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收起十隻金翼,張若塵緩緩降落到血後身邊,冥古血泉中散溢出來的奇異血氣,仍舊在源源不斷進入他的身體之中,滋養肉身,壯大穴竅。

    與洗禮之前相比,張若塵的氣質,明顯有了很大改變,無形之中,透出一種難以言喻的高貴,讓人不禁自慚形穢。

    究其原因,在於張若塵同時激發了不動明王大尊和血絕家族始祖的血脈之力,將他們的一縷意志,融入己身。

    “恭喜師兄,修爲大進,血脈蛻變,成就十翼,實乃古今罕見。”血屠笑道。

    他已經拜在血後座下,自是不能再像以前那般敵視張若塵,稱張若塵一聲師兄,也是理所當然。

    更何況,以張若塵如今所取得的成就,血屠也確實很佩服,縱然他繼承了血炎戰神印記,仍舊無法相比。

    一般情況下,不死血族達到大聖境,也就只有三對肉翼,通常需要達到無上境,才能長出五對肉翼。

    當然,少數極度強大的無上境大聖,肉翼數量不會僅限於五對,可能會生長出更多。

    張若塵纔剛達到不朽境,肉翼數量已經能與無上境強者相比,等到他本身修爲達到無上境,不知會擁有多少對肉翼?

    張若塵道:“只是十翼而已。”

    血絕家族始祖的真身,就在眼前,誰能驕傲得起來?

    隨即,張若塵對血後道:“母后,洗禮已經完成,我也該回去,繼續閉關修煉,升神大會時,我會出現的。”

    “嗯,母后也要去做一些準備。“血後道。

    作爲升神大會的主角之一,屆時,血天部族的諸神到來,血後自是少不了事情做。

    沒做任何停留,張若塵徑直離開了這處古老的密境。

    “師兄,請留步。”

    正當張若塵準備返回住處時,血屠的聲音突然響起。

    張若塵轉過身來,看向血屠,問道:“你有何事?”

    對於血屠,張若塵還真是沒什麼好說的,畢竟,他們倆之間,曾經可是存在極大仇怨,張若塵更是曾差點死在他手中。

    即便因爲血後的緣故,張若塵可以不再去計較這些,可是關係還沒有親近到師兄師弟的地步。

    血屠眼中露出猶豫之色,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過得好一會兒,才說道:“師兄能否將無間煉獄塔歸還於我?”

    血屠很清楚張若塵對他是怎樣的態度,可他沒辦法,無間煉獄塔太過重要,必須要拿回。

    “你想要回無間煉獄塔?你爲什麼覺得,我會將它還給你?到了我的手中,當然就是我的東西。你都已經是大聖,這個道理,不應該我來教你。”張若塵腦海中,浮現出月神那無恥的模樣,情不自禁跟着學了起來。

    當然,他也不算無恥。

    從敵人手中奪來的東西,就是名正言順的獲取。

    無間煉獄塔是一件煉死過神靈的至尊聖器,即便受損,價值仍舊不可估量。

    血屠道:“師兄有什麼條件,可以儘管提,只要我能夠做到,絕不推辭。”

    堂堂大聖,卻要如此委曲求全,血屠也是實在沒有辦法。

    無間煉獄塔並非是他所有,它真正的主人,乃是他的父神,血耀神君。

    血耀神君特意將無間煉獄塔,暫時給予血屠使用,是希望他在崑崙界建功,奪取崑崙界諸神留下的寶物。

    可沒想到,血屠進入崑崙界的第一戰,就栽在了張若塵手中,重傷逃遁。

    好不容易養好傷,想要謀奪血神所留的寶物,卻又被血靈仙鎮壓,連帶無間煉獄塔,也落入張若塵的手中。

    想到這些,血屠心中那叫一個鬱悶、憋屈。

    他可是一位身份尊貴的神子,戰力強悍,執掌至尊聖器,在大聖之下的戰場,還不是橫掃一切?

