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再接我一擊。”

    殷元辰眼神銳利,以秘法,操縱神屍發動攻擊。

    爲了能夠讓神屍爆發出更強的力量,殷元辰不惜耗損自身的精血,憑藉與神屍之間的血脈聯繫,令神屍全面復甦。

    殷元辰可不是弱者,按照張若塵幾次與他對戰之後的評估,他至少擁有着閻無神惡身七成的戰力,縱觀天庭界和地獄界,大聖之下,難有人是他的對手。

    他的血脈之強,天資之高,罕見至極。

    一道神光,從殷元辰的體內飛出,落入神屍的手中,化作一柄色澤暗淡的長劍,其上有着無數的神之規則流轉,更散發出濃烈的死亡氣息。

    此劍,乃是殷元辰的父親所留,以冥古時代的詭異秘法煉製而成,是一件強大的神遺古器。

    神屍手持神劍,磅礴的神力,源源不斷的灌注進入,將神劍的威力,催發到極致。

    神劍揮動,迸發出通天的劍芒,無盡死氣涌現而出,似要演化出一座可怕的死亡國度,吞噬萬靈。

    單單是這種異象,便讓人感到心顫。

    與此同時,剛纔被攔腰斬斷的泰坦六神將,此刻也有了動靜,十二尊半截身體中涌出血霧,竟是重新凝成身體,化爲十二尊泰坦神將,身形同樣高大無比,只是氣息變弱了一些。

    作爲頂尖的聖王境強者,生命力可謂是極爲頑強,絕非輕易能夠殺死。

    泰坦一族的生命力,尤爲頑強。

    十二尊泰坦神將合力祭出一柄巨斧,鋒芒畢露,神力激盪,似可開天闢地。

    就算是一座墟界擋在前方,恐怕都會被一斧劈成兩半。

    張若塵眼神淡漠,心意轉動,藏山魔鏡從體內飛出,以驚人的速度復甦,上百萬道至尊銘紋,清晰浮現出來,相互交織,隱約有着一座龐大的世界虛影,呈現出來。

    “砰。”

    藏山魔鏡釋放出蓋世魔威,生生將神劍演化出的死亡國度碾碎。

    而那柄巨斧,則是被世界虛影,死死鎮壓住,動彈不得。

    下一刻,藏山魔鏡釋放出無盡魔氣,凝聚出萬重魔山,一種無形的“勢”,瀰漫開來。

    “砰。”

    神屍被魔山撞飛了出去,墜入百里外的一座聖湖之中,連帶着殷元辰也受到衝擊,如同被星辰所撞,一邊倒飛,一邊口噴鮮血。

    巨斧亦是倒轉而回,將多尊泰坦神將的身體劈開,鮮血飛濺。

    繼而,藏山魔鏡飛到十二尊泰坦神將的上方,鏡面泛起如水般的波紋,釋放出強大的吞噬之力。

    “不。”

    十二尊泰坦神將極力對抗,眼中不禁流露出驚恐之色。

    隨着張若塵本身修爲實力的提升,藏山魔鏡也在進一步被修復,威力越來越強。

    尤其是張若塵登上真理之山,讓藏山魔鏡得到極大好處,汲取了真理之道的力量,生出某種難以言喻的變化。

    現在,張若塵可以更爲輕鬆的催動藏山魔鏡,施展出來的攻擊,更加強大,且多了不少變化。

    瞬息之間,有着十尊泰坦神將,被藏山魔鏡收了進去。

    僅有兩尊泰坦神將,依靠巨斧,抵擋住藏山魔鏡的力量,勉強逃過一劫。

    下一刻,這兩尊泰坦神將融合歸一,卻是不由退得遠了一些,眼中滿是忌憚之色。

    一擊重創殷元辰,鎮壓化作雙體的泰坦五神將,戰果斐然,張若塵卻並不戀戰,想衝出包圍圈。

    他得儘快趕去,與九天玄女和池孔樂會合。

    “給本座留下。”

    伴隨着一聲暴喝,一頭龐然大物,突然出現在半空中。

    那是一頭猙獰的異獸,並非血肉之軀,而是,以無數精妙的符紋構築而成,栩栩如生,散發出滔天兇威。

    “符靈界的符獸。”

