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青絲雪向前一步,微微欠身行了一禮,面帶笑容,道:“多謝若塵大哥,對我師兄的照顧。”

    讓人頗感意外的是,其外表如此的威猛陽剛,聲音卻是十分的輕柔悅耳。

    “我還真是沒給過楚南什麼照顧,反倒是楚南幫了我不少忙,該是我謝謝他。”張若塵道。

    他倒不是客套,在崑崙界中,項楚南的確是幫了他很多,一次次陪他出生入死,從不求任何的回報。

    項楚南板着臉道:“我們可是兄弟,大哥,你再說這種話,我可就不高興了。”

    聽到這話,張若塵心中不禁涌出一股暖意,能有這樣的兄弟,老天可說是待他不薄。

    “皇城外一戰,以一敵衆,斬殺地獄界七名頂尖強者,大哥,我是真的無法想象,你的實力究竟達到了何種程度。”風巖道。

    相比於在北域時,張若塵如今無疑是越發的深不可測,哪怕風巖的修爲實力,也已經有不小的提升,卻完全無法看透。

    張若塵道:“一切都是形勢所逼,有太多的人,都想要我的命,想要活下去,只能讓自身不斷變強。”

    任誰都能夠聽得出來,他的這句話中,透着許多的無奈。

    別人只看到他光鮮的一面,卻不知道,他爲了擁有如今的實力,而付出了多少的艱辛和汗水,乃至於是險些付出生命的代價。

    “大哥,我們先渡海,之後再找個地方,好好聚聚,喝上幾杯。”風巖提議道。

    項楚南當即附和道:“一定得聚聚,我都好久沒有痛快的喝過酒,這次定要一醉方休。”

    “行,大哥陪你們。”張若塵道。

    無論如何,他都不想掃了兩個結拜兄弟的興致。

    當即,四人沒有耽擱,邁步向海邊走去。

    所過之處,那些修士紛紛避讓開,沒人敢去觸黴頭。

    海邊停泊着多隻真理之舟,倒是完全夠他們渡海之用。

    如張若塵所料的那般,青絲雪果然也要渡海。

    項楚南的師承很神祕,能夠在真理天域外,學習真理之道。既然項楚南的真理之道,都能有那般高的造詣,他的師妹,應該也不會差,說不得還會更強。

    身形閃動,四人各自登上了一隻真理之舟,乘風破浪,開始渡海。

    而就在四人出發後,一道道流光,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落在海岸上,化作一道道身影。

    如果張若塵還在岸上,定然能夠發現很多熟悉的面孔。

    千星天女落在一塊礁石之上,目光鎖定在張若塵身上,道:“張若塵終於又來渡真理之海,或許,他已經有把握渡過第十層海域。”

    真龍島之行,千星天女彌補了心境的缺陷,便是徑直趕來真理天域,如今已然是渡過第八層海域,得到大量進入真理神殿修煉的時間。

    在千星天女的身邊,有着一位絕色麗人,正是她在真理神殿的好友,神傳弟子,妾懷柔。

    妾懷柔嬌笑一聲,道:“誰都想渡過真理之海得第十層海域,可自天庭建立以來,還從未有聖王,能夠成功,就連我們真理神殿傾力培養的十大神傳弟子,到目前爲止,也僅僅只有三人,勉強渡過了第九層海域。”

    “張若塵雖強,可他連真理界形都不曾凝聚,能否渡過第九層海域,都還是個問題,更別說是第十層海域。”

    身爲真理神殿的神傳弟子,自然很清楚,想要渡過更多的海域,真理界形顯得尤爲重要。

    沒有真理神殿的祕傳,妾懷柔還真不相信,張若塵能有辦法凝聚出真理界形來。

    不說最頂級的“宇宙無邊”界形,就算是最差的“皇天在上”界形,也絕非輕易能夠凝聚出來。

    事實上,即便是真理神殿的神傳弟子,凝聚出來的真理界形,大多也都只是“皇天在上”,能凝聚出“厚土在下”的人,少之又少。

    而“星海無岸”界形,除了十大神傳弟子外,便沒有多少人凝聚成功。

    至於“宇宙無邊”界形,則是屬於傳說,即便是真理神殿的那些神靈,都沒幾個擁有。

    “你太小看張若塵,在他身上,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他在這個時候來渡真理之海,目標絕不會僅限於第九層海域。”千星天女笑道,似乎對張若塵充滿信心。

    在她眼中,張若塵就是如此不一樣,不是凡俗之人可比。

    妾懷柔搖頭道:“不是我小看張若塵,是晨靜你太盲目,真不知道,你怎麼就能認定張若塵可以渡過第十層海域?難道你覺得他在真理之道上的造詣,還能比十大神傳弟子更高嗎?“

    無論千星天女怎麼說,妾懷柔都不認爲張若塵能渡過第十層海域,因爲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是你對張若塵太不瞭解,看吧,要不了太久,就會有結果。”千星天女堅持道。

