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眨眼間,伯蘭便是走到近前,以俯視的目光,看著池孔樂,眼中泛著別樣的笑意。

    池孔樂仍舊坐在原位,靜靜的飲茶,好似將伯蘭當成了空氣。

    「放肆,看到伯蘭兄過來,你竟然不起身相迎,一點禮數都沒有。」跟在伯蘭身後的一名天才呵斥道。

    伯蘭擺了擺手,道:「不用在意,一個野種,哪會懂得什麼禮數。」

    「你說誰是野種?」

    池孔樂騰地站起身來,目光直視伯蘭。

    伯蘭絲毫不以為意,嗤笑道:「現在誰不知道,你是張若塵和池瑤女皇所生的野種,還別說,確實和張若塵長得很像。」

    「不但長得和張若塵很像,就連體質也和張若塵相同,五行混沌體,倒是頗為難得,可惜卻是一個野種。」伯蘭身邊的巨人帕拉斯點頭道。

    聽到這樣的話語,即便池孔樂的修養再好,也不禁生出濃濃的怒意來,一道道五行混沌氣,溢出體外,每一道都沉重無比,似要將周圍的空間壓塌。

    看到池孔樂的反應,伯蘭卻是悠然坐了下來,似笑非笑道:「一位高高在上的神靈,竟然會委身於一名卑微的聖者,還生下野種來,真是天大的笑話。」

    「本神子是真的很佩服池瑤女皇,那般的飢不擇食,是崑崙界的男人都死光了嗎?」

    本來像這種褻瀆神靈的話,伯蘭是不敢說的,可如今崑崙界成為功德戰場,神靈無法插手進來。

    且池瑤女皇如今恐怕正焦頭爛額,也沒工夫去感知,是否有人在褻瀆。

    「哈哈哈。」

    一時間,跟在伯蘭身後的一眾天才,均是放聲大笑起來。

    池孔樂的身體,不由輕微顫抖起來,不是害怕,而是因為憤怒。

    侮辱她是野種,還侮辱她最最敬重的父親和母親,這讓她無法容忍。

    自從在真理天域與張若塵相認后,池孔樂便是認真去調查過自己的身世,幾乎已經確定,她的生母,正是她最為尊敬的師尊——池瑤女皇,只是她還沒有勇氣,去與池瑤女皇相認。

    或者說,是池瑤女皇不願承認。

    「你住口。」

    池孔樂低喝,道道五行混沌氣匯聚於手中,一掌對著伯蘭打去。

    見狀,伯蘭的眉毛不由一掀,哼聲道:「想動手嗎?一個野種,也妄想與本神子爭鋒,別說是你,就算是張若塵前來,同階一戰,本神子也照樣將他打趴下。」

    說話的同時,伯蘭調動體內的聖氣,凝聚出一團神聖的光華,徑直迎了上去。

    而伯蘭身後的一眾天才,則是紛紛倒退,與二人拉開距離,避免受到波及。

    「砰。」

    五行混沌氣與神聖光華碰撞在一起,迸發出強大的力量衝擊,向著四面八方擴散。

    好在這座靈湖早已布置有強大的陣法,即便是九步聖王,也很難破壞得了。

    經此衝擊,樓閣無恙,但其內的所有桌椅,卻是全部化為了飛灰。

    「唰。」

    池孔樂和伯蘭同時衝出樓閣,出現在煙波浩渺的靈湖之上,相對而立,身上均是散發出強大的氣息。

    此刻,池孔樂佇立於靈湖之上,紫衣飄飛,頸項上所佩戴的燕子佩,泛起一道奇異的光華,身上散發出與池瑤女皇相似的冷傲氣質,睥睨天地。

    濃烈的五行混沌氣,從池孔樂的體內湧現出來,逐漸淹沒了她的身形,似要與天地五行完全相融。

    而伯蘭體內則是湧現出磅礴的光明力量,兩對白金色翅膀展開,每一片羽毛,都綻放出神聖的光輝。

    「伯蘭,好好把這野種教訓一番,讓她明白,我們天堂界的人,是需要敬畏的,即便是池瑤女皇,也得對我們天堂界,心生敬畏。「巨人帕拉斯以粗獷的聲音說道。

    伯蘭注視著池孔樂,輕蔑道:「崑崙界已經日薄西山,得依靠我天堂界,才能苟延殘喘,你這個野種,卻如此的不知進退,立刻跪過來,奉本神子為主,在崑崙界滅亡后,你還能有一條活路。」

