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黃泉星河邊緣地帶,毗鄰天初文明,有一座無比龐大的世界,名爲修羅星柱界,乃是修羅族的大本營。

    修羅星柱界萬古長存,走上修羅之路的修士,無論出身於哪個世界、哪個族羣,都可以飛昇到其中,成爲修羅族一員。

    所謂修羅族,從來都不是特指某種生靈,就算是地獄界的其他族羣,也可以化身爲修羅。

    修羅星柱界中,有一片特殊的海洋,名爲“時間之海”,乃是一處可怕的禁地,神靈都不敢隨意踏足。

    在“時間之海”中,有無數時間印記存在,化爲漫天光點,時刻在飛舞着,看似很美,實則充滿危險,可讓聖境生靈,在頃刻間,化爲枯骨。

    “時間之海”中心位置,有一座無比高大巍峨的白骨山,以億萬生靈的骨骸,堆砌而成,甚至有神骨存在。

    白骨山頂部,有五顆巨大的神靈頭骨,每一顆都堪比星辰,共同拱衛一座宏偉的暗紅色神殿,其上滿是斑駁血跡,似曾被大量神血浸染過,看上去怵目驚心。

    這裡便是修辰天神的棲居之地,已經存在很多個元會,從無人敢擅闖。

    神戰結束後,修辰天神便返回了“時間之海”。

    此刻,修辰天神正端坐在一張佈滿神紋的骨椅之上,這張骨椅,亦是有着極大來歷,乃是以一尊神靈的神骨煉製而成。

    某一刻,一團玉質神光,從修辰天神的神魂中剝離出來,被一團神力包裹住,無法消散。

    修辰天神睜開雙眼,眼中泛着縷縷精芒,盯着玉質神光。

    之前與月神一戰,修辰天神吃了大虧,在一次次與開元鹿鼎的碰撞中,絲絲縷縷的玉質神光,侵入修辰天神神魂,看似微弱,卻難以磨滅。

    玉質神光極其可怕,尤其剋制神魂。

    強如修辰天神,神魂都有被煉化的跡象。

    “能夠煉化神魂,倒是與傳說中那尊神鼎很像,不過,那尊神鼎早已消失很多個紀元,怎麼會突然出現在月神手中?”修辰天神暗道。

    它現在是越發希望能夠儘快擁有神軀和神源,單靠神魂,會受到的制約,實在是太多。

    當即,修辰天神動用神念,在心中推算起來。

    “沒有帶回張若塵的肉身嗎?也罷,池孔樂的肉身,也勉強符合要求。”修辰天神輕語道。

    它亟需擁有神軀和神源,如此纔有希望渡過即將到來的元會劫難,得不到最好的,退而求其次,也可以接受。

    時隔不久,萬心趕回“時間之海”。

    “拜見師尊,事情出現一些變化,弟子沒能帶回張若塵,請師尊責罰。”萬心跪拜在地,心中充滿了不安。

    畢竟,修辰天神對張若塵的肉身,是志在必得,爲此,還將陰陽兩生花給了閻無神。

    修辰天神淡淡道:“崑崙界中所發生的事情,爲師已然知曉,你能帶回池孔樂,已經做得很好,起來吧。”

    聞言,萬心不禁暗自鬆了一口氣,他還真怕修辰天神發怒。

    同時,他也是暗自慶幸,在最後關頭,做出了極爲明智的決定。

    萬心站起身來,一揮手,將已經被禁錮住的池孔樂,釋放出來。

    修辰天神起身,一步步走了過來,仔細打量池孔樂。

    論修爲實力,池孔樂自是無法與張若塵相比,可她擁有先天五行混沌體,體內還有濃郁的神之血脈,且是時間掌控者,其實與修辰天神更爲契合,轉化起來,也要更加容易。

    以修辰天神估計,藉助池孔樂的神之血脈,頂多兩三百年,應該就能順利轉化神軀,讓它重新恢復到巔峰狀態。

    它可是修煉時間之道的神靈,完全可以佈置出時間陣法,大大縮短恢復所需的時間。

    看到修辰天神,池孔樂的心神,不由自主的顫抖。

    她終究只是四步聖王,與修辰天神的差距太大,敬畏是源自靈魂深處。

    打量了池孔樂片刻,修辰天神道:“你先退下。”

