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沒有死族符道地師掌控,封界符所形成的結界,在受到破壞後,修復速度明顯變慢許多,無法立刻恢復。

    “唰。”

    諸多隱藏在暗處的強者,紛紛現身,向缺口閃掠而去。

    既然,已經確定有地獄界強者,身在青虹閣內,他們自是沒理由再袖手旁觀。更何況,很多人其實早已接到天宮的旨意,只是被封界符阻攔在外,難以插手進去。

    青虹閣內。

    天庭界和地獄界的修士,盡皆將目光,投向結界缺口處。

    天庭界一方,自然是士氣振奮,大批援軍到來,足以將局勢扭轉,勝利的天平,將向他們這邊傾斜。

    地獄界修士則是臉色凝重,他們着實沒有想到,繼張若塵之後,竟然還能有人從外面強行闖進來。

    “立刻擊殺張若塵,攻下空間傳送陣,我們所剩時間不多。”

    有地獄界強者大吼一聲。

    說話間,他已是揮手將大量符篆打出,轟擊向進入青虹閣的大批修士。

    見狀,其他地獄界強者,也都紛紛出手,無數符篆,鋪天蓋地砸出,釋放出的威能,簡直能夠將一座墟界毀掉。

    爲了完成這次任務,地獄界可謂是準備得極爲充分,將各種可能會出現的情況,都考慮進去。

    缺口處到空間傳送陣,有上千裡之遙,因爲地獄界的強者的阻攔,加上他們打出的大量符籙,天庭界一方的援軍,想要趕過去,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閻無神經過推算,發現地獄界一方最多隻能拖延一刻鐘的時間。

    如果在這段時間內,還無法攻下空間傳送陣,鎖定蟠桃樹的空間座標,任務就將失敗,只能選擇撤退。

    地獄界強者全部都感受到了強烈的緊迫感,他們可是地獄十族精銳,若是無法完成任務,顏面何存?

    回到地獄界後,恐怕都免不了要受到責罰。

    閻無神道:“張若塵,本座很想與你好好戰一場,可惜,現在已經沒有這個機會,既然你想爲崑崙界犧牲自我,本座便成全你。”

    他的確很想,與張若塵公平公正的分出生死勝負。

    可惜今天,很難如願。

    《死亡天書》進一步復甦,演化出無比真實的死亡國度,讓周圍那片空間,變得死寂,磨滅了世間所有生機。

    “死亡,是衆生永恆的歸宿。”

    一道無比古老而晦澀的聲音響起,蘊含難以言喻的可怕魔力,要引導衆生義無反顧的走向死亡。

    以張若塵、書呆子和百癡三人的精神意志,也受到影響,聖魂顫動,極爲難受。

    張若塵感受到極大的威脅,以他現在的狀態,恐怕很難抵擋住閻無神這一擊。

    “看來只能用上它們。”張若塵心中暗道。

    乾坤界開啓,一道神光,從其中飛出,化作一頭兇戾無比的異獸,形似魔狼,卻長有一顆碩大的龍頭,肋生雙翼,身披黑鱗,身後有着四條顏色各異的尾巴。

    “吼。”

    異獸發出震天的咆哮,身上散發出恐怖至極的氣息,分明已經達到百枷境,且比一般的百枷境大聖,要強大得多。

    正是張若塵在真龍島收服的龍煞皇,四種神力的結合體,實力不容小覷。

    龍煞皇一出來,便立刻張口噴出一道神光,徑直向閻無神轟擊而去。

    這道神光,由四種神力交織而成,彼此相融合,擁有破滅消融一切的恐怖威能。

    “轟。”

    四色神光所向無匹,瞬間將《死亡天書》演化出的死亡國度,徹底摧毀。

    然而,就在四色神光即將觸及到閻無神時,閻無神身上卻突然迸發出一道幽暗的神光,將他完美守護住。

    下一刻,幽暗神光湮滅四色神光,轟入龍煞皇的體內。

    “嘭。”

    龍煞皇的身體,猶如玻璃一般,整個碎裂開來,聖魂亦是相同的結局。

    僅此一擊,擁有不死之身的龍煞皇,便是身死道消。

    只留下一塊巨大的神力結晶,散發出四種色彩,美輪美奐。

    一位百枷境的大聖生靈,就此隕落!

