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冥王伸出一隻手來,握住劍身,想要將之拿起。

    “嗯?”

    讓冥王詫異的是,劍身看似輕薄,卻異常沉重,他已經動用很強的力量,卻沒能將之撼動。

    “傳說之中,恆星神劍乃是以一顆恆星煉製而成,果然是如恆星一般沉重。”冥王低語,眼中散發出躍躍欲試的神光。

    宇宙中的恆星,都無比龐大,且沉重至極,相當於數百萬顆行星。

    就算是神,也需要耗費極大力氣,才能夠撼動一棵恆星。

    事實上,生靈成神時,凝聚出來的神座星球,在最強狀態下,便是相當於一顆恆星。神,隕落之後,神座星球纔會逐漸退化到行星的層次。

    擁有一顆恆星的力量,是成神的最低標準。

    不由得,冥王將另一隻手也伸出,雙手一同握住劍身。

    繼而,冥王不再有任何保留,將自身力量釋放出來,包裹住恆星神劍的劍身。

    “轟。”

    一股強大至極的力量,從劍身中迸發而出,整個“磔刑獄界”的大地,都在頃刻間崩碎。

    大量赤紅的神紋,清晰浮現在劍身之上,釋放出無比灼熱的力量,將一切融化。

    眨眼之間,“磔刑獄界”已經變成岩漿火海,溫度高到了極點。

    就算是聖者進來,都會化作飛灰。

    很顯然,是冥王想要提起劍身,激發了恆星神劍內部,蘊含的狂暴力量。

    “嘩啦。”

    終於,冥王將恆星神劍的劍身,從岩漿中拔了出來。

    一剎那,恆星神劍釋放出更爲熾烈灼熱的力量,散發出耀眼奪目的光輝,宛如一輪太陽,讓人無法睜開眼睛。

    “轟隆隆。”

    與此同時,劍冢周圍,大地出現開裂的情況,猶如發生了大地震,引發無數生靈的恐慌情緒。

    震動向外蔓延,一萬里,十萬兩,百萬裡,千萬裡……

    最後,整個中域,不知多少萬里的大地,都是跟着輕輕的震動,就像有一顆恆星在中域的蒼茫大地上滾壓。

    如果不是有幽冥地牢隔絕,在恆星神劍出世的一刻,爆發出來的威能會更加可怕。

    過得許久,恆星神劍才恢復平靜,收斂光和熱,變成最開始的模樣。

    真正將恆星神劍收服後,提在手中,要輕鬆不少。

    冥王眼中浮現出滿意的笑容,被鎮壓在幽冥地牢萬年,能收穫這樣一柄神劍,倒也不虧。

    更爲重要的是,恆星神劍中蘊含着劍祖所參悟的劍道奧義,如今,盡皆被冥王所得,將受益無窮。

    雖然還沒成神,他卻已經擁有堪比神靈的力量。

    要不然,他也提不起恆星神劍。

    冥王揮動恆星神劍,向上方一斬。

    “呲。”

    頓時,昏暗的天穹上,裂開一道口子。

    提着恆星神劍,冥王沖天而起。

    見狀,血後連忙跟了上去。

    眨眼間,冥王已是衝出幽冥地牢,出現在劍冢中。

    原本平靜的劍冢,在這一刻,出現了驚人的異動,萬劍齊鳴,都向着恆星神劍傾斜,似是在進行朝拜。

    “唰。”

    一塊塊散落在劍冢各處的神劍碎片,快速匯聚起來,與劍身相融合。

    劍冢極爲特殊,能夠修復孕養劍器。

    故而,這麼多年過去,神劍的諸多碎片,不但沒有腐朽,反而是越發擁有神性。

    隨着越來越多碎片與劍身融合,劍身也變得越來越沉重,同時,自然而然散發出熾盛的光和熱,將劍冢照亮。

    中央皇城,青虹閣中。

    九天玄女的臉色,突然微微發生變化,收在體內的焚天劍,出現異動,不受控制的飛了出來。

    滄瀾武聖乃是焚天劍的持劍人,此劍品階雖不高,卻有極爲重要的意義,是守護幽冥地牢的一大底牌。

    “回來。”

    九天玄女出手,想要收回焚天劍。

    然而,焚天劍顫動得極爲厲害,完全不受她的控制,以儒祖聖書都無法鎮壓住。

    “唰。”

    焚天劍化作一道劍光,直接破空而去。

    “難道是劍冢那邊出現了什麼問題?”九天玄女面露沉思之色。

    如果不是這邊事態緊急,她真想立刻動身,趕往劍冢去查探情況。

    拜月魔教。

    凌飛羽本來正在閉關潛修,卻莫名被驚動。

    懸掛於胸前的葬天劍,突然綻放出璀璨的劍光,化作三尺青鋒,圍繞着她騰飛了數圈。

    當凌飛羽想要伸手將之握住時,葬天劍卻一下子沖天而起,剎那遠去。

    “怎麼回事?”

