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汗,才發現更新錯了,居然把這章更新到《天帝傳》裏面去了!)

    ……

    受到強大力量的衝擊,海域世界整個都沸騰起來,到處都出現空間裂縫,景象駭人,好似即將崩潰。

    “一起出手,決不能讓張若塵逃出來。“天凌大喝道。

    說話間,他已是伸出一隻手來,滔天的血氣涌現,凝聚成一道極其詭異的血光,數十種聖道規則蘊藏其中,破壞力驚人。

    天凌作爲血戰神殿的強者,修煉的乃是《太乙神功榜》上有名的《血武戰圖》,加之他曾修煉至大聖境,各種玄妙而強大的聖術,可說是信手拈來。

    在天凌的身後,有着十七道身影,均爲血戰神殿的聖王第九重天強者,身上爆發出來的氣息,宛如十七座聖山,個個吐氣如龍,呼吸如海嘯。

    張若塵次次都和血戰神殿作對,在真理天域,更是連甲天下都受辱。

    爲了對付他,血戰神殿這一次頂尖強者盡出,勢要讓張若塵萬劫不復,神形俱滅。

    此刻,十七位聖王第九重天修士,隨着天凌一同出手,有的打出強大的聖術,化爲光柱和雷電。有的祭出大聖古器,爆發出一道道蘊含大聖氣息的強大力量。

    每一個都傾盡了全力,沒有絲毫保留。

    聖氣運轉,聖道規則滿天飛舞,整個紫微宮都在劇烈顫動。這片空間,彷彿都要被從他們身上爆發出來的力量,壓得坍塌。

    ……

    另一邊,十位身穿聖袍的天使族強者,各持一根法杖,閉着雙目,雙手緊握法杖。

    法杖中,衝出一道道血紅色的光絲,交織在一起,彼此的力量結合,構成一座玄妙至極的戰陣。

    數以億計的聖道規則交織在一起,凝聚出一尊高達千丈的神影。

    神影抓住一杆暗紅色的神槍,揮手一劃,展露出絕世無匹的鋒芒,一道能夠撕碎不朽境大聖的力量,衝入進殷元辰掌心的那片世界。

    這,十名天使族強者,出自血海藏天神殿,乃是血海藏天神殿精心培養出來的血衣天使。

    血海藏天神殿,是天堂界一座極其古老的神殿,排名在前五。

    傳聞,甲天下曾在血海藏天神殿修煉,成神後,脫離出來,創建了血戰神殿。

    正因如此,血戰神殿與血海藏天神殿之間的關係,十分密切。

    事實上,《血武戰圖》便是源自血海藏天神殿,傳說,是由血海藏天神殿的始祖“藏天”所創,奧妙無窮,霸道至極。

    與此同時,其他強者也都紛紛出手,光明神殿、泰坦神殿、精靈神殿……等等,都沒有落下。

    “轟隆隆。”

    一道道力量,狂暴絕倫。

    這些力量,若是打入一座墟界,足以滅世。

    耀天公子眼中閃爍着厲芒,揮手將一塊黑白之色的陣圖,打入海域世界之中。

    磅礴的太陰之力和太陽之力,從耀天公子的體內涌出,源源不斷注入陣圖內。

    頓時,陣圖綻放出黑白聖光,化作一幅無比巨大的陰陽太極陣印,八卦排列四周,鎮封天地。

    耀天公子擁有驚人的天賦,不但兼修太陰和太陽,更是陣道奇才,早早便成爲了一位陣法地師。

    相比於其他人,耀天公子其實更想要殺死張若塵,如此他想要得到九天玄女,就不會再有絆腳石。

    張若塵和阿樂,並肩而立,擡頭望天。

    二人立身在海面之上,平靜的,看着漫天落下的聖術、聖器、符篆、陣法……,宛如一顆顆刺目的太陽,墜落下來,急速撞擊向他們。

    整個世界,越來越壓抑。

    那畫面,像是末日將至。

    “空間真域。”

    “真理界形。”

