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殷元辰圖窮匕見的舉動,讓張若塵感到痛心,他們終究不是一路人。

    張若塵相信,殷元辰當初所說過的很多話,並不爲假,是真情流露,否則也瞞不過他。只是,殷元辰最終,選擇了另外一條路。

    眼看符篆就要觸及到張若塵的身體,時空卻突然陷入了靜止,剎那的停頓。

    就在這剎那間,張若塵伸出一隻手來,一把抓住殷元辰的手臂,五指如神鐵,閃爍着五彩混沌之光,幾乎是將殷元辰定住。

    緊接着,張若塵將符篆反壓回去。

    “嗯?不對。”

    張若塵的臉色微變,察覺到了什麼。

    不由得,他連忙鬆開那隻手臂,而殷元辰,則是趁機急速倒退,與他拉開距離。

    殷元辰面露痛苦之色,動用秘法,以最快的速度,將貼在身上的符篆揭下。

    好在他早就有所準備,爲了預防萬一,身上佈置有反制符籙的手段。

    不過,就在這頃刻之間,符篆的力量,已是有部分滲透進入他的身體之中,一時之間,卻是沒辦法完全驅除,免不了要吃一些苦頭。

    殷元辰臉上仍舊浮現出笑容,無論張若塵如何厲害,依然是被他所暗算。

    張若塵站立在原地未動,目光注視着自己原本光潔如玉的手掌,此刻卻已是變成了青黑之色,一道道詭異的紋絡,若隱若現,瘋狂的侵蝕着他的生命力。

    阿樂道:“你中毒了,是天殺組織的‘死神詔’。”

    天殺組織,乃是天庭界令人聞風喪膽的三大殺手組織之一,源自天堂界。

    而“死神詔”,便是天殺組織獨門煉製出來的一種奇毒,意爲死神的詔書,中之必死,足以用來毒殺大聖。

    大聖之下的修士,中了“死神詔”,幾乎無解,必死無疑。

    自天殺組織建立以來,被“死神詔”毒殺的強者,可說是不計其數。

    天殺組織能夠讓人那般懼怕,“死神詔”這種奇毒,可說是功不可沒。

    張若塵是着實沒有想到,殷元辰竟會將“死神詔“淬鍊在身體表面,只要與其有所接觸,便會中毒。

    不得不說,殷元辰的城府太深,算計的手段是環環相扣。

    殷元辰壓制住符篆的力量,整個人鋒芒畢露,再無溫文爾雅之感,以銳利的目光注視張若塵,道:“我們倆的確很像,我是真的不想殺你,可惜,你處處與天堂界作對,你的結局,早就已經註定。”

    “你可知道,從一開始,天堂界爲你安排的對手,就是我,我一直在等這一天。”

    說話間,殷元辰身上,釋放出無比渾厚的氣息,如同一片混混沌沌的天地坐落在那裡,氣勢磅礴,遠比之前他對閻無神出手時,要強大得多。

    甚至,張若塵感知到,他的氣息,竟是勝過米迦勒大天使王。

    “我低估了天堂界對我的重視啊!”張若塵暗歎。

    天堂界爲了對付他,可謂是煞費苦心,竟讓殷元辰一直隱藏真正的修爲實力,還想方設法接近於他,取得他的信任。

    只能說,天堂界在張若塵的身上,感受到了威脅。

    而殷元辰,也的確是一把很好的刀。

    “爲此編造那般多的謊言,應該很累吧?”張若塵道。

    殷元辰自嘲一笑:“你覺得那都是謊言嗎?不,那都是真實的,只不過,那個人並不是我,而是我的父親,一個爛好人,一直對崑崙界心心念念。”

    “自中古浩劫後,我的祖母,便被祖父囚禁到幽魂海,與世隔絕,整整十萬年,誰也不能接近,也逐漸被人所遺忘,只有父親一直惦念着。”

    “他一直想要救出祖母,陪祖母一同回到崑崙界,爲此,他不斷隱忍,即便是成神後,也沒有輕舉妄動,將所有時間和精力都放在修煉之上,讓自身變得更強,同時等待着機會,直到數百年前,他才娶了我的母親,並生下了我。”

    “可即便如此,他仍舊沒有放棄救出祖母的念頭,他太傻了,爲了所謂的孝道,爲了所謂的血脈親情,不惜與整個天堂界爲敵,可是他失敗了,還被祖父親手斬殺。”

    “那個時候,我才僅僅只有七歲,親眼看到父親被殺死,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嗎?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嗎?我每天都擔驚受怕,每天都在痛苦中度過。萬一下一個就是我怎麼辦?怎麼辦啊?”

