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米迦勒大天使王手持一個黑色的小罐,其內裝盛有粘稠無比的液體,之前都是緩緩倒出,最合理的運用,不想浪費。

    但此刻,米迦勒大天使王卻直接將小罐翻轉,傾倒出所有黑色液體。

    “嘩啦啦。”

    灌體雖小,卻內蘊乾坤,黑色液體一下子將大範圍的神紋,全部淹沒。

    那黑色液體,乃是以神血加上多種奇異物質,調配而成,專門用於破解神紋,十分珍貴。

    爲了能夠儘快破開元初神殿,只得下血本。

    “嗤嗤。”

    黑色液體的腐蝕性極強,神紋一觸碰,便是快速消融。

    與此同時,諸多天堂界派系的強者,紛紛出手,將各種強大的聖術、戰兵、符篆等打出,加速磨滅神紋。

    感受到神紋力量的減弱,七十二宮女聖不免露出焦急之色,再也顧不得許多,盡皆釋放出自身的聖血,與神紋結合。

    她們都曾得到池瑤女皇的神血洗禮,雖然數量不多,卻也因此沾染上了女皇的神性氣息。

    此刻,七十二宮女聖正是要利用池瑤女皇的神性氣息,將神紋的力量,激發到極致。然而,即便如此,也只是稍稍延緩神紋被磨滅的時間,而無法真正阻止。

    在這種情況下,神殿內的所有強者,都匯聚到了一起,所有人的眼神,都很堅定,透着決然,視死如歸。

    即便明知不敵,他們也絕不會放棄抵抗。

    崑崙界修士,可殺不可辱。

    “孔樂,你害怕嗎?”九天玄女輕聲問道。

    池孔樂眼神堅定,道:“不怕,能爲守護崑崙界出一份力,死而無憾。”

    “你果然和你父親很像,認定了的事情,百死而不悔。”九天玄女感嘆道。

    她已經不在乎生死,但,無論如何,她都要盡所能的去護住池孔樂,爲崑崙界留下希望的火種。

    “嘩啦。”

    神紋出現崩潰的跡象,終是無法再繼續守護元初神殿。

    米迦勒大天使王神情冰冷,下令道:“擒下池孔樂和九天玄女,其他人殺無赦。”

    天堂界派系的聖王境修士,盡皆出動,從撕裂開的口子,閃掠進入元初神殿。

    “爲崑崙界而戰,直至流盡最後一滴血。”

    “死戰到底。”

    ……

    朝廷的強者沒有退縮,個個戰意高漲。

    他們已經沒有退路,橫豎都是死,倒不如豁出一切,與天堂界派系拼個魚死網破,也好讓對方看看他們的勇氣和血性。

    滴血劍器靈和九天玄女擋在了最前方,這個時候,其實也只有她們倆,纔有一戰之力。

    滴血劍,乃是池瑤女皇的戰兵,雖是新晉的至尊聖器,可蘊含的力量,卻是極其強大,曾汲取過大量神血,在池瑤女皇手中,甚至能夠弒神。

    即便沒有人催動,滴血劍器靈亦是擁有着極強的實力,大聖之下,鮮有敵手。

    而九天玄女,寶物極多,比如:《儒祖聖書》、食神菜刀……等等。每一件都非同小可,可以成爲較弱大世界的鎮界之寶。

    至於朝廷的其他強者,連達到九步聖王境界的,都沒有多少個,實力相差太過懸殊,如何去與天堂界派系對抗?

    滴血劍器靈眼神冷冽,卓然而立,修長的手臂中,持着滴血劍劍體,身上隱隱散發出絲絲強大的神威,宛如池瑤女皇真身降臨。

    “螳臂當車。”

    以米迦勒大天使王爲首,共有十餘位大世界的領袖人物,一同發動攻擊,各自探出一隻手掌。

    每一隻手掌都像一片雲,層層疊加,大量聖道規則在雲中穿梭,鎮壓向滴血劍劍靈。

    “轟隆。”

