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血色神殿震動,一道無比高大威武的身影,緩步從其中走了出來,身上散發出浩瀚如淵的神威。

    此人背上長有八隻巨大的血翼,身着赤色鎧甲,似是以鮮血染紅,其看上去很年輕,眼神卻是極爲深邃,宛如兩個黑洞,透着歲月的滄桑。

    他便是血戰神殿的創始者,與月神同時代的強大古神,甲天下。

    即便是在整個天堂界,甲天下也是能夠派得上號的頂尖大人物,擁有極大的話語權。

    此刻,甲天下的眉宇間,透出一股可怕的煞氣,眼神顯得十分陰沉,卞莊戰神的輕視,已然深深將他激怒。

    如果是卞莊戰神的真身前來,他自然不會說什麼,可區區一道分身,也敢這般狂,未免太不將他放在眼中。

    “卞莊,就讓本座來領教一下,天宮九大戰神之首,究竟有多大的神通。”

    甲天下目光銳利如刀,八隻血翼扇動,釋放出滔天的血氣。

    無數的規則被調動起來,與血氣相結合,凝聚成一隻遮天巨手,攜帶無匹的神威,徑直向着卞莊戰神拍擊而去。

    ωwш ▪тTk án ▪℃ O

    卞莊戰神絲毫不以爲意,很是輕蔑道:“雕蟲小技,也敢在本座面前擺譜。”

    說話間,卞莊戰神腳下的天河,劇烈涌動起來,化作一條巨龍,撞向遮天巨手。

    “嘭。”

    遮天巨手攜帶的神力雖強,可遭到天河的撞擊,仍舊是在瞬間爆碎開來。

    繼而,天河的威勢不減,繼續向着甲天下席捲而去,勢不可擋。

    甲天下眼中閃過一道凝重之色,背上的八隻血翼,極速變大,化作萬里長,宛如垂天之雲,每一片羽毛,都泛起妖異的血光,凌厲至極,似一柄柄神劍。

    “嘩啦。”

    血翼橫空,斬裂虛空,也將天河生生截斷。

    可如此一來,組成天河的弱水,卻是趁機附着到了血翼之上,猶如跗骨之蛆,怎麼都無法驅除。

    弱水乃是天地間一種極爲特殊的神水,任何東西都不能漂浮其上,哪怕是一根羽毛,也會沉入水中。

    同時,弱水具備驚人的侵蝕力,號稱能夠消融萬物,甚至威脅到神靈。

    若非如此,天庭界也不會以一條弱水構成的天河守護。

    身爲天河鎮守者,卞莊戰神早已是能夠隨心所欲的掌控弱水,運用其施展出種種匪夷所思的手段。

    如果是在天河中戰鬥,卞莊戰神幾乎是能夠立於不敗之地。

    眼見卞莊戰神和甲天下激鬥在一起,匯聚於真理之海的諸神,不由紛紛退開,爲他們騰出足夠寬闊的戰場。

    同時,也有神靈出手,將下方的聖境修士挪移走,避免受到神戰的波及。

    以卞莊戰神和甲天下的實力,哪怕只是不小心泄露出一絲神力,都絕非是聖境修士所能承受。

    ……

    真理之山的山頂,張若塵的傷勢痊癒,悠然睜開雙眼。

    他這次雖然傷得極重,肉身和聖魂都險些崩潰,卻也因此得到極大的好處,如今重新凝聚一番,肉身和聖魂的強度,都得以大幅提升,散發出不朽不滅的氣息。

    只要他願意,現在便可以鑄造出最爲頂級的不朽聖軀,突破成爲大聖,且絕非尋常的不朽大聖可比。

    “融合了真理之心的真理界形,果然變得很不一樣,變幻莫測,連我本身都有些看不明白。”

    以精神力掃視身後的真理界形,張若塵心中不由暗道。

    他的真理界形,應該仍舊處於星海無岸層次,可在本質上,卻是遠超一般的星海無岸,所蘊含的奧妙,更是超乎想象。

    心意一動,張若塵將真理界形收入體內,他需要好好感悟一番,才能夠完美的去運用。

    擁有了真理界形,他便隨時都可以施展出十倍的攻擊力,即便是真理神殿的十大神傳弟子,暫時都無人能夠做到。

    張若塵站起身來,對真理殿主拱手道:“多謝前輩的指點,讓我得以煉化真理之心。”

    “那是你個人的造化,與本座並無太大關係,你暫時先留在這裡,不要着急離開。”真理殿主道。

    張若塵問道:“這是爲何?”

