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竹幽谷,皇城中一處極爲清幽之地,依山傍水,碧竹叢生,遠遠看去,宛如一張絕美的畫卷。

    青虹閣便是坐落於竹幽谷中,遠離塵世喧囂,鮮少有人前來。

    算算時間,青虹閣已經存在十萬年時間,任憑世事變遷,始終屹立不倒。

    昔日,須彌聖僧的大弟子方寸大師,在青虹閣中,留下了種種手段。由他佈置的,通往蟠桃樹所在之地的空間傳送陣,則是交由納蘭世家代代守護。

    唯有納蘭世家直系後代中的聖者的聖血,才能開啓空間傳送陣。

    在崑崙界成爲功德戰場前,一直是文帝,在做這件事。

    文帝因爲是大聖,不得不離開崑崙界,蟠桃樹的守護者,本該由聖書才女繼承。

    不過,朝廷事務繁多,聖書才女脫不開身。因此,她請了兩位儒道的甦醒者,擔負這個重任。

    那兩人,被稱爲“書呆子”和“百癡”。

    至於他們的真名,早已無人知曉。

    書呆子和百癡有着極爲驚人的身份,他們乃是儒道最後一位儒祖的最後兩位弟子,得儒祖真傳。

    後世的儒道弟子,都得尊稱他們一聲祖師。

    儒道傳承久遠,底蘊深不可測,歷史上誕生了諸多神靈,更有四位屹立於巔峰的儒祖。

    傳聞之中,十劫問天君都曾做過儒道第三位儒祖的學生,學習儒家文法,將武道和精神力,一同修煉至極致。

    青虹閣並非只是一座普通的樓閣,內蘊乾坤,空間廣闊無比,有着一座極爲龐大的小世界,與世隔絕,天地聖氣極爲濃郁,天地規則活躍無比,是難得的修煉寶地。

    一處空曠之地,無數書籍堆積成兩座高高的書山,兩道身影盤坐於書山之上,皆是很投入的翻看着書籍。

    他們正是儒道的甦醒者,書呆子和百癡。

    書呆子身着襦袍,看上去很年輕,梳着髮髻,完全是一副書生的模樣,手拿一本書,在那兒搖頭晃腦,看得不亦樂乎。

    “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不錯,不錯,這一篇寫得很好,文理通達,是千古奇文!”

    ……

    百癡則是中年人模樣,稍稍有些發胖,頭髮蓬鬆,亂糟糟,滿臉的胡茬子,很不修邊幅。

    他埋着頭,逐字逐句的看着書,似乎比書呆子更爲專注投入。

    二人是在比賽,看誰能夠先將崑崙界最近十萬年的史書給看完。

    本來,作爲儒道聖王,只要釋放出精神力,很快就能獲取所有書籍的內容,可他們倆卻很有耐心,要像普通人一般慢慢閱讀。

    突然,書呆子擡起頭來,察覺到青虹閣內,出現了頗爲劇烈的空間波動。

    隱約間,空間破碎,出現一個幽深的孔洞,與虛無空間相連。

    一座古樸的橋樑,隱隱呈現出來,橫亙在虛無空間中,不知從何處,架設到了青虹閣。

    在橋樑之上,佇立着一道道身影,形態各異,有的只有五尺高,有的則高達百丈。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書呆子笑道。

    他的話音剛落,一道極其強大的陰煞氣息,從孔洞內傳遞出來。

    書呆子的臉色一凝,指向那一處,道:“不妙啊,非是朋友,乃地獄界的氣息也。地獄界的生靈,怎麼能出現到青虹閣?待我仔細看看。”

    “居然是虛無混沌橋,地獄界的生靈想強行駕臨過來。百癡,大事不好,大事不好矣!”

    百癡沒有理他,依舊捻着鬍鬚,沉浸在書卷中。

    “萬字千軍。”

    不由得,書呆子只能自己出手。

    他一抖手,手中書籍上的所有文字,盡皆脫落下來,飛出了出去,顯化出千軍萬馬的虛影,衝向那處空間孔洞。

    那“萬字千軍”,顯然是儒家的非凡手段。

    “轟!”

