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青虹閣,竹林深處有很大一片桃林,如今正是桃花盛開的季節,每一株桃樹,都開滿了粉白的桃花,美輪美奐,宛如夢境。

    “轟!”

    “轟隆!”

    ……

    書呆子和百癡渾身是血,立身在桃林之外,極力抵擋着地獄界強者的攻擊,阻止他們踏入桃林內。

    他們倆的實力,都極其強大,放在諸天萬界,都是聖王境最爲頂尖的強者,尤其是百癡,幾乎能與初步融合善惡雙身時的閻無神相比。

    如果沒有張若塵和閻無神在,他足以成爲這個時代的主角。

    但,雙拳難敵四手,面對數十尊地獄界最頂尖強者的圍攻,他們就算再強,也難以抵擋。

    好在青虹閣內,有方寸大師的諸多佈置,書呆子和百癡邊戰邊退,纔好不容易支撐到現在。

    否則,他們二人,早已被打得神形俱滅。

    在這個過程中,書呆子和百癡重創了三名地獄界強者,險些讓鬼族的藍薛子飲恨。

    《儒祖聖書》釋放出璀璨的聖光,從其中飛出的數萬個文字,化作漫天的星辰,環繞在書呆子和百癡身周,抵擋住了大部分的攻擊。

    這部《儒祖聖書》,並非是聖書才女所掌握的那一部,乃是由書呆子和百癡的老師,親手撰寫而成。

    儒道的四位儒祖,均是留下了一部《儒祖聖書》,既是至寶,也蘊含着儒道的無上傳承。

    四部《儒祖聖書》,乃是四位儒祖的心血結晶,凝聚了無窮智慧,可說是儒道傳承的根本所在。

    只要《儒祖聖書》在,儒道便不會斷絕。

    書呆子和百癡作爲儒祖親傳弟子,比任何人都要熟悉他們老師所撰寫的這部《儒祖聖書》,所能發揮出來的威力,自然也要強大得多。

    “你們這兩個書生,還真是頑強,崑崙界滅亡,已成定局,你們再怎麼掙扎,也無法改變什麼。你們都有成神之資,死在這裡,未免太過可惜,地獄界纔是你們最好的歸宿。”閻無神道。

    “咳咳。”

    書呆子劇烈咳嗽了幾聲,身體踉蹌,險些栽倒在地。

    他的身上滿是裂痕,體內聖血簡直快要流乾,傷得極重,完全是依靠強大的意志力,才能支撐到現在。

    書呆子穩住身體,道:“儒祖曾曰: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爲,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如果失去心中堅守的信念,即便活着,也如行屍走肉一般,非我所願也。”

    聽到這番話,不少地獄界強者,都不禁深深皺起眉頭,從他們進入青虹閣開始,書呆子便一直在說着各種亂七八糟的道理,喋喋不休,實在是很煩。

    也只有閻無神,纔會對他生出愛才之心,其他人都恨不得一巴掌,將他給拍死。

    藍薛子眼中寒芒閃爍,道:“書生,既然你這麼想死,本座就成全你,待會兒,本王一定要生吞你的聖魂。”

    “他的聖魂中,定然充斥着熾盛的浩然正氣,藍薛子你恐怕是難以消受,還是交給我好些。”一名有着死灰色羽翼的冥族強者大笑道。

    藍薛子眼神陰沉,將目光投向說話的冥族強者,道:“冥魔,少說風涼話,換做你受到那樣的攻擊,情況絕不會比我好到哪兒去。”

    “別把我說得和你一樣沒用,我的邪冥戰體,區區浩然正氣,還奈何不得。”冥魔傲然道。

    冥魔出自冥族,乃是冥神殿,也即是冥殿,傾力培養出來的天才,修煉冥族五大天道之一的邪冥天道,實力強橫至極。

    論實力,冥魔還要略勝冥妖和冥佛半籌,故而,參與此次行動,冥魔乃是冥族的領軍人物。

    眼見藍薛子還想說什麼,一名修羅族強者插話,道:“先別吵,等解決掉他們兩個,你們想怎麼樣都可以。方寸大和尚佈置的空間傳送陣,就在桃林深處,儘快突破過去,完成諸神交代的任務。”