    真理殿主伸手一指,前方立刻凝聚出一塊巨大的晶體,映照出外界的畫面。

    “這是……兩尊神靈在大戰!”張若塵頗爲詫異。

    真理殿主道:“你能夠登上真理之山,吸引了多位神靈的注意。而你得到了真理之心,則是一些神靈,不願意看到的結果。”

    聞言,張若塵心中頓時明悟,不說其他,天堂界派系,肯定是不希望他繼續活在這個世上。

    “好厲害,居然可以與甲天下,一較高下。”張若塵心中吃驚,感到震撼。

    甲天下爲血戰神殿的第一至強,天堂界的古神之一,堪稱天地執棋手,能夠與他抗衡的人物,又是何方神聖?

    真理殿主道:“那是鎮守天河的卞莊戰神,而且,一道分身而已。”

    “一道分身?”

    張若塵的臉上,露出驚愕之色,道:“那甲天下,也是分身?”

    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實在是看不透,甲天下和卞莊戰神的虛實。若不是,真理殿主以真理規則,凝成的晶體,投影了神戰畫面,他連二神的身形,估計都看不清。

    修爲差距太大。

    真理殿主笑了笑,道:“甲天下是神之本體。”

    張若塵頓時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天庭還真是藏龍臥虎,一山還比山高,天外更有天外天,讓人隨時都得保持一顆謙虛、敬畏、奮進的心。

    大聖之下第一人的名號,看似很了不起。

    可是,大聖之中,強者如雲,脫下百枷的大聖誰是弱者?誰沒有自己的傳奇?

    單單只是青絲雪,張若塵就沒有信心,以聖王的境界,與她對抗。

    真理殿主道:“不用一副深受打擊的模樣,卞莊戰神乃是一位古神,號稱天宮九大戰神之首,更是肩負鎮守天河的重任。如果沒有這等戰力,天庭界不知被地獄界的神靈暗襲了多少次。”

    “他們爲何戰了起來?”張若塵問道。

    真理殿主道:“因爲你。”

    “我?殿主莫要開玩笑,我和卞莊戰神一點交情都沒有。”張若塵苦笑。

    “你沒有,月神有。”

    張若塵露出一道笑意:“這就有意思了,難道月神的魅力,大到能夠讓卞莊戰神心動的地步?”

    “聽你這麼說,你是覺得,月神沒有那樣的魅力?實話告訴你,月神當年,可是號稱美貌氣質天庭第一,不知多少神靈被她傾倒。”

    真理殿主看似一副兇惡的長相,對張若塵卻是很隨和,沒有將他當成一個聖王看待。二人交流起來,談天說地,毫無顧忌。

    張若塵訝然,道:“神的心境圓滿無缺,怎麼可能,還會陷入情感的糾葛?”

    在張若塵的認知之中,一直覺得,神靈都是斷情絕欲,爲了完成心中的偉大願想,或者是追尋無上大道,會放棄所有的一切。

    就像池瑤。

    子女在她心中,似乎都不是那麼重要。

    真理殿主搖了搖頭,道:“心境的圓滿無缺,不是斷情絕欲,而是隨心所欲。卞莊那個傢伙,也算是諸神之中的一朵奇葩。靠譜的時候,可以穩鎮天河。不靠譜的時候,是敢丟下天河,獨自一人殺入地獄界,誰都攔不住。”

    “至於他和月神之間……哏哏,誰知道呢,總之他是聲稱,只要月神答應與他乘坐天舟同遊天河,看盡滿天星河,他願意加入廣寒界。爲攬明月,可失八萬裡天河,就是從他嘴裡說出的。”

    張若塵汗顏,心頭暗歎,那位卞莊戰神,果然是夠奇葩。

    爲攬明月,可失八萬裡天河。也不是天宮諸神聽到這話,是什麼表情,有沒有生出換一位神鎮守天河的想法?

    “自月神迴歸以後,爲何各方都不敢明目張膽的對付廣寒界?其實都是因爲忌憚卞莊戰神,他的威名,乃是生生殺出來的。”

