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心念轉動,血宸伸手拿起桌上的酒壺,一邊斟酒,一邊道:“來虛天樓,一定得嚐嚐這‘紅塵醉’,此酒限量供應,一般人卻是沒有機會品嚐到。”

    “要不要來一杯?“

    倒入杯中之中,呈鮮紅之色,猶如血液一般,散發出濃郁的酒香,沁人心脾。

    單單是聞上一口,都會有一種沉醉之感。

    張若塵將目光投入杯中,眼中不着痕跡的閃過一道異光,以他的眼力,哪裏會看不出,“紅塵醉“中,分明加入了生靈之血。

    不由得,張若塵微微搖頭。

    血凝筱呵呵一笑:“酒,的確是用血液釀造,但卻不是人血。我父親乃是祖父和人族女子所生,我和哥哥體內,也都有着部分人族血脈。所以,我們從不吸人血,也不沾染任何人血製品。”

    聞言,張若塵心中不免有些詫異,沒想到血絕戰神所娶的妻子中,竟還有人族存在。

    或許是因爲,血凝筱和血宸從小就生活在地獄界,已被大世界的偉力同化。若是不仔細探查,幾乎感應不到他們體內的人類氣息。

    “不用驚訝,我們血絕家族十分古老,乃是血天部族,乃至整個不死血族,最爲古老的家族之一。在很早以前,就有過與人族結合的先例,血絕家族遠比其他血族,更具有包容性。”

    “就連崑崙界那位血神,也與我們血絕家族,有着特殊的關係。”血凝筱端起已被紅塵醉,如同口含琥珀一般,輕輕抿了一口。

    聽到這番話,張若塵的心中是真的生出一絲驚訝。

    他是血神教教主,可是,卻從不知道,血神祖師竟然會與血絕家族有關係。

    “關於血神,到底是怎麼回事?”張若塵不由問道。

    血宸飲下一杯酒,道:“此事涉及到太多東西,你如果真想知道,可以去問十四姑姑,血神的事情,她應該最爲清楚。”

    一瞬間,張若塵想到了很多東西,陷入沉思。

    既然血宸說到了血後,或許,此事與血後在無盡深淵待了八百年也有一些關係,甚至有可能包括血獸的祕密。

    還有,邱怡池、蚩臨淵等人,由人類變成不死血族的祕密。

    會不會有一定的因果關聯?

    “不說這些,你還是先嚐嘗,這酒可是用鳳凰血釀造的,味道極好。”血凝筱輕輕舔了舔嘴脣,眼眸中異彩漣漣,鼓動着張若塵。

    “鳳凰嗎?”

    張若塵的腦中,瞬間浮現出木靈希的身影,不禁再度搖頭。

    見狀,血宸和血凝筱都不再說什麼,只是感覺張若塵很奇怪,明明具有不死血族血脈,卻彷彿對血液沒有一絲渴望。

    像他們,看到血液,就會不由自主變得興奮,難以剋制。

    這是種族天性,幾乎無法改變。

    張若塵不由道:“二位還是先說說崑崙界功德戰場的情況,特別是中央皇城的那一戰,後來怎麼演變的?有結果了嗎?”

    血宸略作沉思,隨即道:“你從青虹閣殺出時,天庭界抓住有利時機,大舉進攻,讓地獄界大軍損失不小。之後,應該是十四姑姑爲你招魂的緣故,導致空間裂縫崩塌,這對地獄界的影響極大,無法再源源不斷向崑崙界輸送聖境修士。”

    “因爲爆發了神戰的緣故,天庭界加強了對崑崙界的巡察,很難再重新開闢空間裂縫。反倒是盤古界、妖神界和萬墟界,進一步加入起來,使得天庭界加大了戰力投入。”

    “圍攻皇朝的計劃,暫時無法再繼續進行下去,接下來,崑崙界功德戰場恐怕會是一場持久戰,百年之內,估計都無法結束。正因如此,我和筱筱纔會在這個時候,回到地獄界。”