    “是,師尊。”

    萬心躬身一拜,告退離開。

    他知道,接下來,修辰天神將要奪舍池孔樂的肉身。

    等到修辰天神出關之時,將會重回巔峰。屆時,他們這一脈在修羅族的地位,也將節節攀升。

    想及此,萬心不禁十分激動,作爲修辰天神唯一的親傳弟子,到時,必能得到超乎想象的好處。

    “雖然你的這具肉身,不及張若塵完美,卻也還算不錯,乖乖與本座融爲一體。”修辰天神道。

    聞言,池孔樂心中原本還很恐懼,現在卻是一下子釋然。

    她的犧牲,能夠換得張若塵安然無恙,完全值得。

    修辰天神通體綻放神光,向池孔樂瀰漫而去,將她包裹住,進行初步的契合。

    “嘩啦。”

    池孔樂脖頸之上,位於五顆佛珠之間的燕子佩,突然出現異動,表面浮現出大量細微的血色秘紋,扇動翅膀,飛了起來,彷彿一下子擁有了生命。

    一股古老而龐大的氣息,自主勃發,宛如一尊古老的神靈復甦,竟是生生將所有的神光震散。

    繼而,一股極其恐怖的神力,從燕子佩中釋放出來,隱約間,有着一道無比偉岸的身影顯現出來。

    修辰天神眼神微變,連忙結出一道印訣,凝聚時間神力,抵擋在前。

    “砰。”

    燕子佩釋放出的神力,太過恐怖,修辰天神即便出手抵擋,也沒能完全抵擋住,竟是生生被震退十多步。

    穩住身形,修辰天神眼中泛起熠熠神光,目不轉睛的盯着懸浮於池孔樂身前的燕子佩。

    以它修辰天神的修爲,竟然會被一塊玉佩蘊含的力量震退?

    怎麼可能發生這樣的事?

    池孔樂亦是感到很驚訝,雖然從小就佩戴着燕子佩,但,對燕子佩卻根本沒有多少了解,張若塵也僅僅只是教她如何運用燕子佩,而沒說過燕子佩有着怎樣的來歷。

    張若塵和池瑤定情之時,池瑤贈送給了張若塵造化生劍,沉淵。

    張若塵贈送給她的,就是張家的祖傳之寶,燕子佩。

    隨即,修辰天神露出沉思之色,道:“這股力量氣息,我似乎在很久以前,曾感受到過。”

    修辰天神十分特別,它曾經的本體,乃是時間神玉,在它誕生出完整意識,踏上修煉之路前,已經是存在漫長歲月。

    就像紀梵心,本體是冥古照神蓮,從冥古時代,一直存活到當世。

    在那極其古老的時代,修辰天神也有簡單的意識存在,能夠感知天地間的一切,這也算是爲後來的修煉,奠定基礎。

    至少十個元會以前,修辰天神曾在一片枯寂星空中,感受到過相同的力量氣息。

    直到現在,修辰天神的神魂中,還烙印着一幅有些模糊的畫面。

    一道無比偉岸的身影,佇立在星空中,頭頂二十七層浩瀚天宇,一尊無比巨大的神鼎,懸浮在其身周,熔鍊星空,熔鍊諸神。

    即便修辰天神早已成爲神靈中的巨擘,可每當回想起那幅畫面,它的心神,仍舊會忍不住顫動。

    “是那位留下的器物嗎?”修辰天神心念轉動。

    時隔漫長歲月,它相信,那位蓋世強者,應該早已不在。

    時間最是無情,縱然風華絕代,也終有隕落的一天,從來沒有不死的傳奇。

    “嘩啦。”