    凌飛羽微微皺起眉頭,眼中滿是不解之色。

    自她成爲葬天劍的持劍人以來,還從未出現過這種情況。

    與此同時,其他持劍人,也都遭遇相同的情況,盡皆感到疑惑不解,同時心生不安。

    不消片刻,包括焚天劍和葬天劍在內,有着五柄子劍,從崑崙界各地,破空飛來。

    五劍與劍冢有極其緊密的聯繫,故而,沒有受到神紋的阻礙,直接飛進劍冢。

    唯獨缺少了滔天劍。

    五塊相對較大的碎片,從五柄聖劍中分離出來,融入恆星神劍。

    “發生了什麼事?爲何劍冢會出現如此異動?”

    “好強的力量,聖魂簡直快要融化。”

    “與葬天劍的聯繫,怎麼突然斷了?到底怎麼回事?”

    ……

    一時間,沉眠在劍冢的持劍人祖師,盡皆被驚動。

    他們能夠感知到劍冢的種種變化,卻無法離開沉眠之地,出來探查情況。

    有五柄子劍出現問題,也就意味着,有五位持劍人,將無法在劍冢中,借用各脈祖師的力量。

    如此變故,絕非是一件好事。

    時間不長,恆星神劍的劍身,已是大致修復完好,只欠缺了一小塊兒。

    “劍柄所在的地方,看來很特殊,竟然無法將它召喚過來。少的那柄子劍,似乎也與劍柄在一起。”冥王閉着雙目,細細感知。

    “嘩啦。”

    空老的身影,顯現出來。

    看着冥王手中的恆星神劍,空老眼中浮現出一抹複雜之色。很顯然,他並不希望劍祖的神劍,由一個地獄界修士掌控。

    微微搖頭,空老嘆道:“收服恆星神劍,對你既有無窮好處,也是巨大的制約。當初,劍祖煉製恆星神劍,是爲了守護崑崙界。”

    “這是此劍的使命!”

    “因此,恆星神劍不斬崑崙界生靈。”

    聞言,冥王盯着恆星神劍的劍體,眼中不由閃過一道異色,道:“是嗎?本王倒是不信。”

    說罷,冥王猛然向前邁出一步,揮動恆星神劍,向空老斬了過去。

    空老顯得極爲淡然,揹着雙手,靜靜佇立在原地。既未閃避,也沒有出手抵擋,任由神劍向他斬來。

    然而,綻放着璀璨神芒的恆星神劍,卻是硬生生的頓住,停在半空中,無法再斬下。

    “錚!”

    劍身,劇烈顫動,不受冥王控制。

    冥王自是不會就此罷休,當即釋放出更強的力量,注入神劍中。

    “砰。”

    神劍迸發出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竟是生生將冥王的手震開。

    冥王攤開疼痛欲裂的雙手,又盯向懸浮在半空的恆星神劍,眼神微凝,生出一股強烈的挫敗感。

    事實證明,空老所說的話,的確爲真。

    執掌恆星神劍,可以攻擊任何人,哪怕是神,都可以。

    但,唯獨不能用來攻擊崑崙界生靈。

    劍祖守護崑崙界的意志,早已烙印在神劍中。

    冥王重未想過,一柄劍,竟然能夠左右他的意志,這着實不是一件讓他高興的事情。

    曾經,他有着掌控崑崙界的雄心壯志,即便是萬年過去,也並未改變。

    現在脫困,他自是想繼續去實現這一目標。

    可受到恆星神劍的制約,他還如何去做這件事情?

    冥王的心緒,不斷起伏,眼神明滅不定,誰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麼。

    不久後,冥王的心緒平靜下來,眼中浮現堅毅的神采。

    劍祖的意志又如何?今後,他會變得更加強大,徹底將恆星神劍收服,一柄劍,還約束不了他。

    對他而言,與劍祖的意志對抗,也是一種磨礪,能幫助他更快踏上巔峰。

    冥王收斂殺意,重新將恆星神劍握住,反手向後方揮出一劍。恆星神劍迸發出無比鋒利的劍芒,無堅不摧,勢不可擋。

    一時間,劍冢內浮現出密密麻麻的神紋,密佈於空間之中,如鎖鏈一般,相互交織,禁錮這片空間。

    正因有這些神紋存在,地獄界神靈才無法直接開闢與劍冢相連的空間裂縫,只能派人從外面攻打。

    不過,恆星神劍所向無敵,這些神紋,也無法抵擋住。

    頃刻間,交織於空間中的神紋,盡數被斬斷,無法再封禁空間。

    “嘩啦。”

