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嘩啦。”

    數之不盡的天地規則涌現,相互交織,將冥王所在的那顆行星,完全籠罩起來。

    即便相隔甚遠,都能清晰感受到那浩蕩懾人的天地威壓。

    正常情況下,生靈脩煉成神,都需要渡神劫。

    神劫,因人而異,包括情劫、殺劫、雷劫、欲劫、心劫、紅塵劫……等等。不同的生靈,修煉的經歷不同,劫難也就不同。

    劫難的難度,自然也不同。

    一般來說,生靈最怕的是什麼,來的就是與之相對應的劫。

    怕得越神,劫難越強。

    像池瑤女皇,當初便是渡的情劫,靠張若塵圓滿自身,得成神道。

    而現在,冥王需要渡的乃是心劫,考驗的,乃是他的。

    因爲修煉的這一萬多年,他的心,是不平的,心中醞釀着一股怒火,醞釀着憤恨。

    “本王連劍祖的意志都能克服,註定要成爲威震諸天萬界的蓋世強者,區區心劫,能奈我何?”

    冥王眼中,迸發出熠熠神光。

    神心,堅如磐石,不可動搖。

    在幽冥地牢潛修萬年,冥王的心神意志,強橫到了超乎想象的地步,心劫對他而言,根本不算挑戰。

    就像一道門檻,邁步就能跨過去。

    “譁——”

    沒過多久,冥王身上綻放出來的神芒,變得更爲璀璨奪目,宛如一輪神陽,似要將昏暗的星空,完全照亮。

    與此同時,一股磅礴的神威,從冥王身上散發出來,鋪天蓋地的,向四面八方瀰漫,使得周圍的星海,泛起道道漣漪。

    海量天地之力,涌入他的體內,促使神力轉化。

    “他已渡過心劫。”血後道。

    張若塵道:“成神竟然這麼容易?”

    “那是因爲,從他修煉開始,就很少有外物能夠影響到他。至於內心的那股怒和怨,早在幽冥地牢中克服,影響不了他的精神意志。數千年前,他就已經有成神的把握。經過數千年的磨礪,心劫哪裡還奈何得了他?”血後道。

    對於神劫,張若塵完全沒有概念。

    表面看起來平靜,誰又知道,剛纔那段時間,冥王到底經歷了什麼?

    “轟。”

    一股滔天血氣,沖天而起,震動九霄。

    冥王站起身來,腳踏行星,身軀急速暴漲。

    任何生靈突破成神,都是生命層次的一次大躍遷,在不刻意壓制的情況下,會是神聖巨人的形態。

    血氣越強大的生靈,成神時,塑造出的神軀,也會越龐大。

    冥王的體內,不斷蓬勃出旺盛的血氣,引導神軀節節攀升,似沒有極限。

    最終,達到整整九萬里,才穩定下來。

    “轟隆。”

    那顆直徑三萬裡的黃褐色行星,承載不住冥王的神軀與他身上散發出來的神力,崩碎而開,化爲一片小行星碎片。

    “嘶。”

    血屠、血魔、齊生和熒惑,仰望着冥王的神軀,都忍不住倒吸涼氣。

    就算是張若塵,心神亦是受到衝擊,泛起波瀾。

    即便他現在已經成爲大聖境強者,且擁有半神肉身,可與真正的神靈相比,仍舊有着天淵之別。

    “九萬里真身,會蘊含多麼強大的力量?也不知,冥王能夠凝聚出,多少顆神座星球?”張若塵暗道。

    神座星球的數量,與修士的積澱有關。

    積澱越雄渾,凝聚出的神座星球越多。

    想要成神,至少需要擁有一顆恆星的力量,也就是,凝聚出一顆神座星球。

    恆星蘊含的能量,何其恐怖。哪怕只是稍微出現一點波動,附近行星上的生靈,都會死絕。

    如果一顆恆星爆炸,周圍星空都會破滅。

    正因如此,在神靈眼中,不成神,終爲螻蟻。

    正常情況下,修士都會盡所能的去增強自身積澱,不會倉促突破成神。所以,凝聚出的神座星球,幾乎都會在兩顆以上。

    只有那種依靠煉化神源,達到神境的神靈,纔會只擁有一顆神座星球。

    這種,雖然也是神,但卻不被認可,只能算是僞神。

    僞神,無法渡過元會劫難,只能活一個元會。

    成神時,凝聚神座星球的多少,對將來的成就,有很大影響,自然是越多越好。

    池瑤女皇當初成神時,一共凝聚出三十三顆神座星球,也就是說,在剛剛成神之時,便是擁有三十三顆恆星蘊含的恐怖力量,幾乎能夠與渡過一次元會劫難的神靈相比。

    “嘩啦。”

