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守關者面無表情,腳踏厚土,海域中洶涌澎湃的力量,源源不斷的匯聚而來,彷彿這片海域中的一切,都完全處於他的掌控之中。

    水與土相結合,清澈的海水,化作粘稠的泥土,釋放出可怕的吸力,吸住張若塵腳下的真理之舟。

    同時,漫天黃沙飛舞,如無數在舞蹈的精靈,從四面八方鋪天蓋地的向張若塵包裹而去,似某種太古兇獸張開了血盆大口,要將一切都吞沒進去。

    “厚土在下,埋葬萬物。”

    守關者沒有絲毫感情的聲音響起。

    張若塵能夠清晰感覺到,天地間的規則,幾乎都被守關者所掌控,讓他不禁生出一種與整個天地相對抗的錯覺。

    шшш▪ ттκan▪ ¢ ○

    眼神微凝,張若塵當即出手,一隻手探出,近百萬道空間規則浮現,手掌化天地,每一道掌紋,都是一條巍峨的山脈,五指更是化作了五座撐天的神山,生生將合攏的黃沙給支撐柱。

    “破。”

    張若塵低喝。

    一股強大無比的空間力量釋放而出,化作無形的空間風暴,席捲八方。

    “砰。”

    任憑那些黃沙有何等強大的韌性,此刻也都盡數被撕裂開來,繼而完全粉碎,化作一道道土黃之色的氣流。

    不過,這些氣流並未消散,反而像是擁有生命一般,相互交織,密佈虛空,將張若塵身處的海域,全部籠罩。

    “轟隆隆。”

    狂暴的雷電,從交織成網的氣流中迸發而出,其中還伴隨着一團團銀色的火焰,散發出的氣機,極其可怕。

    “有真理界形的加持,守關者的確變得很難對付,我的各種手段,都受到明顯的壓制,如果守關者掌握的是‘星海無岸’這一真理界形,恐怕真理神殿的那些神傳弟子,將沒有一人,能夠渡過第九層海域。”張若塵心中暗道。

    對於真理界形,張若塵其實還很陌生,哪怕曾與宇文靖交手,當時也是動用《時空祕典》,強行將其凝聚的真理界形撕碎,並未能夠好好感受其玄妙。

    此時,張若塵已是開啓眉心的天眼,同時釋放出強大的精神力,仔細的探查着守關者凝聚出來的真理界形。

    他不但是想擊敗眼前的守關者,更希望能夠從其身上,窺探到真理界形的祕密,看能否讓自身也凝聚出來。

    儘管這很難,可他擁有萬分之三十九的真理奧義,本身真理之道的造詣又極高,並非是沒有成功的可能性。

    不由得,張若塵與守關者陷入了僵持狀態,連續不斷的進行着激烈的碰撞。

    真理之海的岸邊,米迦勒大天使王注視着張若塵,眼中異光流轉,他其實比其他人更加關心張若塵是否能夠渡過第九層海域。

    畢竟,他纔剛渡海結束,很多人自然而然的會拿他和張若塵做對比,張若塵渡海成功與否,都將會對他的聲名,造成不小的影響。

    一旦張若塵順利渡過第九層海域,米迦勒大天使王渡海的成就,將會變得無足輕重,畢竟,張若塵本身是並未凝聚出真理界形的,需要打破既定的規則。

    “大天使王完全不必將張若塵放在心上,真理之海第九層海域,他註定無法渡過,無法與大天使王你相比。“

    “所謂的大聖之下無敵的戰力,到了真理之海,根本就是徒勞,沒有真理界形,就算是大聖,也得止步於此。”

    “張若塵太過狂妄,早就該讓他嚐嚐這種挫敗的感覺。”

    ……

    一衆天堂界派系的修士開口,彷彿已經看到張若塵墜落進入真理之海得畫面。

    米迦勒大天使王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靜靜的看着海面上的情況,世間的天才無數,讓他難以看透的沒有多少,而張若塵恰好就是其中的一個。

    很多事情,放在張若塵的身上,往往都不能以常理論斷。

    “晨靜,張若塵的情況不妙哦,我可隨時準備脫你的天女羽衣。”妾懷柔笑盈盈道。

    千星天女絲毫不急,十分淡定道:“別急,現在就下結論,還爲時過早,我倒覺得,你可以先把飛仙簫取出來。”