    頓時,穩固的空間裂開,出現一條長達萬丈的裂縫,貫穿天地。

    這條空間裂縫,是冥王開闢出的一條通道,連接崑崙界一處頗爲遙遠的地方。

    他已經感知到,恆星神劍的劍柄和滔天劍子劍,就在空間裂縫的另一邊。

    空間裂縫內部幽暗無比,虛無之力涌動,侵蝕一切。

    在空間裂縫的另一邊,乃是一座無底深淵,遠遠看去,就像是惡魔的嘴巴,可以吞沒世間的一切。

    “無盡深淵。”

    難怪他無法將劍柄和滔天劍子劍召喚過來,原來,它們竟是在那神秘莫測的無盡深淵之下。

    無盡深淵中的天地規則,都與崑崙界的天地規則完全不一樣,猶如另一座世界。

    看到空間裂縫盡頭的無盡深淵,血後頓時若有所思。

    一邁步,冥王進入空間裂縫之中,橫渡虛空,一步步走向無盡深淵。

    血後看了空老一眼,隨即跟了上去。

    見二人離開,空老微微搖頭,隨即消失進入黑色山體中。

    看守幽冥地牢,乃是他的使命,無論如何,他都不能離開。

    冥王修爲近神,卻也只是被關押在第十五層,最下面三層是否關押着生靈,又關押的是什麼生靈?

    除了空老,恐怕無人知曉。

    出得空間裂縫,冥王和血後落到地面,站在無盡深淵的邊緣,凌厲的寒風,不斷拍擊在他們身上。

    “恆星神劍的劍柄和滔天劍子劍,果然就在下方。“冥王道。

    來到這裡,恆星神劍劍身對劍柄的感應,越發強烈,光芒不斷吞吐。

    在血後的帶領下,二人來到無盡深淵的第二梯度。

    “一座很特別的世界!”

    冥王一邊前行,一邊觀察四周。

    忽的,他收步停下,目光投向遠處的血色山峰,那處方位的天地異象,逃不過他的感知。

    “原來劍柄和滔天劍子劍,是在張若塵的身上。那個小子……咦,他遭遇了什麼,怎麼在招魂?”

    說話間,冥王伸手一抓,被張若塵收起來的古樸劍柄和滔天劍子劍,立刻飛了出來。

    一塊碎片從滔天劍子劍中分離出來,融入恆星神劍。

    古樸劍柄,圍繞劍身飛行了一拳,兩者之間皆是衝出一道道銘紋,相互纏繞,相互連接,最後凝合在一起。

    至此,恆星神劍終於完好無缺。

    “嗡。”

    恆星神劍猛烈震動了一下,迸發出凌厲至極的劍道氣息,使得周圍的空間,立刻出現數百道漆黑的裂縫。

    赤紅色的火焰,升騰而起,整個第二梯度的溫度,瞬間升高了百倍不止。

    以恆星神劍爲中心,周圍百里範圍的空間,在頃刻間被燒成虛無,呈現出一個巨大的黑洞。

    這還是冥王刻意壓制的結果,否則,還不知道會造成多大的破壞。

    “恆星神劍,崑崙界的絕世神兵。你得了劍體,是你的機緣。塵兒得了劍柄,是他的機緣。六哥,做爲一位長輩,你就這麼將劍柄奪走,搶奪自己外甥的機緣。真的好嗎?”血後道。

    聞言,冥王不禁長聲一笑,覺得自己這個妹妹,還真是護短至極。

    張若塵得到的劍柄,根本不具有劍祖的精神意志,只是一件死物而已。

    而他,耗費萬年時間,冒着被煉化的危險,在生死邊緣徘徊不知道多少次,才收服恆星神劍,怎麼算,他纔是恆星神劍的主人。

    可是,按照血後的意思,卻變成,他和張若塵各得了恆星神劍一半的機緣。

    怎麼能這麼算?

