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真理之海的岸上,上萬匯聚於此的修士,無不露出驚訝的表情,目光盡皆鎖定在張若塵的身上。

    在此之前,他們中大部分人,都不看好張若塵,覺得他未曾凝聚出真理界形,沒有希望渡過第九層海域。

    如今看到這種情況,先前那些發表了言論之人,臉頰都不禁變得滾燙,猶如被人狠狠打了幾巴掌。

    千星天女面露笑容,伸出一隻手來,道:“看來是我贏了,願賭服輸,飛仙簫拿來吧。”

    妾懷柔眼中滿是古怪之色,像看怪物一般,看着張若塵,道:“張若塵居然真的渡過了第九層海域,他到底是怎麼辦到的?真理界形對他的壓制,爲何突然消失?”

    因爲打賭的緣故,妾懷柔倒是一直都將注意力,放在張若塵的身上,可即便如此,她仍舊是沒能夠弄清楚狀況,不知張若塵是如何將守關者擊敗。

    “是空間真域。”千星天女道。

    空間真域雖無形,卻逃不過她的本源神目。

    妾懷柔先是一驚,隨即又露出沉吟之色,道:“想要在真理之海中,反壓過守關者的真理界形,尋常的空間真域,絕對無法辦到,至少也要是兩儀空間真域。”

    和真理界形一樣,空間真域亦是有着等級之分,且同樣分爲四個層次,分別是:一元、兩儀、三才和四極,四極最弱,一元最強。

    妾懷柔很清楚,凝聚空間真域的難度,絲毫都不比凝聚真理界形低,甚至猶有過之。

    畢竟,相比之下,修煉真理之道的修士,要比修煉空間之道的修士更多,凝練真理界形的秘法,經過一代代的完善,凝聚的難度,已然是減小不少。

    張若塵的實力雖強,可修煉時間纔多長?且根本就不曾進入空間神殿修煉,在此之前,妾懷柔還真沒想過,他已經凝聚出了空間真域。

    但,轉念一想,張若塵乃是時空傳人,須彌聖僧又豈會不留下凝聚空間真域的秘法?

    “張若塵打破了既定的規則,我輸得心服口服,拿去。”

    儘管有些肉痛,可妾懷柔還是將飛仙簫給取了出來。

    從表面上看,飛仙簫與尋常的玉簫,沒有太大的區別,需要真正吹奏時,纔會顯現出神異來。

    千星天女倒也不客氣,直接伸手接過了飛仙簫,她看中此物,不是一兩天了。如今,總算是得償所願。

    另一邊,米迦勒大天使王的眼神,變得有些陰沉,張若塵渡過第九層海域,無疑是將他的成就,完全都給蓋住。

    他是依靠真理界形,與守關者激戰數千回合,才勉強勝出,進入第十層海域後,也僅僅只是前行了三裡。

    而現在,張若塵不依靠真理界形,卻頗爲輕鬆就擊敗了守關者,這種差距,不少一般的大。

    最糟糕的是,他與張若塵是同一天渡過第九層海域,很多人自然而然的就會拿他和張若塵做對比,他所有的成就,如今都變成了襯托。

    “一定是高等級的空間真域,不然,他張若塵絕對無法碾壓守關者。”米迦勒大天使王暗道。

    在米迦勒大天使王身邊,那些阿諛奉承之人,此刻都閉上了嘴巴,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他們先前所說的那些話,在現在聽來,感覺就像是在諷刺米迦勒大天使王。

    這個時候,有不少修士都已經猜到,張若塵能擊敗第九層海域的守關者,應該是與空間真域有關,而且這也是絕大部分修士,一開始所忽略的一件事情。

    沒辦法,在所有人的認知中,任何力量在真理之海中,都必然會受到壓制,其他恆古之道,也不能例外。

    第九層海域的關口,張若塵並未着急進入第十層海域,而是在一旁關注起風巖、項楚南和青絲雪的情況。

    當看到項楚南和青絲雪身後的真理界形後,張若塵不禁若有所思,“楚南的師尊果然不簡單,應該是真理神殿一位了不得的巨擘,難怪能夠在真理天域外,鐫刻下蘊含真理之道的圖紋。”

