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能夠打破桎梏,得到真理神殿的獎勵,正如真理殿主所說,張若塵實乃非常之人,將來必成大器,廣寒界或將因他而大興,恭喜月神。”

    “先敗閻無神,後登上真理之山,能得如此驚豔萬古的奇才,實在是很讓人羨慕,看來要不了太久,廣寒界就會有新神誕生,可喜可賀啊!”

    當即,很多神靈紛紛開口,向月神道賀。

    他們所代表的勢力,與月神和張若塵都沒有什麼恩怨糾葛,無論結果如何,對他們都沒有什麼影響,現在不過是看看熱鬧。

    曼陀羅花神一步凌空,出現在月神近前,道:“十萬年不見,月神風采依舊,眼光還是那般獨到,能得真理神殿的獎勵,張若塵必將崛起,廣寒界終有恢復昔日榮光的時候。”

    她當然知道,若非張若塵在聖者功德戰中,力挽狂瀾,讓廣寒界成爲第一,那麼現在,廣寒界恐怕已經淪爲功德戰場,情況會比崑崙界更糟糕。

    哪能像現在這般,佔據極好的天域,短時間內,根本無須擔心會淪爲功德戰場。

    月神看了一眼百花仙子,轉而對曼陀羅花神道:“你的眼光,並不比本座差。”

    一株踏上修煉之路的冥古照神蓮,擁有不可限量的成長潛力,將來的成就,或許能夠趕上乃至超越曼陀羅花神,足以庇護千蕊界數個元會。

    再強大的神靈,都需要面臨元會劫難,哪怕能渡過十個元會劫難,到最後,仍舊會有隕落的時候,想要自己的大世界一直繁榮鼎盛,就必須不斷培養出新神來。

    “的確是很了不起,堪稱古往今來第一人,可惜,就怕會夭折,畢竟,纔是一個聖王而已。不成神,終歸是螻蟻。”黑心魔主冷幽幽的說道。

    血色神殿內,那道古老的聲音,此刻亦是響起:“木秀於林,風必摧之,有時候,一個人太過優秀,並非是一件好事。”

    聽到這兩句話,在場的不少神靈,均是不禁露出異色。

    “黑心魔主和甲天下還真是什麼都敢說,就不怕因此而惹怒月神嗎?”

    “月神之前可是已經放話,要力保張若塵,誰要真動了張若塵,鬧出的風波,只怕會極大。”

    “如今,月神的實力,已經完全恢復,甚至有着不小的提升,不久前,豔陽文明的老天主,似乎都在她的手中吃了虧。”

    “甲天下的實力,同樣是深不可測,並不懼怕月神,而黑心魔主背靠天堂界,自然也沒有太多的顧忌,以天堂界的行事作風,月神想要保住張若塵,只怕不會太輕鬆。”

    ……

    一時間,不少神靈都在暗中彼此傳音。

    無論是強勢的月神,還是霸道的天堂界,都不是一般人所能招惹得起,在這種時候,只能是選擇作壁上觀。

    月神還未有任何表態,黑心魔主又再度說道:“據說張若塵那小子,雖然只是區區一個聖王,卻已是池瑤女皇的面首……不對,不對,是本座沒有說對,女皇千萬不要多想,畢竟都已經過去,是什麼早已不重要。”

    池瑤女皇的眼神冷如霜,身上釋放出萬丈神光,冰冷的殺機,將黑心魔主籠罩。

    黑心魔主一再挑釁,就算是以神的心境,也無法忍受。

    而黑心魔主,就像完全沒有感覺到一般,繼續道:“不過,那小子畢竟曾是女皇的男人,月神收留他,還給他那般高的地位,讓他做神使,又讓他成爲廣寒界的第四巨頭,就不怕因此惹來非議嗎?”

