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受到日晷力量的拉扯,張若塵進入到一個特別的空間之中。

    這個空間,不算太大,頗像一個沒有入口的山洞,周圍都是粗糙的石壁。

    張若塵得到日晷,已經有很長時間,更是時常藉助其修煉,卻從不知道,它的內部竟有這樣一個空間存在,更沒想到,他能夠進入到其中。

    目光環顧四周,張若塵發現這個空間內的一切,都顯得極爲原始古老,角落裏擺放着數件極爲粗糙的石器,比如石罐、石刀、石斧等,都只有大概形狀,顯得並不規整。

    在中心位置,有着一個早已熄滅的火堆,周圍散落有很多獸骨,大多都已經朽壞。

    不由得,張若塵生出一種錯覺,他像是穿越了時空,進入到一個原始人生活的山洞中。

    “日晷出現在人類文明誕生之初,自遠古傳承而來,這裏的一切,應該便是那個時代,最爲真實的寫照。“張若塵心中猜測道。

    只是,他不明白,日晷這個時候,將他吸納進入內部空間,用意是什麼?

    張若塵曾仔細感知過,在沒有力量催動的情況下,日晷無比沉寂,內部沒有絲毫力量波動,似乎也沒有器靈存在。

    按照月神當初所說,日晷如果完好,應該會是另一種形態,可以爆發出令一座大世界時間紊亂的可怕力量。

    按理說,像這等時間至寶,應該是有器靈纔對。

    感知不到的原因,要麼是器靈離開了本體,要麼就是陷入了極深層次的沉睡,自我封印。

    以張若塵猜測,極有可能,是日晷在中古一戰中受損,進入沉睡狀態。

    “嘩啦。“

    正當張若塵有些不知所措的時候,粗糙石壁,突然出現異動。

    無數時間印記光點,如同螢火蟲一般,飛了出來,四周的石壁,竟是一下子變得光潔如玉,將外面的景象,完全透映出來。

    此刻,日晷正在瘋狂吞噬,修辰天神以陣法凝聚出來的時間長河。

    即便有星魂神座源源不斷注入神力,時間陣法仍舊受到極大壓制,隱隱有着被瓦解的跡象。

    而有日晷相助,血後和冥王壓力驟減,逐漸轉守爲攻。

    透過晶瑩石壁,張若塵的目光,鎖定在池孔樂的身上,心內絞痛,眼中滿是苦楚之色。

    “修辰,你一定要死。”

    張若塵身上,散發出可怕的殺意。

    當即,張若塵竭盡所能的釋放出自身力量,同時將時間規則,全部調動起來,打入晶瑩石壁之中。

    身在日晷內部,他不知道要怎麼去催動日晷,但,總得嘗試一下。

    好不容易有機會親手對付修辰天神,他絕不會錯過。

    晶瑩石壁吸納了張若塵的力量,繼而釋放出更爲強大的力量,以更快的速度,吞噬時間長河。

    或許是因爲,吸納了足夠多的時間力量,日晷出現了一些奇異的變化。

    張若塵能夠真切感受到的是,現在所在的空間,變得越來越明亮,早已熄滅的火堆,出現死灰復燃的跡象。

    石壁上,浮現出玄妙的紋絡,如溪水一般流動,發出特殊的律動。

    看到日晷大展神威,池孔樂的眼神,變得陰沉,絲毫不像曾經那個清純可愛的少女,如同邪魔。

    “須彌已經殞落,一件殘器,也想對付我?當年,你毀我神軀,今天我要將你徹底煉化。“

    池孔樂目光凌厲,顯得殺氣騰騰。

    當年如果不是日晷毀掉她的神軀,它何至於,落到要奪舍他人身軀的地步?

    再好的身軀,又豈能與它的本體相比?

    只見池孔樂雙手結印,改變陣法的運轉軌跡。

    “譁。”

    時間陣法出現一道裂口,噴薄出一股強大的力量,將血後和冥王強行震退了出去。

    池孔樂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要集中力量,全力煉化日晷。

    血後眼神微沉,沒有絲毫猶豫,當即催動二十四塊神碑,轟擊向時間陣法。她知道,張若塵就在日晷內,如果讓池孔樂順利將日晷煉化,後果將不堪設想。

    “給我破。”

    冥王亦是發狠,顯化出九萬里神軀,揮劍斬下。

    在神力的催動下,恆星神劍化作數萬里長,揮動間,劍光通天徹地,照耀十方。

    “轟。”