    從未想過,會有弄成這般模樣。

    無論如何,血屠都不能讓他父神知道,無間煉獄塔已經被奪走。

    所以,在他父神來參加升神大會前,必須要將無間煉獄塔要回。

    張若塵猜透血屠要回無間煉獄塔的原因,多半都與他的父神有關。

    除了崑崙界的修士,別的大世界的修士,在大聖之下的境界,怎麼可能擁有得到一件至尊聖器?

    崑崙界只是因爲至尊聖器的數量,遠遠超過大聖和神的數量,才導致聖王和聖者,都可能掌握一件至尊聖器。

    別的大世界,包括地獄界,大聖和神的數量,是遠遠超過至尊聖器的數量,大聖沒有至尊聖器是很正常的事。

    聖王境修士,在崑崙界功德戰場上使用的至尊聖器,全部都是神靈或者大聖暫時賜予使用。完成任務之後,是要還回去的。

    “神的力量,無所不能。血屠的父神,很有可能,已經推算到無間煉獄塔落入到了我的手中。”

    張若塵細細思考各種可能性,盯向一臉苦相的血屠,道:“想要無間煉獄塔,並不是不可以。”

    “真的嗎?”血屠露出喜色。

    張若塵道:“別高興得那麼早,這可是至尊聖器,你覺得我會隨隨便便還給你?你先去幫我去做一件事,做成了,我們再談。”

    “做什麼事?”血屠連忙問道。

    有商量餘地,就是好事情,他還真怕張若塵完全不給機會。

    張若塵低聲道:“我要去你找一個人,就是他。”

    說話間,張若塵釋放出一道力量,凝聚出一道栩栩如生的身影,正是進入陰間便不再有消息的璇璣劍聖。

    來到地獄界,張若塵自然想找到璇璣劍聖。

    師徒情深,陰間一別,甚是想念。

    也不知他老人家在地獄界,到底在做什麼?

    “他是誰?我該去何處尋找?”血屠問道。

    張若塵目光沉凝,半晌後,才嘆出一聲:“他是我的師父,死在了崑崙界東域殞神墓林後方的陰間,很有可能,已經變成屍族的一員。”

    關於璇璣劍聖的真正情況,張若塵當然不可能告訴血屠。

    聽到這話,血屠卻皺起了眉頭,道:“崑崙界的陰間,乃是由地獄界的三途河衍生而成,藉此進入地獄界,很難說會到達什麼地方,找起來,並不容易。”

    三途河,無比廣闊,流淌在星空之中,乃是屍族、骨族和骨族的源頭,被黑暗和死亡氣息所籠罩,屬於生靈的禁地。

    尤其是不死血族、修羅族和羅剎族,甚少會踏足三途河流域。

    “若是容易尋找,我也不會讓你去做這件事情。”張若塵道。

    血屠露出一抹苦笑,道:“師兄,你也只是懷疑令師成爲了屍族的一員,並不能肯定。若是,他的屍體沒有通靈,仍舊浸泡在三途河中,我又該如何去尋找?這無異於是大海撈針,故意難爲我。”

    “如果師兄真想尋找令師,完全可以請師尊出手,以神的手段,很容易就能推算出令師的情況。”

    此事渺茫,血屠不想接手。

    如果神靈可以推算出璇璣劍聖,璇璣劍聖早就已經死在地獄界。

    必定有通天徹地的強者,將璇璣劍聖身上的一切天機,全部都掩蓋。張若塵猜測,崑崙界肯定有相當可怕的神靈還活着,而且就在地獄界。

    “做爲大聖,找一個人都覺得難,你讓我太失望。我都懷疑,母后收你爲徒,是不是錯誤的決定。反正機會已經給了你,既然你不願意,那就打消拿回無間煉獄塔的念頭。”張若塵道。

    一聽這話,血屠頓時急了,糾結着咬牙說道:“好,我去找,我一定盡全力去找。”

    什麼大聖的威嚴,他現在已經顧不得。

    取不回無間煉獄塔,他的父神或許自己可以取回,但是,對他肯定會相當失望。

    “此事要秘密的進行,絕不可泄露給任何人知道。”張若塵嚴肅說道。

    繼而,張若塵開啓乾坤界,將一個人釋放了出來,正是他在真龍島收服的石皇。

    “石皇會與你一起去做這件事。”