    妾懷柔以詫異的目光,看了千星天女一眼,道:“晨靜,你該不會是喜歡上張若塵了吧?如此的維護於他。”

    聞言,千星天女不由白了妾懷柔一眼,卻是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將目光緊緊的注視在張若塵的身上,眼中隱隱浮現出期待之色。

    “聶師兄,你說張若塵能夠渡過第幾層海域?”東方清羽笑着問道。

    聶湘子略作沉吟,道:“或許能夠超過我們所有人。”

    “我看倒不盡然,渡真理之海,可不僅僅是看實力,關鍵是真理之道上的造詣,同樣是增幅九倍攻擊力,是否藉助真理界形,可是有着很大差別的,張若塵渡過第九層海域的機率,可說是極低。”東方清羽道。

    聶湘子道:“那就讓我們拭目以待。”

    他雖與張若塵接觸不多,但他看人很準,且他十分相信自己的直覺。

    東方清羽也不再說什麼,輕輕扇動手中的玉摺扇,眼中有着縷縷精芒閃爍。

    如果能在真理之海,讓張若塵嚐到挫敗感,也是一件很讓人開心的事情。

    另一個方向,漫天花雨灑落,百花仙子從天而降。

    若是在平時,百花仙子現身,必然會引來無數修士的關注,可眼下,這些修士卻是都將注意力,放在了張若塵的身上。

    最近一段時間,百花仙子都是在曼陀羅花神的道場中修煉,參悟煉化神木之心,收穫可謂是十分巨大。

    “大聖之下稱無敵,北域一別,如此短時間,張若塵究竟得到了什麼機緣?難道是因爲接天神木樹幹的緣故?”百花仙子暗暗猜測。

    就算是那些神靈親自指點的修士,修煉速度,也是及不上張若塵的十分之一,其中的緣故,恐怕任誰都會十分好奇。

    聽到周圍許多修士的議論,百花仙子不由低語道:“第十層海域嗎?說不得,張若塵還真有可能辦到。”

    隨着時間的推移,匯聚於真理之海得修士,越來越多,很快就超過萬數,其中不僅有聖者和聖王,還有大聖。

    儘管有着四人同時渡海,可大家的注意力,卻都放在了張若塵的身上。

    青絲雪是第一次渡真理之海,需要層層推進。

    張若塵、風巖和項楚南則是都早已渡過前面六層海域,第七層海域纔是他們此次的起點。

    三人的速度相當,沒用太長時間,就來到第七層的關口。

    “大哥,我們來比一比,看誰能夠更快進入第八層海域。”風巖笑道。

    在前往崑崙界前,風巖渡過了第六層海域,也因此成爲了真理神殿的神傳弟子,總算是不用再被他的姐姐奚落。

    如果他這次能夠渡過第七層乃至第八層海域,今後和他姐姐說話,就能更加硬氣。

    張若塵道:“輸了的人,請客。”

    “哈哈哈,大哥,二哥,你們慢慢說,我先去闖關了。”項楚南大笑道。

    風巖道:“三弟,你這樣耍滑頭可是不對的。”

    說話間,他已是駕馭真理之舟,快速追了上去。

    下一刻,三人的前方,均是有着守關者凝聚出來。

    三位守關者同時出手,打出氣勢磅礴的拳法,引動天地規則和天地聖氣,掀起道道驚濤駭浪。

    不過,這點風浪對張若塵三人,並沒有什麼影響,他們腳下的真理之舟,都顯得很穩定,沒有絲毫顛簸。

    道道清風吹拂,數以千萬計的聖道規則浮現,在風巖的身後交織,凝聚出一道高大的神影,有着強大的神威散發而出。

    “吼。”

    神影俯身向前,發出一道恐怖怒嘯。

    無盡罡風呼嘯而出,籠罩住打過來的磅礴拳印,也將守關者籠罩住。

    “吃你項爺爺一拳。”

    項楚南大喝,體內涌現出滔天的魔氣。

    魔氣與拳道規則相結合,凝聚出百座恢宏的魔山,彼此相連,渾然一體,釋放出鎮世之威。

    相比於風巖和項楚南的大動靜,張若塵出手則是很簡單,就是很隨意的揮手,斬出一道虛淡的劍芒。

    “嘩啦。”

    磅礴拳印,瞬間被劍芒切開,連帶着守關者的身體,亦是裂成了兩半。

    守關者的身體消散,化作一團銀色的光霧,融入前方的光幕之中。

    張若塵臉上卻並無喜色,反而是微微皺起眉頭,暗道:“怎麼沒有真理奧義?”

    以往,他只要來渡真理之海,每渡過一層,都能夠得到真理奧義,且數量實在逐步增加。

    渡過第六層海域時,獎勵的真理奧義,已經達到萬分之三。

    而這一次,竟然連萬分之一的真理奧義,都不曾獎勵,實在是很古怪,不知道是什麼地方出了問題。

    ……

    最近兩天在上海,參加作者年會,更新會盡量保持,但是可能有些時候會非常晚。今天就是因爲,大半天都是車上和飛機上,所以更新遲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