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場的諸神都明白,卞莊戰神能夠使用分身,擊敗甲天下,除了掌握有天蓬鍾這件神器之外,更因爲這裡是天庭界。

    八萬裡寬的天河環繞整個天庭,因此,只要是在天庭界,卞莊戰神就能借天河的大勢,轉化爲自身的力量。

    看似一具分身,實際上,也包含了天河的力量。

    甲天下並不是弱者,而是一座神殿的主宰,換做是在宇宙中別的地方,卞莊戰神想要憑藉一具分身勝他,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他最大的失誤,還是低估了天河凝成的勢,也低估了卞莊戰神。

    “轟隆。”

    卞莊戰神睥睨四方,拎着天蓬鍾,重新降臨到黑心魔主的身邊,強大的神威,自然而然的散發出來。

    黑心魔主心中凜然,甲天下已經重傷逃遁,誰還能爲他出頭?

    自他踏上修煉之路以來,一直都很精於算計,步步爲營,不但讓自身渡過了一次元會劫難,更是讓黑魔界躋身成爲天庭界前一千的強界,無須爲成爲功德戰場而擔心。

    沒想到,這一次卻是棋差一招,本想代表天堂界發聲,可到最後,卻給自身招來了天大的麻煩,甚至於會有殺身之禍。

    “跪下,向月神道歉,本座可以饒你一命。”卞莊戰神冷聲道。

    黑心魔主頓時震怒:“卞莊,本座的實力,的確是不及你,但也絕不受你侮辱,本座乃是黑魔界的主宰,即便你是天宮的戰神,也沒資格殺我。”

    擁有神心者,百折不撓,讓他向人下跪,這是絕不可能的事情。

    身爲神靈,可殺,不可辱。

    “黑魔界的主宰?算個屁啊,在本座眼中,你就是一個卑微的螻蟻,既然你這麼想死,本座就成全你。”卞莊戰神眼神輕蔑,身上釋放出可怕的殺氣。

    黑心魔主心一橫,當即將一方魔印祭出,即便明知不敵,他也不可能坐以待斃。

    在場的神靈,大多都不禁暗自搖頭,以卞莊戰神的強勢霸道,這個時候,還真是沒人敢出面去阻止。

    就在卞莊戰神準備出手時,一道平靜的聲音,突然響起:“到此爲止吧,卞莊,你應該知道我真理天域的規矩。”

    伴隨這道聲音落下,一道神光,從真理之山飛出,化作一尊高大魁梧的身影,身上散發出浩瀚如淵的神威。

    整個真理天域的規則,活躍了起來,盡皆向着其匯聚而來,似乎整片天域,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出現之人,自然便是真理殿主,在這種關鍵的時刻,她終是選擇出面,不讓卞莊戰神殺死黑心魔主。

    張若塵亦是跟着離開了真理之山,此時就站在真理殿主的身後,倒是沒有受到神威的壓迫。

    面對在場的諸神,張若塵顯得十分淡定,並未顯露出半點慌亂之色。

    當初在月神山,他曾親身與神靈戰鬥,心中對神靈雖有敬畏,卻並無懼怕。

    其實,張若塵並不希望,真理殿主在這個時候出面,讓給黑心魔主死在卞莊戰神的手中,纔是最好的結果。

    身形閃動,張若塵出現在月神的身邊,抱拳行禮道:“拜見月神。”

    “你這次做得很好,本座已經當衆宣佈,今後你將是廣寒界的第四巨頭,地位只在本座和樹神之下。”月神道。

    聞言,張若塵心中不禁一怔,沒想到月神竟會給予他如此高的地位,這樣倒是也不錯,至少他今後在廣寒界,幾乎不用受制於人。

    事實證明,與月神合作,乃是極爲明智的選擇。

    心念轉動,張若塵道:“謝月神。”

    月神微微點頭,隨即將目光投向真理殿主。

    此刻,在場的諸神,目光均是鎖定在真理殿主的身上,包括卞莊戰神在內。

    對於真理殿主的到來,沒有多少人感到驚訝,畢竟這是在真理天域,卞莊戰神都快要出手擊殺黑心魔主,她如果再不現身,那才顯得不正常。

    真理殿主看向卞莊戰神,道:“你應該知道,在真理天域禁止神戰,你想在我的地盤上弒神?”

