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立身在祭壇之上,目光投向正在苦苦支撐的書呆子和百癡,他們倆都傷得很重,全靠強大的意志力,才能堅持到現在。

    強如百癡,肉身都已經佈滿裂痕,聖血幾乎快要流乾。書呆子傷得更重,只剩下一條手臂,胸口上還有着一個大窟窿,前後通透,可以清晰看到跳動的心臟。

    受如此重的上,換做一般的九步聖王,別說繼續戰鬥,能否保住性命,都是個問題。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哈哈哈。”

    書呆子身體晃動,卻是忍不住大笑起來。

    只要能守住空間傳送陣,他和百癡縱然身死道消,也是死得其所。

    百癡一言不發,將體內爲數不多的聖血,揮灑出來,融入《儒祖聖書》之中。

    即便看到援軍到來,他仍舊不曾有絲毫放鬆,反而是有了更強的緊迫感。

    通往蟠桃樹所在之地的空間傳送陣,就在身後的桃林中,幾乎能夠透過桃花,看到陣法的輪廓。

    在地獄界強者的攻伐下,他們已是退無可退。

    “崑崙界已到生死存亡的時刻,所有修士聽令,全力以赴出手。”張若塵道。

    當即,聖壇釋放出滔天的聖威,極速向前撞擊而去。

    護龍閣成員加上諸多散聖,一同催動聖壇,其威力難以想象,就算是一座墟界擋在前方,也會被直接撞得支離破碎。

    與此同時,立身在聖壇上的諸多強者,都紛紛出手,打出各種聖術、戰兵,盡皆沒有留手。

    張若塵亦是將藏山魔鏡祭出,激發出一道道強大的至尊之力,凝聚成萬重魔山,當空鎮壓而下。

    “玉天骨皇,冥魔,絕心,你們三族繼續攻擊,那兩個書生,已經是穹弩之末,支撐不了太久,其他人出手擋住張若塵等人。”

    閻無神當即下令。

    說話間,他將封存有九天玄聖血的那塊聖玉,交給石族的領軍人物,石絕心。

    石絕心身高百丈,氣息渾厚,擁有金剛不壞的石體,比之一般的不朽聖軀更強,鮮有人敢與他硬碰硬。

    石千絕嘿嘿一笑:“放心,很快就能解決掉他們二人,等鎖定蟠桃樹的空間座標,我會立刻讓荒天老祖知曉。”

    閻無神一揮手,取出一座古老斑駁的石橋,與他施展秘術凝聚出來的奈何橋,十分相似。

    此橋,也的確名爲“奈何橋”,乃是天地自然生成,已經成形上千萬年,其上烙印着無數繁奧的秘紋,擁有無窮威能,是閻羅一族的至寶。

    考慮到這次任務的重要性,閻羅族神靈特意讓閻無神帶上了奈何橋,以備不時之需。

    在閻無神的身後,有着四名閻羅族強者存在,此刻,四人配合閻無神,一同催動奈何橋。

    對於天庭界修士而言,閻羅族一直顯得很神秘,因爲閻羅族修士,一般很少會上功德戰場,閻無神算是一個例外。

    此次派遣出來的這四名強者,也都是籍籍無名,但,每一個都極爲強大,最弱的一個,都有閻無神惡身七成的實力。最強的一個,與閻無神的善身相比,也只弱一兩分。

    作爲地獄界的至高一族,閻羅族的底蘊,可說是深不可測。

    受到地獄閻羅氣得催動,奈何橋快速復甦,散發出無比古老悠遠的氣息,隱約間,像是有人在發出嘆息。

    一股玄妙至極的力量,從奈何橋上釋放出來,似可將世間所有的攻擊,都消弭於無形。

    地獄界其他六族的強者,亦是在出手,每個人的手段,都有毀天滅地的威能,打得青虹閣這座特殊的小世界,顫動不已。

    “轟。”

    聖壇與奈何橋劇烈碰撞在一起,泛起恐怖至極的力量漣漪,大範圍空間破碎開來,無數空間碎片飛舞。

    不過,這股力量衝擊,並未擴散得太寬,而是快速消弭於無形。

    “張若塵,有本座在,你們不可能再前進半步,無論如何掙扎,都改變不了蟠桃樹被斬斷的結果。這一次,崑崙界將永墮黑暗,再也不會有希望。”閻無神站在奈何橋的橋頭,揹負雙手,身上自帶一股無敵的威勢。