    樓閣中,大部分人都是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少部分則是保持沉默,暗暗搖頭。

    任誰都能夠看得出來,伯蘭是故意找池孔樂的麻煩,故意羞辱她,逼她出手。

    沒辦法,誰讓張若塵將天堂界得罪得太狠,讓天堂界吃了大虧,池瑤女皇亦是不對天堂界低頭。

    天堂界暫時奈何不得張若塵和池瑤女皇,也就只能將氣出在池孔樂的身上。

    一些人雖然很同情池孔樂,卻也不敢說什麼,以天堂界如今的威勢,沒多少人敢於去招惹。

    既然伯蘭已經出手,池孔樂恐怕是免不了要吃大虧。

    伯蘭的修為,已經達到五步聖王境界,乃是真神之體,擁有至高圓滿體質,且修鍊了光明之道。

    而池孔樂的修為,則是剛達到四步聖王境界不久,雖然也擁有至高圓滿體質,可修為卻相差了一大截。

    同階一戰,伯蘭都不曾敗過,更何況是比池孔樂高出一個小境界。

    無論怎麼看,這一戰,池孔樂都是必敗無疑,伯蘭雖不至於下殺手,但,也必定會讓池孔樂吃夠苦頭。

    池孔樂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越發強大,以冰冷的聲音道:「崑崙界絕不會滅亡,你們天堂界也沒什麼了不起,我父親一人,便能讓你們天堂界焦頭爛額,接下來,你將為你所說出的話,付出代價。」