    說話之人,擁有四目四臂,身周隱隱有着無數的時間印記在飛舞,使得他所在那片區域,時間流速都變得有所不同。

    他不是別人,正是當初給閻無神送去陰陽兩生花的萬心,修辰天神的親傳弟子,本身乃是時間掌控者,修煉時間之道,又得修羅神殿的培養,雖然極爲低調,名聲不顯,卻沒有任何人敢小覷於他。

    若非是爲了張若塵的肉身,萬心根本就不會來到崑崙界,更加不會參與這次行動。

    閻無神瞥了萬心一眼,道:“全力出手,遲則生變。”

    說話間,閻無神將九丈六金身的力量,完全凝聚於至尊聖器級別的拳套之上,施展出霸道至極的拳法。

    見狀,其他地獄界強者也都沒有遲疑,紛紛出手,如此大事,他們卻是不敢有半點疏忽大意。

    書呆子和百癡表情嚴肅,不由打起十二分精神來,將精神力和聖氣,一併毫無保留的釋放出去,將青虹閣中的陣法,催動到極致。

    只見二人將雙手合十,精氣神與身後的桃林相結合。

    “嘩嘩。”

    所有桃樹輕微晃動起來,絲絲縷縷神氣,散逸而出,向書呆子和百癡匯聚而去。

    這片桃林,本就是由蟠桃樹衍生而出,自然而然的沾染了少量神性力量,如今都被書呆子和百癡匯聚了起來。

    那是蟠桃樹的力量。

    雖然微薄,卻是神力。

    部分神性力量,融入書呆子和百癡體內,使得他們的傷勢,得以好轉。

    大部分神性力量,則是融入陣法之中,使得一道道陣紋,變得更加凝實。

    無論情況多麼糟糕,書呆子和百癡都絲毫沒有要放棄的意思。

    ……

    另一頭,張若塵率衆駕馭着聖壇,極速向青虹閣趕去。

    抵達竹幽谷外後,聖壇停了下來。

    不是他們不想繼續前進,而是前方有着一道無形結界,將聖壇阻擋在外。

    “原來是封界符,難怪無人察覺到。”陸百鳴眼中泛起異光。

    封界符,只有最爲頂級的符道地師,乃至符道天師,才能煉製出來。號稱可以封鎖一界,令其與世隔絕,掩蓋所有的天機,就算是神,都難以發現。

    同時,封界符構築出的結界,極其堅固,想從外部突破,難度極大。

    毫無疑問,地獄界定然遣出了符道地師,專門負責掌控封界符,就算是百枷境大聖,都未必能夠闖得進去。

    張若塵大致探查一番,沉吟道:“好強的封禁,尤勝過天堂界派系在紫微宮的佈置。”

    有此封禁在,即便有人發現竹幽谷的異樣,只怕也是無可奈何。

    “天堂界派系已經得到我的聖血,只要破開青虹閣的陣法,就能以此開啓空間傳送陣,鎖定蟠桃樹的空間座標,不能再做耽擱。”九天玄女肅然道。

    張若塵點頭,道:“全力催動聖壇,強行撕裂結界。”

    現階段,最好的選擇,是召集天庭界大軍,一起發動攻擊,破開封界符,應該不會是太難的事情。

    可現在,情況緊急,張若塵卻是並沒有時間,去做這件事情。

    更重要的是,天庭界大軍分爲諸多派系,沒那麼容易調動。

    在這種時候,與其求人,不如求己。

    聖壇的力量被激活,鮮血紋絡復甦,迸發出奪目的聖光,轟擊向竹幽谷。

    “砰。”

    籠罩竹幽谷的結界,隱約顯現出來,泛起如水波一般的波瀾,卻是並未被破開。

    張若塵的眼神微凝,封界符的堅固程度,大大超出了他的預估。

    “我去借一件能夠破開封界符的寶物來。”