    石皇眼神淡漠,一句話不說,走到了血屠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

    血屠沒想到張若塵身邊,竟然還有這等強者存在。

    他現在已經是不朽境大聖,且擁有血炎戰神印記,可是,面對石皇,仍舊能夠感受到不小的壓力。

    “即便是神的座下,大聖的數量,也少之又少。張若塵纔剛剛突破成爲大聖,怎麼就能號令石族的大聖?同樣是神子,同樣是天才,差距怎麼這麼大。”血屠心中很不是滋味。

    “請師兄放心,我一定竭盡全力去做此事。”

    當即,血屠帶上石皇動身,想早些了結這件事。

    “師尊,你究竟在哪裡?又在做什麼?”張若塵心中滿是疑問。

    爲了確保璇璣老人的安全,張若塵已經暗中對石皇下令,只要血屠膽敢有任何要將消息泄露出去的意思,就出手將他解決掉。

    若非有此考慮,張若塵又怎會特意安排石皇跟着血屠?

    目送血屠和石皇離開血絕家族,張若塵沒有多做耽擱,徑直徑直返回自己的居所,重啓日晷,繼續閉關修煉。

    不過,張若塵並未着急去煉化買回來的龍魂和象魂,而是將所有心神,都用在精神力修煉之上。

    強大的精神力,完全收斂到了聖心之中,一遍遍凝鍊。

    精神力修煉,遠比武道修煉困難,能成精神力大聖者,極其罕見。

    即便精神力已經達到五十九階巔峰,無限接近於六十階,可想要邁過這一步,卻如登天一般艱難。

    像太宰王師奇,被稱爲儒道聖師,天資橫溢,可修煉一千多年,也始終未能將精神力修煉至六十階。

    藉助帝皇神尺,張若塵將精神力凝鍊至極致,質與量都達到精神力聖王的極限,鮮有人能及。

    經歷死劫,張若塵的精神意志,變得更爲強大。

    而之前不動明王大尊和血絕家族始祖意志的復甦,終是讓張若塵捕捉到突破契機。

    體內真理奧義被調動起來,幫助衝擊六十階關口。

    張若塵的積澱,早已足夠,再有真理奧義相助,六十階關口,自然無法阻擋住他。

    “轟。”