    正當修辰天神,想要再度出手試探時,燕子佩卻突然收斂神光,繼而,自行消融,化爲一滴玉液,融入池孔樂眉心。

    一切發生得太快,就算修辰天神有心想要阻止,也根本來不及。

    下一刻,池孔樂眉心處,顯現出一道燕子翩飛的印記。

    “嗯?“

    修辰天神眼中再度露出異色,她本想研究一下燕子佩,沒想到竟會出現這樣的變化。

    不由得,修辰天神釋放出神念來,探入池孔樂的眉心,仔細探查起來。

    只是,探查了許久,它也沒有任何發現,池孔樂眉心的燕子印記,彷彿就只是一道普通印記,並無半點特別之處。

    “力量耗盡了嗎?“修辰天神心生猜測。

    探查不出什麼古怪來,修辰天神再度釋放出神光,繼續與池孔樂契合。

    它有十足信心,即便燕子佩真與那人有關,也無法阻止這一切。

    僅僅只是那尊蓋世強者留下的一件器物罷了,又不是那尊蓋世強者真身降臨。再說,就算那尊蓋世強者還活着,以它現在的修爲,也絕不怕他。

    天庭萬界,地獄十族,能讓它修辰天神畏懼的存在,已是少之又少。

    時間不長,修辰天神完成初步契合,並未再出現任何異常情況。

    終於,修辰天神的神魂,進入到了池孔樂身體中,真正開始奪舍。

    作爲一位古神,要奪舍一個弱小的四步聖王,實在是再容易不過。

    ……

    在血後和冥王的帶領下,只用了很短的時間,張若塵就來到地獄界所在的黃泉星河。

    近距離看到黃泉星河,與其他時候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地獄界並未設下任何防禦,似乎任何人都可以進入。

    但如果真有天庭界生靈,敢貿然闖入地獄界,恐怕只會落得死無葬身之地的下場。

    張若塵能夠感覺得到,黃泉星河在不斷擴張,充滿了侵略性。

    不由得,張若塵想到了鬼門關,在那裡也能看到黃泉星河。

    是否意味着,如果不是鬼門關的阻隔,黃泉星河已經延伸到崑崙界所在的星空?

    一旦與黃泉星河毗鄰,無疑是更容易遭到地獄界入侵。

    沒有多做停留,張若塵、血後和冥王進入黃泉星河,降臨到了修羅星柱界。

    沒有修辰天神親自掌控,“時間之海”雖然仍舊很危險,卻無法阻擋血後和冥王。

    穿過“時間之海”,三人出現在白骨山之上。

    “何人敢強闖天神殿?”

    第一時間,有強者生出警覺。

    “唰。”

    一道道身影,從神殿內閃掠而出,出現在廣場之上。

    修辰天神雖喜歡清靜,可神殿內,仍舊是有着一些修羅族修士存在,數量不多,卻都是聖境。

    此刻,數十人閃掠出來,包括五位大聖在內,盡皆保持警戒。

    沒辦法,血後和冥王身上,均是散發着強大的神威,令人敬畏。

    如果不是神殿綻放出神光,抵禦住了大部分神威,只怕除了五位大聖,其他人都已經跪伏在地。

    “兩位真神來此,不知是有何事?”一位大聖躬身問道。

    面對真神,即便是大聖,也需要保持謙卑。

    冥王淡漠道:“區區大聖滾一邊去,讓修辰出來。”

    聞言,那位大聖的臉色,頓時一變。

    看這陣仗,明顯是來者不善。

    這個時候,又一道身影,從神殿內走出,正是抓走池孔樂的萬心。

    和其他修羅族修士不同,第一時間,萬心的注意力,就完全被張若塵所吸引,眼中流露出濃濃的不可思議之色。

    “不可能,他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

    當初,他是親眼看到張若塵,隕落在空間裂縫前,肉身幾乎變成骷髏,怎麼會還活着?