    九天玄女的內心急切,化作一道聖光,極速遠去。

    看到九天玄女離開的方向,張若塵不禁若有所思,隱隱猜到了她所要借取的是何寶物。

    收斂心緒,張若塵道:“繼續攻擊。”

    越早攻入青虹閣,保住蟠桃樹的希望,也就越大。

    一旦蟠桃樹的空間座標被鎖定,即便有天庭界的神靈干預,地獄界恐怕也有辦法,將蟠桃樹在瞬間斬斷。

    真到了那一步,做再多事情,都將變得沒有意義。

    相距竹幽谷不遠的一座山峰上,兩道身影佇立,此刻均是將目光投向聖壇。

    他們倆正是先前,給地獄界強者送去聖血的黑袍人。

    “張若塵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難道紫微宮那邊出現了變故?”一名黑袍人顫聲道。

    整個天堂界派系的精銳,幾乎都匯聚於紫微宮,如果真出現問題,那種後果,將難以想象。

    另一名黑袍人道:“趕緊離開這裡。”

    有張若塵在的地方,他們是片刻都不願久留。

    然而,他們剛想離開,就發現周圍的空間,變得凝固起來。

    “不好。”

    二人心中一震,均是意識到了不妙。

    “譁。”

    一本銀色的書籍,憑空出現,翻動間,顯化出數十座多元空間,將二人籠罩起來。

    其中一名黑袍人,當機立斷,取出一道泛着銀光的符篆,直接打了出去。

    無數空間銘紋,從符篆中浮現而出,釋放出極其恐怖的空間力量,想要強行將多元空間撕裂。

    另一名黑袍人則是取出一幅殘缺的陣圖,一連打出數百道陣印,全力催動。

    “轟。”

    多元空間震動,出現大量的裂痕,卻始終不曾崩潰。

    下一刻,銀色書籍合上,兩名黑袍人隨着多元空間,一同消失無蹤。

    聖壇之上,張若塵伸手一抓,將《時空秘典》抓攝到手中。

    他的感知敏銳無比,哪怕兩名黑袍人刻意收斂了氣息,可他還是瞬間察覺,且第一時間,洞悉了他們的身份。

    翻開時空秘典,其中一頁上,有着兩道身影顯現出來,拼命想要掙扎,卻根本動彈不得。

    張若塵稍稍施展手段,頓時,兩名黑袍人顯現出真面目。

    其中一人,張若塵很熟悉,正是陣滅宮的領袖人物,周禛。

    而另一人,看上去極爲年輕,二十出頭的模樣,模樣俊美,擁有一頭銀色的長髮,他的雙眼極有特點,漆黑一片,竟是沒有眼白存在。

    “空間神殿領袖,申屠雲空。”

    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空間神殿最近萬年來,所培養出的最爲傑出的天才,空間天賦卓絕,傳聞有望將空間之道修煉至大圓滿境界。

    沒想到申屠雲空,竟然也來到了崑崙界。

    讓張若塵略顯詫異的是,申屠雲空居然沒有在那座空間聖殿內,反而是在竹幽谷外觀察着什麼。

    在這種特殊的時間點,申屠雲空和周禛一同出現在竹幽谷外,怎麼看都有問題。

    不由得,張若塵伸手一抓,申屠雲空和周禛所擁有的物品,立刻從《時空秘典》中飛了出來。

    “嗯?“

    張若塵的目光,鎖定在其中一顆空間玲瓏球上。

    其內囚禁有兩個人,均是鮮血淋漓,被折磨得不成人形。

    “王師奇,歲寒。”

    空間手段施展,張若塵將二人釋放了出來。

    一揮手,張若塵取出生命之泉,打入二人的體內。

    能夠保住性命,相比於連珠府內死難的那些儒道修士,王師奇和歲寒,無疑是十分幸運。

    張若塵仔細翻找了申屠雲空和周禛的物品,卻並未找到九天玄女的聖血,這不禁讓他的心微微一沉。

    不出意外,九天玄女的聖血,應該已經落入地獄界強者手中,蟠桃樹岌岌可危。

    “不惜一切代價,破開封界符。”張若塵沉聲下令。

    他現在沒時間去審問申屠雲空和周禛,進入青虹閣,纔是最爲重要的事。

    “有人在外發動攻擊。”