    時間陣法劇烈震動,卻並未被破開。

    說到底,時間陣法乃是以龐大的“時間之海“爲根基,以修辰天神星魂神座蘊含的浩瀚神力催動,力量無盡無窮,就算是古神也休想將它破壞。

    血後眉心發光,一面被海量血氣包裹的鏡子,飛了出來,正是與藏山魔鏡齊名的血海魔鏡。

    當然,現在的藏山魔鏡,遠無法與血海魔鏡相比。

    血海魔鏡本就是一件極其古老而強大的至尊聖器,曾殺死過神靈。

    在無盡深淵第二梯度,血後將大量神血,以及各種珍貴神材,熔鍊進入血海魔鏡中,使之品階有了極大提升。

    二十四塊神碑組成特殊陣勢,宛如二十四顆恆星懸空,散發出無比浩大的氣息。

    神碑釋放出的神力,層層疊加,盡皆注入到血海魔鏡之中,

    頓時,血海魔鏡表面浮現出上百萬道至尊銘紋,無盡血氣從鏡中涌現,化作一片浩瀚的血海,遮天蔽日,將整個時間之海籠罩。

    “轟隆隆。”

    一時間,天地規則震動,彷彿整片天宇,都要坍塌下來。

    時間陣法內,日晷受到時間陣法的全面束縛,吞噬時間力量的速度變慢,轉而被時間長河所包裹。

    也因此,日晷進一步復甦,散發出無不古老悠遠的氣息。

    一道時間長河的印記,清晰浮現在日晷上,在虛空中,映照出一條無比恢弘的時間長河虛影。

    很不可思議的,這道時間長河虛影,竟是一下子將時間陣法凝聚出來的時間長河,切割成數段。

    與此同時,一件器物,從張若塵身上的空間寶物內飛出,繼而出現在外界。

    那是一座石臺,高十丈,長達三十三丈,看材質,與日晷幾乎是一般無二。

    這座石臺,正是當初在鳳凰巢中,發現日晷時,用來承載日晷的那一座。

    雖然知道石臺極爲不凡,但,因爲解不開其中的神祕,所以得到這麼長時間,張若塵還從未運用過。

    剛與日晷會合到一起,石臺便是出現異象,璀璨的佛光,綻放出來,普照四方。

    一時間,地涌金蓮,虛空生花,一派祥和的景象,似有神佛降世。

    事實上,也確實有着一道佛影,從石臺中走出,雖看不清容貌,卻給人一種寶相莊嚴之感。

    佛影一出現,天地間響起空靈的誦經之聲,如潮水一般,直接滲入靈魂,難以抵擋。

    看到佛影,池孔樂的目光,頓時變得冰冷無比,道:“須彌,你還真是陰魂不散,既然死了,就死得徹底一點,影子也不要留下。”

    池孔樂已然認出,佛影正是須彌聖僧的一道影子,因爲特殊的原因,烙印在了石臺之上,此刻被激發出來。

    “嘩啦。”

    修辰天神的神殿內,涌現出濃烈的修羅戰氣,如洶涌的潮水一般,浩浩蕩蕩,接天連地。

    下一刻,一顆幽暗的圓球,從神殿內飛出,懸浮到池孔樂的頭頂。

    圓球始一出現,便釋放出恐怖的威壓,幾乎讓時間之海這片無盡廣闊的空間,陷入凝固狀態。

    時間之海外,血絕戰神眼中泛起一道異光,道:“居然,能夠逼得修辰,動用出修羅大乙界。”

    修辰天神在多個元會前,在宇宙中發現了一座混沌初開的世界,便以大神通,將之收取煉化。

    之後,投入海量的天地奇珍,更是耗費諸多心血,對這座世界加一祭煉,一步步將之演化爲了修羅大乙界。

    修羅大乙界中,蘊含磅礴的修羅戰氣,更有修辰天神專門培養出來的修羅神戰魂,乃是修辰天神的一大底牌。

    修辰天神一生,斬殺了諸多神靈,所得到的一切,少部分用來經營時間之海,大部分則是用在了修羅大乙界中。

    十萬年前那場神戰,修辰天神的神軀和神源,都被毀掉,就連神魂,也是被打得支離破碎。

    正是依靠修羅大乙界,修辰天神才能逃過一劫。

    它的神魂,在修羅大乙界中沉睡了十萬年之久,才得以重新凝聚,恢復如初。

    若不是,它剛剛奪舍了池孔樂,能夠使用的力量大受侷限,冥王、血後、張若塵,還遠遠無法逼得它使用這招底牌。

    “吼。”

    伴隨一道震天動地的恐怖怒吼,一尊身披戰甲的八臂修羅,從修羅大乙界中走了出來。

    八臂修羅高達萬丈,身外縈繞磅礴的修羅戰氣,更散發出滔天的殺意,兇厲至極,宛如專門爲殺戮而生。

    它便是修辰天神,以諸多神靈的神魂和神念,培育出來的修羅神戰魂,力量極其強大,且號稱不死不滅。

    當年那場神戰慘烈至極,打得星河破滅,修羅神戰魂也遭受重創,可是,卻沒有被滅掉。

    八臂修羅其中六隻手,持有戰兵,形態各異,皆很是不凡,不是至尊聖器,就是神遺古器。

    受到修辰天神驅使,八臂修羅徑直向須彌聖僧的佛影,撲了過去。

    與此同時,修羅大乙界極速變大,釋放出無比浩瀚的力量,衝擊向四面八方。

    “嘭。”