    “本座不過是揍了兩個螻蟻一頓,可算不上是什麼神戰,既然殿主親自出面,本座倒是可以不殺他,但他卻必須爲褻瀆月神,付出一些代價。”卞莊戰神道。

    真理殿主道:“這是你們之間的事,我懶得理會,但,決不允許再有神戰在真理天域爆發。”

    說話間,真理殿主身上釋放出一股無形的威勢,將真理之海籠罩,在場的諸多神靈,都不禁微微變了臉色。

    任誰都能夠真切的感受到,真理殿主的強大,那種威壓,遠在卞莊戰神這道分身之上。

    卞莊戰神眼睛微眯,略作沉吟,道:“放心,本座自有分寸。”

    隨即,卞莊戰神看向黑心魔主,道:“黑心,拿出一株神藥來,作爲對月神的補償,千萬別說你沒有,有些事,瞞不過本座的耳目。”

    不久前,黑心魔主離開過天庭界,待得其歸來渡天河時,卞莊戰神曾察覺到他的身上,有神藥的氣息。

    黑心魔主的眼神一沉,他沒想到卞莊戰神胃口如此大,一開口,便要一株神藥。

    神藥何等珍貴,即便是萬古不滅大世界,也難得能夠誕生出幾株,對神靈有着極大的用處。

    就像當初,月神僅僅是煉化了七星神苓的一片月葉,就恢復了不少的神力。

    可以說,任何一株神藥的價值,都是不可估量。

    黑心魔主身上的確是有着一株神藥,那是他耗費極大力氣,才從一處極其危險的宇宙秘境中採摘到。

    在數萬年前,黑心魔主便發現了這株神藥,直到最近,神藥才終於成熟。

    爲了不讓其他人發現神藥的存在,黑心魔主可謂是費盡了心思,靜靜守候數萬年之久,在採摘時,還受了不輕的傷,險些隕落在那處宇宙秘境之中。

    現在讓他拱手讓人,黑心魔主如何能夠甘心?

    見黑心魔主久久不說話,卞莊戰神不由冷聲道:“怎麼?不願意是嗎?那你最好永遠不要離開真理天域。”

    聽到這句話,黑心魔主的心,頓時沉到了谷底,他已經聽明白,他今天如果不交出神藥,卞莊戰神絕不會罷休。

    或許,從一開始,卞莊戰神便已經在打那株神藥的主意。

    永遠待在真理天域,這可能嗎?

    強行壓下心中的憤怒,黑心魔主陰沉一笑:“月神能夠重返天庭界,乃是值得慶賀的事情,這株神藥,便當是本座的一點心意。”

    說話間,黑心魔主取出一隻聖玉製成的錦盒,以神力托住,送到月神的面前。

    月神淡淡的看了黑心魔主一眼,倒也沒有拒絕。

    神藥,誰不想要?

    伸手接過錦盒,將之打開。

    頓時,七彩色的神光,從錦盒中綻放出來,一股濃郁的神藥氣息,向四面八方瀰漫。

    “這是……渡劫神蓮!”

    有神靈,忍不住發出了驚歎之聲。

    一道道神靈的目光,變得火熱,渡劫神蓮是他們也渴望得到的寶物。

    究其原因,在於渡劫神蓮太過特別。顧名思義,渡劫神蓮能夠幫助渡元會劫難,極大提高渡劫的成功率。

    根據前人的經驗,煉化一株渡劫神蓮,足以將渡劫的成功率,提高三成。

    神靈所面對的元會劫難,一次比一次可怕,別說是提高三成,就算是一成,都會有人願意付出巨大代價去換取。

    黑心魔主的心在滴血,這株渡劫神蓮乃是他爲自己渡第二次元會劫難所準備,對他有着無比巨大的意義。

    如果是其他類型的神藥,黑心魔主哪會留着,得到時,恐怕就已經煉化,用以提升自身的實力。

    數萬年的等待,拼命得來的神藥,徒爲他人作嫁衣裳,實在是很可悲。

    “不錯,再過不久,月神便會渡第四次元會劫難,這株渡劫神蓮,正好能夠用得上。”卞莊戰神露出滿意的笑容,看向月神的時候,還露出一抹討好的神色。

    如此神色,出現在他這樣的大人物臉上,讓在場諸神都感到無語,覺得他沒有強者該有的威儀。

    張若塵心中不由一動,第四個元會劫難,這意味着,月神差不多活了五十萬年,當真是一位古神。

    無論是天庭界,還是地獄界,像月神這般古老的神靈,應該都不多。

    畢竟,一半以上的神靈,都無法渡過第一次元會劫難。渡過第二次元會劫難的神靈,更是稀少,這一類的神靈,往往都已經能夠威震諸天,幾乎都掌握了奧義。

    “有渡劫神蓮相助,月神必可渡過第四次元會劫難,修爲實力更上一層樓,可喜可賀。”