    “或許過幾天,就有人傳,說他是月神你從池瑤女皇那裏搶去的情人。”

    “真要弄成這樣,對月神你的清譽,可是有着極大的影響,何苦呢?不如,你將張若塵還給池瑤女皇?畢竟池瑤女皇那兩個孩子,需要一個父親,他們一家人分開這麼多年,早該團聚。”

    黑心魔主侃侃而談,根本就沒有半點顧忌。

    聽到這番話,在場很多神靈的臉色,都不禁發生了變化,紛紛將目光投向月神和池瑤女皇,現場的氣氛,一下子變得頗爲緊張。

    一些神靈眼中浮現出不悅之色,月神乃是天庭界第一美女,玉潔冰清,不知有多少神靈愛慕,還從沒有誰敢如此褻瀆她。

    黑心魔主是故意在挑起神戰嗎?

    月神面若寒霜,一輪明月,從她的體內飛出,懸於天際,釋放出無比冰寒的氣息,簡直要將整個真理天域都給冰封住。

    池瑤女皇的掌心浮現出混沌時空蓮,映照天地,無形的冷冽殺氣,毫不掩飾的釋放出來。

    感受到兩位女神的殺氣,黑心魔主卻是並未懼怕,這裏是真理天域,且有天堂界的神靈在場,他還真不相信,月神和池瑤女皇能夠將他怎麼樣。

    “哼。”

    一道重重的冷哼聲,響徹在這片空間。

    那尊從天河而來的弱水鎧甲巨人,以凌厲的目光,盯向黑心魔主,道:“黑心,你想怎麼死?”

    “卞莊戰神,你這是何意?”

    黑心魔主那鎮定自若的臉上,露出一道忌憚的神色。

    卞莊戰神負責鎮守天河,位高權重,戰力無匹,乃是天宮一等一的巨頭人物。從他嘴裏說出一個“死”字,說明他的內心,已經非常憤怒。

    所謂言出法隨,既然卞莊戰神說了“死”字,恐怕真的是會付之於行動。

    雖然,眼前這尊弱水巨人,只是卞莊戰神的一道分身,卻也讓黑心魔主壓力巨大,不敢小覷。

    “我是何意?我就是想殺你。”

    卞莊戰神的分身,手掌託舉了起來,頓時,天蓬鍾從天外飛來,落入他的手中。

    天蓬鍾,乃是由一座古老的混沌大世界,煉製而成。傳說,那座混沌世界,有着數千萬裏那麼巨大,全是由金屬凝成。

    卞莊戰神以無上大神通,將整個大世界煉化成了一口鐘,命名爲“天蓬”。

    “嗡。”

    在這一刻,天蓬鍾微微輕晃,發出驚天動地的鐘聲。

    下一刻,一道道弱水大河匯聚而來,凝聚成一條不知多少萬里長的天河,水流浩浩蕩蕩流淌,覆蓋真理之海上空的這片天,隨後席捲了出去。

    黑心魔主的眼神微變,因爲這條天河,竟是向他而來。

    想都沒想,急速倒退。

    然而,無論他爆發出多快的速度,根本擺脫不了天河,眨眼之間,他的所有退路,便是都被天河封死。

    神力被壓制,空間被壓縮,化爲天地囚籠。

    無奈之下,黑心魔主只得快速結印,調來數之不盡的規則,凝聚磅礴的神力,凝聚出一道圓形的魔印,數以千萬計的骷髏頭,懸浮於魔印內。

    魔印釋放出滔天的魔威,似可崩碎天穹,與天河碰撞在一起。

    “砰。”

    魔印震動,支離破碎開來,重新化作無數規則和滾滾魔氣,被天河快速磨滅。

    卞莊戰神的分身,站在天河之上,一步邁出,出現在黑心魔主的上方,打出一道星辰般耀眼的拳印。

    這一拳攜帶着無匹的威勢,落在黑心魔主的眼中,像是已經擠滿了這片天地,那種煌煌天威,竟是讓他忍不住心顫。

    “卞莊戰神,你……”

    黑心魔主瞳孔緊縮,連忙出手抵擋。

    面對這位傳說之中的卞莊戰神,黑心魔主不敢有絲毫的大意,當即毫無保留的釋放出自身的神力,構築最強的防禦。

    可讓黑心魔主感到驚恐的是,他的防禦,在卞莊戰神這一拳面前,就像是紙糊的一般,輕易就被破開。

    “砰。”