    聽到這番話,張若塵不由將目光,鎖定在了卞莊戰神的身上。儘管對方是爲了月神,但,這次無疑也是連帶着在幫他。

    張若塵心中很清楚,得了真理神殿的獎勵,只怕會有很多人,都想對他不利,甚至於連神靈都有可能親自出手,他是真正被推到了風口浪尖之上。

    真理之山上空,卞莊戰神的分身,與甲天下激戰連連,或許是爲了減少破壞,二人已是進入到虛無空間之中。

    甲天下越戰越心驚,以他的實力,面對卞莊戰神的一道分身,竟是絲毫都無法佔到便宜。

    一抖手,甲天下將《修羅地獄圖》祭出。

    圖卷展開,化作一座浩瀚的世界,呈現出一座赤黃色的恢宏大陸,濃厚的血氣,籠罩在大陸之上,無數血河、血湖、血海密佈,看上去極爲的怵目驚心。

    可以看到,大陸上流動着數之不盡的銘紋,散發出蘊含匪夷所思的神聖力量。

    月神山一戰中,月神曾從二甲血祖手中,奪取了《修羅地獄圖》,但大戰結束後,雙方達成一些協議,便又將此寶歸還給了甲天下。

    畢竟,《修羅地獄圖》乃是血戰神殿的鎮殿重寶,不容有失。

    相比之下,甲天下催動《修羅地獄圖》,所能發揮出來的威力,無疑是要比二甲血祖強大得多。

    一根根粗壯的血柱,從修羅大陸上衝天而起,轟擊向卞莊戰神。

    這些血柱,均是蘊含着無比強大的神力,可以將大片星空轟碎。

    “一張破圖,也敢拿出來礙眼,看本座將它砸得稀巴爛。”

    卞莊戰神並未閃避,反而是主動迎了上去。

    只見他掄動天蓬鍾,迎向轟擊而來的諸多血柱。

    “嘭。”

    天蓬鐘錶面流轉無數的銘紋,釋放出朦朧的混沌金屬光華,無堅不摧,將一根根血柱,盡皆擊碎。

    下一刻,天蓬鍾極速變大,簡直能夠堪比一座大世界。

    卞莊戰神力量無匹,直接將變大的天蓬鍾砸了出去。

    “轟隆隆。”

    天蓬鍾沉重無比,堅硬至極,一下子便將修羅大陸擊穿,整個世界都出現崩塌的跡象。

    甲天下連忙釋放出更多的神力,乃至於運用出自身所掌握的奧義,注入《修羅地獄圖》中,穩固住修羅大陸。

    “給我鎮壓。”

    甲天下低吼,將《修羅地獄圖》的力量,催發到極致。

    流淌在修羅大陸上的所有血液,全都升騰而起,化作無盡血海,將卞莊戰神淹沒。

    這些血液乃是殺戮無數神靈,收集而來,充滿了怨煞之氣,極其邪惡,就算是神體,也會受到侵蝕。

    卞莊戰神的身體,突然化開,化作浩瀚無垠的弱水,包裹住天蓬鍾,橫掃四方。

    “轟。”

    眨眼之間,無盡血海便是被天蓬戰神所化的弱水,衝擊的七零八落。

    連帶着修羅大陸,也變得四分五裂,陸地成灰。

    “砰。”

    甲天下遭受猛烈的衝擊,身體倒飛而出,口中神血噴濺,他背上的血翼,有着三隻爆碎開來,剩下的五隻血翼,盡皆沾染上神血,變成了名副其實的血翼。

    《修羅地獄圖》再度顯現出來,其上竟是清晰的出現了數道裂痕,受到不輕的損傷。

    眼見卞莊戰神所化的弱水,再度向自己衝擊而來,甲天下卻是不敢再去硬拼,當即將《修羅地獄圖》收回,而後極速倒退。

    剎那之間,甲天下退出了虛無空間,退回到血色神殿內。

    沒有半刻的停留,甲天下駕馭血色神殿,準備破開虛空,離開真理天域。

    “哪裡逃?”

    卞莊戰神的大吼聲響起。

    儘管甲天下的速度很快,可天蓬鍾仍舊是砸在了血色神殿上。

    “咔。“

    血色神殿發出破碎之聲,當即坍塌下去一大塊。

    在這種情況下,甲天下更加不敢停留,顧不得什麼顏面,立刻遁走。

    弱水聚攏,重新化作卞莊戰神的模樣,將天蓬鍾收回,看着遁走的血色神殿,不屑道:“逃得倒是挺快,沒本事,還喜歡強出頭,甲天下,你最好老老實實龜縮在血戰神殿,不要再出來,否則,本座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看到這一幕,在場的神靈,無不露出驚色,很多神靈看向卞莊戰神的目光,都充斥着敬畏之色。

    “怎麼會這樣?甲天下可是掌握了奧義的古神,竟然連卞莊的一道分身都無法打過。卞莊究竟強橫到了何種地步?”黑心魔主心中震驚到了極點。

    直到此刻,他才知道天宮九大戰神之首,所代表的意義,那是真正的絕世無敵,屹立於星河宇宙之巔。

    ……

    這一章,是補昨天的那一章。順便,小魚厚着臉皮,求一下月票和推薦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