    「張若塵不過是一個跳樑小丑,如果讓本神子與他生在同一時代,本神子一隻手就能將他鎮壓。」伯蘭很是不屑。

    聞言,池孔樂不再說什麼,一揮手,大量的五行混沌氣飛出,凝聚成一座恢宏的五色神山,對著伯蘭鎮壓而下。

    「雕蟲小技。」

    伯蘭輕蔑一笑,磅礴的光明力量,演化出一柄神聖的光劍,斬向五色神山。

    「咔嚓。」

    光劍無堅不摧,輕描淡寫的將五色神山切割成兩半。

    就在這時,平靜的湖面,突然出現了波瀾,一個巨大的漩渦,出現在伯蘭的身下,釋放出恐怖的吸力。

    與此同時,青白相間的凈滅神火,從池孔樂的體內釋放而出,化作一條火龍,咆哮著撲向伯蘭。

    看到池孔樂施展出來的手段,張若塵不由暗暗點頭,心中滿是欣慰。

    五行混沌體最大的特點,便是能夠掌控五行,修鍊各種五行屬性的聖術,都是得心應手。

    池孔樂能夠這般快,就將凈滅神火蛻變為臣焰,著實是很難得,不比張若塵當初差。

    張若塵暫時並不打算出手,一個天使族的神子而已,他相信池孔樂能夠應付得來。

    激斗百餘回合后,池孔樂已是佔據上風,且僅僅只是依靠五行混沌體,而並非施展時間力量。

    猛然間,池孔樂的身後,浮現出一座世界虛影,以五行混沌氣構築而成。

    頓時,整個靈湖的空間,都受到禁錮。

    池孔樂調動體內聖道規則和聖氣,凝聚出一道五行大手印,天地五行,一手掌控。

    伯蘭臉色微變,連忙收攏白金色羽翼,將自身護住。

    「砰。「

    五行大手印拍擊在白金色羽翼上,將伯蘭震得倒退數步,但終歸是被擋了下來。

    正當伯蘭想鬆口氣的時候,五行大手印的力量,卻是徒然暴增數倍。

    「真理之道。「

    伯蘭心中巨震。

    「噗。」

    白金色羽翼折斷,大量的聖血濺出,更有滿天的羽毛飛舞。

    「啊。」

    伯蘭發出痛苦的慘叫聲,整個人如斷了線的風箏,不由自主的倒飛而出。

    最後,伯蘭撞在一座樓閣之上,才終於是穩住身形。

    伯蘭全身是血,不斷翅膀折斷,雙臂亦是碎裂,胸口更是整個坍塌了下去,口中不斷噴出鮮血,其中夾雜著許多臟腑的碎片。

    「她怎麼可能如此強?」伯蘭目光緊緊盯著池孔樂,眼中滿是不甘之色,同時夾雜著絲絲懼色。

    自他出世以來,還未嘗一敗,號稱同階無敵,可沒想到,今天卻敗在了這個被他瞧不起的「野種」手中。

    這樣的結果,讓伯蘭無法接受,簡直恨欲狂。

    他本想羞辱池孔樂一番,到最後,卻是他本身慘敗,無論怎麼看,這都是在自取其辱。

    「怎麼可能?伯蘭竟然敗了!」

    「是真理之道,以她的修為,居然可以讓聖術的攻擊力增幅六倍,她難道要成為第二個張若塵不成?」

    ……

    觀戰的一眾天才,均是露出驚色。

    想到先前他們還在嘲笑池孔樂,此刻,一個個心中,都不免有些發顫。

    無論在任何地方,實力為尊,都是永恆不變的真理。

    「唰。」

    巨人帕拉斯和精靈女聖王顏虞,身形一閃,出現在伯蘭的身邊。

    「池孔樂,你太放肆。」

    巨人帕拉斯大喝,取出一柄十丈長的巨斧,猛然劈砍而下。

    顏虞則是手持聖玉法杖,念動咒語,調動出寒冰的力量,整個靈湖都快速被凍結住。

    成千上萬的冰刃浮現,每一片均是鋒利無比,可切割萬物,鋪天蓋地的向著池孔樂斬去。

    面對二人的狂暴攻擊,池孔樂毫不畏懼,雙手抬起,釋放出滔天的凈滅神火。

    巨斧被凈滅神火焚燒得通紅,炙熱無比,讓巨人帕拉斯不得不鬆手。

    而那滿天的冰刃,則是全部消融,繼而被蒸干。

    凈滅神火凝聚出兩根火柱,分別轟擊在巨人帕拉斯和顏虞的身上。

    「嘭。」

    巨人帕拉斯和顏虞同時倒飛出去,身體被凈滅神火灼燒得焦糊,傷得卻是絲毫不比伯蘭輕。

    看到池孔樂一步步走來,伯蘭三人眼中,均是浮現出驚懼之色。

    「你想做什麼?你若敢動我們,誰也保不住你。」伯蘭色厲內荏道。

    其他天才亦是很緊張,如果池孔樂一不小心,殺了伯蘭三人,在場之人,恐怕都會受到牽連。

