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穿過一道特殊的空間屏障,前方空間變得豁然開朗,與外界有着天壤之別。

    張若塵能夠感受得到,這個空間內的天地聖氣,極其濃郁,幾乎要化爲液態,天地規則亦是活躍無比,發出奇異的律動。

    一棵棵高大無比的樹木,映入張若塵的眼簾,每一棵的高度,都超過千米,枝繁葉茂,散發出無比濃烈的血氣,化爲片片血雲,瀰漫整個天地。

    在每棵參天大樹下方,都有一個直徑百米左右的水池,其內滿是鮮紅的液體,如血液一般粘稠,卻散發出一股奇異的幽香,沁人心脾,讓人迷醉。

    “長生血樹。”張若塵輕語道。

    血絕家族如此龐大,族人數以億計,栽種大量長生血樹,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且以血絕家族的手段,長生血樹衍生出的血液,品質必然都很不一般。

    張若塵一眼就看出,眼前這些血池內的血液,所蘊含的能量,皆是能夠達到魚龍境人類血液的程度。

    其中一些血池,甚至可以達到半聖聖血、聖者聖血的地步。

    張若塵知道,想要得到高品質的血液,必須要投入大量聖石,以特殊秘法培育長生血樹,使之生長極長年份。

    長生血樹雖然生命力強大,可是,通常情況下,也就只能存活萬年時間,通過秘法培育,纔有可能存活一個元會,乃至於多個元會。

    年份越長的長生血樹,產出的血液,品質越好。

    當然,別看這裡的血液量很大,實際上,這些血液並不能直接使用,還得使用秘法進行提煉凝縮,倒是遠沒有汲取修士體內血液方便。

    血後道:“這裡,乃是血絕家族最爲重要的一片長生血樹林,屬於核心底蘊。每一棵長生血樹,都至少已經生長了一萬年,產出的血液,品質極高,足以提供家族內絕大多數精英成員使用。”

    張若塵微微點頭,恐怕也只有像血絕家族這種,歷史悠久,底蘊深厚的大家族,才能培育出如此規模的長生血樹林。

    而這應該也是血絕家族,能夠強者輩出的一個重要基礎。

    越是深入,所見到的長生血樹便越是高大,產出血液的品質,也越高,甚至出現堪比大聖血液品質的血池。

    突然,張若塵停下腳步,目光鎖定在遠處一棵格外巨大的長生血樹上。

    這棵長生血樹,被層層血雲籠罩,它的樹幹直徑,達到了數十里,樹皮泛着金光,隱約有一股強大的神威散發出來。

    就連它下方血池中的血液,也與其他不同,竟是呈金色,有濃濃的神性氣息瀰漫開來。

    “那是母樹,這裡所有的長生血樹,都是由它衍生而來,它生長的時間,已經超過十個元會,以神石培育,可滋生出堪比神血的血液。整個不死血族,絕對不超過五十株。”血後解釋道。

    單單是這樣一株無比古老的長生血樹,就可以看出血絕家族的底蘊,是何等了不得。

    張若塵心中一動,沒想到一棵樹而已,竟能與十劫問天君比年歲。

    可能也正因它是一棵樹,所以才能活這般久。

    神靈縱然強大,可面對一次次元會劫難,幾乎都有身死隕落的一天,能活十個元會的神靈,可說是古今罕見。

    “能夠孕育出神血,這棵母樹,必定也是神級生靈。”

    目光轉動,張若塵看向另一個方向,距離母樹不算太遠的地方,有一尊極其龐大的雕像,高達不知多少萬里,宛如一尊神聖巨人俯看整個血天部族世界。

    即便在遙遠的星空中,都能看到雕像的輪廓。

    雕像是不死血族,身着金色鎧甲,威武不凡,身後有二十四對金翼,看上去栩栩如生,甚至隱隱有一股晦澀的神威散發出來。

    而在雕像下方,有一個無比深邃的泉眼,粘稠的血液,汩汩而涌,瀰漫出無比古老滄桑的氣息,似已經存在無盡歲月。

    僅僅只是看了一眼,張若塵就知道,那應該便是血後口中,冥古時代的不死血泉。

    一眼血泉,能夠橫跨如此多個時代,始終不枯竭,着實是很不可思議。

    “嗯?那是……”

    就在這時,張若塵有了新的發現。

    此刻,正有一道身影,盤坐在冥古不死血泉邊上,汲取着其中散發出來的冥古血氣。

    那人擁有一頭血色長髮,身材修長,體外纏繞着濃烈至極的血煞氣息,更有可怕的火焰,在熊熊燃燒。

    更爲重要的是,那人身後佇立着一道虛影,偉岸無比,似擁有生命,戰意滔天。

    “血屠。”

