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眼見張若塵再度衝過來,石絕心、冥魔和玉天骨皇都沒有遲疑,立刻集合三族的十多尊強者,一同出手攔截。

    石絕心身上迸發出無比凌厲而霸道的刀意,精氣神與手中的戰刀相合,竟是以身化刀,如流光一般,斬向張若塵。

    絕世無匹的刀芒迸發,無堅不摧,任憑此地空間何等堅固,都生生被切割開來。

    冥魔則是施展邪冥天道,催動一件極其古老而強大的冥器,邪氣凜然,竟是一顆巨大的眼球,擁有奪魄攝魄的可怕能力。

    眼球一出現,整個天地,變得灰濛濛一片,濃烈的死亡氣息瀰漫,如幽冥地獄降臨。

    “張若塵,受死。”

    玉天骨皇大喝一聲,將手中所託的骨塔,全力擲出。

    骨塔迎風而漲,化作千丈高,表面佈滿繁奧的祕紋,道道玉光釋放出來,向張若塵籠罩而去。

    玉光看似很美,實則恐怖至極,能夠蝕骨銷魂,將萬物煉化成虛無。

    與此同時,石族、冥族和骨族的其他強者,亦是紛紛打出最強攻擊,或是高階聖術,或是各族天道,或是強大的戰兵,化作一股洪流。

    “誰敢攔我?”

    張若塵大吼一聲,有“一夫闖關,萬夫難擋”的威勢,雙手攤開,調動如同雲團一般的聖氣,將藏山魔鏡和毀滅金陽兩件至尊聖器,一同打出。

    藏山魔鏡,擁有鎮壓萬物之勢,一座座古老神聖的山嶽呈現出來,撞擊向以玉天骨皇爲首的三位骨族修士。

    而毀滅金陽,則是釋放出無比浩蕩的陽剛之氣,專克陰邪,與以冥魔爲首的五位冥族修士對碰。

    “轟隆隆。”

    張若塵以一己之力,對抗兩族八位頂尖聖王境強者。

    磅礴宏偉的山嶽虛影和如同神陽一般的毀滅金陽,壓得八大高手不斷後退,隱隱間,竟是難以抵擋。

    玉天骨皇打出的“虛塔”,冥魔打出“噬魂神眼”,都是堪比至尊聖器的戰器,此刻,卻被打得搖搖欲墜。

    “這也太可怕了吧!”

    “毀滅金陽的力量太灼熱,我感覺身體像是要被煉化得燃燒起來,快撐不住了!”

    ……

    自得到毀滅金陽以來,張若塵甚少將之用於戰鬥,都是納於神光氣海內,用於調節自身那遠超常人數十萬倍的陽剛之氣,同時幫助淬鍊聖氣、聖魂和聖體。

    當然,還有一個作用,就是存儲聖氣,以備不時之需。

    也正因如此,毀滅金陽如今已是變得和張若塵無比契合,彷彿就是爲他量身煉製的一般。

    毀滅金陽雖然只是一件新煉製出來的至尊聖器,可在張若塵手中,卻能發揮出極其驚人的威力,不比藏山魔鏡差多少。

    “轟隆。”

    八位地獄界的聖王境強者,被藏山魔鏡和毀滅金陽震退。

    兩件至尊聖器懸浮在頭頂守護,張若塵翻開《時空祕典》,翻到記載“空間潮汐”的一頁,調動自身所有空間規則,全力施展出這一空間手段。

    得到《時空祕典》的加持,空間潮汐的威力倍增。

    潮汐之力,向前方涌動而去。

    與此同時,張若塵如同游魚一般,置身於空間潮汐之中,極速向前邁進。儘管此舉很危險,但,他不得不這樣做,因爲稍有耽擱,閻無神立刻就能追上來。

    不能被閻無神纏住。

    “張若塵,還有我呢!你真以爲自己可以以一己之力,對抗三族的聖王境頂尖強者?”