    籠罩在上空的血海,首當其衝,震盪之間,很快便崩潰開來。

    血後身體一震,嘴角溢出絲絲血跡,不由自主的向後倒退。

    冥王亦是受到衝擊,哪怕以恆星神劍阻擋,還是受了創傷,倒退出去數千裏。

    “既然你們不願離開,那便留下來。”

    池孔樂冰冷的聲音響起。

    頓時,時間陣法極速延伸出去,重新將血後和冥王囊括。

    連修羅大乙界都已經動用,也就沒必要再放過任何挑釁之人。若能鎮殺血後和冥王,也能讓修羅神戰魂重新恢復到巔峯狀態。

    再度身陷時間陣法中,血後和冥王的眼神,都不由微微一變。

    像修辰天神這種,能夠與須彌聖僧交手的古神,果然是很不好對付,誰也不知道,它究竟有多少底牌?

    另一邊,面對八臂修羅的瘋狂攻擊,須彌聖僧的佛影,不斷倒退,身上的佛光,快速變得黯淡下去。

    這終究只是須彌聖僧的一道影子印記,而非是須彌聖僧真身,蘊含力量有限。

    連續遭受上百次攻擊後,須彌聖僧的佛影,終是沒入石臺中,重新化爲一道虛淡印記。

    八臂修羅正要伸手去抓日晷和石臺,動作卻是猛然一滯。

    究其原因,在於池孔樂眉心的燕子印記發光,一隻巨大的燕子虛影,從池孔樂體內浮現出來,將池孔樂的身體籠罩住。

    在燕子的背上,佇立着一道很淡的影子,與池孔樂長得一般無二,臉上滿是痛苦之色。

    看到那道影子,張若塵的目光,頓時凝住。

    “孔樂還沒有完全被奪舍。燕子佩,是燕子佩在保護孔樂,對,一定是這樣。”張若塵的情緒,變得激動。

    燕子佩,乃是聖明張家的傳家之寶,疑似張家先祖不動明王大尊所留,神祕莫測,若說它能夠暫時護住池孔樂,也並非是沒有可能。

    不過,僅僅片刻,燕子虛影和池孔樂的影子,便是消失無蹤,重新沒入池孔樂的體內。

    池孔樂微微皺眉,她很不喜歡被那道古怪力量制約的感覺,等將這邊的事情處理完,她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將那道古怪力量煉化,完全掌控這具身體。

    那位古老存在,的確是很強,可僅僅只是遺留下一道力量,又豈能是它的對手?

    修羅大乙界急速旋轉,吸納天地之力,徑直向血後和冥王鎮壓而下。

    與此同時,八臂修羅重新探出手,抓向日晷和石臺。

    張若塵雖然將全身力量都調動起來,卻依舊反抗不了,只能眼睜睜看着八臂修羅的大手落下。

    好不容易看到轉機,知曉池孔樂尚未被徹底奪舍,卻終是無力改變這一切。

    說到底,還是他的修爲不夠,依靠外物,根本戰勝不了修辰天神。

    “老頭子怎麼還不出手?以他的脾氣,不應該啊!”冥王暗道。

    正想着,一杆血色戰戟破空飛來,攜帶無匹的神力,從天而降。戰戟散發出滔天血煞氣息,似一頭絕世兇獸復甦,勢不可擋。

    “轟。”

    時間陣法能夠抵擋住血後和冥王的攻擊,卻無法抵擋住血色戰戟,頃刻間就被撕裂開一道口子。

    “咔嚓。”

    任憑白骨山如何堅固,還是被血色戰戟穿透。

    血色戰戟的戟尖,陷入白骨山中,釋放出浩蕩的血煞神力,衝擊向修羅大乙界和八臂修羅。

    “吼。”

    八臂修羅發出震天的怒吼,卻依舊被血煞神力震得連連倒退,完全無法抵擋。

    修羅大乙界亦是被抵擋住,懸於半空,無法鎮壓下來。

    看到這一幕,冥王不禁露出一抹笑容,如他所料,在關鍵時刻,血絕戰神果然不會袖手旁觀。

    老頭子年輕時候,就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沒有對手給他打。

    修辰天神這樣的對手,他恐怕已經渴望很久了吧?

    就是不知,以修辰天神現在的狀態,他看不看得上。

    池孔樂舉目遠眺,看向時間之海外的一座山峯,目光鎖定在一道卓然而立的高大身影上。

    “血絕戰神。”

    血絕戰神的氣息,她其實早就已經察覺。

    她本以爲,以血絕戰神的身份,不太可能會出手。

    然而,最終的結果,卻出乎她的意料,血絕戰神終是沒有任她鎮壓兩位不死血族的新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