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池孔樂緊咬一口雪白的貝齒,盯着遠處張若塵的身影。

    親眼看到紫微宮的鉅變,看到那般多朝廷的強者身死,對池孔樂的內心,造成了無比巨大的衝擊。

    她不是不害怕,而是不敢顯露出來,她是張若塵和池瑤女皇的女兒,大敵當前,豈能顯露出怯弱的一面?

    九天玄女眼神複雜,心中幽幽一嘆,張若塵終歸還是來到了元初神殿。

    一切都像是註定的一般!

    ……

    張若塵長髮飄飛,卓然的站立,以睥睨姿態,直面那一位位渾身散發着聖光的天堂界派系的強者。

    眼中殺機畢露。

    如果,再來晚一點,池孔樂便會落入芳澤王的手中。

    “天堂界作爲西方宇宙的主宰世界,就是這樣的作風?可還知道主宰世界真正的職責?”張若塵道。

    米迦勒大天使王眼睛微眯,以略顯低沉的聲音,道:“張若塵,你還沒有資格,評價天堂界。”

    “別說是一個小小的聖王,就算是一尊神靈,也不敢妄加評論天堂界。”旁邊,一位修士傲然的說道。

    張若塵目光環顧四方,看着在場的一衆天堂界強者,道:“在場一共有近五百位聖王,都是萬中無一的英傑,我想,至少有一半,將來都可以達到大聖境界吧!如果全部死在這裡,你們背後的大世界,將會斷層一個時代。”

    “現在給你們一個機會,立刻跪在地上,放棄抵抗。這裡的一切,我會向月神稟報,由天宮來處置。夠公平吧?”

    這,哪是勸降?

    是羞辱。

    天堂界派系的強者,眼中都浮現出怒色。

    讓他們下跪?

    好狂妄啊!

    “張若塵,不知道你是真傻,還是在裝傻,現在應該下跪求饒的人,是你。不過,即便你求饒也沒用,你今天必須要死在這裡。”劍神界新任領袖徐天景冷笑。

    奼界領袖無心邪君,從神殿內走出,臉上滿是邪異的笑容,道:“張若塵,等你死後,本聖君會將你煉製成最完美的邪屍,真是令人期待。”

    其他天堂界派系的強者,亦是眼泛殺機,恨不得立刻親手將張若塵擊殺,這可是大功一件。

    “機會已經給過你們,既然你們不願意下跪,那就別怪我大開殺戒。”張若塵眉毛一掀,身上的殺意,越發濃烈。

    “信不信,連我的一角都碰不到,你們便要先死一半?”

    說話間,張若塵翻手將日晷取出,當即調動百萬道時間規則,全部注入進去。

    同時,他運轉《九天明帝經》,從七星神苓日葉所化的神陽中,汲取出大量神性精華。

    這些神性精華,足以支撐他短暫的,激發出日晷的力量。

    “嘩啦。”

    頃刻之間,日晷散發出難以言喻的道韻,浮現出一層青色的光華,飛出無數光點,化作一條匹練,衝擊向天堂界派系的強者。

    每一個光點,都是一道時間印記。

    一條恢宏的時間長河虛影,憑空顯現了出來,與日晷產生共鳴。

    青色匹練所過之處,時間變得極爲紊亂,時空都因此發生扭曲。

    “噬神蟲。”

    與此同時,張若塵開啓乾坤界,大量藍色的火光,從其中飛了出來,速度奇快,撲向天堂界派系的強者。

    每一道藍色火光,都是一隻噬神蟲,星星點點,數量極多,有的只有指甲蓋大小,有的有拳頭大,有的堪比臉盆,乃至磨盤,擁有吞噬一切的能力。

    噬神蟲,極難馴服。

    所以,自張若塵收取接天神木樹幹以來,幾乎不曾動用過。

    如今他的修爲實力大增,聖王境大圓滿,而且接天神木新苗也在快速成長,他終於是能夠控制大批噬神蟲。

    在這種羣戰中,噬神蟲的作用,無疑是能夠發揮到最大。

    “啊……”

    “救我,我身上的神紋,被燒穿了!”

    “我的頭髮怎麼白了?我的手上,長出了皺紋。”

    ……

    天堂界派系的修士,一個個都發出淒厲的慘叫聲。

    或是年輕美貌,或是英姿俊朗,可是,受到時間印記的攻擊,在瞬間蒼老了上千歲,生命力枯竭,在絕望中死去。

    還有強者,遭到噬神蟲的攻擊,來不及躲避,整個人就燃燒成了灰燼。

    “唰。”

    張若塵手持沉淵古劍,筆直的,向前行去。

    此時的他,宛如一尊絕世殺神降世,劍出必見血,無情的收割着天堂界派系強者的生命。

    “噗嗤。”