    一股強大的力量出現,將伯蘭三人籠罩住,匯聚到一起,禁錮住他們的力量和行動能力。

    「啪,啪,啪。」

    池孔樂瞬間來到近前,掄動巴掌,狠狠的抽在伯蘭三人的臉上。

    「天堂界的天才很了不起嗎?我父親可以壓得你們喘不過氣來,我也可以,崑崙界絕不是你們可以任意妄為的地方。」

    池孔樂一邊扇巴掌,一邊冷喝道。

    眨眼的工夫,伯蘭三人已經是被打的滿嘴流血,牙齒盡落,腫得像豬頭一樣。

    伯蘭三人眼中滿是怨毒之色,怒火衝天,卻無可奈何,根本就無法反抗。

    終於,池孔樂停了下來,不再繼續扇巴掌,但,她的手中,卻是出現了一柄聖劍。

    「嘩啦。」

    池孔樂眼神冷冽,猛然揮劍,千百道凌厲的劍氣迸發出來。

    「噗。」

    巨人帕拉斯的身體,直接碎裂開來,被斬成一片血雨。

    「褻瀆神靈,死有餘辜。」池孔樂冷漠道。

    隨即,池孔樂將聖劍指向伯蘭和顏虞,身上散發出可怕的殺機,與池瑤女皇的氣質,越發相似。

    「立刻跪下,道歉,否則,死。」池孔樂冷冷的看著伯蘭和顏虞,沒有半點感情,宛如一尊殺神。

    膽敢當眾侮辱她,侮辱她的父母,絕對不可饒恕,別說是天堂界的神子,就算是天堂界的神靈也不行。

    樓閣之中,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殺天堂界的天才,逼天堂界的天才下跪,這是何等瘋狂的事情。

    「真不愧是張若塵的女兒。」

    很多人都在心中暗暗想道。

    張若塵和池孔樂都是這般的肆無忌憚,殺伐果斷,說他們不是父女,恐怕都沒人會相信。

    伯蘭和顏虞是又怒又驚,他們怎麼也沒想到,池孔樂竟然真的敢下殺手,這不禁讓他們心中發涼。

    可要讓他們當眾下跪,給池孔樂道歉,這是絕不可能的事情,天堂界丟不起這個人。

    「嗯?」池孔樂突然察覺到什麼,身形在剎那間橫移了出去。

    就在這時,一道強橫的氣息降臨,出現在伯蘭和顏虞的身邊。

    此人是一名中年男子,身形高大魁梧,背上有著兩對雪白的羽翼,身穿銀色的鎧甲,顯得神武不凡。

    看到伯蘭和顏虞重傷的模樣,中年男子的眉頭不由深深皺起,連忙取出兩粒療傷的聖丹,喂二人服下。

    「神子殿下,發生了什麼事?「中年男子關切問道。

    伯蘭掙扎著坐起來,忿忿不平道:「本神子特意趕來中央皇城,助崑崙界抵擋地獄界的入侵,本想與各界的天才,好好交流一番,可沒想到池孔樂卻像發瘋了一般,突然對本神子出手,以卑劣的手段,打傷本神子和顏虞仙子,更是殘忍的殺死了帕拉斯。」

    「剛才池孔樂更是威逼本神子和顏虞仙子下跪,想本神子在戰場上浴血殺敵,回來后,卻遭此侮辱,實在令本神子感到寒心,這樣的崑崙界,根本就不值得幫助。」

    說出這番話時,伯蘭顯得激動無比,彷彿真的是受害者,一切都如他所說的一般。

    中年男子站起身來,目光投向池孔樂,眼中閃過幾縷寒光,冷聲道:「池孔樂,你好大的膽子,公然違背天條,殘忍殺害盟友,當真以為你是池瑤女皇的子嗣,便無人敢動你嗎?」

    說話間,中年男子釋放出極其強大的氣息,竟是一位修為高深的九步聖王。

    池孔樂承受著九步聖王的聖威壓制,單薄的身體,如同風中柔柳,隨時都會被壓斷,可是,卻並未露出怯弱的姿態,朗聲道:「事實究竟如何,你們心裏面很清楚,想要以大欺小,何必找冠冕堂皇的理由,別以為你是九步聖王,我便怕了你。」

    「如此目無尊長,看來本座今天必須得好好教訓你一番。」中年男子身後的羽翼閃動,緩緩飛到半空中。

    話音未落,中年男子已是探出一隻手來,泛起璀璨的聖光,化作百丈長,徑直抓向池孔樂。

    作為九步聖王,他還真是並未怎麼將池孔樂放在眼中。

    即便是張若塵處在和池孔樂相同的境界,也同樣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池孔樂眼中並無懼色,手指一動,瞬間勾勒出一道複雜的銘紋,落到燕子佩上。

