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空間挪移施展,張若塵強行穿過陣法,進入莊園內,出現在大曦王和翃落座的樓閣內。

    大曦王和翃的警覺性,均是極高,都在瞬間察覺到了張若塵的到來。

    不待他們有所行動,他們便發現,身處的空間,已經完全凝固,根本就動彈不得。

    大曦王倒是顯得很平靜,畢竟,她早就知道張若塵在一旁窺視,會在這個時候現身,也並不奇怪。

    只是她心中明白,既然張若塵現身,她多半是無法脫身,要再度成爲階下之囚。

    “張……張若塵。”

    翃的眼神鉅變,眼中有着絲絲懼色浮現出來。

    沒辦法,人的名,樹的影,以張若塵如今所擁有的赫赫威名,大聖之下,誰能不懼?

    翃不是弱者,實力達到大聖之下第三層次,可面對張若塵,竟連一絲反抗之力都沒有,完全被空間真域所禁錮。

    但,很快,翃便鎮定下來,沉聲問道:“張若塵,你私闖入本王的居所,想要做什麼?天宮執法隊可就在皇城內,你最好不要亂來。”

    “告訴我,米迦勒如今在何處?”張若塵淡漠問道。

    翃的臉色,頓時微微一變,他本來還抱有一絲僥倖,覺得張若塵並未聽到他與大曦王的對話,可現在看來,是他太過天真。

    關鍵是,這一切未免太過巧合,張若塵怎麼會偏偏在這個時候盯上他?

    除非是……大曦王有問題!

    看到翃的這種反應,無需其作出回答,張若塵心中已經是有數。

    張若塵眼神微沉,懶得再多問什麼,一隻手伸出,釋放出一道空間力量,將大曦王和翃包裹住。

    繼而,將二人收入了叢林小世界中,暫時鎮壓起來。

    他早已施展手段,掩蓋一切,加上這座莊園本就有陣法籠罩,其中所發生的事情,外界無法知曉。

    “希望還來得及。”

    沒做片刻的耽擱,張若塵當即動身,向九星連珠府趕去。

    不多時,張若塵趕到九星連珠府外,發現這裏十分平靜,一切如常,不像有什麼事情發生。

    可越是如此,他便越感到不對勁。

    目光轉動,張若塵突然有所發現。

    就在府門前的地板上,有着一些紋絡存在,顯得極爲繁奧複雜,幾乎與地板的紋絡重疊,顯得很不起眼。

    “這是……幻真符和封天機符,是符道地師所畫。”