    而且,即便張若塵在那種情況下,活了下來,又如何能夠來到地獄界?如何進得了修羅星柱界?

    不由得,萬心心中生出濃濃的不安之感。

    張若塵亦是看到了萬心,眼神頓時變得冰冷無比。

    哪怕他已經恢復理智和冷靜,可是,仍舊剋制不住,對萬心的殺意。

    張若塵感知到了池孔樂的氣息,可以確定,她就在神殿內。

    “萬心,如你所願,我來到了地獄界,你想好怎麼死了嗎?”張若塵邁步向前,冰冷說道。

    聽到這話,萬心不由自主的,向後倒退了一步。

    他能夠感受得出來,張若塵不但活了過來,還一下子變成了不死血族的大聖。

    再看到張若塵身後的兩位不死血族神靈,不難猜測,所有的一切,應該都與不死血族有關。

    只是,不死血族爲何要這麼做?

    單從張若塵身上流露出的氣息,萬心就能作出判斷,張若塵現在絕不僅僅是一位普通的不朽境大聖,力量不知比之前提升了多少倍。

    他不知道,在這段時間,張若塵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對他而言,明顯不是什麼好事。

    眼見張若塵不斷靠近,萬心越發難以保持鎮定,連連向後倒退,一步步退入神殿內。

    “這裡是修辰天神的神殿,任何人,不得擅闖。”

    一位銀髮大聖出面,攔住張若塵的去路。

    儘管有兩位不死血族神靈,隨張若塵一同前來,可這裡是修辰天神的地盤,數個元會來,還從沒有人敢來撒野,神也不例外。

    “砰。”

    張若塵一跺腳,釋放出一股極其強大的神力,使得整個白骨山,都不禁顫動了一下。

    白骨山鐫刻有大量神紋,堅固無比,極難被破壞。

    “誰若擋我,死路一條。”張若塵道。

    感受到張若塵的殺機和威壓,一衆修羅族修士,無不感到心顫,較弱的聖王境修士,差點癱軟在地。

    只有五位大聖,還鎮定自若。

    真要被張若塵一句話嚇住,讓他隨隨便便的闖入神殿,豈不成了笑話。

    萬心見識過張若塵在皇城外的殺威,知道他是怎樣的一個人,當即,以最快的速度,掠向神殿深處,想要去請修辰天神出關。

    不僅只是張若塵,還有兩位不死血族真神降臨,唯有修辰天神出面,才能應對。

    儘管修辰天神正在奪舍肉身,不允許被打擾,但,事到如今,也顧不得那麼多。

    見萬心想要逃,張若塵立刻動了,徑直衝了過去。

    “休得放肆。”

    那位長着一頭銀髮的大聖,呵斥一聲,五指從虛空,抓出一杆一丈二尺長的銀色血紋槍。

    隨着銀髮大聖揮動銀色血紋槍,方圓數萬裡的天地規則和天地之力,盡皆被調動起來,隨着他的意志轉動。

    一股恐怖至極的槍道聖意勃發,極盡鋒利,似可洞穿天地間的一切。

    銀色血紋槍震動,槍挑如龍,軌跡變化莫測,有成千上萬道槍影同時呈現出現,每一道槍影,都融入了多種不同的規則,且每種規則,都數以百萬道。

    張若塵並未閃避,眼神冷沉,反手一抓,無所顧忌的釋放出半神之體所蘊含的強大力量。

    反正白骨山堅固之極,完全能夠承受住他的力量,不用擔心踩碎大地,也不用擔心力量外溢。

    “啪。”

    所有槍影全部破碎,化爲無影。

    等到銀髮大聖反應過來的時候,發現銀色血紋槍的槍尖,正被張若塵抓捏在手掌心。

    居然被張若塵徒手接下?

