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當張若塵思索的時候,項楚南和風巖也都相繼擊敗了守關者,十分的乾淨利落,顯得頗爲輕鬆。

    風巖苦笑道:“算你們厲害,等會兒我請客。”

    儘管只是相差毫釐,可畢竟是慢了一步,只能願賭服輸。

    “哈哈,二哥請客,好酒肯定少不了。”項楚南忍不住大笑起來。

    他是貨真價實的好酒者,要不然當初也不會喝得爛醉如泥,而被師父稀裡糊塗的扔到了真理天域。

    張若塵道:“先繼續渡海。”

    說罷,張若塵駕馭着真理之舟,平穩的穿過前方的光幕,進入到第八層海域。

    見狀,風巖和項楚南都沒有遲疑,立刻跟了上去,他們這次的目標,自然也不會僅僅只是渡過第七層海域。

    聖王的極限是七層海域,但那只是針對一般的聖王,他們絕不屬於此列。

    第八層海域,已經算是打破極限,渡海的難度成倍增加,橫向的波浪,變得極爲猛烈,不斷的衝擊着真理之舟。

    不過,張若塵猶如一座不動神山,將真理之舟鎮壓住,任憑波浪如何衝擊,始終紋絲不動。

    他的目標乃是渡過十層海域,如果在第七層海域,便遇到麻煩,那還如何繼續渡下去?

    風巖和項楚南所乘坐的真理之舟,出現了輕微的顛簸,但很快也都穩定下來

    進入這一層海域後,張若塵逐漸與風巖、項楚南拉開距離,一馬當先,只用了一炷香時間,便徑直來到了關口。

    前方的光幕上,迸發出奪目的聖光,相互交織,凝聚出一尊身着銀色鎧甲的聖將,身體極爲凝實,散發出浩瀚的聖威,力量不可揣度。

    聖將出手,天地間水屬性的規則,完全被調動起來,海面上掀起百丈高的巨浪,攜帶無匹的聖力,向着張若塵拍打而去。

    張若塵顯得極爲淡定,從海中攝取一滴水,屈指彈出。

    在聖氣和空間力量的作用下,水滴瞬間化作一座龐大的世界,將聖將及其掀起的巨浪,一併囊括了進去。

    這座世界看似很脆弱,實則堅韌至極,任憑聖將如何衝擊,都始終沒有破碎。

    下一刻,水滴世界極速壓縮,一股毀天滅地的力量,作用在聖將的身上。

    “嘭。”

    眨眼之間,聖將的身體爆碎開來,重新化作一道道聖光,沒入前方的光幕中。

    海面恢復平靜,猶如什麼事情,都不曾發生過一般。

    看到這一幕,真理之海的岸邊,頓時變得熱鬧起來。

    “張若塵的實力,未免太強了,連第八層海域的守關者,都能如此輕鬆的擊敗,看來他真的有希望去衝擊第十層海域。”

    “天真,張若塵連真理界形都沒有凝聚出來,能否渡過第九層海域,都是個問題,還妄想什麼第十層。”

    “說得對,真理之海第九層,與前面八層,有很大的區別,具備真理界形,乃是一個基本條件,即便是張若塵,也很難打破這一定律。”

    “大聖之下無敵的實力,到了真理之海,未必能夠行得通,在這裡,張若塵註定比不上米迦勒大天使王。”

    ……

    當很多人議論紛紛時,張若塵卻是在光幕前皺眉,和之前一樣,渡過這一關,仍舊是沒有得到真理奧義的獎勵。

    “到底是哪裡出現了問題?難道說真理之海中,已經沒有真理奧義的存在?還是說,因爲我所擁有的真理奧義已經足夠多?”張若塵滿心的疑惑。

    他這次來渡真理之海,很重要的一個目的,就是想要得到更多的真理奧義,以便於更容易感悟聖道。

    真理奧義神奇無比,哪怕只是增加萬分之一,也能生出諸多不可思議的變化來。

    “如果無法繼續得到更多的真理奧義,就只能想辦法,去得到真理神殿給予的獎勵。”張若塵心中暗道。

    當即,他再度起航,駕馭真理之舟,穿過前方的光幕,衝入第九層海域。

    而這個時候,岸上的修士,也都更爲密切的關注起來。

    “晨靜,你恐怕很快就要失望了,張若塵沒多大希望渡過這一層,與第十層海域更是無緣。”

