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血絕戰神踏空而行,身後無盡血煞神力涌現,化爲一片浩蕩血海,神威蓋世,沒有絲毫遮掩。

    “轟!”

    “轟隆!”

    ……

    每踏出一步,這片天地間的規則,都會爲之劇烈震動,生出一種極爲特殊的律動。

    萬道相合,天地共鳴。

    彷彿所有的天地規則,都在血絕戰神的掌控之中,可以爲他所用,難以想象,這是怎樣一種境界。

    血後、冥王沒有遲疑,帶上日晷和石臺,從時間陣法中抽身而出。

    既然血絕戰神現身,接下來,也就不用他們繼續出手。

    對戰修辰天神這樣的老怪物,他們二神的底蘊,終究還是差得太遠。

    “嘩啦。”

    血絕戰神伸手一抓,遠處的血色戰戟,從白骨山飛出,重新飛回手中。

    戰戟在手,更添威勢。

    池孔樂召回修羅大乙界,懸於頭頂,目光注視在血絕戰神身上道:“血絕,你這是何意?想與我開戰嗎?”

    血絕戰神凌空而立,不怒而自威,淡淡道:“修辰,將那個人類女子交出來吧,她與本尊有些淵源。本尊可以答應你,再另爲你尋一具奪舍的身軀。”

    血絕戰神的語氣,雖然平淡,卻透着一種不可抗拒之意。

    每一個字,都像是一道神雷。

    池孔樂秀眉一蹙。

    這樣的話語,她已經聽過一次,先前血後便是這套說辭。

    同樣的話,聽兩次,怎麼都感覺像是在挑釁。

    關鍵,無論是兩個不死血族新神,還是血絕戰神,竟然都是爲了那個崑崙界人類女子而來。

    那個人類女子何德何能?

    不由得,修辰天神調動神念,在心中推算。

    片刻後,它知曉了前因後果。

    原來,血絕戰神就是那兩個不死血族新神的老子,難怪他會在這個時候強出頭。

    同時,修辰天神心中很是驚訝,血絕戰神的後代中,竟然能有兩人成神,即便是在血絕家族最爲輝煌鼎盛的時代,都鮮少出現這種情況。

    更加不得了的是,冥王和血後都不是一般的神靈,將來必定能夠渡過元會劫難。

    血絕家族怎麼突然冒出這麼多狠角色?

    再過幾個元會,豈不是要橫掃不死血族,稱霸地獄界?

    “血絕這個混蛋,出了名的不講理,出了名的護短,真是麻煩。”修辰天神心中暗惱。

    血絕戰神和荒天雖然只是渡過一次元會劫難的神靈,可是,整個地獄界,沒有任何一位神,敢輕視他們。

    都知道他們的成長速度快,每隔一段時間,修爲就會暴漲,緊接着,就會鬥戰四方,鬧出天大風波。

    按捺住惱意,池孔樂道:“本座並不介意換一個奪舍的軀體,但,你來遲一步。她已經被奪舍,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血絕戰神不同於血後和冥王,成神已經十多萬年,戰績斐然,以修辰天神現在的狀態,並不想與他發生衝突。

    若是,能夠將他打發走,是再好不過。

    血絕戰神搖了搖頭,道:“修辰,像你這樣強者,爲何不能直面自己的內心,卻要編造謊言?你是在怕本尊嗎?中古那一戰,你是被須彌老禿驢打怕了嗎?變得膽怯,失去了強者的信心?若是如此,本尊只能說,你已經不配做我的對手。”

    池孔樂的雙眼,深深的一沉,怒火被點燃。

    若不是與月神一戰受了傷,再加上,剛剛奪舍了池孔樂的身體,還沒有將身體蘊養成神軀,無法施展力量。以它修辰天神的身份,怎麼可能會忌憚血絕戰神?