    一劍出,劍神界新任領袖徐天景,便是身首異處。

    徐天景的眼睛瞪得很大,充滿了驚恐和不甘之色。

    聖王的生命力是很強大,可是,張若塵這一劍,卻直接磨滅了他所有的生機,斬滅了聖魂。

    “一劍都擋不住,也敢在我面前叫囂。”

    張若塵沒有半刻停歇,身形一閃,出現在奼界領袖無心邪君的面前。

    無心邪君大驚,當即將手中的骷髏法杖舉起,釋放出海量的邪氣,召喚出十餘具邪屍,抵擋在前。

    “噗。”

    張若塵眼神淡漠,以劍魂御劍,施展出成千上萬道凌厲的劍氣,將十餘具邪屍斬成碎片,也將所有的邪氣磨滅。

    “怎麼會……”

    無心邪君緊緊的注視着張若塵,他的眉心,已然是被沉淵古劍刺穿,留下一個酒杯大小的血窟窿。

    極致的劍意,進入其身體中,瞬間將其聖魂湮滅。

    在死亡的那一刻,無心邪君心中充滿悔意,早知如此,他說什麼,也不會主動對聖書才女出手,更加不會出言挑釁張若塵。

    或者說,根本不該來崑崙界戰場。

    張若塵哪裡是什麼聖王,比很多大聖都可怕。

    “吼。”

    伴隨着一道震天動地的嘶吼聲,邪靈載着阿樂,衝上雲天,亦是跟着加入戰鬥。

    “噗。”

    一顆顆頭顱飛起,聖血四濺。

    “十五個。”

    “十六個。”

    “十七個。”

    ……

    阿樂面無表情,一劍接着一劍刺出,每一劍,都必然會擊殺一人。

    對於天堂界派系的強者,他沒有絲毫的憐憫。

    “輪到你了!”

    身影一閃,張若塵出現在米迦勒大天使王的近前。

    天地間的規則和聖氣,瘋狂的匯聚而來,凝聚出一道十字劍芒,徑直向米迦勒大天使王斬去。

    米迦勒大天使王的瞳孔緊縮,連忙祭出一面聖盾,抵擋在前,卻是不敢與張若塵正面抗衡。

    他的實力,其實很強,只比殷元辰弱上一線,大概有着閻無神惡身六成的實力。

    如此強大的修爲,幾乎能夠在大聖之下橫着走,擊殺那種最弱小的不朽大聖,都不用費太大力氣。

    可是,面對張若塵,米迦勒大天使王,卻沒有任何底氣。

    在看張若塵渡真理之海時,他就已經看出了彼此的差距,心中的自信,幾乎被擊潰。

    聖盾綻放出無比絢爛的聖光,表面有着無數光明規則交織,防禦力驚人。

    “砰。”

    聖盾遭受十字劍芒的攻擊,表面的聖光變得黯淡。

    一股強大的力量,透過聖盾,傳遞到米迦勒大天使王的身上,直接將他震飛了出去。

    米迦勒大天使王重重撞擊在元初神殿之上,胸口出現一道十字傷口,聖血汩汩而涌。

    “噗。”

    米迦勒大天使王噴出一大口鮮血,眼中浮現出一道駭然之色。

    他知道張若塵很強,卻沒想到強到了如此地步,聖王境能夠擁有這等恐怖的實力,簡直是難以想象。

    目光一轉,張若塵看向元初神殿內,眼中不禁閃過一道異光。

    神殿中,正有一人,出手鎮壓着滴血劍。

    那人雙手張開,釋放出數十條奇異的鎖鏈,將滴血劍籠罩,一步步進行纏繞,分明是想要強行收取。

    “錚!錚!錚……”

    滴血劍不停顫動,卻掙脫不開。

    張若塵很清楚滴血劍擁有着多強的力量,擁有着閻無神惡身八成以上的實力,尤勝過殷元辰。

    加上滴血劍自身的特殊性,即便是閻無神的惡身,也不太可能將其鎮壓住,更別說是收取。

    “又是一位落境者,而且……是從百枷境跌落下去。”張若塵暗道。

    相比於被他擊殺的不朽境落境者天凌,此人無疑是要強大得多,到底是從百枷境跌落下來,必然還掌握着百枷境的種種手段。

    不朽境的大聖和百枷境的大聖,有着天壤之別,不可同等而語。

    此人身上,像是有着一層迷霧籠罩,即便是張若塵的真理之眼,都有些難以看透。

    張若塵自然不會眼睜睜看着滴血劍被人收取,當即雙手抓住劍柄,揮動沉淵古劍,斬出一道絕世鋒芒。

    “咔。”

    禁錮住滴血劍的所有鎖鏈,都在頃刻間被斬斷。

    趁此機會,滴血劍瞬間掙脫而出,化作一道血光,飛到張若塵的身邊。

    “張若塵,你找死。”