    張若塵心中略感詫異。

    這裡可是血絕家族極爲重要的密地,血屠竟然能在這裡修煉。

    而且,張若塵明顯感知到,現在的血屠,和以前有極大的不同,但卻不知道這種變化的原因。

    血屠現在也已經是大聖境強者,雖是剛突破不久,但身上身上散發出來的聖威,卻是極其可怕,遠非一般的不朽大聖可比。

    一道神光閃過,血後帶着張若塵,出現在冥古不死血泉之前。

    “母后當初之所以讓人帶走血屠,是因爲血屠命格很特殊,不死血族的血炎戰神,隕落在無盡深淵第二梯度,留下血炎戰神一脈的戰神印記,血屠正好可以繼承。”血後笑道。

    聞言,張若塵心中恍然,佇立在血屠身後的那道偉岸虛影,應該便是由那道戰神印記形成。

    能夠讓血後如此重視,想來那血炎戰神印記,應該很不尋常。

    不得不說,血屠的氣運很強大,能得到無間煉獄塔的認可,又具有繼承血炎戰神一脈戰神印記的特殊命格。

    血後繼續道:“母后已經收他爲徒,特意帶他來到血絕家族,藉助冥古不死血泉洗禮,激活血炎戰神一脈的戰神印記,令他脫胎換骨,也讓他在此順利鑄就出不朽聖軀。”

    原來血屠竟然已經成爲血後的弟子,也難怪可以來這裡修煉。

    “母后,我該如何做?”收斂心緒,張若塵詢問道。

    他來此,是爲了接受不死血泉洗禮,血屠有怎樣的際遇,倒是與他沒什麼關係。

    血後道:“這處不死血泉,乃是血絕家族的始祖發現,也因此將血絕家族建立於此。只有最爲傑出的家族弟子,纔有資格來此接受洗禮,而這便是始祖真身。”

    聽到這話,張若塵眼神不由微變,他本以爲這是雕像,沒想到竟是血絕家族始祖真身。難怪會讓他生出一種特別的感覺。

    不同的種族,神軀的大小是不一樣的。

    比如人族的神靈,身軀以丈量。

    龍族的神靈,身軀以裡計數。

    蟻族的神靈,神軀以尺量。

    不死血族神靈的身軀,則是以萬里計數。

    這位始祖,無論是神軀的高度,還是擁有肉翼的數量,都太可怕,也不知道他生前,血氣究竟強盛到了何等地步。

    “想要得到最爲徹底的洗禮,需要真身進入不死血泉,但將承受巨大痛苦。”

    略作停頓,血後再度道:“有一點,母后需要先提醒你,不死血泉的洗禮,是讓不死血族血脈,變得更爲純粹。塵兒,你本身擁有人族血脈,若是掌握不好分寸,將有可能被同化掉。”

    “如果,你選擇接受同化,這場洗禮,也就不是什麼危險的事。”

    “如果你想要保留人族血脈……母后希望,你能夠量力而行,不要死撐。實在不行,可以離開不死血泉。一場洗禮而已,不是什麼了不得的事。”

    聞言,張若塵不由沉思了片刻,隨即褪去上衣,縱身躍入不死血泉之中。

    血後並未離開,就在一旁守護。

    不死血泉的洗禮,並不會耗費太長時間,短則一天,長則三天,關鍵看個人的血脈強度和承受能力。

    一進入不死血泉,張若塵立刻感受到極大的壓力,一股股帶着寒意的強大力量,從全身毛孔滲透進入體內,幾乎要讓他的血液陷入凝固。

    與此同時,還有一股極其古老的氣息,進入身體,緩緩與他本身的血脈相結合。

    頓時,張若塵所擁有的不死血族血脈,全面復甦,讓他不由自主的變成了不死血族的模樣,八隻巨大的金翼張開,其上的秘紋,全都清晰浮現出來,綻放出無比璀璨奪目的金光。

    磅礴的血氣,源源不斷向八隻金翼匯聚而去,形成厚重的血雲,將張若塵籠罩。

    張若塵瞳孔血紅,饒是他的精神意志堅韌無比,此刻仍舊是顯露出了痛苦之色。

    穩定心神,張若塵全力運轉《九天明帝經》,主動引動不死血泉的力量,熬煉己身。

    某一刻,張若塵心中生出一種明悟,一種運轉血氣的法門,自他的血脈中顯現出來,使得他全身的血氣,都不由自主按照這種法門運轉。

    一時間,張若塵體內血氣運轉速度加快,將不死血泉中的大量血氣,搬運到身體之中。

    如此一來,張若塵的血氣,急劇增強,似乎沒有極限。

    轉眼間,一天時間過去。

    張若塵咬緊牙關,強忍痛苦,同時盡所能的去掌控不死血族血脈,不讓自身的人族血脈被吞噬。

    無論如何,他都不想完全變成不死血族。

    “到極限了,不死血族血脈繼續覺醒,我將無法掌控。“張若塵心中暗道。

    他雖然很想繼續在不死血泉內修煉,熬煉肉身,熬煉精神意志,可繼續下去,情況將會完全不受他的控制。

    就在張若塵準備離開不死血泉時,身體突然一震。

    那一半人族血脈,在這一刻出現悸動,釋放出一股極其古老的氣息,與不死血族血脈針鋒相對。

    “轟。”