    最後一句話,殷元辰完全是用吼出來的,他的情緒變得無比的激動,無法抑制住。

    聞言,張若塵的心緒,不免出現了一絲波瀾,他着實沒有想到,殷元辰竟會有這樣的遭遇。

    毫無疑問,殷元辰的父親,乃是一尊神靈,且多半還很強大,到頭來,卻因爲想要救母,被殷元辰的祖父殺死。

    不得不說,殷元辰的祖父,是真的心狠手辣,實力超絕。

    “父親死後,家族內的所有人,都排擠我,欺負我,沒有人認可我。”

    殷元辰仰天大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眼中卻流淌出淚水,如野獸一般嘶吼道:“他們爲什麼要這樣對我?我究竟做錯了什麼?難道就因爲我體內流淌着十劫問天君的血脈?”

    “不,我什麼都沒有做錯,我只是想要活下去,我只想有尊嚴的活着。一直以來,我都是最優秀的,我纔是天堂界的第一天才,米迦勒所享受到的那些榮耀,本該都屬於我。”

    “我不要變得像我父親一樣,一直在隱忍,一直活在痛苦之中,最後卻落得那樣的下場,我要改變這一切。”

    殷元辰整個人陷入了一種癲狂的狀態,這些話埋藏在他的心中,已經有很長時間,壓抑得太久,今天終於能夠對人說出來。

    下一刻,殷元辰的雙眼變得通紅,身體劇烈的顫動,狂笑道:“現在機會終於來了,只要殺了你,我就能夠得到祖父的認可,成爲真正的天堂界修士,所以,你必須要死。”

    改變一切的機會,就在眼前,無論是誰擋在他的面前,他都會毫不猶豫將其殺死,他已經過夠那種處處被人排斥、欺凌的生活。

    曾經他也想做他父親那樣的人,可現實的殘酷,讓他不得不選擇另外一條路。

    “既然你的祖母被囚禁,你又是如何得到《通天錄》秘術的洗禮?”張若塵好奇問道。

    《通天錄》作爲十劫問天君修煉的絕世奇功,如果落入了天堂界的手中,那着實不是一件好事情。

    殷元辰嗤笑道:“你知道一個人被囚禁十萬年,不與任何人接觸,會變成什麼樣嗎?在這種情況下,她見到了自己的親孫兒,無論我說什麼,她都會相信。”

    “她期盼着我常去陪伴,將所有希望都寄託在我身上,還想着讓我去尋十劫問天君,重振崑崙界,你說可笑嗎?”

    聞言,張若塵不禁微微皺起了眉頭,十萬年的囚禁,那種孤單寂寞,足以把人折磨瘋掉。

    堂堂十劫問天君的女兒,竟會落得如此下場,實在是讓人難以想象。

    “是很可笑,但那個可笑的人是你,在我眼中,你只是一個懦夫,只知道逃避現實,真是可悲。”張若塵漠然道。

    殷元辰面露猙獰之色,伸手指向張若塵,大吼道:“你沒資格對我說這種話,我所經歷的一切,你根本就不瞭解。要說可悲,你纔是真正可悲的人,你爲崑崙界做了那麼多?又得到了什麼?說到底,你只是一個被崑崙界拋棄之人。”

    “你根本就不知道,天堂界究竟有多麼強大,十萬年時間,天堂界誕生了諸多神靈,比中古浩劫前更加強大,早已屹立於真正的巔峰,而崑崙界則是一步步衰落下去,兩者之間,已經有着天壤之別。”

    “崑崙界諸神的確是留下了一些後手,但那根本就無法改變什麼,我已經親手殺死過十幾名甦醒者,這一次,崑崙界必然會滅亡。張若塵,這一切乃是大勢,你阻止不了,擋臂擋車,只有死路一條。”