    張若塵的臉色,頓時一變。

    幻真符的作用,乃是製造幻境,以假亂真。而封天機符,則是能夠封鎖天機,隔絕一切的感知。

    既然這兩道符出現在九星連珠府外,很多事情,已經是再清楚不過。

    當即,張若塵出手,釋放出一道強大的空間力量,生生將地上的兩道符篆震碎,直接闖了進去。

    幻真符破碎,一些被掩蓋的東西,立刻便是顯現了出來。

    十分濃烈的血腥氣息,瀰漫開來,原本巍峨氣派的一座座府殿,如今都變得破破爛爛,幾乎成爲了一片廢墟。

    一具具屍體,映入張若塵的眼簾,當真是屍橫遍野,血液已經將整個連珠府染紅,感覺像是進入了煉獄之中。

    連珠府地位特殊,池瑤女皇不在時,這裏便會成爲朝廷的中樞。

    儒道的諸多大儒、聖儒,都匯聚於連珠府內,處理各種政務,統御天下。

    朝廷的長治久安,儒道有着極大的功勞。

    可現在,那些大儒、聖儒,全都倒在了血泊中,整個連珠府內,感知不到半點生命的氣息。

    饒是以張若塵的心境,看到這樣的畫面,也不免出現巨大的起伏,怔怔的站立在原地。

    那些大儒、聖儒,大多瞪大着眼睛,目眥欲裂,眼中充斥着憤怒、悲痛、不甘等種種情緒。

    張若塵步入破敗的連珠府中,看着遍地的屍體,眼神變得十分的冰冷。

    他終歸還是來晚了一步,連珠府已經淪爲地獄,怨氣沖天。

    當然,即便他一趕回崑崙界,就直接來到連珠府,同樣是來不及,要發生的事情,誰也阻止不了。

    猛然間,張若塵伸出一隻手來,捏住一絲灰黑色的氣體。

    “嗯?地獄界的氣息,難道血洗連珠府的並不是天堂界,而是地獄界強者?”張若塵眼中露出絲絲異色。

    因爲從翃口中,聽說了天堂界的計劃,他便直觀的認爲,這一切,都是天堂界所爲。

    可現在,他卻捕捉到了地獄界的氣息,從那些大儒、聖儒身上的傷口中,散溢出來,且破敗的連珠府中,也到處殘留着地獄界的氣息。

    不由得,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仔細的探查連珠府的每一個角落。

    以他如今的精神力強度,有任何的蛛絲馬跡,都絕對無法逃過他的感知。

    下一刻,張若塵身形一動,出現在連珠府的第九府。

    這一座府殿,乃是連珠府的核心所在,用以監察天下的天地棋盤,也是被安置在其中。

    可惜的是,府殿內早已空空如也,天地棋盤不知所蹤。

    這座府殿內的屍體較少,僅有二十餘具,可他們的身份卻很不一般,全都是儒道中祖師級別的人物,每一位都德高望重,是無數儒生崇拜的對象。

    張若塵對儒道的強者,並不是很熟悉,可也認得琴宗宗主和棋宗宗主,這兩位乃是與畫聖楚思遠齊名的儒道祖師。

    此刻,這兩位宗主,卻也同樣倒在血泊中,早已沒有了生命氣息。

    他們死得很慘,眉心處皆有一個血洞,白色的腦漿與血液混合着,流淌而出。

    儒道修士,大多都是隻修精神力,修的是浩然正氣,肉身卻是十分的脆弱,遠無法與武道修士相比。

    張若塵走到琴宗宗主的近前,目光投向其前方的地面上。

    那裏有着以鮮血書寫的兩個字——天堂,堂字尚未寫完,還差最後一筆,顯然是琴宗宗主已經無力去寫。

    這兩個字,已經是說明了一切。

    張若塵眼中閃動着寒光,道:“天堂界做事,果然是滴水不漏,血洗了連珠府,卻僞造成地獄界所爲。”