    所有陰煞氣息,都在瞬間被擊潰。

    繼而,千軍萬馬的虛影,衝入空間孔洞內,將一道剛從古樸橋樑上走下的身影,給強行鎮壓了回去。

    “哈哈,崑崙界的一個書生,都能打得你倒折而回。玉天骨皇看來你的實力,還遠遠不足以挑戰張若塵。”伴隨着一道大笑聲,另一道魁梧的身影,跨越虛無混沌橋而來。

    虛無中,響起一道沉哼聲:“閻無神,你最好別小看那個書生,對方的力量,非同小可。”

    “你沒用,別以爲天下人都沒用,看我破他的萬字千軍。”

    閻無神大步向前,迎向文字顯化成的軍隊虛影,右手五指化爲一道金光燦燦的大手印,九丈六的金身激發出來,輕描淡寫的將千軍萬馬抹滅。

    繼而,他一步邁出,無視任何阻隔,強行降臨到了青虹閣內。

    “轟隆。”

    腳掌落地,整個青虹閣都爲之震顫。

    煉化陰陽兩生花後,閻無神已經徹底將善惡融合,達到真正的巔峰狀態,身上有一股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威勢。

    書呆子微微呆愣了一下,沒有料到,大聖之下,居然有生靈可以破他的萬字千軍。

    緊隨閻無神之後,數十位地獄界的生靈,從虛無混沌橋上走下,跨過空間孔洞,降臨到青虹閣內。

    他們身上散發出強大的氣息,威壓天地,任何一尊走出去,都能名震諸天萬界,乃是精銳中的精銳,地獄十族皆有。

    不過,就在他們降臨的瞬間,卻觸動青虹閣內方寸大師留下的空間陣法。

    “嘩啦。”

    閻無神輕咦一聲,只見,四周空間急速收縮,化爲一座空間牢籠。

    那空間牢籠,宛如一個直徑百丈的氣泡。不過,在氣泡的邊緣,卻是交織着一道道空間之力凝聚成的鎖鏈。

    不僅是閻無神,別的地獄界修士,也遭受空間牢籠的封禁。

    數十個空間牢籠同時呈現,將地獄界的修士,分散關押。

    “有意思,當真是有意思,原來崑崙界的先賢,早就做了佈置,就是在防着我們。”

    閻無神絲毫都不慌亂,伸出一根手指,輕輕向空間牢籠邊緣的鎖鏈點了過去。

    鎖鏈顫動,發出“嘩啦啦”的聲音。

    空間牢籠急速收縮,內部空間變小了一倍。

    “大家最好別輕易觸碰那些鎖鏈,小心被空間牢籠的力量,擠壓成一粒塵埃。”閻無神道。

    “儒祖曾曰:萬事以和爲貴,不可妄動干戈,打打殺殺,有傷斯文也。”書呆子道。

    一位六劫鬼王,站在空間牢籠中,冷聲道:“書生你是在嘲笑我們嗎?”

    “非也!非也!我的意思是,能不打,就不打。你從來處來,就從去處去,這裡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書呆子耐心的道。

    地獄界的那些強者,更加覺得書呆子是在羞辱他們。

    都使用空間牢籠,困住了他們,卻在一旁說風涼話,不是羞辱是什麼?

    再說,地獄界和崑崙界,還有緩和的餘地嗎?

    “等本王破開這狗屁牢籠,第一個吞噬你的聖魂。”

    那位六劫鬼王的身體,變得越來越巨大,最後撐起百丈高,雙手按了出去,按得空間牢籠劇烈顫動。

    “你還是別出來了!”

    書呆子身形一動,飛到空間牢籠的上方。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爲河嶽,上則爲日星。”

    書呆子開口,念出《正氣雲中歌》。

    頓時,有着明亮的白光,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化爲磅礴的浩然正氣。

    浩然正氣涌入前方的空間氣泡,在下方演化出一座座山嶽和一條條江河,在上方則演化出滿天的日月星辰。

    攻擊向,空間氣泡內的,那位六劫鬼王。

    身爲儒祖弟子,書呆子對於儒道的感悟,可謂是達到了超乎尋常人想象的境界。

    對於浩然正氣的運用,即便是很多儒道大聖,都未必能與他相比。

    被困在空間氣泡內的六劫鬼王,名叫藍薛子,修成極其強大的“玄煞鬼體”,絲毫不比血肉生靈的至高圓滿體質弱。

    可他此刻,卻遇到了大麻煩。

    浩然正氣炙熱無比,像是要將他所有的鬼氣,都給焚燒乾淨。

    藍薛子的鬼體,被迫變回原來的大小,取出一件強大的鬼器,一柄鬼頭戰刀。刀身上,浮現出數十萬道奇異的王級銘紋。

    鬼器,乃是以鬼族特殊手法,煉製出來的戰兵,與鬼族最是契合,可以大幅增強鬼族修士的戰力。

    每一件鬼器,都需要送到鬼神殿,經過特殊的洗禮,才能最終成器,故而十分珍貴。

    鬼神殿乃是鬼族的至高神殿,亙古長存,所有鬼族都以能夠進入鬼神殿修煉爲傲。

    藍薛子,便是鬼神殿精心培養出來的天才,修煉鬼族特有的天道。

    地獄十族皆有神殿存在,傳承異於天庭界聖道的天道,可與至尊聖道,乃至恆古之道相媲美。

    不過,這些天道的修煉難度極大,並非人人都能修煉,只有極少數人,可以通過篩選,進入到十座神殿內修煉。

    藍薛子修煉的便是鬼族三大天道之一的玄煞天道,藉此修成玄煞鬼體,極難被破壞。

    藍薛子揮動手中的鬼器戰刀,源源不斷的灌注玄煞鬼氣,斬出一道至強的刀芒。

    “唰——”

