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血絕家族的領地。

    張若塵坐在一張玉質條案前,手拿一封書信,正認真閱讀。

    信上:

    “聞君至地獄界,我心不甚欣喜。功德戰場三次交鋒,皆未能盡興,讓我倍感遺憾。

    爲孔樂,君可捨生死,逆天心,更一怒踏平時間之海,我深感佩服。

    可是,爲了崑崙,君又是否能不顧一切,來無歸森林一見?

    五月初七,命運神殿舉行千年一次的狩天大宴,十族英傑齊聚,期待能看見君之身影。

    到時,你我二人,當把酒言歡,論道古今,必能戰得更加盡興。——無神語,崑崙書。”

    看完信上的內容,張若塵陷入沉思。

    信,是閻無神派人送來的。

    單單是爲了池崑崙,他便沒法拒絕閻無神的邀請。

    張若塵居於在一處極爲清幽雅緻的樓閣之中,甚少有人來打擾。

    算算時間,他來血絕家族,已經有半月之久,幾乎都在這座樓閣中渡過,不怎麼外出,更別說是與血絕家族的人接觸。

    張若塵之所以來到這裏,一個極爲重要的原因,是池孔樂的情況不容樂觀,需要進入血絕家族一處祕地靜養。

    池孔樂的聖魂雖然還在,卻被修辰天神的神魂,嚴重同化,復原的難度極大。

    且,池孔樂肉身也被修羅戰氣侵蝕,出現異變的跡象,正在轉化爲修羅之體,很容易,沾染上戾氣。

    好在血後掌握着種種奇異祕術,有把握逆轉這一切,只是需要一些時間。

    對池孔樂而言,並非全是壞事,只要她能熬過去,煉化修辰天神那部分神魂和神念,對她今後的修煉,將會大有裨益,說不得會爲她築下成神之基。

    半個月時間,修羅星柱界中發生的事,早已傳遍整個地獄界,引發極大轟動。

    也因此,閻無神知曉了張若塵來到地獄界的消息,這纔派人將邀請信送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也算是閻無神向張若塵下的一封戰書。

    閻無神口述,池崑崙代筆,寫下了這封邀請信,就是在逼張若塵必須得去狩天大宴。很難想象,池崑崙在寫這封信的時候,是什麼心情?

    “五月初七,命運神殿。無歸森林,約戰狩天。”

    張若塵寫下一封回信,站起身來,走出樓閣。

    雖然他還沒有完全掌控半神之體,但,總算是能夠正常走路,不至於一不小心就把地面踩得塌陷下去。

    張若塵擡起頭來,仰望天穹。

    和崑崙界不同,這裏的天穹,呈血紅之色,似被無數鮮血所浸染。

    天地間的聖氣,極爲濃郁,天地規則亦是活躍無比,遠勝過現在的崑崙界。

    但,無論是天地聖氣,還是天地規則,都與崑崙界有很大區別,調動起來,要困難許多。

    所以,若是對地獄界的天地聖氣和天地規則不熟悉,進入其中,實力將會受到極大影響。

    血絕家族所在的這座世界,相當龐大,直徑達到不知多少億裏,就算是大聖都難以踏足每一個地方。

    像這樣的世界,不死血族一共有十座,十大部族,各佔據一座,彼此相連,懸於黃泉星河的上方,遠遠看去,就像是五對巨大的血色羽翼。

    在五對血色羽翼交匯處,有一座恢弘高大的神殿,形似一隻巨型蝙蝠。

    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隻蝙蝠,生長了五對巨大的血色羽翼,似隨時都有可能在星河宇宙中遨遊。

    這座神殿,正是不死血族至高無上的不死神殿,掌握不死血族最爲核心的傳承。

    不死血族的“不死族長”,以及十大部族的十位大族宰,都需要由不死神殿任命。

    “算一算,距離狩天大宴,只有半年時間。如果不能完全掌控這具身體,不能適應地獄界的天地規則和天地聖氣,拿什麼去和閻無神鬥?”張若塵暗思。

    正常情況下,半年內,他根本不可能完成這兩件事情,所以,他需要藉助外力。

    使用日晷。

    現在的問題是,他身上的神石,已經耗盡,無法催動日晷。

    張若塵倒是可以開口找血後要神石,血後肯定會給,只是他根本開不了這個口。

    正當張若塵爲此煩惱的時候,一道血光,突然從天而降,化爲一名身形消瘦的年輕男子,修爲不算太高,僅僅只是三步聖王。

    年輕男子顯得頗爲拘謹,躬身道:“參見神子殿下。”

    “何事?”張若塵問道。

    年輕男子連忙回道:“請神子殿下前往議事大殿。”

