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的突破,看似很容易,實則兇險萬分。

    一旦出現差錯,輕則半廢,重則身死道消。尤其,張若塵現在的狀態不佳,肉身受損嚴重,突破的難度更大。

    但,不管如何,他成功了!

    孤注一擲,將不可能化爲可能。

    而這僅僅只是開始,張若塵凝聚強大的力量,向心髒衝擊而去。

    頓時,心臟綻放出不朽的光華,且越來越強烈。

    張若塵本就已經修煉到聖王境大圓滿,積澱無比雄渾,只要他願意,幾乎是隨時都能將聖道修爲,突破至不朽大聖境。

    而現在,他正是要做這件事。

    眨眼之間,張若塵便是順利將肉身徹底不朽化,鑄成五行混沌不朽聖軀。

    “張若塵突破至大聖境,融道劫將要降臨,快些撤去殺陣,否則,將會受到波及。”有地獄界強者急切道。

    所謂“融道劫”,乃是修士突破至大聖境,都需要經歷的劫數。

    當初,黑暗之子突破,之所以沒有融道劫,是因爲真龍島太過特殊,掩蓋了天機。

    也正因沒有經歷融道劫的洗禮,黑暗之子的實力,遠不曾達到巔峰。

    融道劫很特殊,如果有外界力量干預,那麼,那股干預的力量也會被牽連進去,後果極其嚴重。

    以張若塵爲中心,方圓數十萬裡內的天地規則,快速匯聚而來。

    “嘩啦。”

    無數道天地規則匯聚,化爲億萬道璀璨而鋒利的金光,通過張若塵全身的毛孔,鑽入身軀之中。

    融道劫,顧名思義,就是要與天地間的聖道規則相交融。

    如此一來,就能更好的運用天地規則,宛如一體。

    通常情況下,本身在聖王境的積澱越是雄渾,渡融道劫的難度就越大。反倒是那些修爲平平之輩,很容易就能渡過融道劫,成爲不朽境大聖。

    大多數聖王,主修的都只有一種至尊聖道,成大聖時,也就只需要與一種天地規則相融。

    張若塵則不一樣,時間、空間、真理、劍道、掌道、拳道還有五行之道,都達到了大圓滿之境,意味着,他需要與這十一種天地規則相交融。

    而且,因爲是大圓滿境界,與天地規則交融的過程,會變得異常的兇險。

    金道天地規則,鋒芒極強,不斷衝擊着張若塵的肉身和聖魂,那種痛苦,無法用言語去形容。

    張若塵目光堅毅,卻是哼都不曾哼一聲。

    時間不長,金道天地規則的交融完成,張若塵的身軀,覆蓋上了一層淡淡的金光,鋒芒畢露。

    沒有半刻停歇,大量木道天地規則,又涌入了張若塵的體內。

    然後,水道天地規則、火道天地規則、土道天地規則、劍道天地規則……

    …………

    正如張若塵所預測的那般,這場融道劫,至少需要與十一種強大的天地規則相交融。

    “嘶。”

    看到這一幕,不少地獄界修士,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如此可怕的融道劫,別說是看到,就算是聽都不曾聽聞過。

    單單是與一種天地規則相融,恐怕都沒多少人,能夠扛得下來,會直接被天地規則磨滅掉。

    到了後面,數之不盡的時間規則和空間規則,同時出現,演化出一座特殊的空間真域,其內有着時間長河流淌,將張若塵籠罩。

    時間和空間的考驗,才最爲關鍵。

    張若塵當即凝聚出自己的空間真域和時間長河,與天地規則演化出來的空間真域和時間長河相契合。

    他的空間真域和時間長河,均屬頂級,天地規則也奈何不得。

    沒等太久,兩種天地規則便是散去,並未對張若塵造成什麼傷害。

    至此,張若塵一共經歷了十一種天地規則的考驗,對於這十一種聖道,也有了更爲深刻的理解。

    就在張若塵以爲融道劫結束的時候,身上的壓力,卻是突然倍增。

    在他的上方,出現了九層恢宏的天宇,每一層都凝實無比,有數之不盡的天地規則交織而成。

    “是因爲我修煉《九天明帝經》的緣故?”瞬息間,張若塵猜到了原因。

    不由得,張若塵全力運轉《九天明帝經》,將九重功法,在體內一併運轉。

    同樣氣勢恢宏的九層天宇,顯現出來,與天地規則交織出來的九層天宇,重疊在一起。

    張若塵能夠清晰感知到,有着道道奇異的印記,烙印到了他凝聚出的九層天宇上。

    與此同時,他的心中生出許多明悟,對於《九天明帝經》,有了極爲透徹的理解。

    當融道劫結束,那九層天宇仍舊懸於張若塵的上方,匯聚天地之力,加持在張若塵的身上。

    一股無比浩瀚的大聖威壓,從張若塵的身上散發出來,似要君臨天下。

    渡過融道劫,張若塵的修爲,真正跨入不朽大聖境,體內聖道規則翻倍,達到兩億道。

    感受到這股大聖威壓,地獄界諸多修士的心,都不由一沉。

    毫無疑問,張若塵破境成功,肉身成大聖,同時鑄成“五行混沌不朽聖軀”,成爲貨真價實的大聖境強者。

    原本張若塵身上有着大量傷口,如今幾乎都已癒合。

    “好大的膽子,竟敢破壞功德戰場的規則,死。”

