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皇城上空,一行行文字映照天地,每一個文字,都散發出可怕的威壓,如同一顆顆星辰,懸浮於天際,壓得城中許多修士,都喘不過氣來。

    一時間,整個皇城都為之震動,沒有人能夠對之視而不見。

    「好霸道,竟想用如此苛刻的規則,來約束各界修士。」

    「真是笑話,他張若塵再強,也只是一位聖王,居然妄想制定所謂的界規,未免太不把各大世界放在眼中。」

    「崑崙界已經淪為功德戰場,得依靠各大世界的援助,才能暫時抵擋住地獄界的入侵,有什麼資格談尊嚴和地位?」

    「界規?想以一己之身,力壓萬界,他張若塵還差得遠,萬界修士的意志,不是他一個人,所能對抗。」

    ……

    各種各樣的聲音響起,均是對張若塵制定的界規,充滿了不屑,感覺就是一個笑話。

    別說是張若塵,就算是池瑤女皇,親自製定界規,都未必會有人遵守。

    他們的權威,都遠遠無法與天宮相比。

    紫微帝宮中,九天玄女、殷元辰等人看到天空中的文字,也都不禁露出異色,沒想到張若塵所書寫的血印聖旨,竟然是針對天庭萬界修士的界規。

    「張兄,恕我直言,你所制定的界規,對各界修士約束太大,嚴重影響了他們的利益,只怕沒什麼人會願意遵守。」殷元辰道。

    張若塵平淡道:「不管他們是否願意,都必須遵守,這是崑崙界的底線。」

    「此事恐怕沒有這麼簡單,弄不好,連天宮都會插手進來。」九天玄女微微皺眉。

    她當然知道,張若塵制定界規,都是為了崑崙界,可最後的結果,卻未必能夠如願。

    張若塵道:「不用着急,我們很快就會知道,天宮是什麼態度。」

    「難道……」

    不由得,九天玄女、殷元辰的心中,均是生出一些猜測。

    天樂宮中,孤心傲所承受的壓力,越來越大,只能勉強抬起頭,看着上空的一行行文字。

    孤心傲哪裏會看不出來,張若塵所制定的界規第一條,分明就是在針對他。

    且張若塵專門派遣出使者,來天樂宮宣旨,還指明讓他接旨,這不禁讓孤心傲心中,生出了一種不妙的感覺。

    宣讀完聖旨,邪靈眼神冷漠的看向孤心傲,道:「劍神界領袖孤心傲,無故重傷崑崙界界子雪無夜,奪取傳承之物,觸犯界規第一條,其罪當誅,以儆效尤。」

    「殺我?他張若塵憑什麼制定界規?憑什麼殺我?」孤心傲仰天發出一聲長嘯。

    如他所想的那般,張若塵果然是打算拿他來立威,只是他沒想到,張若塵竟然霸道到如此地步,一句話,便要取他性命。

    要知道,以他的身份地位,即便是觸犯天條,天宮也未必會將他處死,任何事情,都是存在着變通之法。

    邪靈漠然道:「東域王,乃是崑崙界的主宰者之一,自然有權制定界規,天庭各界修士,但凡進入崑崙界,都必須要遵守。」

    「孤心傲,你不但觸犯界規,更是挑釁東域王的威嚴,罪不容赦,就地處決。」

    聞言,孤心傲的瞳孔,不由緊縮,當即便想掙脫聖旨的鎮壓,同時,大喝道:「結陣。」

    他心中很清楚,憑他一人之力,根本就無法對抗張若塵的血印聖旨,唯有合眾多劍神界修士的力量,才有望脫身。

    無論如何,他都不可能束手等死。

    大批劍神界修士,立刻行動起來,瞬間結成一座玄妙無比的劍陣,將強大的力量,匯聚到孤心傲的身上。

    「轟隆隆。」

    大範圍的空間出現裂縫,瀕臨破碎,孤心傲終是得以挺直身軀。

    「放肆,膽敢阻礙執法,與孤心傲同罪。」邪靈冷喝道。

    浩瀚的神力,從邪靈的體內,湧現而出,凝聚出漆黑的神雲,可怕的神威,瞬間將整個天樂宮籠罩。

