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殺死萬心,張若塵心中沒有半點快意,反而心情忐忑,怕萬心最後所說的話爲真。

    “啪。”

    張若塵將萬心的屍體,丟在地上,目光投向前方緊閉的宮殿大門。

    他已經感知到,池孔樂的氣息,就在前方宮殿內。

    憑藉半神之眼,張若塵隱約能夠看到,大門之上有道道神紋存在,只要觸碰,就會被激發,顯然是不能隨便闖入。

    “孔樂……”

    顧不得許多,張若塵竭盡所能調動體內的力量,凝聚於一拳,擊向宮殿大門。

    一股磅礴的力量勃發,他的拳頭上,覆蓋上一層妖異的血光,幻化出龍蛇之形,盡顯猙獰。

    “砰。”

    張若塵的拳頭還未觸及大門,密密麻麻的神紋,便是浮現出來。

    一股極其恐怖的力量,反涌而回,傳遞到張若塵身上。

    不待他做出任何反應,強橫的半神之體凸躬起來,骨節碰撞,“噼噼啪啪”響動,猶如遭到星辰撞擊,整個人倒飛出去。

    “嘭。”

    張若塵飛出白骨山,墜入時間之海,劃出一條百里長的水浪。

    “放肆。”

    隨着一道傳遍天地的神音響起,巍峨的神殿大門前方,大量神念匯聚,交纏在一起,凝出一道窈窕身影,容顏美麗,能夠顛倒衆生。

    正是修辰天神的神影。

    殿外的動靜太大,將修辰天神驚動,以神念凝聚出一道分身。

    它的分身,目光怒視站在時間之海上的張若塵,只是一道眼神的力量,便是震得張若塵再次向後倒退七十多裡,身體撞擊在一座島嶼上面。

    那座小島,被撞碎。

    修辰天神瞥了一眼萬心的屍體,眼神不由一冷,震怒的道:“你們不死血族的神,竟敢縱容座下大聖,來我神殿搗亂,還殺我弟子,擾我修行,該當何罪?”

    在它的神殿,殺它的弟子,這絕對是挑釁。

    自它開闢“時間之海“以來,從未發生過這種事情,若是傳出去,豈不被人笑話?

    別說只是兩位不死血族的新神,就算是兩位不死血族的古神,也必須給出一個交代。

    剛纔,血後使用神力,無形之中化解了修辰天神作用在張若塵身上的力量。否則,張若塵絕不只是倒飛出去一兩百里那麼簡單,恐怕半神之體都已經化爲飛灰。

    血後身上神光璀璨,語氣平靜,道:“修辰天神,我們此次前來時間之海,是爲了那位被你弟子抓走的人類女子。她與本神,有極深的淵源,將她還給本神,本神可以答應你,必定傾盡一切力量,另外給你找一具奪舍的身體。”

    修辰天神是兇名赫赫的修羅族古神,聲威滔天,若是能夠以平和的方式,解決問題,自然是再好不過。

    先前,血後沒有阻止張若塵殺萬心,完全是因爲知道張若塵心中的恨,不殺死萬心,恐怕會成爲他的一大心結,導致心境無法圓滿。

    而萬心,不過只是一個聖王而已,在修辰天神的心中能有多大的分量?

    之所以說,池孔樂與她有淵源,而不是直接說池孔樂是她的孫女。那是因爲,池孔樂的體內,沒有她的血脈。

    換句話說,池孔樂只能算是張若塵的女兒,並不算血後的孫女。

    修辰天神冷笑一聲:“你成神的時間,不足千年吧?是不是太孤陋寡聞,以前沒有聽說過修辰天神的名諱?區區一個新神,闖我領地,殺我弟子,傷我座下修士,竟然還想與我講條件。好啊,你將張若塵的身體給我,我就放了那個人類女子。”

    血後眼神一沉,上億道規則在兩隻瞳孔中涌動,道:“本神會爲你尋來奪舍的身體,但,不是由你指定。另外,本神也勸你,最好打消對張若塵的想法,否則後果很嚴重。”

    此刻,血後的雙眼,宛如化爲兩顆恆星,散發出來的光芒讓在場的大聖和聖王,睜不開眼睛。

    修辰天神的分身,身形頃刻間,膨脹了百倍,神威震天的道:“修辰天神要奪舍什麼人,不是你這個不死血族的新神,所能決定。實話告訴你們,那個人類女子已死,她的肉身已經與我融合,你們來遲了一步。”

    “張若塵殺我弟子,必須償命。”