    就在這時候,天穹之上,顯現出一道極其高大的身影,散發出強大的聖威。

    崑崙界外,一直都有天庭界和地獄界的巡天使者,在巡查中央皇城這片大地。

    之前他們無法插手崑崙界內的戰鬥,如今張若塵突破成大聖,無疑是給了地獄界巡天使者插手的機會。

    一時間,天空中陰雲密佈,濃烈的地獄界氣息瀰漫開來,上百道漆黑的雷電,宛如上百條魔蛇,從天而降,徑直劈向張若塵。

    張若塵擡起頭來,眼中毫無懼色,平靜的揮出一尺。

    以大聖之力催動帝皇神尺,威力可說是天差地別。

    任憑那些雷電如何可怕,面對帝皇神尺,都在頃刻間煙消雲散。

    天穹之上的巡天使者,並不算太強。

    當初,張若塵的修爲實力,還遠未達到聖王境極致時,就曾正面擊敗過一位巡天使者。以現在的修爲,抵擋他們的攻擊,自然不是難事。

    下一刻,天穹上映照出五位地獄界巡天使者的身影,他們聯手,一同降下天罰,想要將張若塵抹殺。

    “滾!”

    張若塵沉吼一聲,向上空劈出一道數萬里長的尺芒,直達天外。

    天罰再度被擊散,未能傷到張若塵分毫。

    反倒是那五位地獄界的巡天使者,身形倒飛出去,如果沒有世界膜壁的阻擋,他們說不得已經被重創。

    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相隔萬里虛空,也有擊傷他們的實力。

    “快去請百枷境、千問境的巡天使者,不能讓張若塵繼續逞兇。”

    當即,有巡天使者動身,要去請更強大的巡天使者出面。

    張若塵沒有再去理會那些巡天使者,目光投向萬心逃走的方向。

    “萬心,將孔樂留下。”

    伴隨着一聲暴喝,張若塵掄動帝皇神尺,向前劈出。磅礴的大聖之力,加上兩億道聖道規則,全部涌入帝皇神尺之中。

    在突破至大聖境的一刻,修士體內的聖道規則,都會翻倍。

    所以,在聖王境的積澱越雄渾,突破至大聖境後,優勢便越大。

    像那些以三四千萬道聖道規則,突破至大聖境的修士,就算勉強修煉到不朽大聖境後期,體內的聖道規則,都未必能有兩億道。

    “轟。”

    一尺之下,大地沉淪。

    數千地獄界聖境修士,直接化成灰燼,死於非命。

    前方的封鎖被強行突破,撕裂開一道巨大的口子。

    張若塵沒有半點遲疑,當即爆發出極速,如一顆流星般,劃破長空。

    “攔住他。”

    有地獄界的強者大喝一聲。

    頓時,地獄十族的精英大軍齊動,緊追在張若塵後方。

    張若塵纔剛突破至大聖境而已,修爲尚未鞏固,實力遠未臻至巔峰。而且,他身上的傷勢,看似已經痊癒,可是有一些看不見的傷勢,沒那麼容易癒合。

    地獄界不乏聰慧之輩,他們覺得,張若塵很有可能,已經是強弩之末,只是在硬撐。

    更何況,有數千萬地獄界聖境大軍在,還能怕了一位不朽境大聖?

    即便這位不朽境大聖,是張若塵,也同樣無法改變被擊殺的命運。

    遠遠的,張若塵看到了一條巨大的空間裂縫,長達數萬裡,懸於半空之中。

    以這條空間裂縫爲中心,方圓數千裡,都是死氣沉沉,天昏地暗,宛如地獄一般。

    從空間裂縫中,源源不斷散逸出地獄界的力量和氣息,乃至於有獨屬於地獄界的天地規則涌過來,侵蝕崑崙界。

    空間裂縫接連天地,四周電閃雷鳴,被一層灰濛濛的光霧所籠罩,透出無比危險的氣機。

    七座巨大的城池,懸於空間裂縫周圍,釋放出強大的神力,在穩固住空間裂縫的同時,也在將之進一步撕裂。

    萬心轉頭看了一眼,正不顧一切追來的張若塵,眼中浮現一抹冷意,道:“張若塵,本來你的肉身,纔是最適合師尊的,可既然閻無神奈何不了你,我也只能退而求其次。能夠成爲師尊奪舍的肉身,是池孔樂無上的榮耀。”

    “我知道你很憤怒,也很想殺我。如果你有膽量,闖入到地獄界來,我給你機會。”

    萬心自然不認爲張若塵敢闖地獄界,說出剛纔那句話,其實是帶有幾分挑釁的意味。

    身形一動,他帶着池孔樂,閃掠進入空間裂縫之中。

    突破到大聖境的張若塵,戰力太可怕,萬心哪裡敢真的與他叫板,要是一不小心捱上一尺,後果將不堪設想。

    既已找到合適的肉身,他也該早些趕回去,向修辰天神覆命。

    “萬心。”

    張若塵雙眼通紅,身化流光,徑直衝向空間裂縫。

    “嘭!”