    張若塵表情平靜,道:“崑崙界的命運,不是你所能決定。無論你們有多少陰謀詭計,我都一併接下。”

    事到如今,他們早已沒有退路,唯有拼死一戰。

    “如此多鮮美的聖魂,真是讓本座十分期待,如果全部吞掉,本座不但能夠恢復到巔峰狀態,還能更進一步,既然敢來,那就一個都別想逃。”藍薛子眼泛兇光道。

    青虹閣早已被封界符隔絕,張若塵能闖進來,的確是很有本事,可再想要出去,卻是沒有那麼容易,根本就是自投羅網。

    “不愧是《九天美人圖》上的仙子,當真是美得不可方物,慈航仙子,百花仙子,天初仙子,玲瓏仙子,打打殺殺,不適合你們,最好早早束手就擒,免得被誤傷。”羅剎族的血翼大親王眼泛精光道。

    無論在哪裡,絕色美人往往都最受關注。

    此刻,正有不少地獄界強者,以肆無忌憚的目光,打量慈航仙子、百花仙子、天初仙子和玲瓏仙子。

    四位仙子同時現身,可說是極爲罕見的事情,接近半數。

    如果再算上,被張若塵鎮壓在叢林小世界中的無影仙子,那便超過了半數。

    敖虛空向前一步,至強龍氣釋放而出,點指血翼大親王道:“敢打我妹妹的主意,你想怎麼死?“

    “大言不慚,本親王一直想嚐嚐五爪金龍血肉的味道,沒想到,你竟然主動送上門來。”血翼大親王冷笑。

    敖虛空冷哼一聲:“就怕你沒有那麼好的牙口,納命來。”

    說話間,敖虛空已出手,右手化作龍爪,徑直向血翼大親王抓去。

    “嘩啦。”

    龍爪銳利至極,將前方的空間,撕裂開數道漆黑裂縫。

    血翼大親王並未退縮,毫不遲疑的迎了上去,血翼如天刀一般斬出。

    眼見兩人出手,其他人也都沒有遲疑,鎮元、慕容葉楓、姜雲衝等人,當即從聖壇上掠下,撲向地獄界的一衆強者。

    聶湘子找上了血宸天君,顯然是要與其再戰一場,所不同的是,他們這次不但要分勝負,更要分生死。

    既然已經開戰,最終便只有一方人馬,能夠活着走出青虹閣。

    張若塵這邊頂尖強者數量,遠不及地獄界一方,但,勝在人多,可以圍攻。

    只要能夠先擊殺幾位地獄界強者,局勢便會發生巨大的改變。

    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對身邊的千星天女道:“想辦法找出掌控封界符的符道地師。”

    聞言,千星天女瞬間會意,青虹閣這邊所發生的事情,之所以沒有引起天庭界大軍的注意,主要就是因爲封界符的存在。

    若能擊殺地獄界的符道地師,徹底破開封界符,將天庭界大軍引來,這裡的危機,自可解除。

    “此事交給我。”千星天女應道。

    她,乃是全能聖師,和百癡很像,精通各種手段,自然也包括符道。

    不過,地獄界那位符道地師,依靠封界符的力量,完全隱藏了自身的氣機,想要將其找出來,明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百癡和書呆子身體已是破破爛爛,若不是蟠桃樹的神力,通過空間傳送陣滲透過來,不斷注入他們體內。

    地獄界的修士,只需要一個會合,就能將他們碾壓成齏粉,神形俱滅,怎麼可能堅持得到現在。

    可是現在,就算有蟠桃樹的神力,他們也已經支撐不住,體內的聖血都快流乾。

    張若塵心知情況危急,化爲一道聖光,以血肉之軀,衝破地獄界一位陣法地師佈置的陣法天網,直向百癡和書呆子二人衝去。

    空間傳送陣,絕不能有失,他要親自鎮守。

    “張若塵,你過不去!!”