    這一刀,斬得浩然正氣演化出來的江河斷流,山嶽崩碎。

    書呆子不急不緩,結出一道手印,道:“當其貫日月,生死安足論。”

    一輪烈日和一輪明月,同時顯現出來,照亮整個天地,點燃所有的玄煞鬼氣。

    “砰。”

    藍薛子被日月擊中,當即倒飛而出。

    他那堅固無比的鬼體之上,竟是出現多道裂痕,險些破碎開來。

    經此一擊,他便受到了重創,玄煞鬼氣潰散,一時竟是無法重新凝聚起來。

    不是他不夠強,而是正好被儒道的力量剋制。

    “轟隆。”

    就在書呆子準備再度發動攻擊時,其中一個空間牢籠,突然破碎,身形高大魁梧的閻無神,掙脫而出。

    “好個書生,是有真才實學啊,接本座一掌。”

    閻無神化作一道金光,剎那而至。

    一隻金色的手掌,攜帶無匹的力量,徑直拍擊向書呆子。

    書呆子臉色一變,沒想到,閻無神竟然能這般快掙脫出來。

    畢竟這裡的空間手段,乃是由方寸大師所佈置,精妙無比,哪怕已經過去十萬年,也絕非聖王境修士,所能輕易破開纔對。

    來不及多想,書呆子連忙轉身,全力打出一道浩大的拳印,粉碎真空。

    從之前閻無神能夠破掉他的萬字千軍,強行降臨到青虹閣,他就已經意識到閻無神的可怕,自然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雖然是儒道修士,可書呆子卻是武道和精神力兼修,且都達到聖王境的極致,已經快要鑄就不朽聖軀。

    “砰。”

    書呆子所打出的拳印,直接被閻無神的金光大手打碎。

    繼而,一股強大的力量,轟擊在書呆子的身上,將他打飛了出去。

    “噗。”

    書呆子噴出一大口聖血,氣息變得十分紊亂。

    “怎麼會這麼強?還是聖王呼?”書呆子心中震驚不已。

    沉睡十萬年,他感覺自己有些看不懂這個世界。

    就算是在中古時代,也沒有像閻無神這般可怕的妖孽奇才。

    閻無神面帶笑容,道:“能夠硬接本座一掌而不死,你的實力很不錯,想不到除了張若塵,崑崙界還有像你這樣的高手。”

    以他如今的實力,全力一掌打出,就算是尋常的大聖,都根本無法接住,大聖之下,幾乎能夠橫掃無敵。

    “儒祖曾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誠不欺我也。我本以爲自己在大聖之下,已經難覓對手,卻沒想到,有人的實力,能夠超越我這般多。”書呆子呆板着臉道。

    閻無神道:“給你一個機會,投入地獄界,本座可以留你性命。”

    哪知道,書呆子卻用力搖頭,一臉嚴肅道:“儒祖曾曰:君子有所爲,有所不爲。崑崙界爲重,個人生死爲輕,生而衛道,死而無憾也。”

    “本座可不是來聽你講道理的,既然你不願珍惜機會,也就別怪本座出手無情。”閻無神眉毛一掀,身上散發出無比強大的氣息。

    書呆子道:“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爲仁之本與。”

    “真是一個書呆子,喋喋不休,在念叨着什麼,完全聽不懂。”閻無神眼中,閃過一道不耐之色。

    當即,他再度出手,將力量源源不斷的注入拳套之中,拳套綻放出璀璨的金光,大量至尊銘紋浮現而出,一道道強大的至尊之力,涌現出來。

    剎那之間,閻無神亦是轟出上百拳,漫天都是恢宏磅礴的拳印,如一座座太古神山,完全將書呆子籠罩住。

    書呆子連忙釋放出強大的精神力,催動青虹閣中密佈的陣紋,想依靠陣法的力量,來抵擋住閻無神的攻擊。

    依靠強大的精神力,剎那之間,便是有着大量的陣紋被激活,清晰浮現出來,交織成網,想要禁錮住這片空間。

    “轟。”

    閻無神的拳印太過霸道,陣紋也無法禁錮住,直接破碎開來。

    書呆子極力進行抵擋,可還是被一道拳印打中,如炮彈一般飛了出去。

    饒是他的聖體強橫無比,此刻也不禁出現了道道裂痕,險些被閻無神的拳印打得四分五裂。

    “百癡,你還不出手?”