    說到這些,血宸不免有些嘆息,本想去崑崙界建功立業,尋覓機緣,沒想到,一切卻與預期,相差太遠。

    而崑崙界功德戰場,之所以會有如此大改變,關鍵就在張若塵的身上。

    不說其他,如果張若塵沒有在青虹閣力挽狂瀾,蟠桃樹多半已經被斬斷,崑崙界將無法再做任何掙扎。恐怕只需要十年時間,地獄界就能結束功德戰。

    聽到這番話,張若塵心中頓時輕鬆了許多,他所做的努力,總算沒有白費。這場戰爭,拖延得越久,對崑崙界,無疑是越有利。

    說不得,到某個時候,能夠出現巨大轉機。

    不過崑崙界功德戰場的事,現階段,他是摻和不進去。

    當務之急,張若塵需要先掌控肉身力量,提升修爲實力,去參加狩天大宴,從閻無神手中,救回池崑崙。

    除此之外,他也早就想要去見識見識,命運神殿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真的能夠決定,所有人的命運?

    張若塵不信。

    因爲血宸和血凝筱體內都有人類血脈,而且,對他這個外來者,並不是那麼排斥。張若塵對他們的牴觸,也減少了幾分。

    三人繼續聊了一些,關於崑崙界功德戰場,還有地獄界的事。

    血宸不僅天賦異稟,性格也很沉穩,在每一件事都有自己獨到的見解。論天賦,論能力,能學識,將他放到天庭界,也能脫穎而出。

    血凝筱最開始對張若塵,還有幾分忌憚和懼意,對他的認識,還停留在崑崙界他大殺四方的時候。那個時候的張若塵,簡直就如殺神一般,不知多少地獄界赫赫威名的強者,成爲他的劍下亡魂。

    可是,沒過多久,她就暴露出本性,再也沒有一絲拘謹。

    血凝筱本來就是活潑的性格,看起來十六七歲的模樣,少女般的容顏,卻格外妖冶,時常展開笑顏,笑得就跟一個小妖女一般。

    問完想知道的東西,張若塵道:“天麟古城中有賣神石的地方嗎?”

    “當然有,再怎麼說,天麟古城也是血天部落世界中,最爲古老而龐大的城池之一,不是一般的小城可比。若塵表哥,你需要神石?”血凝筱眨巴着美眸,滿是好奇的神色。

    張若塵道:“的確需要一點。”

    “其實,需要神石的話,在家族內,就能直接兌換,還能比外面便宜不少。而且,以你的身份,只要開口,很容易就能得到賜予。”血凝筱神情有些不解。

    以血絕家族的底蘊,儲存的神石,自然不會少。

    似乎是看透張若塵的心思,血宸阻止血凝筱繼續說下去,道:“要購買神石,可以去古聖閣,那是血族十大部族世界中,最大的聖店,遍佈天下。”

    “古聖閣的背後,有神靈存在,甚至有不死神殿的影子。只要有足夠的聖石,任何東西,都可以買到。”

    沒做太多耽擱,張若塵、血宸和血凝筱三人,便是離開虛天樓,徑直向古聖閣趕去。

    古聖閣,在天麟古城最爲繁華的區域,佔據了很大一塊地方,亭臺樓閣成片,奢華無比。

    他們進入古聖閣,造成了不少的轟動,有侍女立即進入後堂傳話。

    片刻後,一位不朽境大聖的一道分身,迎了上來,滿面笑容,顯得極爲熱情,道:“神子殿下駕臨古聖閣,真是令古聖閣蓬蓽生輝。”

    隨即,他引領張若塵三人,進入到一間雅舍之中,並讓人奉上聖果、天泉、血酒,完全是按照最高規格接待。

    血後、冥王成神歸來,大鬧時間之海,早已傳遍地獄界,張若塵的神子身份,也同樣爲各方所知。

    母親是神,舅舅是神,外祖父更是威震寰宇的血絕戰神。

    更何況,張若塵自己也是一位大聖。

    有這樣的背景,這樣的修爲,誰敢怠慢?