    屍族的兩尊不死級殭屍王,將臨和天選,同時騰飛而起,各自打出一掌。

    張若塵全力以赴出手,雙掌打出,掌心爆發出龍象之聲,九龍九象同時飛出,與降臨和天選的手掌對碰在一起。

    “轟隆。”

    強橫的掌力餘波,將這片空間的大地,震得劇烈顫動。

    “我們屍族,力量無窮無盡。張若塵,就算再強,也不可能以一敵二。”天選說道。

    張若塵輕哼一聲,真理之道的力量爆發出來,掌力不斷倍增。

    將臨和天選頓時倒飛出去,他們那堪比不朽聖體的屍身,在倒飛的途中四分五裂,化爲碎屍殘骸。

    “合將臨和天選二人之力,竟然擋不住張若塵一個回合。”

    地獄界一衆強者,盡皆無法保持平靜,心中生出一個念頭:“張若塵,不可敵。”

    將臨和天選,都達到了不死級的層次,雖然屍身被震碎,可是卻並沒有死。那些碎屍殘骸,還沒落到地上,便又凝聚成人形,化爲完整的屍身。

    擡頭看去,張若塵已經越過他們,直向那兩位儒道書生衝去。

    將臨和天選對視一眼,說出一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張若塵的確是閻無神的蓋世大敵,這個時代,都會成爲他們二人的陪襯。”

    在場強者雖多,可也只有他們,能夠做彼此的對手。

    將臨和天選暗暗推測,他們二人的戰力,得各自再提升一倍,再有希望,聯手製衡張若塵。

    “轟隆。”

    閻無神出手,攔下了張若塵。

    張若塵的目光,再次向百癡和書呆子的方向看了一眼,發現,他們已經退到空間傳送陣的邊緣。

    真的是,退無可退。

    “你分心了!剛纔那一瞬間,我若出手,你必定受傷,並且將會落入無法逆轉的下風,最終死在我的手中。”閻無神道。

    張若塵知道這是閻無神的心理攻擊,但是,卻也明白,他說的實話。面對閻無神這樣的強者,居然分心,哪怕只是一個瞬間,也是致命的。

    “那你爲何沒有出手?”張若塵深吸一口氣,強壓下對空間傳送陣的擔憂,將精神完全集中,目光死死鎖定着閻無神。

    閻無神道:“一個元會,或許才能出一個張若塵。而我們,能在這個時代相遇,那概率更是低得可以忽略不計。所以,相比於滅崑崙界,我更在意,與你的這一戰。殺死一個不是全盛狀態的張若塵,必會成爲我一生最大的遺憾。”

    張若塵已是完全回調整心境,搖頭道:“不,你曾敗在我手中,已在心中埋下心魔。若是不能擊敗全盛狀態的我,心魔便會一直存在。或許影響不到你修成大聖,但是,必會成爲你成神的一大困阻。也會成爲,你今後渡元會劫難的一大變數。”

    在他們相互說出第一句的時候,已開始發動攻擊。

    心理攻擊。

    兩人都是聖王大圓滿,實力差距並不大,誰能佔據心理上的上風,或者讓對方的心理出現破綻,也就掌握了七八成的勝算。

    很顯然,張若塵心有擔憂,在心理上,處於絕對的下風。

    戰鬥還沒有開始,勝利的天平,便是處在閻無神的那一方。

    閻無神自然明白這一點,因此,不再開口,只是靜靜的注視張若塵。他已提醒過張若塵一次,如果張若塵再犯相同的錯誤,那麼,他出手殺死了張若塵,也就不會有什麼心魔。

    張若塵在努力調整自己的心境,讓心中之井,儘量平靜,不起一絲漣漪。

    時間,不斷推移。

    二人所在這片區域,看似風平浪靜,實則兇險無比。

    他們的意念,遍佈虛空,激烈的碰撞。

    意念無形,但卻恐怖至極,就算是九步聖王,闖入這片區域,聖魂恐怕都會在瞬間湮滅。

    經過帝皇神尺的熬煉,張若塵的精神意志,已然是強大到常人無法想象的地步,大聖之下,鮮有人能夠相比。

    心境,完全恢復。

    “轟。“

    某一刻,張若塵和閻無神的身上,同時迸發出恐怖至極的殺意。

    一時間,天地變色。

    無盡殺氣涌現,演化出一座殺戮世界。

    每一縷殺氣,都化爲有形之體,或是兇獸,或是兇兵,單單是散發出來的那種氣機,便讓人膽寒。

    “吼。”

