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裏是最後的關口,只要通過,就能登上真理之山,成爲古今未有的傳奇。

    光幕迸發出奪目的金色聖光,頃刻交織成一尊身着金甲的聖將,高達百丈,整個人都像是以神金鑄造而成,身上散發出比一般大聖更加強大的聖威,

    張若塵佇立在真理之舟上,擡頭仰望金甲聖將,即便是以他的實力,此刻都不免感受到很大的壓力,其力量比之第九層海域的守關者,強了絕不止一星半點。

    金甲聖將充滿了威嚴,冷漠的眸光,注視張若塵,道:“我是你最後的對手,打敗我,你就可以登上真理之山。”

    說話間,周圍海域中,有着大量的真理規則,沖天而起,匯聚於金甲聖將的身後,凝聚成一片浩瀚的星空,其中金光閃爍,絢麗至極。

    “果然,這一層守關者的真理界形,直接提升了一個層次,對外來力量的壓制更強。”張若塵暗道。

    以他看來,即便是凝聚了真理界形的修士,如果真理界形未曾達到“星海無岸”這一層次,不管本身實力有多強,來到這裏,都只能被無情碾壓。

    想想也很正常,如果難度不大一些,自天庭界建立以來,又豈會僅僅只有十三位大聖渡過第十層海域?

    正當張若塵思考的時候,守關者已然出手,金色的大手,無限放大,從天而降,將他完全籠罩住。

    手掌尚未壓下,海水已是沸騰起來,一股股可怕的暗流涌動,連續不斷的衝擊着真理之舟。

    張若塵不敢有絲毫大意,毫無保留的將精神力釋放出來,小心翼翼的掌控着真理之舟,使之趨於平穩。

    與此同時,張若塵調動體內數百萬道強大的規則,閃電般向上方轟擊出一拳。

    “轟隆隆。”

    金色的海浪翻滾,數十道水柱包裹着一道浩大的拳印,沖天迎上守關者的大手。

    這道拳印蘊含着無堅不摧的力量,由至柔化作至剛,似可將天穹都給轟破。

    “砰。”

    拳印撞擊在金色大手之上,兩股強大的力量相碰撞,宛如兩顆星辰撞擊在了一起。

    受此衝擊,海面上掀起上千丈高的巨浪,整片海域都震動不已。

    不過,受到特殊規則的壓制,這些狂暴的力量,很快便是消弭於無形。

    “整整十倍攻擊力,即便是普通的聖術,也能爆發出堪比恆古之道的威力,配合真理界形,恆古之道也同樣會被壓制,難怪這麼多年來,從沒有聖王能夠渡過第十層海域。“張若塵心中一動。

    聖王想要戰勝第十層海域的守關者,各個方面,都必須要達至極限,凝聚出“星海無岸”,乃至“宇宙無邊”級別的真理界形,且攻擊手段,必須要足夠強,最好是修煉了其他恆古之道。

    “嘭。”

    金色的海面炸開,無數天地規則涌現,凝聚出一頭頭猙獰兇獸,撲向張若塵。

    張若塵眼神微凝,當即便是釋放出空間真域,與守關者的真理界形相對抗。

    繼而,劍魂從張若塵的體內衝出,手持一柄以劍道規則凝聚成的聖劍,迎向撲來的猙獰兇獸。

    藉助功德洗劍髓,張若塵早已是將自身的劍魂,提升到了地劍魂層次,之後隨着劍道境界的提升,劍魂也在不斷變強。

    尤其是劍道大圓滿後,劍魂更是有了本質的蛻變,攻擊力極其可怕。

    “連‘星海無岸’真理界形,都無法壓制住張若塵,難道他凝聚出的是一元空間真域?”

    米迦勒大天使王的心,頓時爲之一沉。

    想要其他恆古之道,在真理之海中,與守關者的真理界形相對抗,等級必須要更高才行。

    只是,米迦勒大天使王實在是很難相信,張若塵竟能將傳說中的一元空間真域凝聚出來。

    這種空間真域,即便是在空間神殿,一個元會,都難有一人能夠凝聚成功。

    可事實擺在眼前,由不得米迦勒大天使王不相信。

    畢竟,如果不是擁有一元空間真域,張若塵多半已經被守關者打入海中,不可能那般從容鎮定。

    張若塵凝聚出來的的確是一元空間真域,若非如此,他又豈能有信心來渡真理之海的第十層海域?