    說這些話,殷元辰無疑是想要打擊張若塵的信念,想要看到張若塵露出絕望的表情。

    其實,他很希望張若塵能夠投靠天堂界,那樣的話,他們或許能夠成爲真正的知己,一同譜寫傳奇。

    可惜,他們選擇的道路不一樣,走到了對立面,註定是你死我活的結局。

    然而,讓殷元辰感到失望的是,從始至終,張若塵都顯得很平靜,古井不波,彷彿根本就沒有意識到,自身的處境,是何等的危險。

    “既然你已經完全站到了崑崙界的對立面,那我也無需再對你手下留情。”張若塵以低沉的聲音道。

    殷元辰眼神冰冷,身上散發出可怕的殺氣,道:“還是讓我來送你一程,減輕你的痛苦。”

    說話間,殷元辰當即出手,不想繼續拖下去,避免出現變故。

    儘管張若塵中了“死神詔”,理論上是必死無疑,可張若塵畢竟不是一般人,誰也不敢說,他一定沒有解毒之法。

    只見,殷元辰攤開了一隻手掌,掌心中全是水。

    一股極其可怕的力量,將張若塵和阿樂籠罩,根本就無法抵擋。

    瞬息之間,二人便是被拉扯進入一片無垠的大海之中,四周水浪滔天,無邊無際,宛如一座混沌海域。

    而殷元辰就站在天邊,身軀與宇宙一般巨大,宛如一尊蓋世天神,俯瞰着他們二人。

    這片混沌大海,在殷元辰的手掌心。

    準確說,是位於殷元辰所佩戴的手套中。

    這隻手套,乃是以一座海域世界煉製而成,蘊含着無比浩瀚的力量,雖然無法與卞莊戰神的天蓬鐘相比,卻也非比尋常。

    看似很普通,實則內蘊乾坤,只要實力足夠強大,催動手套,足以將大聖,困在其中。

    若非有這隻手套在,殷元辰又豈敢用手去拿,那張可怕的符篆?

    大海之上,突然升起兩輪巨大的明月,均是釋放出恐怖的太陰之力,瀰漫整個天地。

    剎那間,方圓數萬裡海域,便是完全被冰封,溫度低到極點。

    太陰之力化作潮汐,鋪天蓋地的向張若塵和阿樂襲來。

    不僅如此,更是一股強大的精神力席捲而來,無限接近於六十階,且品質極高,化作精神力風暴,摧枯拉朽,勢不可擋。

    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精芒,瞬間看透了兩輪明月的虛實,那竟是一頭龐然大物。

    “是鯤。”

    鯤那時候一種生活在廣袤海洋中的大魚,體型無比巨大,與神龍乃是同層次的生靈,可以成長爲強大的神獸。

    殷元辰是個愛魚之人,喜歡養魚,可沒想到,他竟然還養了一條真正的大魚。

    鯤與生俱來掌握太陰之力,若能衍生出太陽之力,就有望化身爲鵬,扶搖直上九萬里。

    且鯤擁有一種可怕的天賦能力,那就是吞噬,其腹有乾坤,能夠吞噬萬物,成長到極致的鯤,甚至能夠將一座大世界,一口吞下。

    眼前的這頭鯤,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極爲強大,就算是吞噬九步聖王,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張若塵心意一動,當即釋放出自身的精神力,抵擋在前。

    與此同時,張若塵調動自身的掌道規則,一掌打出。

    “吼。”

    伴隨着一道震天動地的龍吟聲,一條長達千里的金色神龍,從張若塵的掌中飛出,凝實無比,栩栩如生,散發出浩瀚的龍威,騰飛九天。

    神龍出海,無匹的威勢,將海面上的寒冰,全部震碎。

    “轟。”

    神龍與兩輪明月撞擊在一起,直接使得兩輪明月破碎開來。

    “嘭。”

    鯤那無比龐大的身形,顯現出來,從半空中墜下,落入大海之中。

    其身長數百里,看上去和鯨頗爲相似。

    鯤的眼中有着痛苦之色,顯然是受了不輕的傷,可它畢竟活了下來。

    剛纔那一掌,張若塵雖然沒有動用真理之道,也不曾運用其他力量,僅僅只是施展出掌法。

    可以他如今的實力,隨意打出一掌,也足以將九步聖王殺死。

    鯤能夠承受一掌而不死,足以看出其實力,是何等的強大,比之青天聖龍,恐怕都不遑多讓。

    不待張若塵再次出手,阿樂動了,剎那拔劍,劍速快得超乎想象。

    一道絕世無匹的劍氣斬出,接連天地,劃破長空。

    “嘩啦。”