    億萬兇靈咆哮,瘋狂的衝殺在一起。

    即便相隔甚遠,青虹閣內的其他人,也都感到頭皮發麻。

    玉天骨皇心神一沉,他原本還想挑戰張若塵,爲骨族挽回顏面,如今卻是壓下了這個念頭。

    他乃是骨神殿精心培養出來的天才,修煉骨族三大天道之一的極玉天道,每一根骨頭,都晶瑩如玉,不朽不滅,聖魂亦是不存在缺陷。

    雖名聲不顯,可論實力,骨幽皇和三帝,都遠不及他。

    骨族在皇城外,被張若塵殺得太狠,一敗塗地,不得已之下,玉天骨皇才親自降臨到了崑崙界中。

    “以張若塵如今的實力,即便是閻無神,恐怕都難以奈何得了,看來得想辦法,給張若塵製造一點麻煩。“玉天骨皇暗暗想道。

    不光是他,不少地獄界強者,都有着這樣的念頭。

    張若塵越是強大,便越是不能讓他繼續活下去,否則,必成地獄界的心腹大患。

    “轟。”

    連番碰撞之下,殺戮世界崩潰,所有的殺意,都歸於寂滅。

    張若塵心意流轉,調動體內百萬道空間規則,瞬間凝聚出空間真域。

    在沒受到任何壓制的情況下,他的空間真域,覆蓋了方圓千丈範圍,已然是極爲龐大。

    其他空間修士,即便凝聚出空間真域,覆蓋區域,通常都不會超過三百丈。

    幾乎同一時間,閻無神也凝聚出了空間真域,兩人的空間真域,相互疊加在一起,彼此進行碾壓。

    “轟隆隆。”

    大範圍空間,劇烈震動起來,呈現出無數漆黑裂縫。

    閻無神所凝聚出來的空間真域,與張若塵的空間真域,品質相當,誰也無法佔到什麼便宜。

    對此,張若塵並不太驚訝。

    閻無神能夠修煉到聖王境大圓滿,空間之道亦是達到圓滿之境,凝聚出最頂級的一元空間真域,不足爲奇。

    “譁——”

    心念轉動,張若塵伸手一指,一條浩蕩的時間長河,頓時顯現出來。

    和以前召喚出來的時間長河虛影不同,這條時間長河極爲凝實,宛如真實存在。

    真理天域之行,終是讓張若塵參透時間之道的奧秘,成功凝聚出時間長河。

    “萬丈長的時間長河,張若塵竟然打破了桎梏,真是一個妖孽。”萬心眼中露出一道驚色。

    聖王境凝聚出時間長河,最差的是千丈長,厲害點的,可以達到三千丈長,超過五千丈的很少,最頂級的是九千丈長。

    至於萬丈長,完全屬於傳說。

    萬心主修的也是時間之道,且天賦異稟,凝聚出了八千丈長的時間河流,鮮有人能及。

    可與張若塵一比,卻就根本算不了什麼。

    哪怕他凝聚出了九千九百九十九丈長的時間長河,相差一丈,也有天壤之別。

    “師尊果然好眼光,難怪會不在乎外相,選擇奪舍張若塵。”萬心暗道。

    在他想來,修辰天神定然是早已洞察所有,所以纔會做出這樣的安排。

    修辰天神極爲特殊,並非是血肉生命,而是由一塊時間神玉誕生出靈智,修煉而成。

    正因如此,修辰天神其實並無性別之分。

    但,修辰天神的容貌極美,更偏向於女性化。

    在選擇奪舍的肉身時,修辰天神其實也打算尋找合適的女身。

    可惜,一直沒有尋到合適的。

    因爲本體是時間神玉的緣故,一般人,根本就無法成爲修辰天神奪舍的對象。

    有兩個基本的條件,必須要先滿足,首先是時間掌控者,其次是擁有五行混沌體。

    修辰天神是時間之道成神,奪舍的肉身,自然是需要擁有時間掌控者這一重身份。

    至於五行混沌體,則是因爲修辰天神那特殊本體的緣故,一般體質,無法容納他的本源。

    五行混沌體宛如一座混沌宇宙,最具包容性,時間也不例外。

    時間掌控者和五行混沌體,雖然很罕見,但在天庭界和地獄界,總還是能找出一些來。

    可要同時具備這兩個條件,卻如大海撈針一般。

    正好,張若塵在這個時候,橫空出世,他的根骨、體質,還有須彌聖僧傳人的身份,都讓修辰天神所看重,故而,改變了決定。

    修辰天神是被須彌聖僧所傷,若能奪舍張若塵,也算報了當年之仇。

    與此同時,他還可以得窺須彌聖僧一脈的傳承,兼修空間之道,將來必可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萬心現在是越發期待,閻無神能夠鎮壓張若塵,若能奪舍這樣一具完美的肉身,真不知道,他的師尊能夠強大到何種地步。