    所謂一元,指的便是混沌,張若塵能夠凝聚出一元空間真域,與他本身擁有五行混沌體,有着很大的關係。

    可惜,他暫時還未將時間長河凝聚出來,要不然,渡海會變得輕鬆許多。

    時間之道修煉到一定程度,能夠凝聚出一條真實的時間長河,與冥冥中存在的那條時間長河相契合,如此便能夠更好的運用時間之力。

    如果境界足夠,乃至於能夠藉由自身凝聚出的時間長河,進入真正的時間長河中,跨越時空。

    曾經,須彌聖僧便是達到了那樣的境界,抵達未來的不同時間點,成爲佛門傳說中的未來佛。

    依靠空間真域抵擋住真理界形的壓制,張若塵全力出手,將劍道、空間之道和時間之道的種種手段,施展得淋漓盡致。

    轉眼間,他已是與守關者激戰了上千回合,雖未落入下風,卻也沒有佔到半點便宜,戰鬥進入了僵持狀態。

    某一刻,張若塵體內涌現出大量的五行混沌氣,在身後凝聚出一座半真半虛的混沌世界。

    似是突發奇想,張若塵將真理奧義和自身修煉出來的真理規則,全都融入了混沌世界之中。

    如此一來,這座混沌世界,立刻便是發生了奇妙的變化,越發的朦朧神祕,似要演化出一座無垠的宇宙來。

    “看來此法可行,或許能以五行混沌體的異象爲基礎,演化出屬於我的真理界形。”張若塵心中暗道。

    不過,他也明白,想法雖好,可想要真正實現,卻並非是容易的事情,他需要大量的時間,去進行嘗試,參透其中的種種奧祕。

    眼下只是初步的嘗試,五行混沌體的異象,已然是擁有了部分真理界形的特性。

    張若塵能夠清晰感覺到,守關者所擁有的真理界形,對他的壓制,明顯變弱了不少。

    在這種情況下,他的空間真域,逐漸佔據了上風。

    “這種狀態,我無法維持太長時間,且下一次未必還能如此順利,必須速戰速決。”張若塵的眼中,突然閃過一道凌厲的光芒。

    只見他左手凝聚時間力量,右手凝聚空間力量,雙手相合,兩種力量頓時發生劇烈的碰撞。

    在張若塵的精密控制下,時間力量與空間力量十分奇妙的結合在了一起。

    一道銀芒劃破長空,擊穿守關者施展出的強大聖術,徑直斬在其金色的身軀上。

    “轟隆。”

    守關者的身軀極其強橫,抵擋住張若塵的攻擊。

    張若塵被反震之力,震得口吐鮮血,卻戰意高昂,大喝一聲:“再斬。”

    “轟。”

    又是一道銀芒斬下。

    “再斬。”

    ……?

    “斬。”

    每打出一擊,張若塵都會被守關者的力量,反震得吐血。不過,守關者也不好受,完全被張若塵壓制,身上浮現出一道道裂紋。

    當張若塵斬出第七十一擊,體內的力量幾乎消耗一空,就連身後的混沌世界,都變得破破爛爛,終於,將守關者的身軀撕裂成兩半。

    “嘭。”

    張若塵身後的混沌世界,亦是轟然坍塌破碎。

    強行將真理之道與五行混沌體異象相結合,張若塵根本就無法掌控,不可避免的遭受了反噬,全身上下浮現出大量裂紋,如同即將破碎的陶瓷。

    張若塵並未去在意這些,臉上反而是露出一抹微笑,因爲他成功了,擊敗了守關者。

    守關者那高大的身體消散,重新化作道道金色聖光,沒入前方的光幕之中。

    就在這時,一道柔和的力量,進入張若塵的體內,融入全身一百四十四個竅穴,在經脈和聖脈中流動。

    “自天庭界成立以來,第一位渡過十層海域的聖王,天資卓絕,獎勵萬分之十真理奧義。”一道虛無縹緲的聲音,在張若塵的腦中響起。

    張若塵略顯意外,他本來都以爲渡真理之海,已經無法再得到真理奧義,沒想到現在竟然一下子得到了萬分之十。

    要知道,他當初渡過前面六層海域,總共也就得到了萬分之十的真理奧義罷了。

    算起來,張若塵如今一共擁有了萬分之四十九的真理奧義,在這個基礎上,翻上一倍多一點,就能集齊百分之一,成爲真理使者。

    只不過,接下來再想得到真理奧義,明顯不是容易的事情,或許只能去掠奪他人所擁有的真理奧義。

    暫時,張若塵不去考慮這些,對他而言,增加的萬分之十真理奧義,正是他眼下所需要的,對他參悟聖道,還有凝聚真理界形,都會有很大的幫助。

    看了一眼前方金色的光幕,張若塵沒有遲疑,當即便是駕馭真理之舟穿過。

    此時,真理之海的岸邊,匯聚於此的所有修士,都忍不住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

    “張若塵竟然渡過了第十層海域,我們見證了傳說。”

    “沒有凝聚真理界形,都能渡過十層海域,張若塵的實力,究竟強到了何種地步?”

    “按照真理神殿頒佈的古老神諭,只要聖王渡過第十層海域,就能得到讓神都嫉妒的獎勵,那會是什麼?”