    滴血劍劍靈揮動劍體,釋放出濃烈的死亡氣息,極力抵擋。

    饒是她的實力強橫,可是,同時面對如此多領袖人物,仍舊是被死死鎮壓住,根本就無法再去保護其他人。

    而看到滴血劍被鎮壓,天堂界派系的諸多強者,當即涌入了元初神殿之中。

    沒有了最大的威脅,朝廷的其他人,不足爲慮。

    “真是一個絕世美人,論容貌,論氣質,都絲毫不在《九天美人圖》上的九位美人之下,難怪耀天會被你迷得神魂顛倒。你最好能夠乖乖束手就擒,免得本聖君一不小心傷到了你。”無心邪君邪笑一聲,盯着九天玄女的嬌軀,評頭論足。

    說話間,他的身上,已是有着一股詭異的力量,瀰漫出去,想要滲透進入九天玄女的體內。

    只是其並未能夠成功,《儒祖聖書》從九天玄女的體內飛出,懸於頭頂,散發出柔和的聖光,將那股詭異的力量,完全隔絕在外。

    與此同時,九天玄女的氣質,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從儒雅文靜,變得英武霸道,眼神凌厲無比,體外釋放出青白相間的淨滅神火,身後更是浮現出一對鳳凰羽翼。

    很顯然,現在掌控九天玄女身軀的人,已是滄瀾武聖。

    “闖入女皇寢宮,死罪。”

    九天玄女的眉宇間,散發出冰冷的殺機。

    鳳凰羽翼展開,宛如兩柄天刀,匯聚無數聖道規則,向無心邪君斬去。

    這對鳳凰羽翼中,蘊含着冰火鳳凰一半的傳承之力,好比是一件強大的大聖古器,擁有不可思議的威能。

    “很有性格,讓本座陪你好好玩玩。”

    無心邪君手中的骷髏法杖舉起,瞬間釋放出兩道狂暴的血邪罡風,與鳳凰羽翼碰撞在一起。

    “砰。”

    鳳凰羽翼被擋住,就連其上所攜帶的神火,都被生生絞滅。

    九天玄女的眼中,浮現出一道凝重之色,真切感受到了無心邪君的可怕。

    精神力流轉,九天玄女輕輕揮手,將《儒祖聖書》打了出去。

    “結陣!封天鎮地。”

    七十二宮女聖同時移動身形,瞬間結成戰陣,將力量全部傳遞到九天玄女的身上,一同催動《儒祖聖書》。

    她們單個的實力,都算不上頂尖,可彼此配合無間,加上池瑤女皇專門爲她們所創的戰陣,力量結合在一起,可以成倍的增長。

    “嘩啦。”

    《儒祖聖書》一頁頁翻看,飛出數萬個明亮的光點,每一個光點,都是一個文字。

    這些光點,變得十分巨大,如一顆顆星辰,蘊含無比強大的力量,足以碾壓一切。

    無心邪君眼泛邪異的笑意,骷髏法杖釋放出磅礴的邪氣,一具具邪屍顯現出來,無所顧忌的衝殺而出。

    另一邊,雪無夜、立地和尚、北宮嵐、蓋天嬌、池萬歲和迷影子六位界子,一字排開,擋在其他朝廷強者的前方,均是將界子印祭出。

    六枚界子印的力量,疊加在一起,綻放出璀璨的神光,池瑤女皇的神影顯現出來,神威蓋世。

    或許是因爲身在元初神殿的緣故,界子印的威力,得到進一步提升,一股股神力,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

    “轟。”

    大批天堂界派系的聖王境強者,衝入神殿內,宛如一股洪流,勢不可擋,頃刻間,就將池瑤女皇的神影擊潰。

    六位界子身體均是巨震,口吐鮮血,不由自主倒退。他們的實力,已經很強,可因爲修煉時間太短,如今都還只是勉強達到九步聖王境界。

    在崑崙界,他們已經算是頂尖層次,可是,放到那些強界中,卻根本算不得什麼。

    他們也知道自身實力不夠,故而,從一開始,便選擇結出池瑤女皇所創的戰陣,共同對敵。

    池瑤女皇曾經爲九大界子量身創出戰陣,只要有兩個人,就能施展,當然,人數越多,戰陣的威力便越強。

    即便如此,面對天堂界派系諸多強者的攻擊,他們仍舊沒有還手之力。

    朝廷的其他強者,情況更加糟糕。

    神殿內的神紋,在不斷被瓦解,讓朝廷的強者退無可退。

    朝廷強者盡皆悲憤無比,眼中不禁流露出絕望之色,事到如今,他們是真的已經窮途末路,再無希望。

    “崑崙界絕不會滅亡,你們一定會有被清算之時。”