    聞言,張若塵心中不由一動,血絕家族的議事大殿,輕易不會開啓,一般人也沒有資格進入。

    既然讓他去議事大殿,多半是有很重要的事情。

    說起來,自他來到血絕家族,還是第一次被人召見。

    心念轉動,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從原地消失無蹤。

    看到張若塵離開,那位奉命傳訊的聖王,不禁伸手擦了擦冷汗,面對張若塵,壓力着實是不小。

    血絕家族很大,佔據一座方圓百萬裏的宏偉山脈,地底有一條神脈和五十四條聖脈匯聚,修煉條件,可說是得天獨厚。

    議事大殿,位於主峯之上,剛來血絕家族時,張若塵便進去過一次,現在趕過來,倒是顯得輕車熟路。

    當張若塵趕到時,議事大殿內,已經站立了不少身影,要麼是頂尖聖王,要麼便是大聖,每一個都顯得氣宇不凡,盡皆是血絕家族培養出來的天才。

    讓張若塵略微感到詫異的是,他竟是在這羣人中,看到了血宸的身影。

    他竟然離開了崑崙界功德戰場?

    看到張若塵到來,包括血宸在內,一衆血絕家族的天才,都不禁將目光投了過來。

    張若塵顯得很淡定,一步步走進大殿。

    此次召見他的人,並不是血絕戰神。

    想想也很正常,以血絕戰神的身份,又豈會隨便召見家族弟子?不可能事事都親力親爲。

    在一衆天才的正前方,站着一名英武不凡的中年男子,血色長髮,配上玄色衣袍,模樣與血絕戰神有幾分相似,就連氣質,都很相近。

    中年男子背上有十隻血翼,如同十片血雲展開。

    雖然他收斂了氣息,可是,還是有極其可怕的聖威,自然而然從他身上流露出來,當真是不怒而自威。

    此刻,中年男子將目光投向張若塵,眼神深邃到了極點,隱約能夠看到星空破滅的景象。

    僅僅只是對視一眼,張若塵心中便是一震:“好強,不在寂滅大帝之下。”

    寂滅大帝,乃是廣寒界最爲強大的三位大聖之一,有成神的希望,乃是大聖中最爲頂級的存在。

    能夠與寂滅大帝相比的人物,可想而知,他在血絕家族的地位。

    此人,名爲血青盛,封號“青盛大聖”,乃是血絕戰神的第三子,爲血絕家族的代理家主。

    青盛大聖活了接近一萬六千年,因爲不死血族的壽元悠長,雖然沒有成神,卻依舊處於巔峯狀態,還沒有出現血氣衰減的情況。

    青盛大聖能夠成爲代理家主,與血後和冥王的迴歸有很大關係。

    原本,血絕家族是由血絕戰神的正妻,也就是血絕家族的主母代爲管理。

    當初也是這位主母下令,在血絕戰神不知情的情況下,將血後和冥王送往崑崙界。

    現在,血後和冥王均已成神,強勢歸來,自然是要進行清算。但凡參與此事之人都受到懲罰,不管他們有什麼身份,一律被派遣到功德戰場征戰。

    主母雖然沒有落得這樣的下場,卻也一下子失去所有權勢。

    正因如此,青盛大聖纔得到機會,成爲新的代理家主。

    張若塵身形站得筆直,微微拱手道:“青盛大聖喚我來,不知所爲何事?”

    青盛大聖面無表情,語氣鏗鏘,道:“五月初七,命運神殿將會舉行狩天大宴,父神指名點姓,由你帶領血絕家族的子弟前去參加。”

    聞言,張若塵的心,頓時一動。

    沒想到,青盛大聖召見他,竟然是爲了這件事情。

    他纔剛從閻無神的邀請信上,看到有關狩天大宴的消息,現在血絕戰神又點名讓他參加,看來,他是想不去都不行。

    只是張若塵心中頗爲詫異,狩天大宴究竟有何特別?竟會讓血絕戰神如此重視,親自作出安排。

    “狩天大宴到底是什麼?”張若塵詢問道。

    青盛大聖道:“等你去了,自然會知道。你只需知道,此次狩天大宴極爲重要,你一定要竭盡全力,最好能帶領血天部族壓過其他九大部族,爲血絕家族爭光。”

    青盛大聖的表情,顯得頗爲嚴肅。

    只要是血絕戰神吩咐下來的事情,就必須盡最大努力,去做到最好。

    “如此重要的事情,爲何要讓張若塵帶隊?”

    一道質疑聲,突然響起。

    說話的,是一名長相陰柔的男子,他坐在一張黃金大椅上,生有一雙丹鳳眼,臉色很蒼白,缺少血色,給人一種病態之感。

    他的修爲強大,血氣磅礴,身上有大聖之力涌動,已經達到百枷境。而且,他修煉時間,不算長,不超過千年,是嫡出弟子中有名的年輕強者,封號血泣大聖。

    青盛大聖將目光轉向血泣,道:“血泣,你在質疑戰神的決定?”