    只見邪靈一張口,顯露出一道漆黑的雷光,呈球形,瘋狂匯聚神力,變得越來越巨大。

    當雷光膨脹到千丈大小時,突然極速收縮,變得僅有雞蛋大小,周圍的空間,隨之發生劇烈的坍塌。

    「咻。」

    雷光洞穿空間,速度快到無法想像。

    「轟。」

    雷光轟然炸開,釋放出恐怖至極的毀滅力量。

    劍神界修士所結的劍陣,儘管很強大,可還是沒能抵擋住這股毀滅力量,頃刻便被撕裂。

    此起彼伏的慘叫聲響起。

    大批劍神界修士都受到衝擊,身體變得焦黑,幾乎化炭。

    好在有張若塵的血印聖旨鎮壓,方圓數百丈內的空間,格外的穩固,狂暴的力量,並未肆意擴散出去。

    要不然,別說是天樂宮,就算是整個第三城區,恐怕都會遭到嚴重的破壞。

    「怎麼會這樣?張若塵身邊怎麼會有如此多頂尖的強者?」孤心傲心緒起伏,又驚又惱。

    洛水一戰時,張若塵已經顯露出青天聖龍和食聖花,兩個強大的助力,沒想到現在又冒出一個來。

    單論力量強度,邪靈只怕是已經能夠堪比大聖之下第一層次。

    孤心傲又哪裏會知道,只要邪靈的聖魂夠強大,就能隨心所欲的激發出神蟒屍骸蘊藏的強大神力,根本就不能以常理論斷。

    等到有一天,邪靈完全掌握神蟒屍骸的力量,就算是爆發出絕頂大聖的戰力,也並不奇怪。

    張若塵並不自私自利,會將珍貴的修鍊資源拿出來,給身邊的修士使用。更是不惜餘力,培養食聖花、邪靈、沉淵古劍。

    所以,他和閻無神那種獨行俠不同,身邊培養出了不少頂尖級別的強者。四大天王可以追得閻無神滿世界逃,但是,敢來追殺他張若塵,恐怕最後會被反追殺。

    「住手。」

    眼見邪靈就要再度出手,周禛終是開口阻止。

    周禛從破爛不堪的樓閣中走出,目光直視邪靈,沉聲道:「回去告訴張若塵,他實力雖強,卻也不能肆意妄為,大世界的領袖人物,並非他所能隨意決定生死,小心犯了眾怒。」

    「你是何人?難道也想要阻礙本座執法嗎?」邪靈冷聲道。

    邪靈身上散發出濃濃的殺意,按照張若塵的吩咐,此次必須要殺死孤心傲,以此立威,但凡有阻礙者,一律鎮壓。

    唯有如此,才能真正震懾住天庭各界修士,讓所有人都牢牢記住界規,不敢輕易觸犯。

    若不殺雞儆猴,界規就會成為一紙空文。

    周禛冷哼道:「本座乃是陣滅宮的領袖,奉天宮之令,前來對付地獄界的陣法地師,怎麼?張若塵還想對本座出手不成?」

    陣滅宮,在天庭界的地位,十分超然,周禛還真不信張若塵敢胡來。

    周禛的話音剛落,懸浮於上空的血印聖旨,突然釋放出極其強大的禁錮力量,使得在場所有人,都動彈不得。

    繼而,一道如實質般的劍芒,從血印聖旨中飛出,徑直向著孤心傲斬殺而去。

    「不。」

    孤心傲吶喊,拚命想要掙開束縛。

    可以張若塵如今的空間造詣,施展出來的空間禁錮,又豈是他所能掙脫得了?

    周禛眼神陰沉,眉心綻放聖光,一方圓形的陣盤飛出,瞬間一分為四。

    在強大精神力的催動下,四塊陣盤立刻構成一座玄妙的九品陣法,將包括孤心傲在內的劍神界修士,一併籠罩了進去。

    無論如何,周禛都絕不能眼睜睜看着孤心傲被斬殺。

    「嘩啦。」

    九品陣法雖強,卻也沒能抵擋住劍芒,輕而易舉就被剖開。

    這道劍芒,凝聚了張若塵十成的劍意,相當於他全力出手一擊,就算是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的強者,都得選擇退避。