    “破。”

    銀髮大聖暴喝一聲,體內綻放出十七道璀璨無比的聖光,那是他掙斷的十七條枷鎖,每一條枷鎖,都蘊含無比可怕的力量。

    銀色血紋槍巨震,迸發出一道鋒利之極的槍芒,槍道聖意完全凝聚其中。

    張若塵的半神之體,足夠強橫,可與至尊聖器硬碰硬,自是不會輕易受到傷害。

    可是,槍芒蘊含的力量太過強大,卻是將張若塵的手掌,震得有些發麻。

    趁此機會,銀髮大聖得以將銀色血紋槍抽出,轉而施展出更爲凌厲的槍法。

    無論張若塵再怎麼古怪,也只是一個不朽境大聖,而他卻跨入了百枷境,而且,掌握了強大的聖意,豈會對付不了張若塵?

    “魔龍出海。”

    銀髮大聖猛然將銀色血紋槍刺出。

    上億道規則,一併注入其中。

    與此同時,數之不盡的天地規則匯聚而來,凝聚於槍尖之上。

    浩瀚的天地之力交織,凝聚出一頭長達長槍的魔龍,栩栩如生,猙獰異常,張牙舞爪的撲向張若塵。

    張若塵徑直向前,眼中毫無懼色。

    他的手掌上,浮現出一道妖異的血光,手臂上的一個個穴竅開啓,噴薄出海量的血色神力。

    這股神力太過強大,以至於周圍的空間,都出現扭曲。

    同時,天地規則和天地之力也受到影響,變得紊亂起來。

    作爲半神之體,與天地規則和天地之力的契合度,無疑是極高。

    如果張若塵能夠完美掌控這具肉身的力量,方圓十萬裡的天地規則和天地之力,幾乎都能夠爲他所用。而且,還能讓他的對手,難以調動太多的天地規則和天地之力。

    一隻巨大的血色掌印凝聚,向魔龍拍擊而下。

    “嘭。”

    魔龍那龐大的身軀,頃刻爆碎開來。

    張若塵欺身上前,一把抓住槍身,逼近銀髮大聖。

    一道強大的神力,從張若塵的拳頭中釋放出來,化作一團火雲,向銀髮大聖轟擊而去。

    銀色血紋槍被抓住,加之如此近的距離,銀髮大聖根本就無法避開,只得調動不朽聖軀的所有力量,全力打出一掌。

    磅礴的修羅殺氣凝聚,演化爲一塊巨大的磨盤,迎向張若塵的拳頭。

    “轟。”

    火雲焚滅一切,磨盤當即爆碎,化爲齏粉。

    繼而,張若塵的拳頭,結結實實的,打在了銀髮大聖的胸口之上。

    “咔嚓。”

    銀髮大聖所穿的鎧甲,碎裂開來,成爲碎片,四散飛射。

    銀髮大聖倒飛了出去,重重撞擊在神殿之上。

    “噗。”

    銀髮大聖噴出一口聖血,感覺胸口火辣辣的疼,五臟六腑皆是受創。

    眼見銀髮大聖受傷,另一位生有獨角的大聖,當即出手,大喝:“接我一擊試試。”

    一座銀白色的骨塔,從獨角大聖的體內飛出,僅有尺許高,表面鐫刻了大量修羅族銘紋,乃是一件修羅戰器,品質不在君王戰器之下。

    在獨角大聖的催動下,骨塔瞬間復甦,內蘊的修羅殺氣,毫無保留的釋放而出。

    “砰。”