    “至於你們,在我發怒之前,立即滾出時間之海,否則,先將你們鎮壓在時間之海底部一萬年。”

    從始至終,修辰天神都根本沒有將血後和冥王放在眼中。

    若是在十萬年前,本體沒有破碎之前,修辰天神哪裡會與他們說這麼多廢話,早就將他們二神鎮壓,不死血族的族長不親自來賠罪,絕不輕饒。

    聽到這話,冥王眼中不由閃過一道寒光,哼聲道:“修辰,本座從小就聽過你的名字,知道你很厲害,很強,活了無盡歲月,是修羅族威名赫赫的霸主。可是,你都已經廢掉了,現在區區一具分身都敢這麼霸道,真以爲不死血族的神怕了你?別的神,或許會怕,可是,老子偏不信。”

    說罷,冥王捏出一道劍訣,喚出恆星神劍,雙手抓住劍柄,身上的氣勢節節攀升,越來越凌厲,宛如劍祖重新降臨世間。

    一股至強的劍意,從冥王身上迸發出來,與恆星神劍相結合。

    冥王繼承了劍祖的劍道意志,雖從未參悟過《無字劍譜》,可他對《無字劍譜》的感悟,卻是古今罕見。

    尤其冥王得到了劍祖留下的劍道奧義,已然是可以封號——劍神。

    此刻,冥王將從恆星神劍中參悟而來的十五層劍意,毫無保留釋放出來,輔以劍道奧義,斬出無比凌厲霸道的一劍。

    “請修辰天神前輩品鑑,晚輩的這一劍如何?”

    冥王從來都不是什麼好脾氣,敢對他說“滾”字,不管對方是誰,修爲有多強,他都照樣敢出劍。

    “嘩啦。”

    一道貫通天地的劍芒斬出,使得“時間之海”上空,風雲變色,天穹都被直接劃破。

    若是在星空之中,這一劍不知會斬碎多少星辰。

    頓時,神殿升騰起幽暗的神光,無數神紋浮現出來,層層疊疊,交織成網。

    這些神紋,均是修辰天神親手鐫刻,堅韌至極,非輕易所能破壞。

    可饒是如此,冥王斬出的劍芒,仍舊是將數以千萬記的神紋切割而開,幾乎抵達修辰天神分身的面前。

    神殿外,化爲一片火海。

    恆星神劍釋放出的火焰,熾烈無比,焚燒萬物,難以撲滅。

    “嘶。”

    早已退到一旁的一衆聖境修士,均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無法保持站立,跪伏在了地上。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不死血族的神靈,竟然真的敢在這裡出手,攻擊神殿,攻擊修辰天神。

    毫無疑問,事態已經變得嚴重,恐怕很難善了。

    修辰天神面若冰霜,寒聲道:“你的這一劍,尚且還破不了神殿的防禦。不過,在你出劍的那一刻,已經是死罪。”

    因爲正在奪舍池孔樂的緣故,修辰天神本打算不與血後和冥王計較,可沒想到,冥王竟敢主動出手攻擊它。

    當真是,豈有此理。

    “砰。”

    緊閉的宮殿大門開啓,一道秀麗的身影,從其中走出。

    十五、六歲的模樣,亭亭玉立,容顏絕美,每一寸肌膚,都散發出瑩瑩神光,顯得神聖無比,讓人無法生出褻瀆之心。

    她不是別人,正是池孔樂。

    現在,或許應該稱她爲,修辰天神。

    血後的眼神微凝,他們果然是來遲了一步,沒有預料到,修辰天神的奪舍,竟會如此急切。

    此刻,修辰天神的分身消散,神念歸於本體之中。

    “自我成神以來,還從未有人敢如此欺我,今天,便用你們的神血,來鑄就這具神軀。”池孔樂殺氣騰騰,聲音傳遍時間之海。

    說話間,池孔樂伸手向天空一指,頓時,天穹上顯現出它的星魂神座,由二十七顆神座星球組成,每一顆神座星球,都顯得十分明亮,內蘊浩瀚神力。

    受到池孔樂引動,二十七顆神座星球各自釋放出一道光束,從天外飛來,攻擊向血後和冥王。

    光束看似很美,實則蘊含着毀滅性的力量,所過之處,時空都變得扭曲。

    血後擡起頭來,二十四道血色神光,從她的眉心飛出,化作二十八塊巨大的神碑,以特殊的陣勢排列。

    二十四塊神碑皆爲實質,綻放出不朽不滅的神光,不知以何種材質鑄造而成。

    同一時間,冥王進入人劍合一的狀態,精氣神與恆星神劍相結合。

    無盡神火從恆星神劍中涌出,以燎原之勢,席捲向天穹。

    恆星神劍宛如化爲了一顆熾烈的恆星,此刻全面爆發,將蘊藏的力量,完全釋放出來,似要湮滅大片星空。

    “轟。”