    對於項楚南的來歷,張若塵是早有所猜測,如今無疑是得到了驗證。

    同時,三人凝聚出來的真理界形,也讓張若塵頗爲驚訝,他若是也能凝聚出這樣的真理界形,要擊敗剛纔的守關者,將變得十分輕鬆。

    張若塵開啓天眼,仔細的觀察着三人的真理界形,這種高等級的真理界形,或許能讓他窺探到更多的奧秘。

    如此好的機會,他自然是沒理由放過。

    不久之後,項楚南和風巖所乘坐的真理之舟,相繼傾覆,兩人都墜入海中,終是沒能夠渡過第九層海域。

    究其原因,在於項楚南和風巖的修爲實力,都還有所欠缺,並未真正達至巔峰。

    等他們將修爲提升上來,渡過第九層海域的希望,應該會極大。

    倒是青絲雪越戰越勇,與守關者鬥得旗鼓相當,甚至逐漸佔據上風。

    青絲雪打出一道霸道至極的拳印,與真理界形相結合,浩瀚無限,將守關者籠罩。

    “嘭。”

    守關者腳下的厚土,當即崩碎。

    緊接着,守關者的身體,亦是被碾壓得爆開,戰鬥至此落下帷幕。

    “一天之內,竟有三人相繼渡過第九層海域,自天庭界建立以來,似乎還從未出現過這種情況。”

    “一位能夠渡過第九層海域的大聖,在此之前,卻是不曾被人所知,真理神殿的底蘊,還真是深不可測。”

    “我感覺,無論是張若塵,還是這位神秘的女大聖,似乎都沒有用出全力,不知道他們是否還有力量去衝擊第十層海域?”

    ……

    海岸之上,此時已是完全沸騰起來,各界修士議論紛紛,有驚歎,也有期待。

    張若塵和青絲雪對視了一眼,均是微微點頭,隨即,同時駕馭真理之舟,穿過前方的光幕。

    兩人一同進入真理之海的第十層海域,在真理天域的歷史上,應該還是頭一遭。

    第十層海域與前面的九層海域有所不同,海水變成了金色,蘊含的阻力,成倍增長,哪怕是張若塵腳下的真理之舟,都劇烈的顛簸起來,無法再保持絕對的平穩。

    正因如此,大部分人在進入第十層海域後,都僅僅只能前行數裡,能夠超過十里的人,少之又少。

    比如最近千年內,聖王中,就只有聶湘子超過了十里。

    “真理之道的壓制,變得更加強大,即便是我的大圓滿劍道,在這裡也發揮不出太強的威力,必須要依靠真理界形的輔助。”張若塵暗道。

    他已經真切感受到,這一層海域的壓制,乃是全面的,肉身和精神都不例外。

    如果不能將肉身和精神都修煉到聖王境的極致,進入這一層海域後,將很難駕馭住真理之舟。

    也即是說,張若塵若是沒有去帝皇神尺前悟道,即便他凝聚出了真理界形,在第十層海域,也將前行不了多遠。

    張若塵的目光投向四周的海面,低語道:“這片海域,完全是由真理規則構成,蘊含無盡的玄妙,在這裡參悟真理之道,應該不會比在真理神殿差。”

    只是想要長時間停留在第十層海域,無疑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張若塵盡所能的控制住真理之舟,一邊緩緩前行,一邊參悟着海中的真理規則。

    事實上,連續渡過三層海域,雖不曾得到真理奧義,可張若塵還是得到了一些好處,那就是體內的真理規則激增,也算是一種另類的補償。

    照這樣下去,將真理之道修煉至大圓滿,也並非是沒有可能。

    以張若塵在真理之道上的天賦,加上體內萬分之三十九的真理奧義,此時參悟真理之道,效率可謂是極高,一道道真理規則,不斷出現在通天河中。

    不知不覺間,張若塵駕馭真理之舟,已是渡過十二里海域,超過由聶湘子保持的最遠記錄。

    “東方師弟,如何?”聶湘子淡淡問道。

    正如他一開始所說的那般,張若塵渡真理之海,果然是超過了他們所有人。

    東方清羽眼中閃過一道冷色,表面上,卻是淡笑道:“聶師兄的眼光,的確很獨到,我倒是沒想到,張若塵能夠凝聚出高等級的空間真域。”

    “接下來,或許還有更多讓你意想不到的事情。”聶湘子道。

    東方清羽輕揮玉扇,道:“難道聶師兄認爲張若塵,還能渡過第十層海域不成?”