    “張若塵偏要選在米迦勒渡過第九層海域後,前去渡海,這要是失敗,對他的威名,怕是會造成不小的影響,不明智啊。”

    妾懷柔連連搖頭道。

    和大部分人一樣,在渡真理之海這件事情上,妾懷柔很不看好張若塵,不是她小覷張若塵,更不是因爲偏見,而是就事論事,不相信有人可怕打破既定的規則。

    千星天女笑道:“我們要不要打個賭,就賭張若塵能否渡過第九層海域。”

    “好啊,你想賭什麼?”妾懷柔顯出了濃濃的興趣。

    千星天女想了想,道:“你不是早就想要我的那件天女羽衣嗎?只要你贏了,我就把它給你。但,如果你輸了……”

    “我知道你想要什麼,我如果輸了,就把飛仙簫給你。”妾懷柔搶過話道。

    千星天女眼中閃過一道狡黠的笑容,道:“那就這麼說定了。”

    “待會兒我會親手把天女羽衣,從你的身上給脫下來,到時候,可千萬別不好意思哦。”妾懷柔嬌笑道。

    千星天女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將目光緊緊的注視在張若塵的身上,不管其他人怎麼說,她都始終相信,張若塵絕不會被第九層海域阻擋住腳步。

    “唰。”

    數道流光從真理神殿中飛出,降落在真理之海的岸邊,化作五道身影,均是身着仙鶴藍天袍,標誌着他們的身份,乃是真理神殿的神傳弟子。

    爲首之人,乃是一名女子,身材曼妙,**修長而筆直,臉上戴着面紗,身上散發出一種飄渺出塵的氣質,宛如一位不食人間煙火的神女,讓人無法生出褻瀆之心來。

    她不是別人,正是風巖的姐姐,風兮。

    風兮在真理神殿有着極高的地位,除了十大神傳弟子之外,便沒有多少人,能夠壓她一頭。

    與其他人不同,風兮來到真理之海,首先關注的並不是張若塵,而是風巖。

    此刻,風巖正在第八層海域的關口,與守關者激戰。

    這一層海域的守關者,實力極其強大,並不能像之前那般輕鬆的擊敗。

    但在交手數百招後,風巖終於還是以《女媧道訣》記載的奇功妙術,將守關者打得支離破碎。

    看到這一幕,風兮眼中不禁浮現出一抹笑意,這一次,風巖總算沒讓他失望,沒有給風家丟臉。

    能夠渡過真理之海得第八層海域,已經算得上是諸多神傳弟子中的佼佼者,畢竟就連十大神傳弟子中的大部分人,也只是渡過了第八層海域而已。

    絕大部分神傳弟子,能渡過第七層海域,便已是頂天。

    風兮之所以在真理神殿,有那般高的地位,不僅僅因爲她的出身,也是因爲她早早就渡過第八層海域,且抵達了第九層海域的關口。

    “風巖師弟真是厲害,後來居上,讓我們這些做師兄的汗顏。“風兮身後的一名神傳弟子感嘆道。

    另一名神傳弟子嚴世舉,面露驚歎之色,道:“風巖師弟天賦異稟,竟能將《女媧道訣》,修煉到如此境界,風家的三頭六臂,果然是名不虛傳。”

    一直以來,風巖在風家的地位,都是十分特殊,畢竟他繼承了風家老祖宗風神的三頭六臂,也因此受到了各方的關注,讓他倍感壓力,任何事情,都必須要盡所能的去做到最好。

    風兮雖然對風巖這次的表現很滿意,可表面上,還是很平淡的說道:“他還差得遠,遠沒有達到老祖宗對他期待的高度。”

    她說的倒也是實話,這麼多年來,還從沒有哪個後輩,能讓風神這般重視,從小便親自進行培養,就算是神子的待遇,也遠無法與風巖相比。

    目光一轉,風兮看向第九層海域。

    此時,張若塵已經是快要抵達第九層海域的關口。

    “大聖之下第一強者,的確是很厲害,進入第九層海域,真理之舟還能如此平穩,且行進速度極快。”

    “快也沒用,沒有凝聚真理界形,註定無法渡過第九層海域,除非張若塵拜入真理神殿,否則,他這輩子都只能止步於這一層海域。”

    “以張若塵的實力,即便只是凝聚出最差的真理界形,都應該是可以渡過第九層海域的,真是可惜。”

    風兮身後,幾名神傳弟子相繼開口。

    必須要凝聚真理界形,才能渡過第九層海域,幾乎是所有真理神殿弟子,共同的認知,且這一認知,早已是根深蒂固,難以改變。

    風兮沒有說話,但她有一種感覺,張若塵此次渡海,結果恐怕會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嗯?那是誰?”