    恐怖的神力碰撞,使得血後和冥王,都不禁向後倒退。

    不過,那一道道從天外飛來的光束,也相繼歸於湮滅,並未能夠真正轟擊到冥王和血後的身上。

    看到這樣的結果,池孔樂的雙眼,不由微微一眯。

    它,剛纔本想一擊廢掉血後和冥王的戰力,將他們鎮壓,沒想到,卻僅僅只是將他們擊退。

    兩個新神能有如此強勁的戰力,着實出乎修辰天神的意料。

    目光一轉,池孔樂看向血後祭出的二十四塊神碑,眼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將神座星球煉製成戰兵,你竟然在走崑崙界那位魔道奇人的路,而且還踏入了神境,有點本事。”池孔樂道。

    它活的足夠久,見識非凡,遠非一般人所能相比。

    很少有人知曉,崑崙界的三十六塊《天魔石刻》,乃是那位魔道奇人,以自身神座星球煉製而成。

    如此做法,極其危險,即便掌握了相應的秘法,也難以成功。

    至少,在那位魔道奇人之後,似乎便再也沒有人成功過。

    血後顯然是得到了那位魔道奇人的真傳,故而走上了這條特殊的道路。

    池孔樂眼泛異光,注視着血後和冥王,一個得魔道奇人傳承,一個得劍祖傳承,顯得很匪夷所思。

    畢竟,不死血族作爲地獄十族之一,乃是崑崙界的死敵,崑崙界這兩位具有傳奇色彩的巨擘,怎麼會讓傳承落入不死血族的手中?

    這兩個不死血族的新神,在成神之前的造詣,與它當年,幾乎是不相上下。

    至於成神之後,能夠走多遠,得看各人的悟性、潛力,還有機緣。未必凝聚出來的神座星球越多,未來就一定能夠成爲神靈之中強者。

    “砰。”

    池孔樂的腳掌,在地上一踩。

    整個時間之海,頓時天翻地覆,不盡的時間印記光點飛起,化爲一座時間陣法。

    與此同時,天穹上的星魂神座震動,灑落下磅礴的神力,注入時間陣法。

    當初,修辰天神耗費了大量神力,開闢出時間之海,可不是爲了好看,而是作爲一種底牌手段,能夠關鍵時刻,派上大用場。

    主要也是因爲,修辰天神現階段,還不能隨意動用自身力量,要不然,也無需如此麻煩。

    究其原因,在於池孔樂的身體,太過弱小,在完成改造前,根本就無法承受太強的力量,稍有不慎,就會毀掉。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有一股特殊的力量,盤踞在池孔樂的聖魂之中。

    剛開始的時候,修辰天神都沒有察覺到,等到將神魂融入進去後,那股力量才顯現出來。

    那股力量並不算多強,卻偏偏對修辰天神的神魂,造成了制約,讓它無法很好掌控自身的力量。

    身陷時間陣法中,冥王不但未曾慌亂,反而是露出一抹笑容。

    他已經看出來,修辰天神的狀態不對,眼下應該是不能出手,所以,才又催動星魂神座,又激活時間陣法。

    另外,冥王感應到,血絕戰神已經敢來,雖然暫時沒有現身,但他料定,若是他們不敵修辰天神,血絕戰神必然不會袖手旁觀。

    更何況,孰強孰弱,也得真正打過才知道。

    他剛成神,正好拿修辰天神來檢驗自己的實力,磨合神軀和神力。

    受到神力催動,時間陣法完全運轉起來,衍生出海量時間印記,凝聚成一條龐大至極的時間長河,將白骨山環繞。

    “來得好。”