    張若塵盯了過去。

    符靈界,乃是西方宇宙排名前二十的一座大世界,以製作強大的符獸,聞名於世。

    所謂“符獸”,便是以符篆構築形體,再以秘法賦予靈性,形態大小不同,所擁有的能力也不一樣。

    若是,本命符獸,還能隨着修士的修爲提升,不斷變得強大。

    張若塵從眼前這頭符獸的身上,感受到了十分濃郁的大聖氣息,可以確定,它定然是由一位頂級大聖煉製出來。

    符獸形似一頭兇虎,雙眼血紅,始一出現,天地間的規則和聖氣,便是盡皆向它匯聚而去。

    與此同時,光明神殿的十二審判使者,亦是出手,將十二審判之劍祭出,力量結合在一起,斬出絕世無匹的一道劍芒。

    張若塵心念轉動,將藏山魔鏡打出,迎向十二審判之劍。

    他的雙手,則是快速結出印訣,調動體內億道聖道規則,結合磅礴的聖氣,凝聚出一道無比偉岸的身影,如神似魔。

    “神魔鎮獄。”

    偉岸身影從天而降,一腳將兇虎形態的符獸踩踏在地。

    “吼。”

    符獸發出震天的咆哮,億萬道符篆,從其體內延伸而出,拼命的掙扎。

    奈何神魔虛影擁有無窮力量,如一座恢宏的大世界,將符獸死死的鎮壓住。

    下一刻,神魔虛影探出一隻手,抓向操控符獸的符靈界強者。

    此人實力極強,堪稱大聖之下一等一的絕頂強者,身上散發出如山似海的強大氣息,精氣神極其強盛。

    可此時,他的眼中,卻露出了驚懼之色。

    最頂尖的符靈界強者,通常都是武道和精神力兼修,且都會達到極高的境界,唯有如此,才能培育出最爲強大的符獸。

    “這是什麼聖術?爲何以前從未見張若塵施展過?”

    符靈界強者,心驚不已。

    當即,他祭出了另一頭符獸,形似龍龜,龜甲上有無數符篆交織。

    爲了能夠抵擋住神魔虛影,符靈界強者更是逼出一口精血,融入符獸體內。

    “噗。”

    然而,符獸仍舊沒能抵擋住神魔虛影,如同紙糊的一般,瞬間被穿透。

    “怎麼會……這麼強?”

    符靈界強者腦中,閃過最後一道念頭,身體爆碎開來。

    符靈界強者死後,那頭兇虎形態的符獸,立刻安靜下來,化作一道獸形的符篆,被張若塵收入囊中。

    頂級大聖煉製出來的符獸,價值極大,若能煉化爲己用,無疑能有不小的用處。

    另一邊,藏山魔鏡展現出可怕的威能,不但破了十二審判之劍的攻擊,更是將十二審判使者重創。

    若非十二審判使者反應夠快,就連十二審判之劍,都差點被藏山魔鏡收走。

    趁此機會,張若塵沒有遲疑,以最快的速度,殺出重圍。

    “休走。”

    有強者,想要攔截張若塵。

    “噗。”

    可惜,其還沒能夠來得及出手,一柄鐵劍,刺穿了他的頭顱。

    “十三個。”

    阿樂面無表情的,將鐵劍從那名強者的頭顱中抽出,緋紅的聖血,在地上印出一朵朵鮮豔的血花。

    身形閃動,阿樂又出現在另一名強者的身側,一劍斬落其頭顱。

    有了阿樂的牽制,張若塵得以順利脫身,以最快的速度,掠向紫微宮的深處。

    “攔住他。”

    殷元辰目呲欲裂,大吼道。

    說話間,他本身已是駕馭着神屍,沖天而起,緊緊跟在張若塵的身後。

    其他天堂界派系的強者,也都跟了上去。

    張若塵微微停步,向他們盯了一眼,撕裂開空間之門,將一頭龐然大物,放了出來,形成一道巨大的陰影。

    “嗤。”

    龐然大物張開猙獰可怖的血盆大口,一口將三名天堂界派系的強者,吞了下去。

    不是別人,正是奪舍了神蟒屍骸的邪靈。

    在吞噬大量修士的聖魂和聖血後,邪靈變得越發強大,可以調動神蟒屍骸所蘊藏的磅礴神力。

    更爲重要的是,受到生命之泉的洗禮,神蟒屍骸所蘊藏的屍氣,在不斷減少,多了幾分生氣。

    “砰。”

    邪靈擺動龐大的身軀,將十多尊天堂界派系的九步聖王,震飛了出去。

    阿樂再度擊殺一名強者,身形閃動間,出現在邪靈的頭頂上。

    邪靈當即縮小身體,帶着阿樂,極速退走。

    “可惡。”