    不過,冥王如今得以脫困,又收穫完整的恆星戰劍,心情大好,不想與自己唯一的妹妹爭辯,道:“換做是別的生靈,奪走也就奪走。可是,既然是自己的親外甥,真要這麼做,怕是會被地獄界的生靈嘲笑至少一個元會。放心吧,兄長我,也是要臉的。

    說完,冥王深處一隻手,向虛空一按。

    強大的精神力釋放出來,涌入血色山峰內部,幫助血後招魂。

    他的修爲已經近神,精神意志更是完全能夠與神靈相比,在這個時候,自是能夠助血後一臂之力。

    主要也是因爲,冥王知曉招魂的兇險,倒是不希望血後出現什麼差錯。

    血色山峰內部洞窟,血後佇立在招魂法陣內,源源不斷釋放出神血,穩固那個如真似幻的招魂通道。

    隨着時間推移,血後的神念,已是陸續將張若塵消散的魂魄,攝取回來,絲絲縷縷相凝結。

    這些攝取回來的魂魄,全都依附到張若塵那倖存的微弱聖魂之上,使之逐漸變強。

    而在這個過程中,受到天地規則反噬,血後的神念,在不斷湮滅。

    即便是神,也無法與整個天地的意志相對抗。

    不僅僅是神念,烙印在每一寸血肉中的精神意志,也同樣在遭到天地意志的磨滅。

    強如血後,她的神之真身,此時的臉色也都變得有些蒼白,氣息在逐漸變弱。

    “啪啦”一聲,血後體內響起一道碎響。

    她的神源上,出現一道清晰的裂痕。

    血後身體一震,嘴角流淌出神血,神軀亦是跟着裂開,宛如陶瓷一般,即將四分五裂。

    神源對於神靈而言,極其重要,乃是修煉的根基所在,神魂亦是包裹在其中。

    這便是天地規則反噬的可怕之處,會直接作用於神源、神魂之上,且無法防禦。

    神靈固然強大,卻也無法與天地自然相對抗。

    換做是精神力大聖來做這件事情,最後的結果,很有可能,精神力和聖魂,都會全部湮滅。

    隨着時間的推移,血後體內不時發出一道破裂之聲,神源上的裂痕在增加,神軀亦是裂開的更爲嚴重,神血汩汩而涌。

    然而,即便如此,血後的眼神,仍舊堅定無比,全力維持招魂法陣,絲毫沒有要放棄的意思。

    即便是犧牲性命,她也一定要救活張若塵。

    到得後面,天地反噬越發強大,招魂法陣都難以維持,逐漸被磨滅。

    繼續這樣下去,招魂將以失敗告終,就算是已經招回的魂魄,也會再度消散。

    “塵兒絕對不能有事。”

    看着被赤紅色血液包裹的張若塵,血後眼中滿是溫柔。

    當即,血後竟是將自身的神魂釋放出來,以神魂鎮壓招魂法陣,同時也是以神魂,接引張若塵消散的魂魄。

    張若塵是她的後代,靈魂是在她的體內孕育,屬於同源,彼此存在着極爲特殊的聯繫。

    只是,如此做,血後所需承受的危險,無疑是更大。

    天地規則反噬,完全作用於血後的神魂之上。

    饒是血後的神魂強大,也承受不住反噬的力量,先是出現裂痕,隨即一點點被崩潰。

    “噗。”

    血後噴出一大口神血,氣息越發萎靡。

    終於,張若塵最後一縷魂魄,從招魂通道飛出,與聖魂主體相結合。

    在張若塵的身軀上方,懸浮有一道極爲凝實的聖魂,與張若塵一般無二,宛如實體。儘管還未甦醒,可張若塵的聖魂,已然是散發出浩蕩的聖威。

    或許是因爲消散於天地間,又重新凝聚起來的原因,張若塵的聖魂,沾染上了絲絲奇異的氣息,無法言喻。

    “聖魂歸體,逆轉生死。”

    血後低喝一聲,雙手所結印訣,發生改變。

    現在已經到了最爲關鍵的時刻,成敗在此一舉。

    “轟。”

    招魂通道崩塌,釋放出極其恐怖的毀滅之力。

    這股力量,徑直向張若塵衝擊而去,不允許他違背天地規則,重新活過來。

    血後沒有絲毫遲疑,以偉岸的身軀,將所有毀滅之力,全部擋下,沒有讓張若塵承受一絲一毫。

    也因此,血後傷勢更重,神軀近乎碎裂開來,變得血肉模糊。

    神源和神魂更是遭受重創,佈滿密密麻麻的裂痕,如蜘蛛網一般,瀕臨崩潰。

    繼續這樣下去,血後就算不死,也很可能會毀掉神道根基,這樣的代價,着實太大。

    冥王雖然能夠清晰感知到血後的處境,卻並未出言阻止,神的意志,又豈是能夠輕易改變的?

    只是他很意外,自己唯一的妹妹,竟會將骨肉親情看得如此重,這在血絕家族中,應該算是極爲另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