    儘管張若塵渡過第九層海域,頗爲出乎他的意料,可要說能渡過第十層海域,他卻是絕不相信。

    哪怕張若塵凝聚的乃是最頂級的一元空間真域,對上第十層海域的守關者,也照樣行不通。

    歷史上,那十三位渡過第十層海域的大聖,每一個凝聚的真理界形,至少都是“星海無岸”,乃至於有人凝聚出了“宇宙無邊”,且在其他聖道上,也有驚人的成就,幾乎都是恆古之道的掌控者,亦或是掌握了相媲美的強大力量。

    張若塵不凝聚真理界形,能渡過第九層海域,已經是極限,註定會止步於第十層海域,無法登上真理之山。

    真理神殿那份能讓神靈都爲之嫉妒的獎勵,又豈是隨隨便便能夠得到的?

    “還是大哥厲害,看來第十層海域,仍舊無法阻擋他的腳步。”風巖笑道。

    雖說他渡海失敗,可能夠抵達第九層海域的關口,他已經是頗爲滿意,接下來,只需要更加努力的修煉,將《女媧道訣》修煉到更高層次,下一次渡海,或許就能成功。

    項楚南哈哈大笑道:“要是不厲害,怎麼能做我項楚南的大哥?”

    “三弟,你和絲雪師妹,究竟是什麼來頭?怎麼你們都凝聚了真理界形?另外,絲雪師妹怎麼會比你厲害那麼多?”風巖好奇問道。

    他雖然比張若塵更早接觸青絲雪,可也是直到先前在第九層海域相遇,才知曉青絲雪的真正實力。

    項楚南用力撓了撓頭,道:“我們沒有什麼來頭啊,真理界形的凝聚之法,是我師母傳授的。”

    “以前,師妹的實力,和我是差不多的,但有一段時間,師妹突然消失,不知道被師母帶去了什麼地方,等她回來後,就厲害得一塌糊塗,我完全不是對手。”

    很顯然,項楚南本身對於這些事情,同樣是一頭霧水。

    “你師母叫什麼名字?長什麼模樣?“風兮突然問道。

    項楚南想了想,道:“我不知道師母叫什麼名字,至於長相,那當然是和我師妹一模一樣,她可是曾經的天庭界第一美女。”

    聞言,風兮不禁露出愕然的表情,她是無論如何,也無法將青絲雪與天庭界第一美女,聯繫起來。

    以風兮的身份地位,對於真理神殿的很多神靈,都十分熟悉,可卻完全不記得,有一位像青絲雪這種身形的女性神靈。

    當然,真理神殿的神靈很多,其中一些古神,已經很多年不曾現身,不認得,也很正常。

    不過,風兮對於項楚南的師父和師母,倒是十分的好奇,到底是哪兩位巨擘,竟能悄然教導出如此優秀的女兒和弟子?

    轉眼間,整整一天時間過去,青絲雪來到第十層海域的二十一里處,真理之舟終是在這個時候傾覆,宣告渡海失敗。

    下一刻,青絲雪回到了岸上,顯得很平靜,並未因爲渡海失敗而失落。

    項楚南第一時間迎了上去,哈哈笑道:“師妹,你可真厲害,一下子就渡過第九層海域,進入第十層海域。”

    “是啊,絲雪師妹,我是不佩服不行。”風巖忍不住豎起了大拇指。

    青絲雪和煦一笑,道:“只要師兄和二哥的實力,再提升一些,也同樣能夠渡過第九層海域,相信這一天,不會太遙遠。”

    “其實,我更佩服若塵大哥,不借助真理界形,就能渡過第九層海域,如今更是快要抵達第十層海域的關口,或許,他將創造一個奇蹟。”

    說話間,青絲雪將目光,投向了那片金色的海域。

    張若塵的身形,算不得多麼高大,可此刻在所有修士的眼中,都顯得偉岸無比。

    儘管很多人心中,都不是很看好張若塵,卻偏又很矛盾的期待張若塵可以打破桎梏。

    畢竟,天庭界再想出一個,像張若塵這般驚才絕豔的聖王,還不知道需要等多少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