    天堂界派系的修士,心中都生出強烈的惱意。

    他們這麼多頂尖聖王一起出手,不但沒能奈何張若塵,反而損失慘重,若是傳出去,絕對會成爲笑話。

    耀天公子的眉頭深深皺起,心中不免擔憂起來,如果此次不能殺死張若塵,那他絕對會有大麻煩。

    其實不光是他,在場的所有人,都有這樣的顧慮。

    以張若塵的行事作風,事後絕不會善罷甘休。

    所以,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這一次都必須要殺死張若塵。

    此時的紫微宮內,早已化作地獄,屍橫遍野,血流成河。

    殺氣沖天,怨氣瀰漫。

    有池瑤女皇傾力培養,最近幾年,朝廷誕生出的聖者和聖王,數量不少。可是與天堂界派系相比,卻是差得太遠。

    面對天堂界派系的突襲,在極短時間內,朝廷便是出現了慘重的傷亡。

    幾乎是一邊倒。

    幸好有滴血劍在,將天堂界派系的強者,阻擋了片刻,朝廷的部分人馬,才得以順利退入池瑤女皇所居住的元初神殿之中。

    元初神殿,位於紫微宮的最高處,在天池中心的綠洲內,有着大量池瑤女皇親手鐫刻下的神紋,防禦強大,若能完全激發,就算是百枷境大聖,千問境大聖,也休想強行攻入。

    但,如今池瑤女皇並不在元初神殿,也沒有大聖強者坐鎮,即便神紋再怎麼精妙,威力也大打折扣。

    負責掌握神紋的人,乃是池瑤女皇的近衛,七十二宮女聖,也是神靈的侍衛。

    她們分爲六隊,守護六個方位。

    在崑崙界沒有復甦之前,七十二宮女聖就是聖者境界。

    在池瑤女皇的培養下,她們都早已修煉到聖王境界,彼此配合無間。

    只是催動神紋,極爲消耗聖氣和精神力,七十二宮女聖雖然都不弱,卻也無法支撐太長時間。

    此刻,她們全都已經臉白如紙,氣息虛弱,完全是依靠強大的意志,才能堅持下來。

    元初神殿外,有着大量的屍體,幾乎都是朝廷一方的強者。

    之前,天堂界派系的強者殺來,他們沒能夠來得及退入元初神殿。

    原本身在紫微宮的朝廷強者有很多,可是,順利得以退入元初神殿的修士,卻僅僅只有數百。

    他們可以說是朝廷的精銳,也是最後的根基。

    一旦他們全部死去,朝廷多半是要分崩離析。

    如此一來,崑崙界也將陷入更加混亂的狀態,加速破滅的進程。

    儒道四宗,僅剩的書宗宗主,如今也在人羣之中。天堂界發動攻擊的時候,他沒有在九星連珠府,所以,逃過了一劫。

    七位界子卻少了一位,是代表儒道的歲寒。

    歲寒和書宗宗主相反,正巧在天堂界派系發起進攻時,去到了連珠府。

    聖殿內,所有人都皺眉不展,氣氛壓抑到了極點。

    從功德戰爆發的時候,諸天萬界的修士都說,崑崙界的末日將至。他們沒有看到崑崙界的末日,先迎來了自己的末日。

    天堂界派系此次是有備而來,準備了用於破解神紋的寶物,即便神紋處於激活的狀態,仍舊在一點點被磨滅。

    元初聖殿外,匯聚有大批天堂界派系的強者,米迦勒大天使王赫然也在其中。

    “放棄抵抗吧,束手就擒,本王可以給你們一條生路。不然,所有人都別想活着走出元初神殿。”米迦勒大天使王的聲音,響遍神殿。

    九天玄女身上血跡斑斑,那纖細的嬌軀,筆直的,站在神殿的殿門前,道:“你們天堂界派系如此肆無忌憚的行事,當真就不怕天宮的懲罰?別忘了,如今的崑崙界功德戰場,已經不是天堂界一手遮天。”

    “天宮的規則,從來都是由強者制定,崑崙界沒落至此,早已沒有話語權,等到蟠桃樹被斬斷,崑崙界徹底枯竭,更加不會有人在意這裡所發生的一切。”米迦勒大天使王道。

    弱肉強食,這是亙古不變的法則。

    天庭萬界,其中的弱界,都只能在夾縫中求生存。

    “何必與他們多說,等破開神紋,本座自有辦法,讓他們乖乖聽話。“一道獰笑聲響起。

    在米迦勒大天使王身邊,出現了一名乾瘦男子,頭很大,卻沒有幾根頭髮,頭皮上佈滿了古怪的秘紋,雙眼極爲凸出,好似隨時都會彈出來一般,看上去頗爲可怕。

    此人身上,散發着極爲邪異的氣息,手持一根骷髏法杖,大嘴咧開,牙齒上還殘留着未曾吞嚥下去的碎肉。

    他是奼界的領袖人物,無心邪君,出自奼界最爲古老的幽冥邪教,修煉了一身可怕的邪術。

    但凡落入無心邪君手中的人,通常都會生不如死。

    “我感知到了沉淵的氣息,張若塵已經來紫微宮,而且……正在向元初神殿趕來。”

    滴血劍的器靈,突然說道。

    此話一出,在場很多人的臉色,都不由發生了變化。

    有的人,欣喜若狂,猶如看到了黑暗的曙光。

    有的人,平靜自若,波瀾不驚。因爲知道,張若塵雖強,卻只是一個人而已,改變不了大局。

    九天玄女微微皺眉,嘆息道:“天堂界派系的聖王境尖端強者幾乎盡出,早已在紫微宮,佈下天羅地網。這裡已經成爲龍潭虎穴,他不該來!”