    “很有信心嘛,待會兒可千萬別受打擊。”妾懷柔道。

    別看張若塵現在還能抵擋住守關者的攻擊,可拖得越久,情況只會對他越不利,如果沒有什麼大的轉機,墜落海中是遲早的事情。

    在張若塵與守關者激戰的時候,青絲雪、風巖和項楚南也都相繼抵達了第九層海域的關口。

    看着張若塵與守關者激戰連連,風巖不禁微微皺起眉頭,道:“大哥沒有凝聚真理界形,在這裏十分吃虧,要不然,定然早已擊敗守關者。“

    他如今身爲真理神殿的神傳弟子,倒是已經得到祕法傳授,可惜卻沒辦法將之傳遞給張若塵。

    “二哥,不用擔心,我相信,大哥肯定能贏。”項楚南道。

    青絲雪亦是道:“若塵大哥乃是非常之人,必能行非常之事。”

    說罷,青絲雪駕馭着真理之舟,靠近前方的光幕,頗爲急切的想要挑戰守關者。

    第一次來渡真理之海,便能從第一層海域,渡到第九層海域,青絲雪絕對稱得上是一位傳奇人物。

    見狀,風巖和項楚南也都沒有遲疑,立刻跟了上去,他們同樣是頗爲期待,與第九層海域的守關者一戰。

    眨眼之間,光幕前凝聚出三尊守關者來。

    和張若塵所面對的守關者一樣,盡皆是腳踏厚土,掌控天地。

    風巖表情肅然,雙手合在一起,大量真理規則,從他的體內涌現出來,在天地間的規則交織,凝聚出一座朦朧的星河世界,其中的每一顆星辰,都是由一個個繁奧的文字組成,詮釋着世間的真理。

    “風巖師弟竟然這般快就凝聚出了真理界形,並且還是‘星海無岸’,這……”

    風兮身邊,四名真理神殿的神傳弟子,均是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風家有風兮這個絕世奇才,已經是很難得,沒想到,現在又出現一個風巖,看來這個時代,風家是註定要大興。

    風兮爲何能夠在真理神殿擁有那般高的地位?就是因爲她凝聚出的真理界形,乃是“星海無岸”,足以與十大神傳弟子相比。

    等她的積澱足夠,實力提升到十大神傳弟子那一層次,完全有希望渡過第九層海域。

    到得那個時候,恐怕她也能夠躋身十大神傳弟子之列。

    “他總算沒有辱沒了老祖宗的三頭六臂。”風兮輕語道。

    看到自己的弟弟,能有如此大的成長,風兮的心中,自然是十分的欣慰。

    突然間,風兮眼中露出驚色,道:“怎麼會……”

    此刻,她的目光鎖定在了青絲雪的身上,看到青絲雪的身後,竟然也有着真理界形存在,且是比風巖更爲浩瀚的“星海無岸”。

    “此人竟然是我們真理神殿的神傳弟子,爲何我從未見過?”東方清羽眼中浮現出驚異之色。

    聶湘子同樣很疑惑,以他的身份地位,真理神殿中所有的神傳弟子,理應都認識才對。

    心念轉動,聶湘子想到了一個可能,暗道:“此人應該是真理神殿某位巨擘的祕傳弟子。”

    他相信,像米迦勒大天使王那種情況,應該不會再出現第二個,所以,青絲雪定然出自真理神殿無疑。

    東方清羽眼中再度露出驚色,道:“怎麼回事?那個黑楞子,也是神傳弟子?”

    與風巖、青絲雪一樣,項楚南的身後,也浮現出一座浩瀚的星海世界,規模絲毫不比風巖的小。

    看到這一幕,所有匯聚於海邊的修士,都無法再保持平靜。

    “什麼時候,‘星海無岸’變得如此好凝聚了?居然一下子出現三個。“

    “除了風巖,另外那兩個是什麼來頭?真理神殿有這兩個神傳弟子嗎?”

    “難道這次要有三人一起渡過第九層海域?”

    ……

    風巖、項楚南和青絲雪能夠抵達第九層海域的關口,已經是十分的驚人,如今又都顯露出“星海無岸”真理界形,實在是讓人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米迦勒大天使王的眼睛微眯,眼中隱隱閃過一道冷色,天堂界好不容易爲他弄到凝聚真理界形的祕法,他耗費極大的力氣,也只是凝聚出“厚土在下”。