    張若塵並未露出驚訝的表情,彷彿早已預料到結果。

    現階段,崑崙界不允許有聖王境之上的強者出現,一旦被巡天使者發現,就會遭到無情的抹殺。

    不過,如今的青虹閣,完全被封界符所封鎖,其中發生什麼事情,外界並不知曉。

    在這種情況下,張若塵之所以遲遲都沒有讓龍煞皇出來,完全是因爲考慮到地獄界一方有神使存在,一旦受到聖王之上強者攻擊,就會被動反擊。

    畢竟,在場都是天地間最頂尖的聖王境英才,不可能只有張若塵一個人是神使。地獄界的神,也不可能,不給閻無神等人應有的保障。

    事實也正如張若塵所預料的那般,讓龍煞皇出來,根本就是找死。

    但,事到如今,他已經沒得選擇,爲了守護空間傳送陣,只得讓龍煞皇做出犧牲。

    犧牲一尊百枷境大聖,爭來片刻時間。

    值得!

    以張若塵想來,地獄十族的領軍人物,應該都有着神使身份,這也算是一種底牌。

    在崑崙界其他地方,神使身份或許無法發揮出什麼作用來,就像在真龍島時一般,龍煞皇一出現,就殺得地獄界大軍潰逃。

    可青虹閣不一樣,有虛無混沌橋破開的孔洞在,地獄界神靈便能借助某些寶物,將神力傳遞進來。

    反之,如果地獄界出動超越聖王境的強者,攻擊張若塵,月神賜予的神使法杖,亦是會被激活。

    閻無神面前懸浮着一塊暗金色令牌,其上有無數神紋交織,隱隱散發出恐怖的神威,剛纔正是這塊令牌,釋放出可怕的神光,殺死了龍煞皇。

    “這便是你在那真龍島,所收服的怪物吧,聽說黑暗之子,就是被這怪物一口吞掉,如果沒有打通虛無空間,或許還真能讓你得逞,但現在,你已經沒有機會。”閻無神眼神凌厲,身上散發出滔天的地獄混元閻羅氣。

    張若塵眼神平靜,道:“天庭界大軍已經進入青虹閣,你們抵擋不住,沒有機會的是你們。繼續拖下去,地獄界所有強者,包括你閻無神,都得葬身於此。”

    “張若塵,何必要說那些廢話?在天庭界大軍殺過來之前,你一定會死,蟠桃樹的空間座標,也必然會被鎖定。戰!”石絕心大吼一聲,氣勢如虹。

    再一次的,他將那座灰撲撲的石山祭出,且將體內最爲純粹的力量,注入進去一小半,不惜一切代價,將石山的威能,催發到極致。

    他們的時間,已經沒有太多,無論付出多大代價,都必須要將任務完成。

    玉天骨皇和冥魔亦是有這種覺悟,紛紛施展出自身的最強手段,想要強勢將張若塵鎮殺。

    若能殺死張若塵,再完成任務,便是兩件大功勞。

    三族其他強者,同樣沒有遲疑,一件件強大的戰兵,全都轟擊向張若塵。

    張若塵的心一沉,以他現在的狀態,就算能抵擋下這一輪攻擊而不死,也必然會受重創,失去所有戰力。

    “石皇,劍皇,爲崑崙界而戰吧!“張若塵的聲音,在乾坤界中響起。

    對於石皇和劍皇,張若塵都極爲看重,他們倆有很大的成長潛力,遠超龍煞皇,將來完全能夠成長爲他的左膀右臂。

    如果有選擇,他絕不會白白將它們犧牲。

    另一邊,九天玄女將目光投向張若塵所在之地,眼中不禁浮現出焦急之色。

    當即,她全力釋放出精神力和聖氣,注入帝皇神尺內。

    帝皇神尺玄妙無窮,讓九天玄女腳下的空間收縮,千百里的距離化爲一尺長,輕輕跨出一步,便是出現到了張若塵的身旁。

    九天玄女沒有任何話語,催動帝皇神尺,砸向閻無神等人,與他們打出的攻擊力量對拼。

    即便沒有器靈,神器仍舊擁有極其恐怖的威能。

    當然,要想將之催動,需要耗費龐大的聖氣或者精神力,一般的聖王境修士,根本就承受不住。

    帝皇神尺表面浮現出億萬道繁奧神紋,無盡神力涌現,威壓天地。

    “嘭。”