    冥王的頭頂上空,一片浩瀚無比的星空,顯現出來,若隱若現。

    這片星空,極爲妖異,億萬顆星辰匯聚成一條長河,橫在宇宙中,源遠流長,不知始終,讓人感覺很不真實。

    星空散發出黃色的光芒,如一條黃泉,流淌在宇宙中。

    “那片星空,果然便是地獄界嗎?”張若塵低聲念道。

    對於這條黃泉星河,他並不感到陌生,兩次去到鬼門關,他都曾看到過。

    張若塵心中很清楚,黃泉星河距離這片星空,其實無比遙遠,正常情況下,根本看不見。

    是因爲冥王成神的緣故,映照天地,使之隔空顯現出來。

    可稱,神蹟。

    神軀已經塑造完成,接下來,是締造星魂神座。

    締造神座星球,有兩種方法:

    第一種,直接從宇宙中攝取星球,將自身的規則和神魂,融入進去。

    第二種,則是完全以規則凝聚,自身規則與天地規則相結合。

    相比之下,第二種方法締造出的神座星球,與神靈更加契合,在今後也能儲存更多神力。

    不過,完全以規則凝聚神座星球,難度太大,只有少數人能夠辦到。

    以冥王的驕傲和實力,自然是想凝聚出,與自身最爲契合的神座星球。

    無數道粗壯凝實的神之規則,從冥王體內衝出,沒入黃泉星河之中,引動地獄界的天地規則,相互交織和會合。

    冥王成神的動靜太大,附近星空的很多星球都在顫動。

    ……

    相距較遠的一片星空中,漂浮着一顆死寂的神座星球,星球最高的一座山峰頂部,盤坐着一尊身形高大魁梧的金甲神靈。

    這顆神座星球,屬於崑崙界的金闕大神。

    金闕大神隕落在中古那場神戰之中,神座星球本是被須彌聖僧以時空手段隱藏起來,卻被金甲神靈在宇宙中找到。

    此刻,他正在煉化神座星球中殘留的神之星魂,提升自身實力。

    忽然間,金甲神靈感受到一股強大的神力波動,不禁將目光投向遙遠的星空。

    “好強的神力波動,不屬於天庭界一方。地獄界的神靈?”

    金甲神靈站起身來,手臂揮動,五指在虛空一抓,猶如收走一顆玻璃球一般,將那顆巨大的神座星球收走。

    無論一顆星球重達多少萬斤,對神靈而言,都輕如鴻毛。

    “唰。”

    金甲神靈的腳下,出現一條由神力凝聚成的空間星路,呈虛幻之態,一直連接到星空的彼岸。

    那空間星路,唯有神靈才能看到。

    走在空間星路之上,他每一步邁出,都是十二萬九千六百里。

    沒用太長時間,金甲神靈出現在冥王渡劫之地的附近。

    他的目光,首先鎖定在冥王身上,看到那九萬里的神軀,眼中一道露出驚色。

    “他身上的這股劍道氣息好強,與不久前崑崙界出世的那件神器同源,難道,神器在他身上?“金甲神靈暗道。

    之前,恆星神劍出世,使得整個中域,都爲之震動,自是逃不過神靈的感知。

    當時,天庭界和地獄界有不少神靈被驚動,他們感應到了恆星神劍的氣息。可惜,隨着冥王進入無盡深淵,那股氣息就消失不見。

    目光轉動,金甲神靈看向血後,眼神頓時爲之一凝。

    原因在於,做爲神,他竟然完全無法看透那個女子,對方給他一種深不可測之感。只能判斷出,她是不死血族。

    金甲神靈微微皺眉,暗道:“她是誰?爲何從未聽說不死血族有這樣一位神存在?不管怎樣,必須打斷那位不死血族男子凝聚神座星球,地獄界不能再添新神。”

    當即,金甲神靈運轉強大神力,揮出手中的天戈,向冥王擊去。

    天戈打出的攻擊,劃破星空,劈出一道金色鋒芒,如彗星橫空飛出。

    凝聚神座星球,需要一氣呵成,若是被阻礙,輕則無法繼續凝聚,重則,連已經凝聚出來的神座星球,都會被毀掉。

    如此一來,等同於是剛成神,便又跌落下神境,而且還會遭受可怕的反噬。

    所以,突破成神,通常都會請人護法,或是提前做好各種佈置,防備出現各種意料之外的情況。

    血後早就察覺到那位金甲神靈的氣息,見他發動攻擊,冷哼一聲,擡起一隻神玉一般晶瑩的手掌,向前一按。

    頓時,星空中,一塊巨大無比的神碑虛影凝聚出來,高達數萬裡。

    “轟隆。”