    張若塵的身體,與空間裂縫外圍的那層灰濛濛光霧碰撞在一起,頓時大量雷電涌出,劈在了他的身上,將他震得倒飛出去,重重的墜落到地上。

    飛在半空的時候,張若塵的目光,依舊緊緊的盯着空間裂縫,眼睜睜的看着萬心帶走了池孔樂,消失在裂縫的深處。

    心痛如絞。

    就像有人在他心臟上,捅了千萬刀,讓他痛不欲生。

    “轟隆。”

    張若塵墜落在地,不朽聖軀在地上,撞出一條數十里長的峽谷。

    這處空間裂縫,乃是地獄界爲輸送大軍,專門開闢,只允許地獄界修士通過,天庭界修士都會被阻擋在外。

    “破。”

    張若塵披頭散髮,渾身鮮血的重新爬起,飛了起來,舉起帝皇神尺,向前劈去。

    帝皇神尺釋放出浩瀚的神力,如一柄天地神劍,撞擊在空間裂縫外圍的灰濛濛光霧之上。

    那七座城池宛如恆古長存,不朽不滅,都在發光,輸送出難以想象的強大力量。

    “轟隆”一聲,空間裂縫紋絲未動,反倒是有着更加狂暴的雷電和光霧,涌動出來,轟擊在張若塵身上。

    “噗嗤!”

    張若塵口中聖血狂噴,再次倒飛出去。

    他那強橫無比的不朽聖軀,出現破損,有血肉爆碎。更爲重要的是,張若塵的聖魂受到可怕的侵蝕,竟是出現潰散的跡象。

    七座城池凝成的力量,遠超一般的大聖。

    “孔樂,孔樂,孔樂……”

    張若塵口中不斷吶喊,再次爬起,手中的帝皇神尺,一次又一次劈出。

    “轟!”

    “轟隆!”

    ……

    每劈出一尺,張若塵的不朽聖軀,都會崩裂得更嚴重,聖魂亦是進一步潰散。

    此時的張若塵,根本沒有任何理智,沒有任何思維,想不到別的任何東西,只有一道執念在心中——必須要將孔樂救回來。

    救不回來,自己將會生不如死。

    “殺。”

    “誰能擊殺張若塵,將揚名地獄十族。”

    地獄界大軍追趕而來,再度向張若塵發動攻擊,飛出一百萬多件聖器級別的戰兵,其中包括至尊聖器、君王聖器。

    張若塵嘴裡怒吼着,沒有轉身去抵擋,只是全力以赴的,攻擊前方的空間裂縫。

    那層灰濛濛的光霧,竟是被打得凹陷下去,出現了一道細微的裂縫,似乎就要破碎。

    “嘭嘭嘭。”

    可是就在這時,上百萬件聖器級戰兵落到張若塵的身上,將他吞沒。哪怕有火神鎧甲的保護,張若塵的聖軀,仍舊是大規模崩潰,血肉化爲齏粉。

    因爲,他的體內,已經無血可流。

    “孔樂……”

    伴隨一聲呢喃,張若塵的身體,從半空中墜落下來。

    此刻的張若塵,身體幾乎變成了半廢的骷髏,不成人形,死氣沉沉,就連聖魂波動,都完全消失,魂飛魄散。

    “怎麼會……”

    感受到張若塵的生命波動消失,羅乷不禁陷入了呆滯狀態。

    血宸天君和血凝筱對視一眼,心均是沉到谷底,隨即,長嘆一聲。

    “哈哈哈,死了,張若塵,任你再如何風華絕代,可與地獄界爲敵,命運便早已註定。”石絕心忍不住大笑,心情暢快,念頭通達。

    不光是他,很多地獄界強者,都在放肆的大笑。

    任憑張若塵再怎麼耀眼,舉世無敵,最終,還是死在他們的手中。

    爲此所付出的所有代價,都完全值得。

    ……

    崑崙界的篇章拖得有點久,實在是沒辦法,因爲很多坑都要填,很多人物都要交代。

    新的篇章即將開啓,地獄界將是一個更加光怪陸離的世界。般若是不是黃煙塵?她是怎麼得到百龍明皇甲?她在命運神殿的靠山又是誰?

    千骨女帝是否還活着?

    璇璣劍聖爲何要留在地獄界?

    羅剎公主的命中之人,真的是張若塵嗎?

    另外可以透露一下,劍帝雪紅塵也在地獄界,他們都在做一件極爲重要的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