    以石絕心爲首,石族強者打出的攻擊,短暫的,抵擋住了空間潮汐。

    骨族和冥族的修士,重振旗鼓,再次攻伐過去。

    “轟隆。”

    張若塵的空間真域,被打穿,有一道詛咒之力落到他的身上,有石族修士打出的聖器,穿透他的胸口……

    張若塵咬緊牙齒,強行闖關,出現到石絕心的近前,沉淵古劍飛了出來,在剎那間刺出。

    “你……你居然……”

    石絕心瞳孔緊縮,很想立刻避開,卻已經來不及。

    只得調動力量,全力防禦,無數天然繁奧的祕紋,浮現在他的身體之上。

    “咔。”

    清晰的破碎聲響起,一道道清晰的裂痕,出現在石絕心胸膛上。

    下一刻,張若塵橫穿而過,石絕心那龐大的身體,整個碎裂開來,化作成千上萬塊碎石。

    “怎麼可能?”

    石絕心的頭部最後碎裂,眼睛瞪得很大,不敢相信這一切。

    他們石族的身軀,最爲堅硬,號稱金剛不壞,而石絕心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大聖之下,能夠破開他防禦的沒幾個。

    至於打碎他的石體,理應不可能發生纔對。

    可現在,他的石體偏偏就被打得支離破碎,這還是有生以來第一次。

    很快,石絕心那破碎的身軀,重新拼接起來,與先前沒什麼區別。

    只不過,他的氣息明顯變弱了不少,顯然是傷得不輕。

    這個時候,張若塵已是衝破封鎖,出現在空間傳送陣前,將書呆子和百癡護在身後。

    張若塵的氣息,起伏得很厲害,體內血氣劇烈涌動,如同海浪在翻滾,簡直快要破體而出。

    在他的嘴角,有着鮮紅血跡存在,爲了強行闖過來,終是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你們快些療傷,我來抵擋一陣。”張若塵道。

    百癡點頭:“好。”

    “我書呆子沒佩服過什麼人,卻不得不佩服你張若塵。你,真乃豪傑也。”書呆子道。

    當即,二人靜下心來,抓緊時間療傷。

    他們體內融入了大量生命之泉,都還沒能來得及好好利用。

    硬扛了這般久,終於有了喘息的機會。

    閻無神頭頂《死亡天書》,一步來到近前,目光鎖定在張若塵身上,沉聲道:“張若塵,既然你如此在意蟠桃樹,本座便先鎖定它的空間座標,再與你一決生死。”

    說話間,閻無神體內涌現出磅礴的混元地獄閻羅氣,灌注進入《死亡天書》中,引導出其中蘊藏着的閻羅神力。

    頓時,一尊無比偉岸的閻羅族神靈虛影,顯現出來,栩栩如生,似要跨越時間長河,降臨到當世。

    藉助《死亡天書》的力量,閻無神再度施展出閻羅天道,萬物輪轉的力量,向張若塵籠罩而去,乃至於要將整個小世界覆蓋。

    閻無神與神靈虛影完全契合,兩者動作一致。

    隨着閻無神的一隻手壓下,神靈虛影的手掌也向下一按。掌中,出現一個巨大漩渦,生死玄光在其中流轉。

    見狀,石絕心等人都沒有遲疑,與閻無神一同出手。

    尤其是石絕心,完全是一副要拼命的模樣,耗費大量精氣,將一座灰撲撲的石山祭出。

    這座石山極爲龐大,高達萬丈,蘊含無比磅礴的死亡之力,始一出現,一股壓抑到極點的死寂氣機,便是快速瀰漫開來。

    張若塵獨自一人,對面十多位地獄界的聖王境強者,擡頭看着《死亡天書》呈現出來神靈虛影,還有那萬丈石山,心,平靜無比,眼神充滿視死如歸的堅毅光芒。

    “嘩啦!”

    他一邊祭出藏山魔鏡和毀滅金陽,一邊凝聚出空間真域、時間長河和真理界形,竭盡全力防禦。

    “必須要擋住。”張若塵輕念一聲。

    此刻的他,退無可退,身後乃是崑崙界的希望所在,更代表崑崙界萬億億生靈的命運,值得他以性命去守護。

    書呆子和百癡亦是重新振作起來,顧不得自身傷勢有多重,全力催動青虹閣的陣法和《儒祖聖書》。

    在這種時刻,他們不可能讓張若塵一個人去硬扛。

    “轟。”

    狂暴至極的力量,將張若塵三人淹沒。

    閻無神等人根本就不擔心空間傳送陣受損,畢竟,以方寸大師的空間造詣,就算是絕頂大聖出手,都休想輕易將這座空間傳送陣毀掉。

    頃刻之間,張若塵三人的所有防禦,都盡皆被摧毀,但,他們終歸是抵擋住了這一輪攻擊。

    張若塵擋在最前方,幫書呆子和百癡擋下了大部分攻擊。

    也因此,他身上的傷勢加重,噴出一大口聖血。

    “快點把那狗屁符道地師找出來,大哥撐不住了!”項楚南無比焦急,恨不得衝上去,與張若塵並肩作戰。

    可惜,卻被風巖死死拉住。

    風巖亦是焦急無比,即便張若塵再強,可是現在等於是站在那裏當靶子,又能抵擋住多少輪攻擊?