    猛然間,風兮將目光投向第七層海域。

    她看過去的時候,正好看到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一拳將第七層海域的守關者打爆,當真是簡單而粗暴,沒有半點拖泥帶水。

    這個人,自然便是項楚南的師妹,青絲雪。

    •ttκa n •¢ ○

    她是第一次來渡真理之海,分明是一點經驗都沒有,可渡海的速度卻是極快,勢如破竹,一路上,幾乎沒有任何的耽擱。

    這個時候,項楚南也纔剛渡過第八層海域,青絲雪就跟了上來。

    照她的這種勢頭,渡過第八層海域,應該不會是什麼難事。

    風兮眼中泛起一道神光,目光緊緊的盯着青絲雪,低語道:“至少是百枷境的大聖,真理之道造詣極高,可爲何如此眼生?”

    以她的身份,對於來真理天域修煉的聖境天才,可謂是再熟悉不過,但,對於青絲雪,她卻是一點印象都沒有,就好像青絲雪是憑空冒出來的一般。

    嚴世舉道:“我剛詢問了一些人,都不知道這位大聖的來歷,不過,之前風巖師弟似乎和她在一起。”

    聞言,風兮心中不由一動,隱隱想到了一些東西。

    如風兮所料的那般,青絲雪果然是沒有耗費太大力氣,就渡過了第八層海域,比風巖和項楚南都要輕鬆不少。

    “我的天,居然同時有四個人,進入到第九層海域,簡直就是一羣怪物啊。”

    有修士忍不住發出驚呼聲。

    別看每天都有很多人來渡真理之海,可像這樣的景象,卻是很難看得到。

    第九層海域的關口,張若塵轉過頭來,目光掃過風巖和項楚南,最終鎖定在青絲雪的身上。

    隱隱感受到青絲雪身上散發出來的大聖威壓,張若塵不禁面露異色,“楚南的師妹,竟然是一位大聖,且和楚南一樣,剛一來到真理天域,就擁有高深的真理之道造詣,她的父母,究竟是何方神聖?”

    之前,青絲雪完全收斂自身氣息,張若塵還真是沒有察覺到。

    更何況,以她是項楚南師妹的身份,任誰也很難將她的修爲,往大聖境聯繫。

    以張若塵如今的修爲實力,都是根本無法將青絲雪看透,無法確定,其究竟達到了何種境界。

    但,有一點,張若塵可以確定,就是他現在,絕對不會是青絲雪的對手。

    注視了片刻,張若塵重新將目光轉回到前方的光幕上。

    隨着真理之舟再往前行進少許,這一層海域的守關者,頓時凝聚了出來。

    單單是其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聖威,便足以與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的頂尖強者相媲美,甚至猶有過之。

    更爲重要的是,在這尊守關者的腳下,有着一方極爲厚實的土地,散發出無比厚重、堅實的氣息,似可包容萬物。

    “真理界形,厚土在下。”張若塵低語道。

    很早以前,他便是接觸過真理界形,那是當初進入封神臺,與神傳弟子宇文靖對上,那時候,宇文靖所展現的最強手段,便是真理界形,但卻是最差的“皇天在上”。

    而不久前,聶湘子在中央皇城外,與血宸天君一戰,施展出了“星海無邊”這一頂級的真理界形。

    面對守關者的真理界形,張若塵明顯感受到了一股很強大的壓迫力,竟是讓他體內的聖氣運轉,都受到了一些影響。

    真理界形不僅僅是能夠讓修士,隨心所欲的爆發出多倍攻擊力,其本身同樣是一種強大的攻擊手段,非一般手段,所能對抗。

    此時,真理之海的岸邊,諸多修士都以目光注視着張若塵,各自抱着不同的心思。

    “藉助真理界形,守關者能夠盡情調動真理之海蘊藏的力量,唯有同樣擁有真理界形,才能夠對抗,張若塵必敗無疑。”

    “張若塵可是時空傳人,或許能夠打破桎梏。”

    “時間和空間雖然同爲恆古之道,可在真理之海中,一樣會受到真理之道的壓制,威力大打折扣,總之,面對真理界形,任何手段,都是徒勞。“

    “我倒是很好奇,張若塵能夠與這一關的守關者,鬥上多少個回合,希望不會敗得太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