    今日若是不戰,整個地獄界的神靈,估計都會覺得,它是真的怕了血絕戰神。

    血絕戰神繼續,道:“剛纔,本尊已經看到她的聖魂,很顯然你沒能將她完全奪舍。修辰,本尊勸你立即將她交出,這樣對大家都好。”

    池孔樂沉聲道:“還沒有人敢命令本座做事,這具肉身,已經爲我所有,誰來也休想要回去。本座也奉勸你一句話,帶上你不死血族的人,立刻滾出時間之海。否則,後果自負。”

    “本尊好言相勸,你卻堅持一意孤行。難道,非要動武才行嗎?”血絕戰神嘆道。

    這樣的話語,聽在修辰天神的耳中,卻是顯得極爲刺耳,不禁怒聲道:“血絕,你還真是狂上天了,這裏是時間之海,也是修羅族的地盤,不是在你不死血族的部族世界。”

    “說到底,你只是本座的一個小輩,還沒資格在本座面前放肆。”

    聽到這話,血絕戰神眼中生出寒光。

    看來最近這些年,他忙於閉關修煉,讓荒天出盡了風頭,倒是讓地獄界修士,都忘記了他血絕。

    以他今時今日的實力和地位,誰還敢將他當成小輩?

    血天部族中,那些老輩強者,都已經被他收拾得服服帖帖。

    “你覺得本尊年輕可欺,是嗎?來,來,來,讓本尊領教一下你的手段。”

    血絕戰神身上戰意外放,手中戰戟散發出的血光,染紅天穹。

    正如冥王所說,血絕戰神乃是絕對的戰鬥狂人,不怕對手太強,就怕沒有對手。

    如果能夠早生一個元會,中古那一戰,血絕戰神說不得會去找須彌聖僧、空城子等人過招。

    “嘩啦。”

    天穹之上的神座星球,釋放出璀璨的神光,將池孔樂籠罩,把她襯托得無比神聖。

    “一個小輩也敢在本座面前張狂,如果不給你一些教訓,世人或許都以爲我修辰脾氣好。今天本座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天高地厚,你的實力,還遠不足以讓你目空一切。”池孔樂殺氣騰騰道。

    被人逼到這個份上,以修辰天神的脾氣,怎麼可能還忍得下去?

    現在,它的確不在巔峯狀態,可也絕不是任何人都能欺上門來。

    不死血族的族長親自前來,都未必能讓它退步,更何況是血絕戰神這個後起之秀?

    血絕戰神道:“你以爲這還是在十萬年前嗎?看來很有必要,讓你認清一下現實,這早已不是屬於你的時代。”

    “今天,本尊就撂一句話在這裏,無論天庭,還是地獄,任何生靈膽敢對我血絕的子女下殺手,我必定讓其死無葬身之地。”

    血絕戰神之所以選擇出手,其實,是想要彌補。

    他心中很清楚,因爲被送往崑崙界的緣故,冥王和血後對他,定然有極深的成見。血後青引,他一面都沒有見過,年僅十多歲,就被送走。冥王六子,在崑崙界被鎮壓萬年,何等悲慘?

    儘管後來,他做了很多努力,想盡一切辦法,想要打破崑崙界的防禦,接他們回家。可是,已經造成的傷害,卻怎麼都無法彌補。

    血絕戰神身後的血海,劇烈翻滾起來,掀起萬丈巨浪。

    “吼。“

    八臂修羅仰天怒吼,體內涌現出無盡修羅戰氣。

    一吼之下,山河破碎風飄絮,天地規則盡皆退避。

    八臂修羅其中兩條手臂齊動,所持的雙斧,同時向血絕戰神劈去。

    雙斧皆爲神遺古器,是一位主修風之道的神靈所留,受到催動後,立刻釋放出狂暴至極的罡風,通天徹地,將大範圍的空間割裂。

    如此力量,就算是神靈的神軀,都未必承受得住。

    血絕戰神並未退避,身上的戰意,節節攀升。

    血色戰戟揮動,億萬道血光迸發,相互交織成網,正面對上雙斧劈出的狂暴罡風。每一道血光都鋒芒畢露,看似纖細,實則無堅不摧。

    與此同時,血絕戰神身後的血海,凝聚數之不盡的天地規則,顯現出一隻遮天巨手,徑直拍擊向白骨山。

    “嗡。”

    時間陣法運轉,海量時間印記光點飛出,匯聚在一起,扭曲時空,化作一個巨大的時空漩渦。

    一時間,整個時間之海的時間流速,都變得紊亂起來,時空出現崩潰的跡象。

    “轟。”