    一旦張若塵倒下,他們這邊離全軍覆沒,恐怕也就不遠。

    千星天女眉頭緊鎖,她不是不想快點找出那位符道地師,而是對方實在隱藏得太好,她已經施展出渾身解數,可一時半會兒,還是沒有任何線索。

    “垂死掙扎,敢來阻我地獄界大事,就得有死的覺悟,都乖乖交出聖魂,讓本座吞噬。”藍薛子殘酷笑道。

    血翼大親王冷哼道:“無論你們如何掙扎,都逃脫不了成爲本親王血食的命運。”

    聽到這話,項楚南和風巖都被激怒,若不是還要保護正在尋找符道地師的千星天女,他們已經衝過去,加入圍攻藍薛子和血翼大親王的陣營。

    “轟隆。”

    忽的,青虹閣的上空,有神光橫天而過,一股強大的力量衝擊而下,打得天地顫動。

    風巖露出喜色,道:“外面在發動攻擊,試圖破開封界符,剛纔那股立即非常強者。”

    就在剛纔那股力量,衝擊青虹閣的結界之時,千星天女終於發現了一絲端倪,頓時,信心大增。

    若是再來幾擊,必能將那位符道地師揪出來。

    ……

    青虹閣外。

    無論是天空,還是地面,都站滿了修士。

    張若塵先前駕馭聖壇而來,弄出的動靜太大,加之,紫微宮中所發生的變故,讓皇城中所有修士,都意識到,有大事發生。

    同時從天庭界有消息傳來,似乎是有關乎崑崙界生死存亡的事發生。

    雖不清楚,青虹閣內的具體情況,可很多修士,還是以最快的速度,趕了過來。

    最爲積極的,自然是崑崙界修士。

    自中央皇城被地獄界數千萬聖境大軍所包圍,崑崙界的聖境修士,便紛紛從各地趕來。

    原本,崑崙界修士在皇城中,過得極爲壓抑,處處受天庭各界修士欺負。

    是張若塵頒佈聖旨,讓他們得以挺直腰桿,故而,絕大部分崑崙界修士,對張若塵都是無比敬佩。

    正因如此,他們纔會在這個時候,趕來青虹閣。

    儘管他們大多都修爲低下,可不管怎樣,他們都義無反顧的來了,要爲守護崑崙界,盡一份力。

    這其中,包括了那位天樂宮的宮主,褚向雲。

    當初,他面對劍神界領袖,顯得畏畏縮縮,一副貪生怕死的模樣,活得毫無尊嚴。

    但現在,他昂首闊步,眼神堅毅,無所畏懼。

    不得不說,張若塵所做的一切,對他影響極大,幾乎改變了他的人生。

    奈何,青虹閣被封界符所籠罩,匯聚於此的修士再多,也無法破開,盡皆被阻擋在外。

    “譁。”

    一道絢麗奪目的玉質神光,劃破長空,降臨到青虹閣外。

    不由得,在場所有修士的目光,全都被玉質神光吸引。

    玉質神光的本體,乃是一把碧玉神尺,長九尺九,其上有着大量精細的刻度,始一出現,便瘋狂吸納天地聖氣。

    在碧玉神尺的下方,佇立着一道曼妙身影,身外籠罩着九彩聖光,腳踏虛空,如仙臨塵。

    她不是別人,正是先前離開的九天玄女。

    “這種氣息……是帝皇神尺。”