    一位兵部天王披頭散髮,渾身是血,口中發出不屈的吶喊。

    隨後,衝向功德神殿的刑淵,聖軀燃燒了起來,體內的聖源出現一道道裂痕,釋放出狂暴的能量。

    刑淵的兩隻手掌一合,使用渾厚聖氣,將那位兵部天王包裹,無論他如何掙扎,就是無法衝破兩隻大手的壓制。

    “轟隆。”

    那位兵部天王的聖軀爆碎,化爲一團血霧。

    狂暴的力量,震得刑淵的雙手,輕輕顫動了一下。

    “清算?未免太過天真,崑崙界這次必亡,誰也無法阻止。自爆又如何?修爲太弱,自爆也傷不了我。弱者,真是可悲。”刑淵抖了抖雙袖,輕蔑的說道。

    上次在孔雀山莊外,他眼睜睜看着商子烆被殺,而沒能阻止,回到功德神殿,受了不輕的責罰,此次是特地前來戴罪立功。

    刑淵的心中,憋着一股怒氣,他的確不是張若塵的對手,可要殺崑崙界的其他修士,卻並非是什麼難事。

    看到這一幕,朝廷強者的心,都不禁沉到了谷底。

    他們與天堂界派系的實力差距,宛如天壤之別,還要如何去對抗?

    沒人想絕望,可現在卻只剩下了絕望。

    另一邊,不少強者向池孔樂撲了過去,畢竟,活捉池孔樂,乃是最爲重要的一個任務。

    一位精靈族的女聖王,揮動手中的冰玉法杖,釋放出強大的精神力,想要強行控制住池孔樂。

    她的精神力,已經達到五十九階,要控制修爲剛達到四步聖王境界的池孔樂,可說是輕而易舉。

    “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對孔樂小公主下手,先問本鍋鍋答不答應。”

    吞象兔發出一聲大喝,從池孔樂的懷中衝出。

    強大的魔氣,從吞象兔體內涌現,一眨眼,化作了一條長達百丈的吞天魔龍。

    如果不是因爲神殿空間的限制,以它現在的實力,化作數十里長,都不成問題。

    精靈族女聖王當即改變攻擊對象,將強大的精神力,轟擊向鍋鍋。

    “怎麼會沒有作用?”

    精靈族女聖王露出震驚的表情。

    她的精神力,作用在吞象兔身上,宛如石沉大海,一點作用都沒有。就在她愣神的瞬間,吞象兔已是撲到近前,鋒利的龍爪抓攝而出。

    儘管她很快反應過來,全力釋放出精神力,卻還是對吞象兔無效。

    “噗。”

    龍爪落下,將精靈族女聖王的肉身,打得崩塌變形,香消玉殞。

    “想用精神力對付本鍋鍋,卻不知,本鍋鍋吃過神藥,對精神力攻擊免疫,嘿嘿。”吞象兔露出兩顆兔牙,暗自偷笑。

    七星神苓的每一片葉子,都具有特殊的作用,青龍葉子能夠增強精神力,但,更爲重要的是,能夠讓生靈擁有對精神力攻擊免疫的能力。

    吞象兔的武道修爲,雖然纔剛達到道域境,但是它的精神力,卻已經達到五十九階巔峰。

    真要比拼精神力,大聖之下,沒多少人能夠讓它懼怕。

    此刻,它主動釋放出精神力,向身周的天堂界派系強者籠罩而去。

    頓時,不少強者都受到影響,有的甚至直接陷入呆滯狀態。

    “都是本鍋鍋的食物。”

    吞象兔大叫着,張開巨大的龍口,咬向那些天堂界派系的強者。

    與此同時,魔猿的身軀變得十丈高,將池孔樂抱在懷中,展現出驚人的速度,在神殿內奔走。

    若非有十餘位天堂界派系的領袖人物,守在神殿門口,它恐怕已經帶着池孔樂逃遁了出去。

    在魔猿的背上,有着一塊巨大的黑色龜甲,其實佈滿天然的紋絡,蘊含種種不可思議的玄妙。

    魔猿的速度太快,以至於沒有多少天堂界派系的強者,能夠追上。

    “休逃。”

