,諸多崑崙界的修士,都高呼起來,心血澎湃,乃至於忍不住熱淚盈眶。

    張若塵睥睨四方,朗聲道:“閻無神,本王等你生死之戰,你最好早點現身。”

    留下這句話,張若塵不再停留,一步跨出,徑直返回中央皇城。

    他此次出手的目的,已經完全達到,乃至於遠遠超出了預期,既然地獄界不再有人出戰,自然也就沒必要繼續在這裡耽擱時間。

    匯聚於城牆上的一衆強者,大多臉色都變得有些不自然,沒誰敢在這個時候說什麼。

    剛開始的時候,他們看到張若塵攻擊地獄界大營,都以爲張若塵是瘋了,自尋死路,很多人都忍不住嘲笑出聲。

    可看到現在的結果,卻是再也沒有人能夠笑得出來。

    尤其是血天邪君和耀天公子,更是噤若寒蟬,隱藏在人羣之中,生怕被張若塵給注意到。

    然而,張若塵根本就沒有理睬任何人,再度跨出一步,便是從原地消失無蹤。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張若塵整個沉寂了下去,不再顯露蹤跡,沒人知道他究竟在做什麼。

    但越是如此,各界修士便越是忌憚,所有人都收斂起來,嚴格遵守張若塵制定的界規。

    距離中央皇城十萬裡外,有一座極爲隱秘的峽谷,有着天然的迷陣存在,就算是聖王境強者,都很容易迷失。

    峽谷內的天地聖氣極其濃郁,生長了大量的聖藥,堪稱一處修煉寶地。

    在峽谷的中心位置,有着一塊巨大的墨綠聖玉,此刻,正有着一道高大的身影,盤坐在上面。

    其不是別人,正是在皇城中與張若塵大戰了一場的閻無神。

    閻無神此時的狀態,顯得很不穩定,身上時而散發出神聖的氣息,時而散發出邪惡的氣息,似乎隨時都會重新分化爲善惡雙身。

    正如張若塵所感知到的那般,閻無神並未能夠真正將雙身融合,善惡難容,出現了不小的問題。

    即便他來到此地,閉關數天時間,也仍舊無法完全融合,善身和惡身的本源,存在着極大的排斥。

    想想也很正常,如果這條路真的好走,佛門也不會將其定性爲禁忌。

    “什麼人?”

    突然間,閻無神睜開了雙眼,將目光投向峽谷入口處。

    下一刻,一道身影出現在峽谷內,其雖爲人形,但卻有着四目四臂,身上散發出濃烈的魔殺戰氣,出自地獄十族中的修羅族。

    “萬心,你進入本座閉關修煉之地,想要做什麼?”閻無神冷漠問道。

    萬心笑道:“我特意耗費極大力氣來找你,自然是有重要的事情,對你而言,絕對是大好事。”

    “有話就說。”閻無神道。

    萬心也不囉嗦,道:“我是奉師尊之命,前來給你送一件寶物,可助你彌補修煉之法的破綻,令善惡徹底相融,讓你真正達到巔峰狀態。”

    聞言,閻無神的心中不由一動,萬心的師尊,乃是修羅族一位極其強大的神靈,十分古老,渡過多次元會劫難,且其所修的還是時間之道。

    在十萬年前那場慘烈的神戰中,這位神靈曾參與對須彌聖僧的圍攻,可卻被須彌聖僧重創,傷了根本,一直無法恢復。

    自那場神戰後,這位神靈都鮮少露面,以至於很多人都在猜測,其是否已經隕落。

    “修辰天神想要什麼?”閻無神直接問道。

    他可不相信,修辰天神會這般好心的雪中送炭,能夠讓善惡相融的寶物,絕不是尋常之物,所以,其必定是有着特殊的目的。

    萬心道:“師尊只有一個要求,就是在你擊敗張若塵後,將他的肉身帶回地獄界。”

    “嗯?修辰天神是想奪舍張若塵的肉身?”閻無神瞬間反應過來。

    據他所知,修辰天神傷得極重,本源處於崩潰邊緣,如果實在找不到辦法修復,就只能找尋合適的肉身,進行奪舍。

    不過,修辰天神修煉的乃是時間之道,一般的肉身,肯定無法滿足奪舍的條件。

    而張若塵擁有五行混沌體,還擁有神之命格,各方面都堪稱完美,顯然是極佳的選擇。

    萬心沒有回答,只是目不轉睛的看着閻無神。

    閻無神是一個果決的人,立即道:“好,本座答應。”

    他和張若塵,必定是要分出勝負生死。

    既然他閻無神做了最後的勝者,張若塵也就只有死。至於怎麼死,又有什麼區別呢?

    他若敗給張若塵,又豈能活?被食聖花吞噬掉的可能性最大。

    得到這一回復,萬心的臉上,再度露出笑容,反手將一個精緻的玉盒取出,道:“這裡面是陰陽兩生花,可以解決你現在的問題。“

    閻無神伸手接過玉盒道。

    萬心雙手合十,躬身一禮,道:“靜候佳音。”

    說罷,萬心的身形化虛,十分乾脆的離開了這座峽谷。

    閻無神開啓玉盒,從其中取出一株奇花,呈黑白雙色,形如陰陽太極,陰氣和陽氣相互交織,相互轉化,渾然一體。

    單單只是看了一眼,閻無神心中便是生出許多明悟來,知曉了自身所存在的一些問題。

    寶物在手,閻無神自是不會耽擱,當即便是開始煉化,想要儘快將善惡合一,那樣一來,他才能夠真正的天下無敵。

    ……

    中央皇城,張若塵在消失數天後,終於是再度現身。

    在各方修士的注目下,張若塵獨自一人,進入到功德分驛站中,竟是通過空間傳送陣,徑直離開了崑崙界。

    “張若塵往真理天域去了!”

    很快,有消息傳回皇城中。

    “張若塵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去真理天域?難道他要去渡真理之海?”

    “應該沒錯,張若塵多半是想要嘗試渡過真理之海的第十層海域,得到真理神殿的獎勵。”

    “真理之海的第十層海域,豈是那般容易渡過的,即便是真理神殿的十大神傳弟子,也僅僅只有數人渡過了第九層,勉強進入到第十層海域。”

    “自天庭界誕生以來,大聖之下能夠渡過第十層海域,登上真理之山,僅僅只有十三人,每一位都已經成爲經天緯地的大人物,張若塵雖然很強,可他畢竟沒有拜入真理神殿,成功率應該是微乎其微。”

    各界修士議論紛紛,均是對張若塵的動向,十分關注。

    如今張若塵風頭太盛,還真沒多少人,希望看到他渡過真理之海得第十層海域。

    畢竟,張若塵已經如此強大,如果再得到那傳說中能令神靈都爲之嫉妒的獎勵,說不得會因此變得更強,壓得所有人都喘不過氣來。

    ……

    張若塵離開後,紫微帝宮外,一輛古老而雅緻的聖車,從天而降,一道修長俊逸的身影,從聖車中走了出來。

    其不是別人,正是最佳頗爲低調的耀天公子。

    因爲張若塵的緣故,耀天公子已是有一段時間,不曾來找過九天玄女。

    就在耀天公子準備進入紫微帝宮的時候,忽然有所察覺,不由轉頭看向一旁,一張俊美的不像話的面孔,映入他的眼簾。

    “殷元辰。”

    耀天公子的臉色,微微發生一絲變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