    書呆子內心焦急,衝着百癡大喊。

    百癡頭也不擡,伸出一隻手,很不耐煩道:“別吵,我看書的時候,不要來打擾我。”

    從始至終,他的注意力,都沒有從書籍上移開過,彷彿根本就沒察覺到,有人闖入。

    感覺就算是書呆子現在被人打死,他也根本不會過問。

    “怎麼還有一個書生?你也接我一掌。”

    閻無神眉頭一皺,目光轉動,瞥了百癡一眼,隨即擡手打出一掌。

    “轟!”

    百癡的身上,浮現出上億個文字,交匯成一隻大鼎,護住全身。可是,他身下的書山,卻爆碎開來,飛灰湮滅。

    直到這個時候,百癡才從書中的世界退出來,眼中浮現出濃濃的怒色。

    “我說過,不要打擾我。”

    百癡大吼一聲。

    隨着聲音吼出,其身周的浩然之氣劇烈涌動起來,快速凝聚成一尊千丈高的巨鼎,旋轉着撞向閻無神。

    閻無神輕咦一聲,再次打出一道金光掌印。

    “嘭。”

    金光掌印和巨鼎同時爆碎,形成可怕的衝擊力。

    閻無神紋絲未動,百癡則是向後倒退了數步,竟是沒有受傷。

    直到這個時候,百癡似乎才清醒過來,仔細打量閻無神,道:“好厲害,已經大圓滿,這樣的天驕,天地間竟然真的存在。”

    這個時候,書呆子閃掠了過來,與百癡並排而立。

    “事有輕重緩急也,百癡,比賽先放在一邊,我們必須要守住青虹閣,不能讓他們前往蟠桃樹的所在地。”書呆子一臉嚴肅道。

    百癡的目光,掃過那數十個空間牢籠,道:“怎麼會有這麼多地獄界修士,突然闖入青虹閣?他們如何知曉青虹閣的具體空間座標?”

    他已經看到虛無混沌橋,知曉閻無神等人是如何到來,只是心中仍舊很疑惑。

    畢竟,自崑崙界成爲功德戰場,青虹閣便是隱藏了起來,掩蓋空間座標。

    “唰!”

    “唰!”

    空間出現輕微的扭曲,破風聲響起。

    兩道身影,從中央皇城的方向,闖入青虹閣中。

    這兩人,都身着寬大的黑袍,將自身完全掩蓋,無法看到臉,也無法看清身形,是男是女,都無法分辨,就連一絲氣息,都不曾散發出來。

    並且,他們雖然立身在那裡,卻像是身在另一個空間,可望而不可及,顯得極爲神秘。

    其中一名黑袍人,以略顯嘶啞的聲音,道:“虛無混沌橋果然厲害,只是提供了空間座標,就能直接駕臨青虹閣。”

    “你們是什麼人?爲何能夠鎖定青虹閣的空間座標?”白癡問道。

    剛纔說話的黑袍人,嘿嘿一笑:“只要想知道,自然就會有辦法,那太宰王師奇,還有七位界子身上,皆有線索。”

    書呆子和百癡頓時醒悟過來,那兩人,必定是地獄界在天庭界一方的內應。

    會是誰?

    天堂界派系的修士?

    “東西帶來了嗎?”閻無神問道。

    其中一位黑袍人,以低沉的聲音,道:“我們所承諾過的事,當然做得到。”

    說話間,黑袍人取出一塊聖玉,拋向閻無神。

    聖玉內,封存有一團鮮紅的聖血,散發出九彩聖光,奇異無比。

    閻無神伸出一隻手來,一把將聖玉接住,眼中浮現出一道滿意之色。

    玉中封存的聖血,乃是開啓空間傳送陣的關鍵,唯有得到了它,才能最終鎖定蟠桃樹的確切座標。

    “我們的任務,已經完成,接下來,便交給你們,最好不要出差錯。”另一名黑袍人以低沉的聲音說道。

    閻無神瞥了他一眼,道:“你的擔心,完全是多餘。”

    兩名黑袍人沒再多說什麼,當即施展空間手段,離開青虹閣,回到了中央皇城,片刻都沒有耽擱。

    “走得還真快,是怕我下殺手嗎?”閻無神低語道。

    “砰。”

    一個個空間牢籠破碎開來,地獄界的數十尊強者,相繼掙脫而出。

    他們是從地獄界十族,精挑細選出來的強者。

    一座年代久遠的空間牢籠,自然困不住他們。

    受了頗重傷勢的血羅鬼王,最後一個掙脫出來,他的眼神陰沉到了極點,剛一降臨青虹閣就吃了大虧,如果不是閻無神及時出手,說不得,他已經被書呆子殺死,實在是奇恥大辱。

    感受到一衆地獄界強者散發出來的可怕氣息,書呆子和百癡的眼神,都不由變得凝重起來,現在是真正的大事不妙。

    一個閻無神,已經很難對付,再加上另外數十位地獄界的頂尖聖王,他們倆要如何去阻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