    張若塵的腳下,整個海域的水,都劇烈涌動起來。

    他站在萬丈巨浪之巔,雙手攤開,五行混沌之光照耀天地,五行混沌之氣充塞海域。一顆顆璀璨的星辰,出現在五行混沌之氣裏面,將海面,化爲星空。

    無邊無際的星空。

    “轟隆隆。“

    當兩股力量對碰在一起,產生恐怖的衝擊力,讓得整個海域,似乎都要反轉過來。

    殷元辰的手臂,劇烈顫抖,出現道道裂痕,大量的聖血,流淌而出。

    如此多強者一起出手,力量太過強大。

    即便是以他的修爲,也難以承受。

    幸好他足夠強大,才能支撐住,換一位聖王,怕是早就被壓爲粉塵。

    殷元辰雙眼泛紅,極力忍耐着疼痛,只要能夠將張若塵殺死,這點痛苦,根本就算不得什麼。

    天堂界出手的高手實在太多,即便,張若塵的修爲已經大圓滿,空間真域和真理界形依舊被打穿,沒能完全擋住,有攻擊力量落到他們二人的身上。

    終究是將第一波攻擊擋住,趁着短暫的空隙,張若塵取出《時空祕典》,盤膝坐下,宛如一個書生一般,將它一頁頁翻開。

    每翻一頁,整個海域世界所在的空間,就會顫動一下。

    與此同時,殷元辰的手臂上,也會多出一道血痕,甚至發出骨碎聲。

    “阿樂,準備好了。”

    輕飄飄的說完這一句,張若塵的兩根手指,將記載“空間潮汐”的那一頁翻開,將書頁扇動了一下。

    “轟隆。”

    本是張若塵發動的空間力量,可是,由《時空祕典》增幅之後,空間潮汐變得無比可怕,將海域世界攪得天翻地覆,出現密密麻麻的空間裂縫和空間塌陷,並且同時向一個方向衝擊而去。

    阿樂站在張若塵身旁,筆直而立,雙手抱劍,閉着雙眼,捕捉這座世界的種種波動。

    某一刻,他豁然睜開雙眼,整個人的氣勢變得凌厲無比,一飛沖天,手中鐵劍閃電般刺出。

    “唰——”

    這一劍,宛如驚鴻,有去無回,猶如流星破空。

    海域世界的世界膜壁,被生生撕裂開一道口子。

    “不好。”

    殷元辰的臉色大變。

    本來海域世界的世界膜壁,極爲堅固,大聖都難以破開。可是,因爲受到空間潮汐的衝擊,出現了一些細微的脆弱區域。

    就在脆弱區域,出現的剎那,阿樂抓住機會,一劍將之擊穿。

    “唰。”

    張若塵和阿樂配合得無比默契,瞬間從那道撕裂開的口子中,閃掠而出。

    天堂界派系的強者,反應均是極快,頃刻便是分散開來,佔據四方,將張若塵和阿樂,團團包圍在中間。

    即便已經見識了張若塵的強大,他們也並未懼怕,天堂界派系準備充分,根本不怕張若塵。

    區別只在,自身會付出多大的代價。

    一對一,的確無人是張若塵的對手。

    可是,一對十,一對百,或者一對千呢?

    與天堂界叫板,別說一個張若塵,十個也得死。

    “九天玄女在何處?池孔樂呢?”

    張若塵環顧四周,殺氣縱橫,如死神臨塵。

    目光所及,無人敢與他對視。

    天堂界派系如此多強者,出現在紫微宮內,讓張若塵生出不好的預感,心,有點亂。

    這個時候,誰敢擋他,他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她們當然是已經被鎮壓,如果,你乖乖束手就擒,本王立刻就能讓你見到她們。”魂界領袖冰桐笑道。

    冰桐這麼說,反而讓張若塵鬆了一口氣。

    若是九天玄女和池孔樂,真的已經被他們抓住,肯定這個時候,已經帶到他的面前,用來威脅他。

    耀天公子沉聲道:“張若塵,你還真是愚蠢,區區一個聖王,就敢肆意得罪諸多大世界,你根本就是在自掘墳墓,誰也保不住你。”

    張若塵的轉動目光,鎖定在耀天公子身上,眼中閃過一道寒光,道:“本來看在你是九耀神君的後代,一直在給你機會,想要放你一馬。可是,你卻選擇了站隊,與天堂界走到一起。你可知,這是一條死路?”

    “張若塵,你太自以爲是,真以爲自己能夠天下無敵?本公子本不想插手,可你不該來管本公子的事,九天玄女註定會嫁給本公子,只可惜,你已經看不到那一天。”耀天公子笑了一聲。

    如果不是因爲,張若塵成爲了他得到九天玄女的阻礙,耀天公子還真不想插手這件事情。

    畢竟,天權大世界,一直都相對中立,與天堂界並無太多的瓜葛。

    耀天公子這次出手,已經算是,違背了天權大世界的主體意志。

    阿樂環顧四周,沒有多餘的話,道:“怎麼殺?”