    瞬息間,閻無神及三族地獄界修士的所有攻擊,全都被帝皇神尺化解。

    但,帝皇神尺的神光,也暗淡下去,一擊的威能,消耗殆盡。

    九天玄女的臉色,變得十分蒼白。

    她本就有傷在身,如今又強行催動神器,身體明顯吃不消。

    “張若塵,帝皇神尺交給你。”

    九天玄女的聲音,在張若塵耳邊響起。

    聞言,張若塵伸出右手,握住九尺九寸長的帝皇神尺。

    毫無疑問,九天玄女事先已經與帝皇神尺的器靈印記溝通過,故而能夠立刻受張若塵掌控。

    “崑崙界十大神器之一的帝皇神尺。”

    閻無神眼中閃過一道異光,隨即,眼神變得凝重。

    在中古時代,崑崙界的十大神器,可以說是赫赫有名,名震天庭界和地獄界,幾乎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很多修士進入崑崙界,其實也是抱有收取神器的念頭。

    不說完整神器,就算只是一件殘器,價值都難以估量。

    除了張若塵,沒什麼人想到,九天玄女去借的寶物,竟然是一件神器。

    帝皇神尺在手,張若塵長嘯一聲,豪氣頓生,所有的陰鬱,都一掃而空,無需再犧牲石皇和劍皇,來保全空間傳送陣。

    “帝皇神尺,崑崙界危在旦夕,助我滅掉這些入侵者。”

    下一刻,張若塵運轉《九天明帝經》,將體內聖氣,毫無保留的注入帝皇神尺中。

    相比之下,張若塵所擁有的聖氣,要遠比九天玄女雄渾,品質也更高。

    爲了能夠盡所能的催發出帝皇神尺的威能,張若塵還特意動用了真理奧義,進一步激活帝皇神尺內蘊神威。

    張若塵雙手高舉帝皇神尺,目光凌厲,道:“閻無神,接我一尺。”

    在場所有強者中,閻無神的威脅最大,只要將之除去,危機自可解除大半。

    “嘩啦。”

    帝皇神尺綻放出無比絢爛奪目的神光,凝聚出一道長達千里的凝實尺芒,當空斬下。

    這一刻,閻無神終於變了臉色。

    強如他,都不免感受到極大的威脅。

    至於其他人,更是心神震顫,帝皇神尺在張若塵手中,與在九天玄女手中,差別不是一般的大。

    被神器鎖定,閻無神無法閃避,且他明白,一般手段,無法抵擋住這一尺。

    當即,閻無神激發出鐫刻身體上的強大神紋,全都清晰浮現出來。

    “呲。”

    尺芒結結實實斬在閻無神的肩上,瞬間將神紋擊碎。

    不過,趁着這個空隙,閻無神的金身,極速縮小,從九丈六,變作九寸六,身化流光,險之又險的避開尺芒,極速退到遠處。

    佛門最強金身法,有兩種形態,化作九丈六時,可以力量倍增,戰力無雙。

    化作九寸六時,則能讓速度激增,用於逃命。

    閻無神着實沒想到,他竟會有用到金身逃命的時候。

    距離閻無神最近的兩名地獄界聖王,還未反應過來,就被帝皇神尺的力量餘波震飛出去。

    而在張若塵的正前方,地面出現一道長達數百里的幽深溝壑,整個青虹閣,都險些被一分爲二。

    “死。”

    張若塵冷喝,再度揮動帝皇神尺。

    “嘭。”

    帝皇神尺劈在剛纔被震飛出去的骨族聖王身上,饒是其擁有大聖級骨身,都在頃刻間碎裂開來。

    骨身尚且無法抵擋住帝皇神尺,聖魂更是唯有破滅。

    張若塵沒有絲毫停頓,又一尺劈出,將另一名被震飛的冥族強者擊殺。

    繼而,張若塵手持帝皇神尺,宛如一尊殺神臨世,徑直殺向三族其他強者。

    “不!”