    無論是誰,與張若塵接觸,都得小心翼翼,恭恭敬敬。

    沒辦法,他現在的身份,比以前做月神神使時,要尊貴太多太多。

    誰也沒有想到,曾經與地獄界打生打死的他,竟然搖身一變,成爲了地獄界一位神的子嗣。

    即便很多人對張若塵恨之入骨,現在也是無可奈何。

    想動他,得先想想,能否承受得住三位神靈的怒火。修辰,就是前車之鑑。

    在地獄界,比修辰還強大的人物,又有幾個?

    迎接張若塵的不朽境大聖,是一位看上去四十歲出頭的中年男子,修爲十分高深,血氣旺盛,正值壯年。

    “本聖祁雍,乃是天麟古城中這座古聖閣的閣主。不知神子殿下有什麼需要?”中年男子笑道,顯得極爲客氣。

    張若塵也不拐彎抹角,開門見山道:“神石。”

    “神子殿下需要多少?”祁雍問道。

    其實,祁雍心中很疑惑,血絕家族應該有的是神石,張若塵爲何要來古聖閣購買?

    當然,這種時候,他肯定是不能問出這個問題的。

    張若塵略作沉吟,道:“一百枚。”

    要完全掌控半神肉身,需要不短的時間,加之,他還要提升修爲實力,自然是要多準備一些神石。

    神石,當然是越多越好。

    祁雍的眼中,閃過一道異色,張若塵所報出的這個數目,着實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神石可不是尋常之物,極其昂貴,聖王境修士,拿出全部身家,都未必能換取一枚。

    血宸和血凝筱亦是露出訝色,他們同樣沒想到,張若塵竟要購買如此多神石。千問境大聖,都未必能有這種手筆。

    “神子殿下應該知道神石的價格,一枚神石,價值十億枚聖石,聖子殿下需要一百枚神石,那便是一千億枚聖石。“祁雍道。

    神石的價值,地獄界和天庭界乃是相同的,價格恆定。

    張若塵上次從千蕊界購買神石,是百花仙子作主,因爲人情關係,才減了一億枚聖石。

    事實上,不死血族修煉,並不需要聖石,他們主要依靠血液來提升實力。

    但,依靠殺戮奪取來的血液,其實只是很小一部分。

    不死血族大部分血液來源,是不死血泉和長生血樹,兩者皆能提供大量血液。

    不過,不死血泉和長生血樹所產的血液,只是純粹的血液,含有的能量極少,無法滿足修煉需要。

    所以,需要向不死血泉中加入聖石,以聖石來培育長生血樹,唯有這般,兩者所產出的血液,才能與修士體內的血液,有相同功效。

    正因如此,聖石也能夠在不死血族的世界中流通。

    一翻手,張若塵取出一枚儲物戒指,遞予祁雍,道:“計算一下,這裏面的寶物,價值多少聖石。”

    祁雍連忙伸手接過,以精神力查看。

    這一查看,他的眼神,頓時發生了絲絲變化。

    儲物戒指中,裝盛有大量寶物,聖器、符篆、丹藥等等皆有,不乏珍品。

    這些寶物,均是張若塵在崑崙界功德戰場所得,數量龐大,且極其駁雜,什麼東西都有,他留着並無什麼用處。

    劍冢之戰、仙機山之戰、真龍島之戰、血神教之戰、紫微宮征戰等等,每一場大的戰役,都讓張若塵收穫巨大。

    尤其是紫微宮一戰,他殺死了近千天堂界派系的絕頂強者,其中包括很多領袖人物,所獲更是驚人。

    現在拿出來的,其實只是一部分,大多都很普通,真正的好東西,自是不會隨便拿來賣掉。

    像聖器,就被張若塵留了下來,用來供沉淵古劍煉化。

    動用強大的精神力,祁雍沒用太長時間,就將所有寶物的價值,計算了出來。

    “這些寶物,一共價值一千三百四十億枚聖石。“祁雍道。

    張若塵再度取出一枚空間戒指,道:“這裏面的寶物,應該能值六十億枚聖石,給我全部兌換成神石。”