    張若塵的聖心震動,無數雷電之力在其上游走,如一條條靈蛇,宛如擁有生命。

    關口衝破,張若塵那雄渾的精神力,當即開始極速壓縮,化爲一道道精神力念頭。

    每一道精神力念頭,都是由成千上萬縷精神力凝聚而成,在本質上發生蛻變。不消片刻,張若塵所有的精神力,都凝聚成五百道念頭。

    這些念頭都凝聚成人形,飄飛在張若塵的聖心之中。

    而在所有念頭的前方,佇立有兩道無比高大偉岸的身影,正是先前沒入張若塵體內的不動明王大尊和血絕家族始祖的精神意志。

    與這兩道精神意志相比,張若塵凝聚出來的五百道精神力念頭,顯得格外渺小,猶如五百隻螞蟻在仰望兩頭神龍。

    事實上,張若塵本可凝聚出更多的精神力念頭,但,因爲受到這兩道意志的影響,精神力高度凝鍊,本質更強,數量則是變少。

    心意一動,張若塵將五百道精神力念頭,全都釋放出來,化爲五百道精神力分身。

    每一道精神力分身,都堪比精神力聖者。

    只要張若塵願意,完全可以一心五百用,讓精神力分身去做不同的事情。

    當然,也可以讓五百道精神力分身,同時學習一樣東西。儘管單一的效率,只能和聖者相比,遠遠比不上張若塵大聖級別的學習速度,但疊加在一起,卻會相當驚人。

    成爲精神力大聖,凝聚出精神力念頭,還有另一大好處,只要是在他精神力覆蓋的範圍內,他可以在剎那間,將精神力分身,投放到任何一個位置,也能瞬間收回。

    “精神力大聖與精神力聖王,果然是有天壤之別,精神力念頭可以滲透到天地間,與天地規則進行深層次的溝通,難怪可以爲人招魂。”張若塵露出恍然之色。

    不過,就憑他現在區區五百道精神力念頭,顯然是沒辦法爲人招魂,恐怕還未召回幾縷魂魄,就已經被天地規則反噬而死。

    很快,張若塵重新靜下心來,梳理和熟悉凝聚出來的精神力念頭,鞏固精神力修爲。

    他之前的積澱很雄渾,故而在突破後,精神力修爲節節攀升,並未停止增長。

    一連潛修十八年,張若塵凝聚出來的精神力念頭,達到三千道,在原來的基礎上,翻了六倍,也因此精神力修爲,提升至六十階中期。

    不僅如此,他的武道修爲,也順利突破,達到不朽境中期。

    距離升神大會,還有十天左右,張若塵也就沒有着急出關。

    張若塵將空間聖相、時間聖相、劍道聖相、拳道聖相和不動明王聖相,全部釋放出去,分別參悟空間、時間、《無字劍譜》、洛水拳法和神魔鎮獄。

    三千精神力念頭,化爲三千精神力分身,或煉劍、或練拳、或描繪空間銘紋……,輔助參悟各種手段。

    至於掌道聖相,則是留在肉身中,他要着重去修煉龍象般若掌的第十三掌。

    百枷境的龍魂和象魂都已被買回來,自然是要利用起來。

    若能儘快修成一種百枷級高階聖術,無疑是能夠讓實力大幅提升。

    對張若塵而言,憑藉半神之體,要容納兩條百枷境龍魂和兩條百枷境象魂,並非是什麼難事,不至於損傷他的身體。

    真正的難度在於,要掌控那磅礴的陽剛之氣,稍有差池,就有可能走火入魔。

    修煉龍象滅世,需要海量的陽氣。

    好在張若塵體內有七星神苓日葉所化的神陽,倒是能夠解決陽氣的問題。

    隨着吸納的陽氣,越來越多,張若塵的身體,也變得越來越炙熱,皮膚變得赤紅,如燒紅的金鐵。

    神龍悟道室非比尋常,能夠容納這種熱量,沒有受到損傷,且讓外界察覺不到其中的動靜。

    當張若塵煉化第一條龍魂,他體內的陽剛之氣,已經達到常人的七十萬倍,全身每一個毛孔,都在噴出火焰,體內的血氣,沸騰起來。

    第二條龍魂融入手臂後,陽剛之氣更是達到常人的八十萬倍,氣血狂暴如龍,簡直要將他的肉身撐爆。

    烈焰灼心,直接作用在張若塵的精神意志上,那種痛苦,無法用言語形容。

    “吼。”

    在將兩條象魂,也煉入手臂後,張若塵口中不禁發出龍吟象吼之聲,體外升騰起恐怖至極的陽火,似要焚滅諸天。

    加上曾經聖王境界煉化的大聖龍魂和大聖象魂,此刻,三條龍魂和三條象魂,顯現在張若塵的兩側,凝實無比,宛如擁有真身,釋放出威壓諸天的強大氣勢,

    原來煉化的龍魂和象魂,並未被吞噬,張若塵打算繼續培養,讓它們一步步成長起來,也算是爲下一步修煉,做鋪墊。

    以他現在所擁有的強大血氣,要將龍魂和象魂,提升到百枷境層次,並不需要耗費太長時間。

    龍象滅世第二階段的修煉,需要煉化千問境和龍魂和象魂各五條。

    以張若塵現階段的修爲實力,根本不敢去想這件事情。

    “僅僅是將龍象滅世,修煉至小成境界,竟然就讓我體內的陽剛之氣,達到常人的百萬倍,如果是修煉到大圓滿境界,又會強到何種地步?”張若塵心中暗暗猜測。

    修煉龍象般若掌,看似雲淡風起,實則兇險無比,以他現在的精神意志,險些就承受不住。

    如果,將這些陽剛之氣,全部釋放出來,足以在頃刻間,讓星辰消融,方圓數萬裡,只怕都會寸草不生。

    不管怎樣,張若塵總算是將龍象般若掌,修煉成百枷級高階聖術,是他所掌握的第一種百枷級高階聖術。

    就算是很多百枷境大聖,也很難修煉成功一種。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