    張若塵道:“既然他們來了,就都別走。將天堂界派系的聖王境強者殺斷層,絕他們的這一代。”

    “那就殺穿。”

    阿樂的身上,散發出滔天的殺氣,幾乎凝聚出實質。

    在他的身後,那雙眼睛,越發的凝實,但凡被其所注視之人,無不感到背脊發涼,宛如被死神盯上。

    “噗嗤。”

    天堂界派系的修士,還沒反應過來,一位九步聖王已被阿樂一劍刺穿眉心,頭顱爆碎而開,聖魂絕滅。

    等到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刻,第二位九步聖王,已被阿樂一劍斬斷頭顱。

    劍中蘊含的殺氣,斬斷了他體內所有生命之氣,化爲一具死殼,就算九步聖王的生命力強大,也無法再斷頭重生。

    赫連無生心中凜然,同爲殺手,且他成名的時間,遠比阿樂早得多。可是,阿樂此刻爆發出來的速度,釋放出來的殺氣,施展出來的劍法,卻令他都心生忌憚。

    他現在總算明白,爲何天殺組織會將阿樂,列爲必殺目標。

    此子確實很可怕,成長的速度,超乎想象,若不加以阻止,在不遠的未來,或許會成爲一尊可怕的殺神。

    真到了那個時候,阿樂無疑將會是天殺組織的心腹大患。

    “今天會死在紫微宮的人,只有你們倆。”

    天凌眼神冰冷,果斷出手,攻了出去。

    他已經得到消息,血戰神殿的祖師,甲天下,因爲張若塵的事情,而吃了大虧,如此多的新仇舊恨,都該有個了結。

    天凌曾修煉到不朽境巔峯,且不是那種弱小的不朽大聖,故而,即便成爲“落境者”,他的實力,仍舊是強大無比,對張若塵絲毫都不怵。

    殷元辰手臂上的傷勢快速癒合,長髮飄飛,身上的氣勢節節攀升,大量冥古絕滅死力從他的體內散發出來,道:“張若塵,除了閻無神,大聖之下還有我。”

    他已經等待了太長時間,終於得到能夠徹底改變命運的時候,無論如何,張若塵都必須要死,最好是能夠被他親手殺死。

    一尊極其高大的身影,從殷元辰的身後走出,皮膚呈灰白之色,雙眼空洞無神,身上散發出極其濃烈的死氣,神靈更是磅礴無比,分明是一具神屍。

    任誰都能夠看得出來,這道身影的模樣,與殷元辰極爲相似,簡直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看到這道身影,張若塵瞬間便是猜到了其身份,不出意外的話,其應該便是殷元辰的父親。

    他怎麼也沒想到,殷元辰不但拿自己父親的神血餵養蠱蟲,更是以詭異的手段,操控其神屍,簡直是喪心病狂。

    即便張若塵的心境,再怎麼沉穩,看到這種情況,也不免生出一股怒意,無法想象,殷元辰的心理,已經扭曲到了何種地步。

    “還愣着幹什麼,鎮殺他們二人。”

    天凌大喝一聲,身後的六隻血翼展開,宛如六片血雲,能夠遮天蔽日。

    可以看到,在這六隻血翼上,流動着海量的聖道規則,天地間的規則和聖氣,完全被調動起來。

    一股浩瀚的聖威,從天凌的身上散發出來,可震動九霄,撼動幽冥,天凌好似成爲了這片天地間唯一的存在。

    “轟隆。”

    張若塵翻手一掌拍壓過去,神龍古象的虛影呈現,將天凌身上的聖氣壓散,狠狠的拍壓到了地上。

    僅僅一擊,便是將他打成重傷,口吐鮮血,聖軀差一點四分五裂。

    “怎麼可能……我曾經可是大聖……”天凌的那張臉上,滿是震驚之色。

    “就算你沒有落境,我依舊斬你。”

    張若塵一腳踩了下去,天凌的頭顱爆碎,化爲血泥,如同皮球被踩爆。

    下一瞬,張若塵的目光,投向紫微宮的深處,釋放出精神力,感知到了戰鬥波動,正要立即趕過去。

    “張若塵,你走不了,還是留下吧!”