    有崑崙界聖王,忍不住發出驚呼之聲。

    銘紋公會是完全對外開放,但凡是崑崙界的聖王境修士,都可以去帝皇神尺前參悟聖道,故而,接觸過帝皇神尺的人,並不算少。

    只是,任誰也沒想到,九天玄女竟然能夠將帝皇神尺,從銘紋公會中帶出來。

    這可是一件真正的神器,通常都只存在於傳說之中,崑崙界作爲萬古不滅大世界,億萬年來,也僅僅只出現了十件而已。

    “玄女大人,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一位朝廷的聖者,詢問道。

    事到如今,九天玄女自不會再隱瞞,十分嚴肅道:“有地獄界強者,通過虛無混沌橋,進入到青虹閣內,意圖毀掉我崑崙界的天地靈根。”

    此話一出,在場的崑崙界修士,無不露出震驚之色,繼而,全都爲之震怒。

    “竟然有這種事情,絕對不能讓地獄界的陰謀得逞。”

    “對,就算是拼死,也要阻止地獄界。”

    “崑崙界好不容易誕生出新的天地靈根,那是我們崑崙界的希望,比我們的生命更加重要。”

    “我實力雖弱,卻也無懼與地獄界一戰,玄女大人,請帶我們一同殺入青虹閣,守護天地靈根,守護崑崙界。”

    ……

    …………

    崑崙界修士的情緒,盡皆高漲,熱血澎湃。

    在大義面前,他們都將個人生死,置之度外。

    “那就讓我們一起,爲崑崙界而戰,爲崑崙界而生,爲崑崙界而死。”九天玄女目光堅毅的道。

    說話間,她已是調動自身聖氣和精神力,全力催動帝皇神尺。

    帝皇神尺表面浮現出億萬道繁奧的神紋,磅礴的神力,涌現而出。

    “轟。”

    一道璀璨的尺芒迸發,狠狠的轟擊在結界之上。

    結界出現頗爲劇烈的震動,卻並未被破開。

    不是帝皇神尺不夠強大,而是九天玄女的實力,還差得太遠。

    當然,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帝皇神尺內,沒有器靈存在。要不然,隨便打出一擊,都能有毀天滅地之威。

    即便是沒有器靈,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夠催動。

    帝皇神尺內有着一道器靈印記,唯有得到認可,才能暫時擁有掌控權。

    “玄女大人,我們來助你。”

    在場的崑崙界修士,紛紛出手,將力量全都匯聚於九天玄女身上。

    九天玄女身上的聖光和神芒越來越耀目,似一輪太陽當空而懸,再度催動帝皇神尺,發出更爲強大的攻擊。

    憑藉帝皇神尺,加上數以萬計崑崙界修士的力量,她不信無法打破封界符的封禁。

    青虹閣中。

    在封界符連續受到多次攻擊後,千星天女終於捕捉到,那位符道地師的氣息。

    千星天女用衣袖擦了擦額頭的香汗,身上的壓力一鬆,隨即,那雙精明而美麗的眼眸中,露出冷銳之色,道:“可惡的傢伙,讓本天女耗費了這麼長的時間,倒要看你究竟有多大的本事?”

    “本源神磨。”

    她將全身精神力,毫無保留釋放出去,化爲一輪旋轉着的精神力磨盤。精神力和本源之力,結合在了一起。

    負責掌控封界符的符道地師,是一位身形乾瘦的死族強者。

    他,盤坐在一片亂石之間,因爲身上貼滿符籙,身體四周化爲半虛無的空間。正是如此,千星天女的本源神目,都難以看穿。

    大聖之下,幾乎不可能有生靈,發現得了他的蹤跡。

    突然,他睜開雙目,露出一道異色,“嗯?好強的精神力攻擊,還有……是本源的力量。”

    這位死族符道地師,不敢輕敵,連忙釋放出精神力,構築成一道幻形的防禦屏障,有三十六道盾印在屏障上閃現。

    千星天女雖然還不是符道地師,可精神力強度卻很驚人,並不比那位死族的符道地師差多少。

    再加上本源的力量,這一招“本源神磨”的威力,絕不簡單。

    正是如此,雖然只是抵擋,卻也耗費了那位死族符道地師差不多九成精神力,完全被牽制住。

    如此一來,他對封界符的掌控,大爲減弱。

    “轟。”

    在九天玄女和諸多崑崙界修士的共同努力下,帝皇神尺終於是得以將結界打破,撕裂開一道數十丈長的缺口。

    “果然是地獄界修士的氣息,一起出手,讓他們有來無回。殺!”

    “殺!”

    伴隨着驚天動地的喊殺聲,匯聚於此的修士,如潮水一般瘋狂從缺口涌入,衝進青虹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