    ……

    所有人的內心,都無法平靜,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他簡直就是個怪物,連一元空間真域都能凝聚出來,我算是徹底服氣。”妾懷柔搖頭道。

    能讓她佩服的人不多,可如今,張若塵無疑是成爲了她最佩服的人之一。

    千星天女面露笑容,道:“閻無神號稱地獄界,這個元會的第一天才,同境界無敵。張若塵能夠將他擊敗,那麼,這個元會,又有誰能比他更優秀?他如果都做不到,誰還做得到?更何況……”

    千星天女很想說,更何況,張若塵還擁有大量真理奧義,擁有真理奧義的加持,渡真理之海,自然是要稍微容易一些。

    當然,這句話,是萬萬不能說出來。

    “他怎麼可能成功?”

    米迦勒大天使王的心,沉到了谷底。

    與張若塵一比,他的那點成就,算得了什麼?

    東方清羽的眼神,亦是變得很複雜,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沒想到,所有的事情,竟是都被聶湘子言中。

    事實上,聶湘子心中同樣不平靜,感覺張若塵能渡過,和親眼看到張若塵渡過,根本就是兩回事。

    所謂的十大神傳弟子,其實就是真理神殿,在每一個時代,培養出來衝擊第十層海域的絕代天驕。

    可惜,他們沒能做到的事,一個非真理神殿神傳弟子的修士卻做到。

    對十大神傳弟子而言,絕對是一種諷刺和鞭策。

    “須彌聖僧的傳人,接天神木認可之人,果然不能以常理論斷。張若塵,你的強者之路,在今天,終於開啓了嗎?”百花仙子道。

    以前,還能稱張若塵是天才,是人傑。

    可是從今天開始,恐怕就不能那麼稱呼。

    跨過第十層海域的張若塵,已經可以稱得上是一位強者。

    項楚南忍不住大笑,道:“大哥威武,不愧是我項楚南的大哥,誰人能比?”

    “如果大哥願意拜入真理神殿,應該會有很多神靈,都想收他爲徒。”風巖笑道。

    “轟。”

    真理神殿內,接連有着數道神光飛出,化作一道道朦朧的神影,屹立於天空之上,眺望金色海域的後方。

    其中一道神影,腳踏七彩神雲,身外縈繞七彩神光,身上散發出冰冷而浩瀚的神威,其不是別人,正是池瑤女皇。

    池瑤女皇以前並沒有修煉過真理之道,如今天庭界與地獄界並未爆發神戰,她也就趁機來真理神殿參悟一番。

    真理神殿對於神靈,並沒有太多的限制,只要是天庭界下屬世界的神靈,都可以前來悟道。

    以神靈的悟性,參悟真理之道,無疑要比聖境修士輕鬆得多。

    “能夠渡過第十層海域,不容易啊。但,想要得到真理神殿的獎勵,卻沒那麼簡單。”池瑤女皇低語道。

    身爲神靈,她顯然是知道很多聖境修士,所不知道的事情。

    “唰。”

    一道高大無比的神影,出現在池瑤女皇百丈之外,身體魁梧如一座太古魔山,頭上長有一對牛角,體外瀰漫着粘稠如墨的恐怖魔氣,每一縷,都可以壓塌世界。

    那尊魔神道:“池瑤女皇,是不是覺得很可惜?這樣一位絕世奇才,卻被你趕出了崑崙界,成爲了月神的神使。本座還聽說了一些流言蜚語,據說,你和他的關係很不一般,甚至還生下了……”

    池瑤女皇的眼神,徒然變得冰冷無比,身上自然流露出縷縷殺氣,道:“黑心魔主,你是想逼本女皇殺了你嗎?”

    黑心魔主當初背叛崑崙界,甘做天堂界的走狗。就連接天神木被斬斷,也隱隱與其有關,其可恨程度,更勝過天堂界諸神。

    如果有機會,池瑤女皇必會想方設法,將黑心魔主斬殺。

    對於池瑤女皇的威脅,黑心魔主卻是絲毫不在意,冷笑道:“想殺本座,你還辦不到,崑崙界危在旦夕,你又能猖狂到幾時?”

    “不得不說,張若塵是個聰明的小子,早早離開崑崙界,投入廣寒界,找了月神這座大靠山,卻是不用和其他崑崙界修士一樣,慢慢等死。這就叫良禽擇木而棲,本座倒是有些欣賞他。”

    “欣賞?看來你們黑魔界,是沒有在張若塵的手中吃夠虧。想要天魔石刻?你是在癡心妄想。“池瑤女皇漠然道。

    黑心魔主雖然僥倖渡過了一次元會劫難,卻並未能夠掌握奧義,可一旦讓其得到了天魔石刻,情況就會有所不同。

    等黑心魔主掌握奧義,就有可能渡過兩次乃至三次元會劫難,其將會變得更加強大,難以對付。

    黑心魔主重重的哼了一聲,不再多說什麼,目光亦是投向真理之山的方向,眼中閃過一道可怕的殺機。

    當初,在月神山,張若塵讓他失了顏面,之後又屢屢破壞黑魔界的好事,實在是可恨。

    若能尋到機會,黑心魔主不介意自降身份,親手將張若塵抹殺。

    至於欣賞……

    除非張若塵投如他的門下,還差不多。

    ……

    小魚求一下月票和推薦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