    不由得,不少神靈都開口向月神道賀。

    以月神的實力,一旦渡過第四次元會劫難,到時候,無疑是更加沒多少人,能夠招惹得起。

    如此一來,廣寒界在接下來的一個元會,都可以高枕無憂。

    月神那冷若冰霜的臉上,亦是露出一抹淺笑,這株神藥,的確對她很有用處。其實剛纔,就算卞莊不出手,她也打算親自出手教訓黑心魔主。

    這株渡劫神蓮,算是意外收穫。

    看到月神臉上的笑意,卞莊戰神不由心花怒放,能博月神一笑,他做的再多,都是值得的。

    沒有了卞莊戰神的氣機鎖定,黑心魔主不再停留,當即化作一道魔光,急速遠去。

    此次弄到顏面盡失,真理天域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再繼續呆下去。

    奈何技不如人,他縱有再大的憤怒,也只能先忍耐。

    “黑心魔主,你也會有今天,讓你活着也好,等將來,我親手斬下你的頭顱,祭奠崑崙界戰死的先賢。”張若塵心中暗道。

    目光一轉,張若塵看向不遠處的池瑤女皇,眼中不禁浮現出極爲複雜之色,心中思緒萬千。

    這個時候,池瑤女皇也將目光投了過來,那雙鳳眸,宛如宇宙中的兩顆冰冷星辰,不夾雜絲毫感情。

    “有進步,加油,我在神境等你。”

    說完這一句,池瑤女皇重新回到真理神殿。

    張若塵本是想要當面問她,爲何要那麼對待池崑崙和池孔樂,可惜,人家根本就沒給他開口的機會。

    “池瑤,我不會讓你等太久的。”

    張若塵將思緒平復,想要直面池瑤,他還需要變得更加強大才行。

    在場全都是神靈,張若塵雖不懼怕,卻也難免有些不自在,故而,他向月神和真理殿主告辭了一句,便獨自離開。

    雖然有不少神靈,都很在意張若塵所得到的那份獎勵,可有月神和卞莊戰神在場,還真沒誰敢有什麼舉動。

    “恭喜大哥,渡過十層海域,登上真理之山。”

    風巖、項楚南等人,立刻迎了過來。

    項楚南頗爲激動道:“大哥,你怎麼會和我師母一起出現?”

    “我也很意外,你的師母,竟會是真理神殿的殿主,我現在是對你師父,越來越好奇。”張若塵道。

    風巖面露驚色,道:“三弟的師母,是我們真理神殿的殿主?”

    不光是他,項楚南和風兮,也都感到很驚訝。

    唯有青絲雪顯得很平靜,似乎是早就知道。

    想想也正常,以她的修爲實力,她的父母,也不該對她隱瞞太多。

    “也唯有殿主,才能夠教導出在真理之道上,有如此驚人天賦的奇才。”風兮露出恍然之色。

    能夠成爲真理神殿的殿主,在真理之道上的成就,無疑是達到了常人無法想象的程度,也必然掌握了數量不少的真理奧義。

    項楚南哈哈笑道:“有話待會兒再說,我們先找個地方,好好喝上幾杯,慶祝一番。”

    “三弟說得對,大哥能夠登上真理之山,必須要慶祝,好酒管夠,我請客。”風巖笑道。

    張若塵正想說話,目光卻是突然發現了一道曼妙的身影,不由說道:“你們先去找地方,我有點事情需要處理,隨後就到。”

    說罷,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直接從原地消失無蹤。

    “大哥要去做什麼?”項楚南露出疑惑之色。

    風巖道:“肯定是十分重要的事情,我們去酒樓等他便是。”

    當即,幾人便是動身,去往真理天域最好的酒樓,既是要爲張若塵慶祝,風巖當然不會小氣。

    另一邊,一道身影快速閃掠,遠離真理之海,想要進入真理神殿。

    “瀲曦仙子好久不見,別來無恙?”

    張若塵的聲音響起,隨即憑空出現在那道身影的前方,攔住了她的去路。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魂界尊貴的神女,大曦王。

    看到張若塵,大曦王的眉頭不禁微微皺起,自商子烆死在張若塵的手中,她便是離開了崑崙界,一直在魂界修煉,直到最近,纔來到真理天域。

    她已經有意去避開,可沒想到,還是被張若塵所發現。

    大曦王道:“張若塵,這裡可是在真理天域,你想做什麼?”

    “你不用如此緊張,我不是來對付你的,只是有幾個問題,想要請教你。“張若塵平淡道。

    大曦王漠然道:“我似乎沒有必要,回答你的任何問題。”

    說罷,大曦王便是想徑直離開,半刻都不想與張若塵單獨相處。

    “是嗎?我這裡有一張鏡像圖卷,記錄的是,你殺死大批天堂界修士的畫面。“張若塵一邊說話,一邊取出一張鏡像圖卷。

    本來,他還將一種可怕的火焰飛蟲,融入了大曦王的體內,不過,現在卻是已經感知不到。

    很顯然,是大曦王回到魂界後,請魂界的強者出手,將火焰飛蟲全部驅除掉。

    但,僅憑這一張鏡像圖卷,也足以讓大曦王服軟。

    更何況,張若塵手中還掌握有,對大曦王極爲重要的寶物,不怕她不乖乖聽話。

    對付敵人,必要的手段,還是要有的。總不能指望着敵人自己將所有秘密,都告訴他。

    大曦王這步暗棋,張若塵已經放置在那裡很久,現在就是需要她發揮作用的時候。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