    骨塔結結實實的,撞擊在張若塵背上。

    張若塵身體一震,後輩出現劇烈的疼痛感,但也僅此而已,並未受到實質傷害。

    當然,如果換做是其他不朽境乃至百枷境大聖,承受這般突如其來的一擊,只怕脊柱骨已經被生生撞斷。

    “他明明只是不朽境大聖,不朽聖軀怎麼會如此強橫?”獨角大聖十分心驚。

    他很清楚剛纔這一擊的威力,是何等強大,換做是他被擊中,都肯定會受不輕的傷。

    張若塵剎那回頭,側身一腳踢出。

    狂暴的火焰神力,瘋狂涌現出來,使得這片天地的溫度,驟然升高。

    獨角大聖臉色微變,當即再度將骨塔祭出。

    數億道規則,從獨角大聖體內涌現出來,全部注入骨塔中,使得骨塔內蘊的修羅族銘紋,全部清晰浮現出來。

    骨塔極速變大,瞬間變作千丈高,力量隱隱與白骨山相結合。

    一時間,白骨山輕微震動,釋放出道道神光,注入骨塔。

    “轟。”

    骨塔一震,張若塵釋放出的火焰神力,便盡數消散。

    繼而,骨塔旋轉,當空對着張若塵鎮壓而下。

    天地間的規則和聖氣,受到引動,瘋狂鑽入骨塔中,使得骨塔越變越大,散發出極具毀滅性的氣機。

    張若塵眼神凌厲,全身一百四十四個穴竅,同時綻放出璀璨聖光,內蘊的力量,在這一刻,毫無保留的釋放出來。

    一拳向上擊出。

    “吼。”

    無匹的力量,凝聚成一條血色巨龍,騰空而起,猶如困龍昇天,無可抵擋。

    “砰。”

    血色巨龍托住了骨塔,使之無法繼續鎮壓下來。

    緊接着,血色巨龍發威,將匯聚而來的天地規則和天地之力,盡數吞噬。

    骨塔終是無法鎮壓住血色巨龍,頃刻間,被掀飛了出去。

    “咔。”

    骨塔發出破裂之聲,表面出現清晰的裂痕。

    獨角大聖發出一聲悶哼,嘴角溢出絲絲血液來,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後倒退。

    現階段,張若塵的確控制不好半神之體的力量,可是,面對不朽境大聖,或者是百枷境初期的大聖,就算控制不好力量,也能碾壓他們。

    看到這一幕,剩下的修羅族修士,無不心驚膽顫,紛紛向後倒退,沒人再敢上前。

    張若塵也懶得去理睬他們,徑直闖入神殿內,向萬心追趕而去。

    他真正想殺的人,只有萬心一個。

    萬心本以爲神殿的五位大聖能夠阻擋張若塵片刻,沒曾想,一眨眼的工夫,就有兩位大聖被擊傷,根本攔不住他。

    感覺到張若塵離自己越來越近,萬心的心,變得慌亂。

    就在萬心靠近修辰天神閉關的殿宇時,張若塵的身影,阻擋到了他的前方。

    萬心心中驚懼,故作鎮定的道:“張若塵,你最好不要亂來,池孔樂已經被師尊奪舍,你無論做什麼,都無法改變這個事實。”

    “你現在最好立刻離開,否則,驚動了師尊,你只有死路一條,不死血族的神靈,也無法保住你性命。”

    事到如今,萬心也只能把修辰天神搬出來,希望能夠震懾住張若塵,如此,他纔有一條活路。

    至於對抗,面對如此狂暴的張若塵,十個他上去,都不夠殺的。

    他不說這句話還好,說了後,張若塵再也壓制不住心中的殺意,探出一隻手來,捏住萬心的脖頸,一把將他提了起來。

    “你……罪……該……萬……死……”

    張若塵的雙眼赤紅,一字一句的,說出這話。

    這一刻,萬心真切的感受到死亡臨近,不由大喊道:“師尊,救……”

    可惜,他的話還未說完,脖子就直接被張若塵捏碎,一股恐怖的力量,進入他的體內,在頃刻間,湮滅掉他所有的生機和聖魂。

    當初,在空間裂縫前,他出言挑釁,讓張若塵來地獄界殺他,沒成想,竟是一語成畿。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