    那位百枷境落境者,眼中滿是怒色,身上散發出可怕的殺機。

    如果不是因爲張若塵出手破壞,他也要不了多久,就能收取滴血劍。

    收取池瑤女皇這位神靈的戰劍,足以讓他名揚萬界。還可以拿到神靈那裡,換取讓他能夠重新恢復到大聖境界的絕世聖丹。

    “嗡。”

    就在這時,天穹之上,雲層散開,兩座恢宏的聖殿,顯現出來。

    這兩座聖殿,皆是高大無比,如兩顆星辰,懸於天空,各自鎮壓一個方位。

    一股強大的時間力量,和一股強大的空間力量,分別從兩座聖殿中釋放出來,將下方的綠洲籠罩。

    頓時,日晷的力量受到壓制,所有的光點都消失無蹤,歸於平靜。

    而噬神蟲,亦是被空間力量禁錮,像是陷入了泥濘的沼澤中,無法動彈。

    張若塵擡起頭來,看向兩座聖殿,依稀能夠看到,兩座聖殿內,皆有着數十尊強者盤坐,釋放出無數時間規則和空間規則,將聖殿所蘊含的強大力量,催發出來,鎮壓天地。

    “時間神殿和空間神殿,終於也真正插手進來,看來天堂界派系是早就想好了針對我的手段。”張若塵眼中泛起可怕的寒光。

    儘管他與空間神殿,有着一些恩怨,可在這之前,空間神殿並未派遣出太過厲害的強者來對付他。

    至於時間神殿,他更是從未有過接觸,更別說是結怨。

    不過,張若塵心中明白,兩大神殿之所以會針對他,與須彌聖僧和他時空掌控者的身份,肯定是有關係的。

    中古時代,須彌聖僧太過耀眼,在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上,走得極遠,兩大神殿都無人可及,可以說是讓兩大神殿丟盡顏面。

    須彌聖僧隕落後,兩大神殿一直在找尋他的圓寂之地,想要獲得他所留下的傳承。

    可惜,一無所獲。

    如今是轉而將主意,打到了張若塵的身上。

    對於《時空秘典》,兩大神殿是志在必得。

    他能夠清晰的感知到,天池這片空間,已經被徹底禁錮,時間亦是被隔絕,也就意味着,身在這片空間中,他將無法施展時間手段和空間手段。

    張若塵帶着滴血劍,暫時退回到了邪靈的頭上,將噬神蟲和日晷都收了起來。

    很顯然,兩座聖殿是天堂界派系早就準備好,用來對付他的底牌。

    可是,他們肯定沒想到,張若塵突然發難,以至於讓兩座聖殿中的強者,一時沒能反應過來,加之催動聖殿也需要時間。

    就在這短短的間隙,有着近百位天堂界派系的強者,丟掉了性命,其中不乏頂尖的九步聖王,包括無心邪君、徐天景等領袖人物在內,可謂是傷亡慘重。

    聖血,染紅了紫微宮。

    空氣中,血腥味極濃。

    因爲聖王鮮血,蘊含的能量巨大,那些聖血落地,化爲了火焰,在熊熊燃燒。

    剩下的天堂界派系修士,臉色均是陰沉無比。

    這樣的結果,是他們完全不曾預料到的。

    那位百枷境的落境者,走出了元初神殿,充滿殺意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張若塵。

    米迦勒大天使王拖着傷體,走上前來,眼神冰寒。

    “唰。”

    大批強者衝上雲霄,並未受到阻礙,徑直進入到天池綠洲之中。

    短暫的耽擱,殷元辰等人,終是追趕了上來,封鎖住所有的退路。

    如此一來,天堂界派系的強者,形成了對張若塵、阿樂、滴血劍的前後夾擊之勢。

    神殿內,朝廷的強者,已是看得目瞪口呆,很多人都感到十分激動,宛如在深淵中,看到了一縷陽光。

    當然,也有不少人,眉頭緊鎖。

    即便張若塵現在大開殺戒,殺戮了天堂界派系諸多強者,也無法讓他們樂觀起來,因爲他們知道,天堂界派系的手段,絕不僅限於此。

    尤其是如今時間神殿和空間神殿的強者出手,封禁時間和空間,張若塵的實力,將因此大打折扣,還如何繼續與天堂界派系鬥?

    “塵爺威武,殺光天堂界派系這幫敗類,一個都別放過。”呑象兔激動的大叫起來。

    大叫的同時,呑象兔張開巨大的龍口,將芳澤王的兩半身體,都給吞入了腹中。

    一位接近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的絕頂強者,血肉中蘊含海量的精氣,可說是大補,自然不能浪費。

    同時,呑象兔也將芳澤王的那塊聖碑收了過來,以精神力,強行鎮壓,收取戰利品,那叫一個積極,倒是一點都沒有和張若塵客氣。

    如此壓抑的環境,也只有它,才如此的沒心沒肺,彷彿根本沒發現情況變得有多兇險一般。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