    卞莊戰神分身的拳頭,結結實實的,打在黑心魔主的胸口。

    “噗。”

    黑心魔主噴出一大口神血,身體倒飛而出,重重的撞擊在弱水所化的屏障之上。

    不待黑心魔主緩過神來,卞莊戰神已然是欺身到近前,掄起天蓬鍾,當着他的頭顱,便是狠狠的砸了下去。

    天蓬鍾落下,宛如一座金屬混沌大世界,砸在黑心魔主頭上。

    能夠渡過一次元會劫難,黑心魔主的實力,自然是不弱的,可面對卞莊戰神,卻是毫無還手之力。

    “轟隆。”

    黑心魔主的神體被破,頭顱裂開,神血撒得滿天都是。

    那散發出魔光的神體,從天穹急速墜落,在真理之海畔砸出一個直徑數十里的大坑,整個真理天域都在震動。

    黑心魔主的頭部神骨幾乎盡碎,趴在坑中,難以爬起來。

    卞莊戰神手持天蓬鍾,從天而降,將黑心魔主踩在腳下,鎮壓得他無法動彈,怒吼道:“媽的,你算什麼東西?渡過了一次元會劫難很了不起嗎?敢褻瀆月神,是活膩了嗎?你不知道,月神與本戰神的關係?”

    “你最好別胡說八道。”月神冷冰冰的道。

    卞莊戰神擡起頭,向月神笑了笑:“別生氣,千萬別生氣,這不是被他氣的,沒管住自己的嘴,都是我的錯。”

    月神轉過了眼眸,懶得看他。

    卞莊戰神狠狠一腳,跺在黑心魔主背上,將他的身體踩得幾乎穿透,道:“褻瀆神靈,你不知道是死罪?褻瀆月神,更是萬死之罪。”

    “你……”

    最開始,黑心魔主根本不相信,以他的戰力,還鬥不過卞莊戰神的一道分身。更不想想,卞莊戰神敢在天庭界殺他。

    可是,他卻低估了,月神在卞莊戰神心中的分量。

    也低估了,卞莊戰神的戰力。

    神是很難被殺死,特別是渡過了元會劫難的神。可是,卞莊戰神顯然是有,弒神的力量。而且就算此時殺了他,天宮也未必會將他怎麼樣。

    黑心魔主第一次感受到,死亡距離自己似乎並不遙遠。

    “明知鎮守天河的卞莊戰神在場,還敢胡言亂語,真是愚蠢。”

    在場很多神靈的心中,都不禁生出這個念頭來。

    卞莊戰神愛慕月神,算得上是衆所周知的事情,爲何沒多少人敢招惹月神?

    既是因爲,月神足夠強大,同樣也是因爲卞莊戰神的緣故。

    當初,月神山爆發神戰,鬧出的風波極大,最後,便是卞莊戰神出面,將風波平息了下去。

    那時候,卞莊戰神明顯是在偏幫月神,可其他神靈,卻根本不敢說什麼。

    “卞莊戰神,你這樣做,未免太過分了些。”

    就在這時,血色神殿內,有着一道略顯不悅的聲音傳出。

    無論如何,黑心魔主都是他們天堂界派系的神靈,現在被卞莊戰神打得神體崩碎,無疑是損了天堂界的顏面。

    尤其現在有諸多神靈在場,更有大批聖境修士看着,成何體統?

    此時,匯聚於真理之海岸邊的聖境修士,全都已經是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什麼情況?怎麼會有神靈在真理天域戰鬥?”

    “那似乎是黑魔界的黑心魔主,似乎有神,要鎮殺他。我沒有看錯吧?”

    “黑心魔主可是渡過一次元會劫難的強大神靈,居然毫無還手之力,那位神靈是什麼來頭?”