    在他前方,有着六個人的身形,徒然變大,每一個都高達百丈,探出六隻遮天巨手,同時向張若塵拍擊而去。

    泰坦一族,乃是天堂界的超級大族,能夠位列前十,所建立的泰坦神殿,亦是擁有着驚人的底蘊。

    出手的六人,便是泰坦神殿傾力培養出來的泰坦六神將,每一個的實力,都很強大,聯手更是所向無匹。

    另一邊,九名人族模樣的修士,一同出手,以神血描繪出一道繁奧的符篆。

    符篆一成,天地變色,一股毀天滅地的氣機,瀰漫開來。

    他們出自天符神殿,一座以符道聞名於世的可怕神殿,掌握着最爲高深莫測的符道傳承,能以符道鎮世。

    光明神殿的十二審判使者,亦是重振旗鼓,釋放出磅礴的光明聖力,竭盡所能的催動十二審判之劍,超過百萬道至尊銘紋浮現出來,至尊之力激盪不息。

    天堂界作爲西方宇宙的主宰世界,在這十萬年間,搶佔了大量天庭界的修煉資源,可說是強者輩出。

    一座座神殿,還有一個個族羣,都培養出了許多的天才,擁有成神之資的都不少,其他大世界,根本就沒法比。

    “擋我者死。”

    面對鋪天蓋地而來的諸多攻擊,張若塵伸出右手,舉過頭頂,劍道規則和五行規則盡皆涌現出來,與劍意、五行混沌氣相結合,凝聚出五柄顏色各異的聖劍,每一柄聖劍,都長達百丈,綻放出絕世的鋒芒,彼此力量相連接,渾然一體。

    “嘩啦。”

    五柄聖劍同時斬出,劍氣通天,似要將滿天星辰斬落。

    與此同時,阿樂施展出如鬼魅一般的身法,向一旁掠出,鎖定天殺組織的赫連無生。因爲他看見,赫連無生一直蠢蠢欲動,遊走在戰場邊緣,似乎是想要動用某種殺伐力量,暗襲張若塵。

    “我沒找上你,你卻先送上門來。”

    赫連無生輕哼一聲,施展出陰影之道,身形時隱時現,神出鬼沒。

    同時,他釋放出了四尊死使,每一尊死使都達到九步聖王境界,相互配合,對阿樂展開圍殺。

    若能親手將阿樂斬殺,無疑是能夠立下大功,天殺組織必會給予他極大的獎勵。

    “砰。”

    殷元辰操控的神屍,神力被擊潰,極速向後倒退,撞在一座樓閣之上。

    好在紫微宮內有着諸多佈置,更有神力的浸染,其中的所有建築物,都變得堅固無比,不會被輕易損壞。

    十二審判之劍組成的劍陣,瞬間崩潰,劍氣四散飛射,反倒是傷到了天堂界派系的強者。

    泰坦六神將的身體,均是被攔腰斬斷,體內噴涌出血柱,哪怕他們的身上鐫刻有強大的神紋,仍舊是無法抵擋住張若塵的劍。

    紫微宮中,下起了傾盆的血雨。

    而天符神殿,九位強者所描繪出的符篆,亦是沒能抵擋住聖劍的攻擊,頃刻破滅。

    “嘭!嘭!嘭!”

    另有三名強者,被凌厲的劍氣正面擊中,身體直接爆碎開來,死於非命。

    ……

    眨眼之間,天堂界派系的強者,便是折損了十餘位,受傷的更多。

    “他真的還是一位聖王,怎麼會強大到如此地步?根本不可敵。”

    天堂界派系的強者,無不感到心顫。

    “啊……”

    突然間,一道淒厲的慘叫聲響起。

    天堂界派系的強者,不由都爲之側目,頓時看到一幅極爲怵目驚心的畫面。

    阿樂手持鐵劍,斬斷了赫連無生的雙臂,此刻更是一劍刺入赫連無生的眉心。

    赫連無生佩戴的面具,早已破碎,露出一張略顯蒼白的面孔,眼中充滿了絕望不甘之色。

    一旁,赫連無生的四尊死使,早已全部被擊殺,聖血流淌一地。

    看到這一幕,很多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們都很清楚,赫連無生的強大,根本沒想到,其竟會如此輕易的就被殺死。

    要知道,殺手不但攻擊力驚人,保命亦是極爲擅長,如此在刺殺了目標後,才能順利的退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