    如此嫺熟的手法,天堂界顯然是經常幹這種勾當。

    若非琴宗宗主死前留下線索,說不得,就連張若塵,也會被他們給騙到。

    “王師奇並不在其中,看來已經被抓走,通過他,天堂界派系的人,有可能已經鎖定蟠桃樹的空間座標,必須得阻止他們。”張若塵心中暗道。

    除了王師奇,還有一個人,應該也知道蟠桃樹的所在,那就是聖書才女。

    想要阻止天堂界派系的陰謀得逞,唯有去找聖書才女,儘快趕去蟠桃樹生長之地。

    天堂界派系血洗連珠府,已經有一段時間,說不得,已經從王師奇的口中,得知了關於蟠桃樹的諸多信息。

    這一招釜底抽薪,如果讓天堂界成功,崑崙界將永無翻身之日。

    顧不得去想太多,張若塵從連珠府中閃掠而出,徑直趕往紫微宮。

    “天堂界的膽子怎麼敢這麼大?肆無忌憚的去對付蟠桃樹。不對,他們找到空間座標,未必會親自下手。難道地獄界也摻和了進來?”越想心越沉,張若塵加快了腳步。

    聯想到之前在連珠府中感知到的地獄界氣息,不排除天堂界有與地獄界勾結的嫌疑。

    就如當初天堂界算計崑崙界,可最後出手斬斷接天神木的,卻是地獄界石族的荒天。

    只是如此冒大不韙的事情,一旦敗露,後果必然是極其嚴重,故而,天堂界一直在極力掩蓋舊事,想要抹除十萬年前的所有痕跡。

    “甦醒者這張牌,是不是該用上了?”張若塵自言自語。

    沒用多長時間,張若塵便是臨近了紫微宮。

    紫微宮位於皇城的中心地帶,匯聚崑崙界的萬千靈脈,鍾靈毓秀,綿延五百里,磅礴無比。

    自地面往上,層層疊加,高聳入雲端,宛如一座九天仙宮,有着諸多的神紋守護,尋常修士,都只能站在地面,遠遠的仰望,根本就無法靠近。

    最爲顯眼的,當屬池瑤女皇的神像,高達三千丈,時刻綻放着七彩色的神光,栩栩如生,無論身在皇城的那個位置,都能夠清晰的看到。

    在崑崙界未曾被地獄界攻破之前,每天都有很多人,前來皇城朝拜神像。

    孔蘭攸曾出手將神像毀掉過一次,但朝廷很快便是重新塑造了一尊,更顯威嚴,其中蘊含着池瑤女皇的一股神力,守護着紫微宮。

    在整個中央皇城,紫微宮堪稱是最爲安全的地方,既有神紋守護,又有滴血劍坐鎮,就算是大聖,都很難強行闖入。

    相比於皇城其他地方的繁華熱鬧,紫微宮周圍,則是顯得頗爲冷清,各界修士都不曾前來佔據周圍的府宅,算是對池瑤女皇的尊敬。

    距離紫微宮不遠的一條街道上,一道身影突然出現,阻攔住張若塵的去路。

    “張若塵。”

    看清那道身影,張若塵微微詫異,道:“阿樂,你怎麼在這裏?”

    會在這裏遇到阿樂,着實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尤其,他感覺,阿樂像是專門在這裏等着他。

    阿樂道:“昨天,殺了一個天堂界派系的重要人物,臨死前,他想用一則消息,換活命的機會,讓我知道了一個祕密。在皇城中,能信任的修士,實在太少,也不知道該告訴誰。”

    “幸好聽說你渡過了真理之海的第十層海域,我猜想你今天就會回到崑崙界。所以,早上的時候,便在那裏等你。你比我預計中,晚到了半個時辰。”

    張若塵問道:“什麼祕密?”

    “天堂界正在找尋蟠桃樹的空間座標,意欲對太宰王師奇和聖書才女下手。”

    “此事我已經知曉,我也正是爲此來到紫微宮,天堂界已經血洗了連珠府,抓走王師奇,奪走天地棋盤,朝廷已經無法再捕捉任何人的蹤跡。”張若塵道。

    有天地棋盤在,無論是天庭界的強者,還是地獄界的強者,大多都會在監察範圍內,有任何異動,也能及時做出反應。

    如今沒有了天地棋盤,便很難知道那些強者的動向,局面無疑將變得更加的混亂。

    阿樂微微沉吟,眼中閃過一道冷冽的殺氣,道:“既然王師奇被抓,蟠桃樹將會岌岌可危,唯有知曉蟠桃樹所在,才能夠去阻止。”

    “此事需要詢問九天玄女。”張若塵道。

    當即,張若塵和阿樂一同動身,眨眼便出現在紫微宮的宮門前。

    紫微宮一切如常,神紋時隱時現,池瑤女皇的神像,亦是在綻放神光,使得紫微宮顯得神聖而充滿威嚴。

    “參見東域王大人。”