    突然間,有地獄界強者生出感應。

    下一刻,羅剎族的血翼大親王沉聲道:“是張若塵,他竟然能夠突破天堂界派系的圍殺。”

    “轟。”

    就在這時,一道更加巨大的動靜出現。

    封界符構築的結界,被強行撕裂開一道口子。

    張若塵施展空間手段,以最快的速度,裹挾着聖壇,闖了進來。

    結界具備驚人的修復能力,眨眼的工夫,撕裂開的口子,便是消失無蹤。

    張若塵並未去在意這些,駕馭聖壇,徑直闖入竹幽谷。

    很快,前方的空間,變得豁然開朗,天地規則也明顯變得活躍許多。

    這本是一個景緻極爲優美的世界,如今卻變得一片破敗,生機幾乎絕滅,化爲惡土。

    張若塵曾經來過青虹閣,可惜那時候境界太低,根本就沒有發現此地的秘密,沒想到其中還有如此廣闊的一片天地。

    聖壇一路前行,最終來到了桃林前。

    “終於有人來了,天不亡崑崙界也。”書呆子臉上露出一抹喜色。

    百癡的目光,鎖定在張若塵身上,道:“又一個修煉到大圓滿的妖孽,真是一個可怕的時代。”

    一個閻無神,已經讓他很驚訝,沒想到現在又出現一個張若塵。

    當真是沉睡太久,這個世界,已經變得讓他看不懂。

    閻無神自人羣中走出,踏空而行,目光直視張若塵,朗聲道:“張若塵,本座很高興,你沒有死在天堂界派系的手中。現在,我們可以繼續上次未曾結束的戰鬥。”

    說話間,閻無神的戰意,開始節節攀升,這片天地中的聖氣和規則,都瘋狂向他涌去。

    張若塵能夠清晰感知到,閻無神發生了很大變化,顯然是已經徹底將善惡融合,成就真正的巔峰狀態。

    相比於初步融合善惡雙身時,閻無神的實力,又有巨大的提升。

    看到這般強大的閻無神,張若塵的戰意,亦是在節節攀升。

    以他現在的實力,大聖之下,也唯有閻無神,才能做他的對手。在這個時代,或許只有他們倆,修煉到了聖王境大圓滿。

    目光凝視張若塵片刻,閻無神道:“原來你也已經修煉到聖王境大圓滿,好,非常好,這樣才能戰得痛快。”

    他一點都不擔心張若塵變強,反而是怕張若塵太弱。

    如果太輕鬆就將張若塵擊敗,那實在是很沒有意思。

    無敵太過寂寞,閻無神縱橫功德戰場數百年,一直都沒有對手,好不容易等到了張若塵的橫空出世。

    這一戰,他已經期待太久。

    而聽到閻無神的話,在場地獄界的修士,無不露出驚色。

    像閻無神這種,一個紀元都難得誕生一個的絕世奇才,都耗費數百年時間,走上極其危險的道路,纔好不容易成功,張若塵才修煉多長時間?爲何也能成功?

    這樣的成長速度,太過匪夷所思。

    除卻閻無神,在場幾乎沒什麼人,能夠看透張若塵的深淺,都只感覺深不可測。

    在他們眼中,就算是初入百枷境的大聖,都未必能夠勝過張若塵和閻無神。

    唯有萬心眼泛精光,暗道:“極致的五行混沌體,聖王境大圓滿,傳聞更是如那不在五行之中的生靈一般,修成了多尊聖相,真是完美的肉身。”

    這等萬古罕見的肉身,他師尊必然會特別喜歡。

    畢竟,就算是修辰天神,在聖王境時,也根本不曾達到張若塵如今的境界。

    若能奪舍張若塵的肉身,修辰天神的實力,定會在短時間內,變得更加強大。

    而到了那個時候,他身爲修辰天神的弟子,在修羅族中的地位,也肯定會水漲船高。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