    “本源道塔,鎮壓。”

    閻無神大喝,百萬道本源規則,從他的體內涌現出來。

    眨眼間,所有的本源規則交織在一起,化作一座高達萬丈的道塔,一丈高一層,整整萬層。

    道塔想要鎮壓住時間長河,可時間長河卻像是一條神龍般,纏繞到了道塔之上,。

    一時間,大範圍內的時間和本源,都變得紊亂起來,兩股力量所觸及到的東西,盡皆飛灰湮滅。

    身在青虹閣內的其他人,不由紛紛倒退,生怕受到波及。

    恆古之道的力量,太過恐怖,沒有多少人,能夠不忌憚。

    尤其是由張若塵和閻無神施展出來,更是會讓很多大聖境強者,都選擇退避三舍。

    “聖王境就能將恆古之道,修煉到如此可怕的地步,他們倆到底是什麼怪物?”

    不由得,很多人心中,都生出這樣的念頭。

    這個時候,所有人無疑都清晰認識到了,自身與張若塵、閻無神之間的差距。

    “不能拖延下去,必須速戰速決。”張若塵暗道。

    當即,張若塵雙手結出一道印訣,磅礴的五行混沌氣,從體內涌現出來,與百萬道真理規則,結合在一起。

    頃刻間,一座無比龐大而特別的真理界形,凝聚了出來,懸於張若塵頭頂,散發出鎮壓天地的恐怖威勢。

    張若塵一共將十一種聖道,修煉至圓滿之境,其中,包括三種恆古之道,這是他所擁有的巨大優勢。

    而閻無神則要比他少一種,少的正好是一種恆古之道。

    現在他動用真理界形,倒要看看,閻無神要如何應對。

    恆古之道,超然物外,達到大圓滿境界後,所擁有的威力,絕非圓滿的至尊聖道,所能夠相比,有着本質上的差距。

    “第三種圓滿的恆古之道,張若塵,你還真是讓我很意外。也罷,就讓你見識一下,我閻羅一族,至高的閻羅天道。”

    閻無神眼中綻放出熾盛的光芒,混元地獄閻羅氣源源不斷涌現出來。

    一道無比偉岸的身影,出現在閻無神的身後,頭頂王冠,身上散發出無上的威嚴。

    閻羅族作爲地獄界的至高一族,地位最爲尊崇,閻羅神殿一共傳承了十種強大的天道,乃是十大神殿之最。

    而閻羅天道,傳說更是能與恆古之道中的虛無和命運相比,掌控萬物輪轉生滅。

    不過,修煉閻羅天道的難度極大,即便是在閻羅族內,從古至今,修成之人,也是少之又少,能以此修煉成神者,更是鳳毛麟角。

    閻無神便是最近萬年來,唯一在聖王境,將閻羅天道修煉有所成的絕世奇才。

    在那道身影的背後,顯現出種種不可思議的異象,從宇宙開闢,到萬靈衍生,到星河寂滅,再到混沌開天……,周而復始,震撼人心。

    一股玄妙而霸道的力量,轟擊而出,與張若塵的真理界形,碰撞在一起。

    “轟。”

    真理界形劇烈震動,當即有着大量星辰破碎開來。

    但,閻無神打出的力量,亦是被磨滅掉部分,並未能夠佔到什麼便宜。

    “好個閻羅天道,閻無神,你也沒讓我失望。”張若塵道。

    這是他和閻無神的第三次交手,對方的手段,可說是層出不窮,出乎他的意料。

    可以確定的事,閻無神必定是最近纔將閻羅天道修成,要不然,此手段一施展出來,天宮四大天王,哪還有還手之力?

    ……

    這一章,接近七千字大章,所以稍微遲了一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