    八臂修羅劈出的狂暴罡風,並未能夠抵擋住血光,快速被磨滅。

    繼而,大部分血光破開阻礙,轟擊在八臂修羅身上。

    八臂修羅如同遭到許多星辰撞擊,連連向後倒退,一直退到神殿前,才穩住身形。

    遭受這一擊,八臂修羅身上的修羅戰氣,散去了不少。

    時空漩渦亦是沒能夠阻擋住遮天大手,被生生撕裂開來。

    透過時空漩渦,遮天大手繼續向池孔樂抓去。

    手未至,空間已是變得凝固。

    池孔樂眉頭微皺,連忙催動修羅大乙界,撞向遮天大手。可是,修羅大乙界不僅沒有將大手撞碎,反而被牢牢抓住。

    “唰。”

    修羅大乙界急速旋轉,釋放出強大至極的力量,將周圍的空間,扯得支離破碎。

    即便如此,它仍舊不曾從遮天大手中掙脫。

    “吼。”

    八臂修羅雙目赤紅,怒吼連連,身上散發出的氣機,越發兇戾。一抖手,它將多件強大的戰兵擲出,真身亦是撲了出去。

    一尊暗金色古鼎橫空,變得如星球一般巨大,釋放出浩蕩神威。

    一座漆黑色魔山,瀰漫出漆黑如墨的魔氣,籠罩天地。

    ……

    八臂修羅沒有半點保留,將所有強大的戰兵,盡皆用上,全力發動攻擊。

    它擁有不死不滅之軀,不怕與血絕戰神硬撼。

    “來得好。”

    血絕戰神不退反進,手中血色戰戟,化爲一條猙獰的血龍,徑直撲向八臂修羅。

    此戰戟,乃是血絕戰神親手鑄煉,以一條魔龍爲基礎,融入大量神珍,以心血溫養,終成絕世戰兵。它隨血絕戰神征戰四方,汲取過不少神靈之血。

    當初,血絕戰神並未殺死那條魔龍,將其軀體煉製成戰戟,神魂則是化作器靈。

    故而,剛一煉製出來,便靈性十足,兇威震世。

    除了血絕戰神,無人能夠掌控。

    “砰。”

    所有戰兵,均在瞬間被戰戟所化的血龍擊飛,勢不可擋。

    “噗。”

    血龍的一隻龍爪,洞穿了八臂修羅的胸口,留下一個前後通透的大窟窿。

    不過,八臂修羅並不是血肉生靈,只是一道神戰魂,所以,沒有神血流淌出來。

    眨眼之間,八臂修羅被血龍撕裂,磅礴的修羅戰氣,傾泄而出。

    另一邊,血海翻滾得更爲劇烈,一道高大巍峨的身影,從其中走了出來,遮天巨手正是它的一部分。

    他的身形,與血絕戰神一般無二,只是高大了萬倍不止,散發出浩蕩的血煞氣息。

    “這是……不死血神!血絕竟然補全了這一殘法,還修煉到大成之境。”修辰天神心中暗驚。

    不死血神,乃是血絕家族的不傳之祕,修煉到極致,可以凝聚出一尊與己身實力相仿的分身。

    血絕家族曾經衰落過,因爲某些原因,導致“不死血神”的修煉之法,出現了缺失。

    自那以後,就再也沒人能夠修煉成功。

    事實上,即便是在修煉之法未曾缺失的時代,修煉出不死血神的人,都是少之又少。血絕戰神能夠補全殘法,並修煉到極致,無愧絕世奇才之名。

    看到不死血神完全顯現出來,池孔樂連忙伸手向天空一指。

    頓時,天穹上的星魂神座,綻放出璀璨的神光,演化出一條時間長河,當空衝擊而下,似天河墜入人間。

    修辰天神成神數個元會,星魂神座積累的神力,磅礴至極,不用在意消耗。

    不死血神探出另一隻手,捏拳印,乾淨利落的轟擊而出。

    “嘭。”

    時間長河不堪一擊,當即崩斷,化爲漫天時間印記光點,消散開來。

    被不死血神捏住的修羅大乙界,發出破裂之聲,內世界變得極不穩定。同時,不死血神猛然一跺腳,一道恐怖至極的力量,釋放而出。

    “轟。”