    看守宮門的侍衛,均是躬身向張若塵行禮。

    現在張若塵威震諸天萬界,崑崙界修士無不認可他的東域王身份,視他爲無敵的戰神,絕大多數人,都是對他發自內心的尊敬。

    對於這些侍衛,張若塵並不陌生,畢竟他之前,曾在紫微宮呆過一段時間。

    目光掃過這些侍衛,張若塵的眼中,卻是閃過一道異色。

    人,還是那些人。

    可在他們的眼神深處,張若塵卻發現了一絲不自然的東西。

    若是在以前,他還無法察覺到,可如今煉化了真理之心,看透了真理,洞察力猶在很多大聖之上,纔看出一絲來。

    這些侍衛給他的感覺,就像是一羣提線木偶,缺少了靈性,不知是何緣故。

    正想着,一道身影,從宮門內走出,迎了上來。

    其不是別人,正是殷元辰。

    “張兄渡過真理之海十層海域,登上真理之山,得到真理神殿的獎勵,實在是可喜可賀。”殷元辰笑道。

    張若塵腦海中,依舊在思索,目光則是投向殷元辰,道:“殷兄的消息,倒是很靈通。”

    “此事早已傳遍諸天萬界,我又豈會不知道?如今張兄歸來,定要好好喝上幾杯,慶祝一番。”殷元辰道。

    目光一轉,殷元辰看向阿樂,問道:“這位是?”

    “他叫阿樂,是我的朋友。”張若塵道。

    殷元辰打量了打了一番,道:“張兄的朋友,定然不普通,在下殷元辰。”

    阿樂表情冷漠,並未說話,只是微微點頭,算是迴應。

    說話間,三人已是走入了紫微宮中,感覺就像是走入了另一片天地中,天地聖氣變得格外濃郁,幾乎要化作液態。

    張若塵問道:“九天玄女在何處?我有很重要的事,要找他。”

    “我正想和你說這件事,不久前,九天玄女離開了紫微宮,臨走前,留了一封信,讓我交給你,所以,我才一直在紫微宮中等你,現在終於是能夠完成任務。”殷元辰笑道。

    說話間,殷元辰取出一封信來,遞向張若塵。

    從看到殷元辰的第一眼,張若塵的情緒就很低落,直到此刻,他深深主使着信封,瞳孔中,浮現出密密麻麻的真理規則。

    半晌後,張若塵嘆息了一聲,眼中充滿了失望,道:“元辰,我本以爲,你和我乃是同一類人,大家可以做朋友的。”

    對於殷元辰,他一直很有好感,因爲他覺得,他們倆很像,都受到排斥,做的很多事情,也都不被人所理解。

    而通過一段時間的相處,張若塵更是真正將殷元辰視作了朋友,這也是他第一次接納天堂界的人。

    可現實,往往很殘酷,令人感到痛心。

    就在張若塵說出這句話時,殷元辰那是柔和含笑的眼睛,變得銳利,滿是鋒芒,以迅雷之勢出手,反手將信封按向張若塵,乾脆果決,沒有絲毫拖泥帶水。

    “唰。”

    殷元辰的速度之快,宛如閃電流光。

    “哧哧。”

    在這個過程中,信封燃燒了起來,化作灰燼。

    灰燼中,顯露出一張符篆。

    如此近的距離,加上殷元辰恐怖絕倫的速度,任誰也是難以避得開。

    信封,是一位無上境大聖強者製作出來,本不應該,存在任何破綻。但是,殷元辰沒有料到,張若塵擁有真理之心,這一層手段,瞞不過他的眼睛。

    在殷元辰的預想之中,張若塵只要伸手接過信封,藏在信封中的那一張符,就能將他鎮壓。任你修爲再強,到時,也只能跪伏在地,淪爲毫無反抗之力的階下囚,還得承受生不如死的符印咒法,體內的聖道規則一根根消融,變成一個聖道之路被斬的廢人。

    既然提前暴露,殷元辰只能改變策略,搶先出手。

    “張若塵,這一張符,你不接也得接。”

    ……

    鋪墊了很多,崑崙界最後一段劇情開始,很多坑,都會埋上。因爲涉及到的人物很多,矛盾激發很強烈,一層疊着一層,一層套着一層,寫起來很難。所以,希望大家多給小魚一點時間,慢慢磨,讓小魚把這一段大**劇情寫好。

    讓人無語的是,最近天帝傳,也是重要劇情,寫起來也頭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