    沒想到,現在隨便冒出幾個人來,所凝聚出來的真理界形,都是“星海無岸”,這對他而言,無疑是極大的打擊。

    現在先不去管張若塵能否渡過第九層海域,風巖、項楚南和青絲雪三人便是壓過了他的風頭。

    任何一個凝聚出“星海無岸”真理界形的神傳弟子,都將會是真理神殿重點培養的對象,將來的成就,註定不可限量。

    一時間,諸多修士的注意力,都被風巖、項楚南和青絲雪所吸引,關注張若塵的人,變得少了很多。

    張若塵自是不知道,他也沒有閒心去管這些事情,他的所有心思,都放在了與守關者的戰鬥,以及參悟真理界形之上。

    他本身的聖氣儲備很充足,絲毫都不擔心出現力量耗盡的情況。

    且他並未被守關者真正壓制住,任憑其施展出何等強大的攻擊,他始終能夠自如的應對。

    “儘管各種聖道都受到壓制,但真理之道、時間之道、空間之道和大圓滿的劍道,受到的壓制,並不算太大,如果將恆古之道,修煉至大圓滿,應該就完全不會受影響。”張若塵暗暗猜測道。

    渡真理之海,最好是依靠自身的力量,藉助外力的話,守關者的力量,會相應的提升,增加渡過的難度。

    所以,張若塵到目前爲止,都沒有使用過任何一件寶物,包括沉淵古劍在內。

    交手上千回合,張若塵已然是摸清了守關者的一些底細,對於真理界形,也有了比較清楚的認知。

    如果張若塵願意,他甚至有很大的把握,凝聚出“皇天在上”這種真理界形來。

    但,以他的性格,又怎會滿足於凝聚如此普通的真理界形。

    張若塵輕呼出一口氣,眼中閃過一道精芒,低語道:“該結束了,試試我剛凝聚出來的空間真域。”

    說話間,張若塵體內涌現出近百萬道空間規則,演化出一座直徑百丈的奇異領域。

    在這座空間真域內,一切都處於張若塵的絕對掌控之中,等於是專門爲他開闢的一座戰場。

    真理之道有真理界形,命運之道有命運之門,空間之道自然也會有特殊之處,可以凝聚出空間真域。

    空間真域算是空間領域的升級,但,凝聚的難度極大,如果想要凝聚出最爲頂級的空間真域,更是難如登天。

    至少,與張若塵打過交道的那些空間神殿的弟子,幾乎都沒能凝聚出空間真域來,或者說,他們都沒有機會施展出來。

    以張若塵的空間造詣,其實早就能夠凝聚出空間真域,可他不滿足普通的空間真域,才拖延到現在。

    畢竟,空間之道乃是他主修的聖道,關乎着他今後的成就,自然是要盡善盡美,不能敷衍,避免在將來後悔莫及。

    先前在皇城外大戰一場後,張若塵消失了一段時間,其實便是去凝聚空間真域。

    而空間真域,也是張若塵此次前來渡真理之海的一大底牌。

    空間真域一演化出來,方圓百丈內的海域,便是立刻變得平靜無比,就連守關者凝聚出來的真理界形,都受到了禁錮。

    究其原因,在於張若塵的空間真域,乃是最最頂級的,而守關者的真理界形,則較爲普通,即便佔據着地利優勢,也難以與空間真域相對抗。

    更何況,張若塵還以真理規則和真理奧義,加持空間真域,很輕鬆就完成了對真理界形的反壓制。

    與真理界形和命運之門不同,空間真域乃是無形的,用肉眼根本就無法看到,唯有置身其中,才能感知得到。

    “滅。”

    張若塵伸出一隻手來,輕輕向前一按。

    一股毀天滅地的力量涌現而出,將守關者所在的空間完全籠罩。

    “轟。”

    大範圍內的空間,頃刻湮滅,呈現出黑暗的虛無空間。

    與此同時,守關者及其凝聚出來的真理界形,亦是土崩瓦解,重新化爲道道聖光,沒入光幕之中。

    張若塵收起空間真域,平靜的佇立在真理之舟內,目光凝視前方的光幕,似乎在等待着什麼。

    “看來是真的無法再得到真理奧義,爲今之計,只能去衝擊第十層海域。“張若塵幽幽一嘆。

    第九層海域渡過的難度如此大,竟然都沒有真理奧義獎勵,說不失望,那是不可能的。

    可再失望也沒用,難不成還能去找真理神殿討要真理奧義嗎?

    “快看,張若塵已經擊敗守關者。“

    隨着一道驚呼聲響起,岸邊的諸多修士,再度將目光轉移到了張若塵的身上。

    “竟然真的成功了,張若塵是如何辦到的?”

    “從始至終,他都沒有顯露過真理界形,連真理之海的桎梏,竟然都無法制約他,真是可怕。”

    “不依靠真理界形,渡過真理之海的第九層海域,張若塵是天庭將建立以來的第一人。“

    “難道說,張若塵真的有可能渡過第十層海域,登上真理之山?我們今天是要見證一個奇蹟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