    海面裂開,出現一條無比幽深的溝壑,在劍氣的作用下,成爲真空地帶,海水無法相融。

    鯤反應極快,釋放出無比磅礴的太陰之力,凝聚出堅固的冰牆,想要抵擋住阿樂的這一劍。

    “咔嚓。”

    冰牆直接破碎開來,根本就無法抵擋住阿樂的極致劍氣。

    鯤的眼睛瞪得很大,其龐大的身體,從中裂開,鮮血噴涌,瞬間便是將大片海域染紅,死於非命。

    不是鯤不夠強大,而是阿樂的劍,太過鋒利。

    阿樂和張若塵不同,他的劍道講究的乃是一個奇字,劍走偏鋒,只爲殺生,劍出必見血,往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正因如此,即便是對付比自身修爲實力更強之人,阿樂也能取勝。

    “嗡。”

    無數黑色的小顆粒,從鯤的身體中飛出,鋪天蓋地。

    “蠱蟲。”

    張若塵的瞳孔微縮。

    他能夠看出,這些蠱蟲很不簡單,關鍵是數量驚人,有着上億隻。

    巫蠱之術,盛行於冥古時代,漫長歲月過去,早已是失傳,沒想到殷元辰竟然能夠掌握,且培育出如此多可怕的蠱蟲來。

    不得不說,殷元辰隱藏得極深,在此之前,竟是從未在人前顯露過。

    符篆、奇毒、世界手套、鯤、蠱蟲,一系列層出不窮的手段,環環相扣,殷元辰的心機着實是可怕,早就算計好了一切。

    面對殷元辰的種種算計,恐怕沒什麼人能夠不着道。

    “這些噬魂蠱蟲,本是我父親所培育,他死後,我便用他的神血繼續餵養,它們隱藏在鯤的體內,誰都不知道,張若塵,好好享受吧!”

    殷元辰猙獰的笑聲,突然響起。

    張若塵心中一動,他聽說過噬魂蠱蟲,乃是冥古時代培養出來的最可怕的蠱蟲之一,成長到極致,足以威脅到神靈。

    冥古時代太過神秘,極盡輝煌,誕生出了多種能夠與恆古之道相對抗的力量,比如巫的力量、金剛之力、衍界之力等等。

    難以想象,究竟是在何種情況下,才促成了這些強大力量的誕生。

    殷元辰的父親能夠培育出如此大量的噬魂蠱蟲,其手段無疑是極其了得,定然是得到了冥古時代的頂級傳承。

    只是殷元辰竟然用自己父親的神血,去餵養蠱蟲,實在是大逆不道,其內心當真是已經徹底瘋狂。

    張若塵看了一眼自己沾染上奇毒的那隻手,此刻正有純白色的淨滅神火,在熊熊燃燒,快速煉化着“死神詔”的毒素。

    “死神詔”的確很可怕,幸好張若塵有着防備,加上他身上有着月神鐫刻的神紋,以及七星神苓日葉精氣的排斥,極大程度的阻止了毒素的侵蝕。

    如此,張若塵才能來得及,以淨滅神火進行煉化。

    他的火行之道已經修煉至大圓滿,催動帝焰級別的淨滅神火,足以煉化萬物。

    不過,饒是如此,煉化“死神詔”,仍舊是耗費了張若塵極大的力氣,其損失了部分元氣。

    終於,“死神詔”的毒素,被完全煉化,張若塵的手掌,重新變得白皙如玉。

    心意流轉,張若塵召喚出火神鎧甲,穿戴在身。

    шωш▪тт kдn▪c ○

    之前若是有火神鎧甲護體,殷元辰的“死神詔“奇毒,根本就不可能暗算到他。

    與此同時,張若塵取出那件兩千倍音速的流光功德鎧甲,將之交給阿樂。

    阿樂並未拒絕,十分乾脆的穿戴起來。

    接下來,他們所要面對的強敵,或許會很多,自身的防禦,便顯得尤爲重要。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