    冥王戰意高漲,無所顧忌的出手。

    恆星神劍綻放出越來越璀璨的光芒,恐怖的高溫,瀰漫開來,似要將時間長河蒸乾。

    一道道時間印記光點,剛一靠近,就快速消融。

    血後催動二十四塊神碑,環繞在身周,守護住自身,同時,釋放出磅礴的血氣,凝聚成一頭比星辰還要巨大的血凰,體表熊熊血焰燃燒。

    血凰閃動着翅膀,發出高亢鳴叫,主動撞擊向時間長河。

    在無盡深淵的第二梯度,血後煉化了血凰留下的一道神魂,由此掌握了血凰一族的絕妙神通。

    作爲不死血族,本就以血氣旺盛著稱,修煉血凰神通,可說是相得益彰。

    ……

    當時間之海成爲神戰的戰場前,張若塵和修羅族的五位大聖,早已退得極遠,此刻都在遠遠眺望。

    至於那些沒有達到大聖境界的修羅族修士,根本沒有力量逃,多半已經被神靈戰鬥的餘波,碾壓成了碎片。

    張若塵雙目赤紅,心中痛苦萬分。

    他已經不顧一切趕來地獄界,可是,最終還是遲了一步,沒能夠將池孔樂救回。

    “修辰,你該死。”

    張若塵很想親手殺死修辰天神,爲池孔樂報仇。

    可他明白,即便他已經擁有半神之體,但是,只要靠近神戰區域,立刻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所以,張若塵只能將希望,寄託在血後和冥王身上。

    只是,修辰天神實在太強大,散發出來的神威,與月神相比都不弱多少。血後和冥王都是成神不到千年的新神,怕是很難對付得了它。

    “剋制住時間力量,母后和冥王或許纔有取勝的希望。”

    目光凝視那規模宏大的時間陣法,張若塵若有所思。

    “時間……”

    張若塵低語,心中突然一動。

    一翻手,張若塵取出一物,一塊圓形的粗糙石頭,如巨大的磨盤,散發出極其古老的氣息,猶如原始的石器。

    它,正是日晷。

    “日晷,乃是時間至寶,應該能夠剋制時間手段。”張若塵暗道。

    當初在紫微宮,時間神殿的修士,便是運用時間手段,剋制住了日晷。與之相應,只要催發出日晷足夠強大的力量,也同樣能剋制時間手段。

    正當張若塵思考,要如何運用日晷,去對付修辰天神時。

    日晷突然有了動靜,晷面上的十二個時區浮現出耀眼的光芒,在午時四刻的位置,空間裂開,出現一道門,將張若塵的身體強行拉扯進去。

    隨後,日晷飛了起來,綻放出濃濃的青色光華,如磨盤一般轉動起來,徑直向時間陣法飛去。

    時間陣法隔絕天地,禁錮力量極強。

    但,日晷飛過去時,卻沒有受到阻礙,輕鬆穿透進去。

    日晷所過之處,瀰漫在陣法中的時間印記光點,紛紛被吸納,乃至於想要將時間之海一併吞噬。

    給人的感覺,日晷就像是一個時間黑洞,要讓這片天地的時間,歸於終結。

    “日晷。”

    池孔樂的臉色一變,眼神變得深邃而又憤怒,雙手十指不禁緊緊的一捏。

    對於日晷,修辰天神有無比深刻的記憶,即便十萬年過去,仍舊無法忘卻。

    ……

    時間之海邊緣,一座高聳入雲的山峰之上,血絕戰神負手而立,遠遠眺望白骨山。

    推算出發生何事後,血絕戰神沒有與卞莊交手,跟了上來。

    雖說池孔樂與不死血族,沒有任何關係。

    可血後、冥王和張若塵,卻都是血絕家族的人,血絕戰神不可能置身事外。

    看到日晷,血絕戰神眼中露出一道異色,道:“十萬年前那一戰,修辰參與圍攻須彌聖僧,結果卻被須彌聖僧以日晷所傷,就連時間神玉本體,也被完全粉碎,精華反被日晷吸收。”

    “對修辰而言,日晷可以說是它的剋星。”

    十萬年前,血絕戰神也有參戰,遠遠看到地獄界諸神,圍攻須彌聖僧,也看到了修辰險些殞落的過程。

    那一戰太過慘烈,須彌聖僧都落得隕落的下場,日晷亦是遭受重創,險些被毀,雖然保留了下來,器靈卻陷入沉睡。

    現在它主動將張若塵拉扯進了內部空間,又撲向修辰,應該是一種本能,是十萬年前那場神戰的延續。

    血絕戰神暗暗猜測,日晷的器靈,是因爲感知到了修辰天神的氣息,出現了復甦的跡象,纔會出現這一系列變化。

    作爲時間至寶,日晷無疑是最能剋制時間之道。

    以修辰天神現在那種狀態,一旦被日晷纏上,會有極大麻煩。

    當然,如果修辰天神想到了剋制日晷的辦法,或許,能夠反過來,將日晷收取,收爲己用。

    現在就看,六子、小十四、張若塵,能夠將修辰天神逼到什麼程度。

    “越來越有意思了!”

    血絕戰神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心中更加期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