    一名修煉了流光之道的強者,追上魔猿,揮動手中聖劍,斬出一道可怕的劍芒。

    “鐺。”

    劍芒斬擊在魔猿背部的龜甲上,發出金鐵交鳴之聲,卻並未造成半點損傷,甚至於連一點痕跡都沒有。

    那名強者面露異色,又再度斬出幾劍。

    其他數位聖王強者,一同出手,有人打出聖術,有人祭出聖器,一道道攻擊將魔猿淹沒。

    所有的攻擊,都結結實實的打在魔猿的身上。可是,魔猿卻是一點事都沒有,連汗毛都沒有掉落一根。

    “這到底是什麼怪物?它的修爲,明明只達到道域境,爲何肉身會如此強橫?難道已經達到不朽聖軀程度了嗎?”

    剛纔出手的修士,無不感到震驚。

    他們哪裡知道,魔猿曾吃過七星神苓的玄武葉子,擁有了強橫的肉身和無匹的力量。

    背部的龜甲,便是因爲進一步煉化玄武葉子而得來。

    也因此,魔猿擁有了堪比不朽聖軀的肉身,一般的手段,只能給它撓癢癢,無法對它造成絲毫的傷害。

    正是因爲知道吞天兔和魔猿的能力,張若塵纔會特意讓它們倆來保護池孔樂。

    就算遇到敵不過的強大敵人,可要帶着池孔樂逃走,應該是不成問題。

    ……

    “界子?就讓本座來,將你們全部打殺,絕了崑崙界的希望。”一名揹負着雙劍的黑衣男子衝殺到近前,眼中兇光畢露。

    他,乃是劍神界的第二強者,徐天景,在小劍尊孤心傲死後,成爲了劍神界的新任領袖。

    劍神界的上一任領袖,窩囊的死在崑崙界,這對劍神界來說,乃是奇恥大辱。

    故而,此次針對蟠桃樹和張若塵的行動,劍神界顯得尤爲積極,抽調了大批強者前來。

    徐天景的目光,掃過雪無夜,眼神冰冷道:“你的命還真大,本座倒要看看,這次還有誰能救你。”

    說話間,徐天景已是拔出一柄劍,此劍纖薄柔軟,如柳葉一般,震盪不息,形成無數殘影。

    雪無夜瞳孔緊縮,連忙催動手中的時間印記,將出劍的速度,提升到一個極致,施展出《飛仙劍訣》的第八重劍法。

    與此同時,立地和尚撲了過來,揮動大屠佛刀,向徐天景劈砍而去。

    蓋天嬌釋放出熾烈的陽剛氣息,宛如一輪烈日,使得整個神殿內的溫度,都驟然升高。

    北宮嵐進入人劍合一的狀態,催發聖劍蘊含的磅礴大聖之力,將自身所學,都融入一劍之中。

    迷影子調動強大的精神力,一邊施展精神幻術,一邊打出道道玄妙的陣印,極力引動天地之力。

    池萬歲的氣勢,亦是在節節攀升,揮動麒麟長槊,大有橫掃千軍之勢。

    六位界子均是沒有保留,一同施展出最強的手段來,想要抵擋住徐天景這一劍。

    “砰。”

    徐天景的劍,無可抵擋,輕而易舉便是破了六位界子的手段。

    六位界子同時倒飛而出,身上皆有一個個血窟窿,聖血不斷流淌。他們的眼中,滿是駭然之色,合他們六人之力,竟然不是徐天景的一合之敵。

    若非界子印的守護,他們或許都已經死在徐天景的劍下。

    ……

    “一羣廢物,連兩頭畜生都對付不了!”