    藉著九品陣法的力量,孤心傲掙脫空間禁錮,毫不遲疑的全力出手,揮動手中的聖劍,施展出最強的一劍。

    「給我擋住。」

    孤心傲低吼,不顧一切的將自身的聖氣,注入聖劍之中,同時調動劍道規則和真理規則。

    在真理之道上,他雖遠不及張若塵,但也並不差,能夠將攻擊力增幅六倍。

    「噗。」

    聖劍脫手而去,孤心傲的肉身,直接被斬成兩半。

    哪怕身上有神靈鐫刻的神紋,也無法抵擋住。

    「張若塵他怎麼敢……」

    孤心傲腦中浮現出最後一道意識,隨即,聖魂也被劍氣斬滅。

    至死,他都無法相信,張若塵竟然真的敢殺死他,而且還是在眾目睽睽之下。

    眼見孤心傲被斬殺,周禛的臉色變得格外陰沉,在他出面后,張若塵還要執意殺死孤心傲,實在太沒將他放在眼中。

    同時,周禛心中也很震驚,真切感受到了張若塵的可怕,可以確定的是,張若塵的實力,絕對要比血印聖旨更加強大。

    而一眾劍神界的修士,則是感到驚恐,恨不得立刻逃離天樂宮,返回劍神界。

    「當眾殺死一位大世界的領袖,張若塵是瘋了嗎?」

    「張若塵這是在表明他的態度和意志,是在警告我們所有人。」

    「他果然是個狂徒,什麼事情都敢做。」

    「劍神界向來護短,孤心傲被殺,這是莫大的恥辱,劍神界絕不會善罷甘休。而且,天宮也定然不會容忍這種事情。」

    「聽說,就在昨天,天宮的執法隊,已經來到中央皇城,帶隊的乃是金鴻統領。發生如此大的事情,執法隊應該會有所動作。」

    ……

    親眼看到孤心傲身死,各界修士均是無法再保持淡定,都意識到,張若塵這次並非是在鬧着玩兒。

    如此瘋狂的事,恐怕也只有張若塵敢做。

    一切發生得太過突然,除了就在現場的周禛外,其他人即便想要出手相救,也根本來不及。

    「張兄,你殺了孤心傲,這……」雪無夜陷入獃滯狀態。

    他很清楚,做下這件事情后,後果會有多麼的嚴重,張若塵將會再度被推到風口浪尖之上。

    不管怎麼說,這件事情,都是因他而起,如今變成這樣,雪無夜心中不禁十分愧疚。

    張若塵平靜道:「不殺孤心傲,我所制定的界規,便毫無意義。」

    「劍神界乃是西方宇宙排名前二十的強界,豈會願意吃這樣的虧?尤其,現在是非常時期,情況更是複雜,你還真是嫌自己的麻煩不夠多?」九天玄女埋怨了一句,眼神幽幽。

    事已至此,說再多也已是無用,當務之急,是思考應對之策。

    一位大世界領袖,死在了皇城中,必會掀起天大的波瀾,連神靈都會被驚動,不是輕易能平息下去。

    與此同時,第四城區,一座大氣恢弘的聖者府邸中。

    二十四名強者,並排而立,遠遠的眺望着天宇。

    他們身着樣式相同的銀色鎧甲,覆蓋全身,僅有臉部顯露在外,身上均是散發出濃濃的肅殺之氣

    所穿的鎧甲之上,都有着獨屬於天宮的標記,象著着他們在天宮的身份。

    他們正是剛進入皇城的天宮執法隊,每一個都是頂尖的九步聖王,配備制式聖器,且懂得玄妙的戰陣,聯合起來的戰力,極為驚人,讓各界修士,都敬畏不已。

    「張若塵好大的膽子,竟敢隨意殺害天庭一方的強者,他眼中還有天條,還有天宮嗎?」

    「縱然孤心傲犯了錯,也該由我們天宮執法隊去處理,哪裏輪得到他張若塵出手?」

    「統領,張若塵罔顧天條,絕不能姑息,應當立刻出手將他擒拿,押往天宮,接受懲罰。」

    接連三名強者開口,盡皆顯得殺氣騰騰。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站在最中間的一人,此人身高七尺,長相英武,眉宇間透著一股煞氣,令人生畏。

    其名為金鴻,乃是天宮執法隊中,最為年輕的一位統領,也是唯一的一位聖王境統領,得天宮大力培育,戰力強絕,潛力無窮。

    自成為執法者以來,金鴻不知鎮殺過多少強者,凝聚出可怕的煞氣,殺出赫赫凶名,人稱「天煞郎君」。

    在天宮中,除了四大天王,在聖王境,便沒人能夠壓過金鴻一頭。

    如今中央皇城中,魚龍混雜,金鴻奉命率領一支執法隊伍前來,維持皇城中的秩序,避免出現大的問題。

    可沒想到,他才剛抵達中央皇城不久,還沒能來得及有任何舉動,便先發生這般嚴重的事情。

    金鴻掃視了說話的三名執法者一眼,很清楚他們為何會如此的激進。

    維護天宮威嚴,都是表面上的,真正原因,是他們都屬於天堂界派系,都想趁機解決掉張若塵。

    天宮執法隊雖隸屬於天宮,但也是由各界的修士組成,以保持一個平衡,讓各界都信服。

    金鴻卻並不是天堂界的修士,因此,沉思了片刻,道:「先將此事上稟天宮,由天宮做出決斷。」

    「統領,何須如此麻煩,只要我們出面,難道他張若塵還敢反抗不成?」一名執法者道。

    另一名執法者道:「張若塵此舉,已經犯了眾怒,現在各界修士,恐怕都在等着我們做出反應。如果我們此時不出手,必會讓很多人笑話,覺得我們怕了張若塵。」

    一直以來,任何人面對天宮執法隊,都只能束手就擒,還從沒有誰敢與他們對抗。

    金鴻微微搖頭,道:「張若塵不同於其他人,他連神靈都敢衝撞,做事從來都是肆無忌憚,在沒有十足把握的情況下,最好不要輕易去招惹他。」

    「等天宮下達了明確的命令,我們再出手不遲,到那時,任憑張若塵有天大的本事,也無法掀起什麼風浪。」

    以天宮的威嚴,只要下達命令,別說是聖王,就算是大聖,乃至與神靈,都無法違逆。否則,還如何統御諸天萬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com。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com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