    「嘩。」

    燕子佩綻放出奪目的光芒,湧出一股古老而龐大的力量氣息,宛如一尊強大的古神復甦,散發出無比浩瀚的神威,通天徹地。

    隱約間,一道巍峨的神影,浮現在池孔樂的身後,將重重天宇,都踩在腳下,俯瞰宇宙星河。

    一道道奇異的印記,從燕子佩中浮現出來,相互交織,構成神聖的防禦,將池孔樂完全包裹起來。

    「砰。」

    中年男子探出的大手,被生生抵擋住,並未能夠真正觸及到池孔樂。

    反倒是有一股神力傳遞而來,將中年男子震得倒退數步。

    中年男子心中震動,他曾在天堂界覲見過不止一位神靈,但卻從未感受到如此浩瀚的神威。

    毋庸置疑,池孔樂脖頸上的燕子佩,定然很不簡單,有著驚人的來歷。

    表面上,中年男子卻是顯得很平靜,冷哼道:「區區一股神力,以為本座就奈何你不得嗎?不是你的力量,你能夠運用多久?」

    池孔樂沒有說話,而是暗暗釋放出精神力,操控燕子佩的力量。

    「唰。」

    白光一閃,池孔樂的身影消失無蹤。

    剎那之間,她便是出現在中年男子的身側,手中出現一柄聖劍,閃電般刺出。

    「好快的速度。」中年男子心中微驚。

    以池孔樂此刻爆發出來的疾速,竟是並不比很多九步聖王慢。

    而且,池孔樂刺出的這一劍,更是讓中年男子,隱隱感受到了一絲威脅。

    究其原因,在於池孔樂將時間的力量,運用到了劍法之上。

    聖劍所及之處,周圍的時間,變得紊亂起來。

    中年男子來不及多想,當即毫無保留的釋放出自身的強大聖氣,構築起一層層防禦。

    「咔。」

    池孔樂手中的聖劍,一連刺破數十層聖光,可終歸還是被抵擋住。

    趁此機會,中年男子伸出一隻手來,一指對著池孔樂點殺而出。

    極致璀璨的聖光,從中年男子的指尖迸發而出,散發出毀滅性的可怕氣息,空間都隱隱破裂開來。

    這是一種中階聖術級別的指法,由一位九步聖王施展出來,威力極其驚人。

    如此近的距離,池孔樂就算是想要避開,也已經來不及,只得全力調動自身修鍊出來的時間規則,施展出最強的時間劍法。

    諸多時間印記浮現出來,烙印在空間中,使得方圓數十丈範圍內的時間,都出現了錯亂,

    「嗤。」

    中年男子施展出來的指法,瞬間被瓦解,一道道時間印記轉動起來,將中年男子籠罩。

    只聽中年男子發出一聲悶哼,整個人直接從半空中墜落而下。

    在其身上,出現了數十道深淺不一的傷口,鮮血汩汩而涌。

    更為重要的是,中年男子感受到了一種強烈的虛弱感,竟是一下子損失了超過兩百年壽元。

    「嘶。「

    看到這一幕,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真正的瞠目結舌。

    「鴻坤聖王可是規則大天地巔峰的九步聖王,只差一步就能夠凝聚成道域,實力何其強橫,竟然會被池孔樂一劍重創,這怎麼可能?」

    「池孔樂施展的是和張若塵一樣的時間劍法,難道時間手段,真有如此可怕?」

    「不可能,即便是恆古之道,也絕不可能像這樣逆天,肯定是池孔樂動用了別的我們所不知道的手段,別忘了,她也是一位神靈的子嗣。」

    「池孔樂太恐怖了,希望她不會遷怒於我們。」

    ……

    一眾天才紛紛低語,心緒劇烈起伏,難以平靜,看向池孔樂的目光,充滿了敬畏。

    而作為當事人的池孔樂,此刻亦是在發獃,完全沒想到,自己施展出的時間劍法,威力竟會強到如此地步,感覺根本就不像是她在施展。(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