    “神子殿下請稍等,我這便去取神石。”祁雍道。

    他雖是這座古聖閣的閣主,卻也不可能隨身帶着大量神石,需要去寶庫中取。

    不多時,祁雍歸來,將一枚空間戒指,交到張若塵的手中。

    張若塵以精神力掃視,確定其中有一百四十塊神石,當即將之收了起來。得到想要的東西,他徑直離開,返回血絕家族。

    接下來一段時間,他要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修煉之上,爭取儘快掌控半神之體,讓自身達到巔峯狀態。

    無論是閻無神的邀請,還是血絕戰神下達的神意,都讓張若塵感受到,這狩天大宴絕不簡單。

    必須要有足夠強大的實力,才能從容應對。

    血凝筱依舊很好奇,問道:“他這是爲什麼呢?”

    血宸知道她所說的是什麼事,笑了笑,道:“張若塵又豈是凡俗之輩?做事,自有他自己的思考。在血絕家族,以他的身份,的確可以輕易得到神石。但前提是,得他願意。”

    “他爲何不願意?”血凝筱道。

    血宸盯着張若塵離開的方向,道:“歸屬感,他對血絕家族還沒有歸屬感。我想,這也是戰神,讓他帶隊,參加狩天大宴的原因。”

    ……

    回到血絕家族,做好相應佈置後,張若塵立刻開始閉關潛修。

    鑲嵌上神石,日晷運轉起來,釋放出時間之力,覆蓋方圓一百二十丈。

    張若塵盤坐在日晷之下,從水星葫蘆中,取出少量日月神龍泉,直接吞服下去。

    日月神龍泉,得自真龍島,擁有種種不可思議的妙用,尤其是能夠滋養肉身和聖魂,可以讓他更快掌控自身力量。

    陰陽海中那些甦醒者,便是利用日月神龍泉,在短時間內,將實力恢復至巔峯。

    而他們所用的,僅僅只是最普通的聖泉,張若塵現在吞服的,則是聖泉精華。

    張若塵當初在真龍島,一共收集到兩千多滴聖泉精華,都還沒有使用,現在正好派上用場。

    “轟隆隆。”

    磅礴的血氣,在張若塵體內涌動,發出如江河奔流一般的巨大聲響。

    某一刻,一股強大的血氣,從張若塵的背部衝出。

    “好痛……怎麼回事,這股力量……這……”

    張若塵的背部,宛如有火焰在燃燒,疼痛得身體像是要融化。

    那種疼痛,以他的修爲和意志,都難以承受。

    漸漸的,張若塵的背部泛起道道金光,似有什麼東西,要破體而出。

    “嘩啦。”

    這種疼痛,大概持續了兩天。八隻金色肉翼,從張若塵背部長了出來,其上佈滿繁奧祕紋。

    張若塵雙手撐地,大口喘着粗氣,額頭上滿是汗水。

    肉翼乃是不死血族的重要標誌,幾乎都是與生俱來。

    按理說,張若塵也早就該長出肉翼,但,在他出生以後,明帝便封印了他體內的不死血族血脈,讓他變得和常人無異。

    之後,血後雖然將這具肉身溫養得極爲強大,可因爲沒有聖魂入主,也就一直不曾長出肉翼來。

    直到現在,張若塵開始掌控半神之體的力量,全面激發不死血族的血脈,終是讓肉翼生長了出來。

    “金色的肉翼?“

    取出一面青銅古鏡,看着背上長出的肉翼,張若塵呆怔在那裏,久久無法接受,只感覺天地都像崩塌了一般。

    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

    “我到底是人?還是不死血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