    剛與碑影接觸,天戈劈出的金色鋒芒,便是如同雞蛋撞擊在石頭上,崩碎而開,消散於無形。

    血後的手腕扭動一下,反手向虛空一按。

    繼而,神碑虛影,徑直向金甲神靈鎮壓了過去。

    “不好,是一位真神。”

    金甲神靈臉色劇變,一邊倒退,一邊全力出手抵擋。

    瞬息之間,金甲神靈顯化出真身,三萬丈神軀,可在數萬裡高的神碑面前,仍舊顯得極爲矮小。

    “嘭。”

    金甲神靈終是沒能抵擋住,神軀被撞擊得爆碎開來。

    神碑綻放出璀璨的血光,將金甲神靈的血肉完全籠罩住,繼而震盪,釋放出湮滅萬物的力量。

    “不。”

    金甲神靈發出不甘而絕望的嘶吼聲,拼命想要掙脫出來。

    這一刻,他真切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區區一個一星僞神,也敢來送死?”血後淡漠的道。

    對於這種煉化神源而成的神,血後明顯是瞧不上眼的。

    事實上,天庭界和地獄界派遣出來巡視功德戰場的神靈,大多都是一星僞神。因爲他們沒有成長的潛力,就算隕落,也不是多大的損失。

    驀地,血後擡頭望向遠處,念道:“又有神來。”

    話音未落,一道五彩匹練劃破星空,延伸而來。

    一團數百里大的火焰,出現在五色匹練之上。

    “嘩啦。”

    火焰炸開,形成一個巨大的火焰圓圈。

    一尊身着三彩色鎧甲的威武神靈,從火焰圓圈中走出,身上散發出無比恐怖的熱量,使得周圍的星空,都變得扭曲。

    看清來人,張若塵的眼中,不禁閃過一道寒光。

    對於這位神靈,他是再熟悉不過,正是功德神殿的焱神,曾一心想要置他於死地。

    焱神在月神山受創,讓功德神殿顏面受損,回去後,受到懲罰,被派遣來收集崑崙界功德戰場的功德之力。

    功德神殿在天庭的地位超然,有諸多神靈坐鎮其中,只不過,他們不是閉關修煉,就是坐鎮一方功德戰場。

    焱神以前,主要是負責管理功德神殿的大小事宜,相當於是功德殿主安排的一位管家。

    “救……救我。”

    遭受神碑鎮壓的金甲神靈,傳出虛弱的求救聲。

    作爲一星僞神,他的精神意志和生命之力,遠無法與真神相比,更容易被殺死。

    “住手。”

    焱神大喝一聲,雙手一合,體內涌現出滔天的神火。

    神火太過熾烈,將焱神完全包裹住,使他看上去,宛如一輪太陽,散發出極致的光和熱,似要融化掉這片星空。

    三色火焰交織,凝聚成一條火焰洪流,如一條火焰巨龍橫空,擊向那座數萬裡高的神碑。

    焱神雖未掌握奧義,也還不是渡過元會劫難的古神,可他修煉的乃是《太乙神功榜》上的《三尸煉道》,實力極強,遠非一般的神靈,所能相比。

    血後顯得極爲平靜,結出一道印訣,釋放出更多的神之規則和神力,再度凝聚出一塊神碑來,拍擊向焱神。

    “轟。”

    神碑所向無匹,將火焰洪流震碎,化爲漫天火雨,絢爛無比。

    焱神的心一沉,不敢有半點遲疑,當即引動出功德之力。功德之力玄妙無比,加持在身,使得焱神的力量大增。

    焱神雙手向前推出,功德之力凝聚成一方如星辰一般龐大的五彩神印。

    “砰。”

    然而,五彩神印,卻沒能抵擋住神碑,接觸的瞬間就被打穿,化爲一團雲氣。

    下一刻,神碑撞擊在焱神的身上。

    “噗。”

    焱神倒飛出去四千裡,嘴角掛上一道血痕,胸口劇烈的起伏。

    “奧義,又是奧義。”