    當然,九天玄女心中清楚,有池孔樂在紫微宮中,無論這裡有多危險,張若塵都肯定會來。

    他就是那樣一個人。

    而天堂界派系,在取走了她血液的情況下,之所以還要堅持攻打元初神殿,目的也是再明顯不過。

    就是想要,擒住池孔樂,用來對付張若塵。

    又或許,也包括擒拿她。

    天堂界派系此次的行動,主要針對的是蟠桃樹,同樣對張若塵也動了必殺的念頭。

    池孔樂俏生生的,走到九天玄女身邊,沾滿血污的手中,託着一座青色的小塔,眼中滿是擔憂之色。

    這座小塔,與青天浮屠塔很像,卻是池瑤煉製的一件仿製品,是一件君王戰器。

    在其內部,有青天浮屠塔器靈的一道烙印,以此爲基礎,快速培養出了另一道強大的器靈。

    真正的青天浮屠塔,已經不在崑崙界,去到了池瑤女皇的手中。

    “滴血姑姑,你能不能給父親傳遞信息,讓他趕快離開,不要來救我們。”池孔樂將目光,投向滴血劍的器靈,眼神中充滿了堅定和絕然。

    滴血劍器靈搖頭,道:“天堂界派系封鎖了元初神殿,我也僅僅只能感知到沉淵的氣息,無法向外傳遞信息。”

    “那該怎麼辦?天堂界派系出動了那麼多強者,父親會有危險。我們死,無所謂,可是他不能死。他是崑崙界的未來和希望!”池孔樂道。

    池孔樂寧願,張若塵對她不管不顧,也絕不希望張若塵爲她犯險。

    九天玄女安慰道:“別擔心,以你父親的實力,天堂界派系想要對付他,沒有那麼容易,即便不敵,也肯定可以全身而退。”

    話雖如此說,可她心中明白,以張若塵的性格,知曉她們有危險,豈會輕易退走?

    九天玄女的心中,長長一嘆。

    六位界子對視一眼,眼中滿是苦澀,同時充滿了憤懣。

    他們作爲崑崙界的界子,享受最好的資源培育,在這種關鍵時刻,卻什麼都做不了。

    再看張若塵所取得的種種成就,六位界子更是慚愧不已。

    很多事情,本該由他們去做,最後卻都落到了張若塵的肩上。

    聖殿東南方位的神紋,乃是由白羽十二聖掌控,此時,她們的臉上,也都有着憂色。

    當初,白羽十二聖跟隨滄瀾武聖,前往仙機山,結果遭到了不死血族的攻擊,其中六位女聖,都是因爲張若塵出手搭救,才得以活下來。

    而白羽十二聖情同姐妹,張若塵救了其中六人,其他人也都對他心存感激。

    此時,聽到張若塵已經殺入紫微宮,她們自是都很擔心,怕他落入了天堂界派系所設下的陷阱之中。

    “可惜我們的修爲實力太弱,不然真想去與若塵公子並肩作戰,就像當初在仙機山的時候一樣。”元漱女聖嘆息道。

    柳離女聖眉頭緊鎖,心緒劇烈起伏,她很希望張若塵能夠像以前一樣,可以力挽狂瀾,以無匹之勢,橫掃天堂界派系。

    她幻想中的英雄,就是可以做到他人做不到的事。

    雖有山嶽阻隔,也要開山而來。

    可是,現實的局勢是,天堂界派系強者無數,紫微宮也已在他們的掌控之下。張若塵是很強,可依靠他一個人,怎麼能夠殺到這裡來?

    如今,整個紫微宮,已經成爲了天堂界派系圍殺張若塵的一個獵場,就等着張若塵往裡面跳。

    柳離現在最希望的是,張若塵趕緊離開紫微宮,不要管他們。

    這個時候,米迦勒大天使王亦是察覺到了下方的動靜,不由下令道:“不惜一切代價,全力攻破元初神殿。”

    天堂界派系多位神靈親自下令,必須要殺死張若塵,爲了達成這一目標,也就要不擇手段。

    無論是池孔樂,還是九天玄女,都是張若塵所在乎的人,只要擒住她們,一切便都盡在掌控之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