    一道恐怖至極的意志,從張若塵的人族血脈中復甦。

    頓時,不死血族血脈受到壓制,開始倒退,以至於,張若塵肉身顯現出來的不死血族特徵,都開始消失。

    下一刻,一道無比高達的身影,顯現在張若塵的體外。

    “砰。”

    血屠身後的血炎戰神虛影受到衝擊,不由自主向後倒退了一步。

    也因此,血屠自修煉狀態中退了出來,眼中浮現出驚異之色。

    “拜見師尊。”

    血屠站起身來,恭敬向血後行了一禮。

    血後的目光,鎖定在張若塵體外那道高大身影上,眼泛異光,道:“不死血族血脈的復甦,竟然激發出了塵兒人族血脈中蘊含的不動明王大尊意志。”

    不動明王大尊,乃是崑崙界的一位傳奇人物,極其古老,以至於很多人都不相信他真實存在過。

    現在張若塵的血脈中,顯現出不動明王大尊的意志,無疑是使得這一切得到了驗證。

    就在這時,異變再起,血絕家族始祖真身的肉翼,突然輕顫,釋放出一道血光,沒入張若塵的體內。

    頓時,原本受到壓制的不死血族血脈,重新沸騰起來,強大血脈之力勃發。

    又一道高大無比的身影,顯現在張若塵的體外,與血絕家族始祖的形象,一般無二。

    兩道高大的身影並排而立,無形的意志,相互碰撞,卻是誰也奈何不了誰。

    一時間,這個空間內的天地規則和天地聖氣,變得紊亂起來,隱約有形成聖氣風暴的跡象。

    在這種情況下,血後自是不可能再袖手旁觀,當即揮手,釋放出一道神力,使得天地規則和天地聖氣,快速歸於平靜。

    不過,血後並未去幹預不死血泉中所發生的事,避免對張若塵造成不好的影響。

    血屠眼神凝重,雖然那只是不動明王大尊和血絕家族始祖的一道意志,卻仍舊對他的心神,造成了極強的衝擊。

    若非他已經激活血炎戰神印記,達到大聖境界,只怕現在已經匍匐在地。

    “張若塵的血脈之力,究竟強大到了何種地步?”血屠心中暗暗想道。

    很顯然,即便他現在已經今非昔比,可與張若塵相比,仍舊是存在不小差距。

    人族血脈和不死血族血脈劇烈碰撞,讓張若塵承受了巨大的痛苦,感覺身體簡直像是要炸開,精神意志都快要分裂開來。

    “吼。”

    張若塵猛然擡起頭來,發出震天的長嘯。

    “嘩啦。”

    一股磅礴之極的血氣,從張若塵的背部衝出。

    下一刻,又一對金色肉翼,生長了出來。

    也就在這個時候,不動明王大尊的身影,和血絕家族始祖的身影,同時沒入張若塵的體內,所有威壓都消失無蹤,猶如不曾出現過一般。

    “嘭。”

    張若塵身後的十隻金色肉翼閃動,他整個人當即從不死血泉中飛了出來。

    懸浮於半空之中,十隻金色肉翼完全展開,金光閃爍,瘋狂吸納着天地間濃郁的聖氣。

    海量天地規則被引動,圍繞張若塵旋轉,盡在他的掌控之中。

    正如血後所說,經過不死血泉的洗禮,張若塵能夠更好的掌控肉翼,也能更爲精妙的掌控自身的每一縷力量。

    他現在的感覺,前所未有的好。

    體內兩種血脈之力,保持在平衡狀態,宛如陰陽太極,讓他可以隨意在人類形態和不死血族形態之間轉化。

    血屠目不轉睛的看着張若塵,眼中滿是驚色,他不驚訝張若塵擁有金翼,而是驚訝於金翼的數量。

    纔剛達到不朽境,就能擁有十隻金翼,這是很難想象的一件事情。

    和最初看到金翼時不同,此刻,張若塵露出了笑容。

    他能夠感受得到,自身與地獄界的天地規則,現在纔算是真正的完美契合。

    之前,他使用日晷,耗費數十年時間,才參悟出近兩億道聖道規則,主要是與地獄界的天地規則,還未真正契合,始終存在排斥,參悟速度受到極大影響,這其實也是他難以突破至不朽境中期的重要原因。

    張若塵之前擁有四對金翼,要是那個時候,就能完美與地獄界的天地規則契合,完全發揮出作用。區區兩億道聖道規則,哪需要參悟那麼久?

    即便不借助神龍悟道室,也只需三十年,他就有把握參悟出兩億道聖道規則。

    金翼對於參悟聖道規則的幫助,極爲明顯,如今,增加一對金翼,張若塵的參悟速度可以翻倍。

    也就是說,參悟兩億道聖道規則,只需要十五年。

    如果再輔助神龍武道室,參悟速度將會更快。

    張若塵大致推算了一下,現在參悟聖道規則的速度,大概是洗禮之前的十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