    焱神眼睛瞪得很大,心中又驚又怒。

    月神山一戰,他便是吃過奧義的虧,被月神斬去小半個身體,至今傷勢都沒有恢復,實乃奇恥大辱。

    世間掌握奧義的神靈極少,每一個都是叫得出名號的存在。

    可焱神對血後,卻是沒有任何的印象,着實很古怪。

    遇到一位掌握奧義的真神,焱神不敢再輕易施救,擔心自己被連累。要知道,這裡不是天庭界,對方也不是天庭界的神。

    在天庭,就算以月神的強勢,也不敢真的殺他。

    可是,地獄界的神,卻沒有任何顧忌。

    “那是……張若塵,他竟然還活着。”

    焱神感應到了一股熟悉的神力波動,向那股神力波動盯去,看見了站在血後身邊的張若塵。

    最終,他的視線,鎖定在張若塵的那條腿上。

    早就知道月神將他的神腿,給了一個聖王境的螻蟻,讓焱神淪爲諸神的笑料。如今見到張若塵,焱神的眼中,直接涌出火焰,恨得牙齒都要咬碎。

    “這個混蛋,怎麼還活着?”

    張若塵在崑崙界隕落的消息,早以傳遍諸天萬界,焱神也有所耳聞。

    另一邊,慘叫聲逐漸消失,神碑將那位金甲神靈的精神意志和生命之氣,完全磨滅,只剩一具驅殼。

    在金甲神靈母界之外,他唯一的神座星球,黯淡下去,失去光澤。

    一尊神靈,就此隕落。

    血後伸出一隻大手,將那具僞神的身軀收走,託在手掌心,雙眸瞥向焱神:“我能感受到你心中的憤怒,將你的真本事施展出來,本後正想斬一尊真神立威。”

    殺一位僞神,血後略微不過癮。

    月神山一戰後,焱神已經學乖,知道自己不是那種常年坐鎮功德戰場的戰神,沒必要去和地獄界的真神拼命。

    他眼皮下垂,淡淡的道:“區區一個新神,別太張狂,我天庭界的諸神很快就會趕來。殺我天庭的神靈,是要付出代價的。”

    血屠低聲在張若塵耳邊,笑道:“看到沒有,天庭界的神靈多虛僞?剛纔,他若是拼盡全力,未必救不下那位僞神,可是他卻選擇了退縮。”

    旁邊的血魔、齊生、熒惑,皆是發出輕蔑的笑聲。

    反正有血後擋在前面,就算對方是神靈,也沒什麼好怕。

    焱神的眼神,變得更冷,若是他也修煉出了奧義,必定將這羣不死血族全部滅盡。辱神者,必須死。

    另一頭,黃泉星河中,締造出了一顆接一顆的神座星球。

    成神前,冥王已經擁有一顆恆星的力量,跨越天塹,堪比一星僞神。

    如此雄渾的積澱,突破後,自然不是尋常神靈可比。

    冥王沒有絲毫保留,全力釋放出自身的規則和神力,在極短時間內,順利將屬於他的星魂神座,締造完成。

    黃泉星河中,浮現出二十八顆璀璨奪目的星辰,連接在一起,所勾勒出的正是冥王的身形。

    一眼看去,這二十八顆星辰,顯得格外的突出,散發出的光芒,將整個黃泉星河,都照耀得更加明亮了一些。

    對於神靈而言,神座星球越明亮越好,代表神靈自身的一種狀態。很多時候,修士都是通過神座星球的光芒,來判斷神靈的狀態。

    當初,月神重傷垂死,神座星球便是完全黯淡下去,以至於,讓卞莊戰神誤以爲她已死,一怒之下,拋下天河,孤身殺入地獄界。

    “二十八顆神座星球,六哥在幽冥地牢所得的機緣,倒是不小。”血後眼中閃過道道異色。

    神座星球既代表了神靈現在所擁有的力量,也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神靈所擁有的潛力。

    但凡能夠掌握奧義的神靈,凝聚出神座星球的數量,數量都不少。

    張若塵目光凝視懸浮於黃泉星河中的二十八顆神座星球,冥王的確沒有吹噓,他一旦成神,果然非比尋常。

    “星魂神座如此了得,再加上恆星神劍,冥王的實力,或許已經能與渡過元會劫難的古神相媲美。”張若塵暗道。

    剛成神,就如此強大,再修煉一個元會時間,不知會強橫到何等地步。

    齊生眼中流露出濃濃的崇敬之色,心中無比激動,他從出生開始,便一直聽着關於冥王的種種傳說。

    他也曾努力,想要將冥王從幽冥地牢中解救出來。

    從未想過,有朝一日,他能夠親眼見證冥王成神的偉大時刻。

    “轟隆隆。”

    就在這時,星空劇烈震動,出現了一道又一道神光。神戰的動靜太大,引得天庭界和地獄界的諸神降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