    一名石族強者發出不甘的嘶吼,極力想要抵擋。

    可惜,一切都是徒勞,他所有的防禦,在帝皇神尺面前,都如同紙糊的一般,輕易就被擊潰。

    一尺落下,他步了骨族和冥族強者的後塵,骨身粉碎,聖魂湮滅。

    “嘭。”

    “轟隆。”

    ……

    張若塵連續揮動帝皇神尺,每揮動一次,必然會有一名地獄界強者,形神俱滅。

    被殺的,沒有弱者,全都是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的絕頂強者,實力極強,寶物衆多,卻沒人能夠抵擋住帝皇神尺的一擊。

    有道是風水輪流轉,只是誰也沒想到,局勢竟會逆轉得這般快,這般突然,讓人毫無準備。

    前一刻,他們還在對張若塵喊打喊殺,一轉眼,他們的生死,已經掌握在張若塵手中。

    “嘶。”

    看到這一幕,無論是天庭界修士,還是地獄界修士,都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

    神器之威,恐怖如斯。

    一時間,地獄界強者,不禁都萌生了退意,不等天庭界大軍殺過來,單單是張若塵一人,恐怕都不是他們所能夠對抗。

    他們計算好了一切,唯獨沒有算到,會有一件完好的神器出現,這成爲了最大的變數。

    萬心眼中浮現出駭然之色,暗道:“帝皇神尺在手,大聖之下,張若塵天下無敵,閻無神都只能退避,想要得到他的肉身,幾乎是沒有可能。”

    他是奉師命,專程來帶回張若塵的肉身,如果失敗,根本就無法向修辰天神交代。

    心念轉動間,萬心的目光,突然鎖定在立身於聖壇之上的池孔樂身上。

    “時間掌控者,五行混沌體,雖然比不上張若塵,卻也勉強符合要求。”萬心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當即,萬心駕馭八千丈長的時間長河,將圍攻他的數尊強者,全部震退。

    繼而,他無視所有阻礙,極速衝向聖壇。

    聖壇隨極爲不凡,可受到奈何橋的制約,威力大打折扣,內蘊的強大力量,根本就無法激發出來。

    萬心一閃而過,施展出如鬼魅一般的身法,剎那間,來到聖壇前。

    “嘩啦。”

    時間長河衝破層層阻礙,進入聖壇,瞬間將池孔樂包裹住。

    “放下孔樂小公主。”

    呑象兔和魔猿怒吼,全力出手,想要擊碎時間長河。

    “砰。”

    時間長河震動,釋放出極其恐怖的力量,輕描淡寫就將呑象兔和魔猿震飛了出去。

    乃至於有時間印記,進入它們的身體中,一下子斬去它們上百年壽元,使得它們暫時陷入虛弱狀態。

    “塵爺,快救孔樂小公主。”

    呑象兔轉過頭,焦急無比的,向張若塵大喊。

    這個時候,張若塵已經連殺七尊強者,兩個骨族,兩個冥族,三個石族,殺得三族強者膽寒。

    張若塵正想趁勢追擊,滅掉閻無神和三族活下來的強者,聽到這句話,動作頓時一滯。

    一瞬間,張若塵的目光,鎖定了被時間長河包裹住的池孔樂。

    而眼見張若塵分心,閻無神和三族強者,立即施展出極速,不顧一切的衝向虛無混沌橋所在的空間孔洞。

    眼下是退走的最好機會,一旦錯過,被天庭界一方的修士圍困住,他們或許只有死路一條。

    至於攻下空間傳送陣,從張若塵得到帝皇神尺開始,他們便已經明白,根本就是不可能辦到的事。

    與此同時,其他地獄界強者,也在撤退,沒人想去面對手持帝皇神尺的張若塵。

    “放開孔樂,你想死嗎?”

    張若塵怒喝一聲,向萬心追擊上去。

    池崑崙尚未被救回,他絕不會再眼睜睜看着池孔樂,也被地獄界強者抓走。

    萬心裹挾着池孔樂,向追上來的張若塵,冷沉的道:“你將地獄界的計劃毀於一旦,就得爲之付出慘痛的代價,有本事,來地獄界殺我。”

    說完,萬心跳入空間孔洞,進入虛無空間,落到虛無混沌橋上,急速在混沌橋上飛奔。

    ……

    從今天開始,儘量開始沒有更新。

    不過,後面幾天,還有幾場團年和聚會,很蛋疼,話不敢說滿。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