    “噤聲,那是鎮守天河的卞莊戰神,居然招惹到他,黑心魔主的麻煩大了,說不一定真會……”

    真理殿主所說的話,僅有神靈聽到,故而,在場的聖境修士,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不過,有神靈在真理天域動手,無疑是大事件。

    讓人感到很詫異的是,黑心魔主都已經被打得那般慘,真理神殿竟然都沒人出面來干預。

    真理之山上,真理殿主將目光投向岸邊,眼中浮現淡淡的笑意:“這麼多年過去,卞莊還真是一點都沒有變,只要涉及到月神,他是誰的面子都不給。”

    對於卞莊戰神的行事作風,真理殿主是再瞭解不過,除了鎮守天河,月神的事情,恐怕是唯一能夠讓他上心的。

    當年,月神在崑崙界失蹤,卞莊戰神可是單槍匹馬殺入過地獄界,蓋世殺威,染紅了地獄界的一片星域。

    這一次,卞莊戰神會出現在真理天域,明顯也是因爲知道月神會來的緣故。

    他會如此霸道的出手,並不是真的沒有智慧,只知靠武力解決問題。

    而是,知道因爲張若塵的原因,廣寒界和月神都被推至了風頭浪尖。所以,他纔要以強硬的姿態,向諸神宣告,誰敢對月神有一絲褻瀆,或者是不利,那他就要殺誰。

    在天庭,在真理天域,也照殺不誤。

    卞莊戰神轉過身來,將目光投向血色神殿,淡漠道:“過分?本座要做什麼,你還沒有資格來指指點點,哪兒涼快哪兒呆着去,別在這裏礙眼。”

    說罷,卞莊戰神又狠狠在黑心魔主的身上踩了幾腳,所有人都清晰的聽到了神骨碎裂的聲音。

    “滾過去,向月神跪地道歉,不然本座真的會殺了你。”

    卞莊戰神一腳踢出,將黑心魔主踢飛出去。

    黑心魔主披頭散髮,狼狽無比,調動神力支撐起殘破的神體,掙扎着站起身來,怒吼道:“卞莊,你欺人太甚。”

    此刻的黑心魔主狀若瘋魔,他恨啊,今天所發生的事情,將成爲他一生的污點,自他成神以來,還從未被人如此欺凌過。

    “黑心螻蟻,還敢在本座面前大呼小叫。”卞莊戰神眼神冰冷,手指指向黑心魔主,身上散發出一縷可怕的殺氣。

    在場的神靈,無不露出異色,恐怕也只有卞莊戰神,纔會如此的霸氣,能夠將神看作螻蟻。

    黑心魔主心神顫動,微微冷靜下來,心中生出無比強烈的危機感。

    “嗡。”

    血色神殿中,爆發出極其強大的神威,衍生出厚重的血雲,覆蓋天宇。

    “卞莊戰神,凡事適可而止,不要太過。”一道帶着溫怒的聲音,從血色神殿中傳出。

    卞莊戰神的分身,屹立於弱水所化的天河之上,揹負着雙手,目光睥睨血色神殿,霸氣十足道:“甲天下,你還真當自己是個人物嗎?一直在本座耳邊叨叨,不服氣的話,就來和本座打一場。要是你能戰勝本尊的分身,本座今後絕不踏出天河半步。”

    “如果沒這個膽量,就老老實實龜縮在你的血戰神殿中,本座懶得和你一般見識。”

    聞言,甲天下頓時震怒,道:“卞莊,你未免太狂了,真當本座怕你不成。”

    他是誰?

    血戰神殿的創始者,掌握了奧義的強大古神,還從未有人敢如此小覷於他。

    使用分身擊敗他?

    簡直是癡心妄想,即便對方是鎮守天河的絕世戰神,也絕不可能。

    一衆神靈面面相覷,沒想到事情竟會演變到這種地步,沉寂十萬年之久,卞莊戰神是要重顯神威了嗎?

    要知道,十萬年前,他就是天宮九大戰神之首。

    現在的修爲,又強橫到何等地步?

    要以分身,鎮壓甲天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