    時間之海震顫,一下子變得四分五裂,鐫刻的陣紋,幾乎都被磨滅。

    就連白骨山都受到可怕的衝擊,無數白骨化爲齏粉,整體極速沉入海中。

    “修辰,你就只有這點本事嗎?還有什麼手段,趕緊施展出來,別讓我太失望。”血絕戰神道。

    池孔樂眼神凝重,揮手將一道古老的玉符打出。

    玉符綻放耀眼奪目的神光,無數時間規則釋放而出,化作一條條無形的時間鎖鏈,纏繞向血絕戰神。

    此玉符,乃是修辰天神耗費極大心血才煉製出來,凝聚了它對時間之道的深刻感悟,擁有弒神之威。

    血絕戰神看都未看,隨意的伸出手來,向前方一指點出。

    一道凝練到極致的血光,從血絕戰神的指尖飛出。

    “嗤。”

    玉符瞬間被血光洞穿,繼而粉碎。

    血光轟擊在神殿之上,神紋無法阻擋,穿透了過去。

    血光看似很小,破壞力卻是極爲驚人,在神殿上留下一個直徑超過百里的大窟窿。神殿內,不知有多少珍寶,化爲飛灰。

    “你……”

    池孔樂咬牙切齒,怒不可揭。

    “哼!”

    血絕戰神卻冷哼一聲,在這一刻,真身終於動了,頃刻之間,出現到池孔樂的面前,道:“技只於此,不過爾爾。”

    池孔樂正想向後倒退,動作卻是突然一滯,體內那道古怪的力量,再度對它的神魂,造成影響。

    “嘭。”

    血絕戰神一掌,擊中池孔樂。

    頓時,池孔樂的體內,飛出一連串魂影。那些魂影凝聚在一起,從她的背部,又鑽了進去,重新融合在一起。

    “給我出來。”

    下一瞬間,血絕戰神的一隻手掌,以流光般的速度,按到池孔樂頭頂。兩指壓在太陽穴的位置,有無盡神力,從指尖涌出。

    隨着血絕戰神一聲低喝,一道神光,進入到池孔樂的氣海之中。

    池孔樂的臉上,露出痛苦掙扎之色,卻無法從血絕戰神的手中掙脫出去。

    當血絕戰神的手,脫離池孔樂的頭部,一道神魂,被神光包裹住,強制從她的體內,拉扯了出來。

    “嘭。”

    池孔樂的雙眼,失去神采,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薑還是老的辣,老頭子居然已經強到了這個地步,想要追上他,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冥王低唸了一聲。

    血後、冥王帶着日晷和石臺,出現在白骨山上。

    日晷泛起淡淡的青色光華,在午時四刻位置,開啓一道門。

    張若塵迫不及待的從其中閃掠而出,來到池孔樂身邊,伸手將她扶起。

    探查後發現,池孔樂的身體機能,沒有什麼問題,生命力反而十分強大,可是,缺了聖魂。

    不由得,張若塵擡起頭來,看向被血絕戰神抓在手中的神魂。

    毫無疑問,池孔樂的聖魂,就在修辰天神的神魂之中,兩者已經融合在一起。

    血絕戰神再度出手,釋放出血色神光,將修辰天神的神魂籠罩。

    不消片刻,一道弱小的聖魂,從神魂中剝離了出來。

    修辰天神的神魂露出痛苦之色,血絕戰神剝離出去的,不僅僅是池孔樂的聖魂,還有它的部分神魂及神念,讓她受到極大的傷害。

    修辰天神怒視血絕戰神,簡直是恨欲狂,如果不是與月神一戰受了傷,血絕戰神豈能欺它?

    若是它不曾受制於那道古怪力量,當血絕戰神逼近時,它也不至於連還手之力都沒有。

    想它縱橫天庭、地獄數個元會,從未想過有一天,竟會落到如此境地。

    此刻,四分五裂的時間之海上空,已是匯聚了諸多神靈的神念。

    沒辦法,動靜太大,想不驚動修羅族諸神都難。

    “好個血絕,實力竟然已經達到如此地步,連不死血神,都已經修煉至大成。”

    “血絕的兩個兒女,居然都修煉成神,看來血絕家族,該當大興。”

    “修辰栽了,修羅大乙界半毀,修羅神戰魂幾乎被打廢掉,自身更是被打殘,就算恢復過來,都未必能渡過下一次的元會劫難。”

    “惹誰不好,偏要去惹護短的血絕,即便修辰處於全盛狀態,想勝過現在的血絕,希望都不大,血絕大勢已成,難有人能夠制衡。”

    “也不知道現在的血絕和荒天,究竟孰強孰弱?”

    ……

    諸神議論紛紛,既感慨血絕戰神的強大實力,也爲修辰天神嘆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