    伴隨着一道冰冷的呵斥聲,一名身材婀娜的美貌女子,進入到神殿中。

    她,乃是瑞亞界的領袖人物,万俟芳澤,被稱爲“芳澤王”。雖然,容貌美豔,卻心狠手辣。

    瑞亞界在崑崙界,同樣是損失慘重,兩座神殿的傑出傳人被殺,引發瑞亞界高層的極度不滿。

    若非如此,此次也不會專門將芳澤王派遣過來。

    “妖女,你說誰是畜生?你過來,本鍋鍋打不死你。”吞象兔叫囂道。

    芳澤王眼中泛起寒光,一擡手,數十萬道掌道規則,浮現而出,與磅礴的聖氣相結合,凝聚成一尊巨大的火焰聖爐,向着吞象兔撞擊而去。

    吞象兔一瞪眼,立刻喊道:“笨魔猿,趕緊來擋着。”

    很難得,魔猿沒有與吞象兔拌嘴,以最快的速度,閃掠過來,擋在鍋鍋的前方。

    “吼。”

    魔猿發出一聲震天動地的怒吼,攜帶磅礴魔氣的一拳,轟擊而去。

    “嘭。”

    火焰聖爐直接爆碎開來,火焰四濺飛射。

    魔猿向後倒退了十幾步,穩住身形,用力甩了甩自己的胳膊。

    芳澤王的實力太強,饒是它擁有堪比不朽聖軀的肉身,也有些吃不消。

    “嗯?果然很堅硬,可惜擋不住本王。”

    芳澤王施展出無比精妙的身法,宛如在翩翩起舞,剎那便是追上了魔猿。

    一揮手,芳澤王祭出一塊聖碑,鎮壓向魔猿。

    同時,他化手爲爪,向魔猿懷中的池孔樂抓去。

    “孔樂。”

    九天玄女的臉色一變,想趕過去搭救。

    “與本座對戰,還敢分心。”

    無心邪君獰笑一聲,將手中的骷髏法杖舉起。

    骷髏法杖綻放幽光,釋放出磅礴的邪氣,更有一頭詭異而可怕的鬼王,隱藏其中,若隱若現。

    “呲。”

    鬼王破開儒祖聖書的防禦,施展出強大的精神力攻擊。

    九天玄女的臉上,露出痛苦之色,感覺聖魂就像要被撕裂了一般。

    就在芳澤王即將觸及到池孔樂的時候,一道身影,憑空出現在池孔樂的身前,以身體擋住了芳澤王的利爪。

    出現的不是別人,正是雪無夜。

    “找死。”

    芳澤王眼泛殺機,利爪直接洞穿了雪無夜的身體。

    傷上加傷,雪無夜口噴鮮血,繼而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他的命,是張若塵救的,如今便當是還了這條命。

    “無夜叔叔。”

    池孔樂大呼一聲,連忙將一道符篆打出。

    那道符篆,迸發出奪目的銀色雷光,一連釋放出七道可怕的雷電,劈向芳澤王。

    “小丫頭,還不願認命嗎?”

    芳澤王絲毫不以爲意,擡手將所有的雷電磨滅。

    作爲瑞亞界的領袖人物,她的實力,已經是十分接近於大聖之下第一層次,又豈是隨隨便便能夠抵擋得住?

    然而,就在芳澤王準備再度抓向池孔樂的時候,卻突然心生警兆,感應到了什麼。

    不由得,她立刻轉攻爲守,甚至將聖碑收了回來。

    “找死。”

    隨着一道冷聲,傳遍神殿。

    一道絕世劍芒出現,將芳澤王身後的空間斬裂。繼而,絕世鋒芒劈飛聖碑,破開芳澤王所有的防禦。

    “噗。”

    芳澤王的聖軀,攔腰被斬斷,一分爲二,就連聖魂也是如此。

    兩截身體向後拋飛的時候,她的眼睛,瞪得很大,眼中滿是驚恐之色。

    “好強的劍氣。”

    “是誰?”

    ……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神殿外。只見,一道挺拔的身姿,手持聖劍,映入衆人的瞳孔。

    “張若塵。”

    天堂界派系不少強者,均是倒吸涼氣。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那麼多威震萬界的頂尖聖王境強者,去圍殺張若塵,佈下了天羅地網,竟然還會讓他闖到元初神殿。

    外面已經被擊潰了嗎?

    ……

    今天回老家,一直在車上,回到家立即再寫,這是實在沒辦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