    也只有青盛大聖這樣的強者,纔敢直呼血泣大聖的名字。

    “不敢,但,張若塵初來咋到,也僅僅只是剛修煉到不朽境,如何能代表血絕家族?”血泣大聖道。

    青盛大聖淡淡道:“此事乃是由戰神欽定,你們遵從便是。”

    聞言,血泣大聖冷哼一聲,沒有再說什麼,在血絕家族,血絕戰神乃是絕對的主宰,還沒人敢冒犯他的權威。

    只是,血泣大聖心中明顯是很不滿,一個外來者,居然這般快,就踩到了他的頭上。況且那個只有一半血絕家族血脈的外來者,纔剛剛達到大聖之境。

    “都去做準備吧,別讓戰神失望。”青盛大聖道。

    “是。”

    當即,殿內所有人齊聲應道,繼而紛紛退出議事大殿。

    “哼。”

    血泣大聖眼中涌動出血芒,與張若塵擦肩而過。

    張若塵絲毫不以爲意,心中暗道:“這是血絕戰神對我的考驗嗎?”

    他畢竟來自天庭界,即便因爲血後的緣故,血絕戰神也不可能立刻就信任於他,他需要通過一些事情,來證明自己。

    無論是爲了救回池崑崙,還是爲了應付血絕戰神,這次的狩天大宴,張若塵無疑都需要全力以赴。

    張若塵倒是明白,青盛大聖所說的要壓過不死血族其他九大部族的意思。

    自中古那場神戰後,血天部族日漸式微,在十大部族中的排名,不斷下降,如今更是已經墊底。

    不死血族的十大部族,既相互合作,也相互競爭。

    部族整體實力越強,部族世界就能處於更高的位置,能得到不死神殿更多的修煉資源,擁有更大的話語權。

    曾經,血天部族也輝煌過,部族世界位於最頂層。

    可惜的是,在中古一戰中,血天部族損失慘重,就連部族的大族宰,都殞落在星空之中,

    即便有血絕戰神的強勢崛起,都難以改變這種頹勢。

    以血絕戰神的驕傲,又豈能容忍這樣的情況,一直繼續下去。

    怎麼說,血絕家族也是血天部族中,最爲古老而強大的家族之一,出過不止一任血天部族的大族宰。

    故而,對於部族和家族的榮耀,血絕戰神一直都看得很重。

    走出議事大殿後,張若塵並未着急離開,抱着雙手,站在一根血玉雕龍柱的旁邊,似乎在等着什麼人。

    一男一女,從殿內走了出來,正是剛從功德戰場歸來的血宸和血凝筱兄妹。

    “聊幾句?”

    正當血宸和血凝筱準備離開,張若塵的平淡的聲音,突然響起。

    血宸和血凝筱停下腳步,目光投向張若塵,心中均是感到很詫異,沒想到張若塵會專門在殿外等他們,主動找他們說話。

    要知道,在此之前,他們之間,並無任何交集。

    就算是血宸,也只是在青虹閣中,與張若塵打過交道,而且,還是處於對立面。

    兄妹二人對視了一眼,血宸道:“好啊,我來找地方。”

    對此,張若塵倒是沒什麼意見。

    當即,三人動身,徑直離開血絕家族。

    沒多久,三人趕到距離血絕家族最近的一座血族城池中。

    這座城池,名爲天麟古城,位於血絕家族的領地內,十分古老,已經存在上百萬年。

    傳說,曾有一頭天火麒麟殞命於此,天火焚燒萬年而不滅,吸引來不少煉丹師和煉器師,藉助天火煉丹、煉器。

    久而久之,便形成一座城池,經過漫長歲月的發展,有了如今這般規模。

    天麟古城佔據方圓萬里之地,比之崑崙界的中央皇城,還要宏偉,更是繁華無比。

    在血宸的帶領下,張若塵進入到一座極爲特別的酒樓之中,名爲虛天樓。

    虛天樓懸於空中,佈置有諸多空間手段,猶如鏡花水月,看得見,卻摸不着,必須通過特殊途徑,才能夠進得去。

    沒有一定的身份,根本就無法進入虛天樓消費。

    置身虛天樓中,上可清晰看到天空的黃泉星河,下可俯瞰整個天麟古城,所有景觀,都盡收眼底。

    “覺得如何?我們不死血族的文明,不比你們人族差吧?或許你們人族修士,還以爲我們只懂殺伐,只知飲血,住在山間石洞裏面?”血宸指向窗外,笑着說道。

    張若塵沉默不語,不死血族的文明,的確與他想象中不一樣,非常接近人類文明。

    與他曾經去過的陰間,完全不同。

    半晌後,張若塵問出一句:“崑崙界功德戰場的情況如何?”

    聞言,血宸心中一嘆,張若塵的心,果然還是在崑崙界,即便已經投身不死血族,仍舊還惦念着崑崙界。

    或許,這就是張若塵找上他的目的。

    也無所謂,等張若塵在不死血族待久了,自然就會明白,不死血族要比崑崙界好上百倍千倍,在這裏,要遠比在天庭界活得逍遙自在,沒有那麼多的約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