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升神宴會舉行的前一天,血屠和石皇匆匆從外面趕回了血絕家族,張若塵也在這個時候出關,結束脩煉。

    “查到我師父的線索了?“張若塵直接問道。

    他表面看上去很平靜,內心卻是充滿了期待,很希望能夠聽到好消息。

    血屠道:“我動用了血耀神殿的所有關係渠道,密查此事,找到了十三位有可能是令師所化的屍族修士,師兄請看。”

    說話間,血屠翻手取出一塊特殊的晶石,遞予張若塵。

    張若塵伸手接過,釋放出精神力,探入晶石之中,頓時獲取到很多信息。

    晶石內記載有十三位屍族修士的大致信息,包括他們身份背景、修爲實力等,每一個屍族修士,容貌都與璇璣劍聖極爲相似。

    這十三位屍族修士,修爲最弱的只是半聖,最高的則是已經成爲大聖,分佈於不同的屍族勢力。

    不到一個月時間,血屠能夠探查到這些信息,倒是有些本事。

    須知,屍族的領地廣闊無邊,佔據不知多少顆星辰,屍族修士的數量更是以萬億計數。能夠從中找出與璇璣劍聖長相相似的十三位,是相當不容易的事。

    張若塵將十三位屍族修士的信息,牢牢記了下去,可以逐一排查。

    若是運氣好,說不一定,其中真有一位就是璇璣劍聖。

    當然,張若塵也明白,可能性不是很大,璇璣劍聖在地獄界,必定是無比謹慎,絕非輕易就能被人找到。

    甚至,璇璣劍聖在地獄界已經改頭換面,徹底變成了另一個人。

    張若塵修煉的《無形無相三十六變》,就是璇璣劍聖傳授,在這方面,璇璣劍聖的造詣更高。

    “哪怕只有一絲可能,我也得盡力尋找。師尊啊,師尊,你爲何要留在地獄界?”張若塵心中暗暗想道。

    “師兄,不知令師可在其中?”血屠問道。

    張若塵轉頭看了血屠一眼,輕輕搖了搖頭,道:“你問我,我怎麼知道?在地獄界,要找出長得像你的不死血族修士,我也能夠找出一大堆。”

    “三途河流域廣闊無比,要將屍族完全調查一遍,需要耗費不短時間,等師尊的升神宴會一過,我便繼續去調查。”血屠連忙道。

    “你覺得我師尊,會一直待在三途河流域?整個地獄界,各族都要查。”張若塵道。

    “是,師兄說得是。”

    頓了頓,血屠試探性問道:“不知師兄能否先將無間煉獄塔給我?我最近修煉,需要用到它。”

    聞言,張若塵心中一動,血屠這般急切想要回無間煉獄塔,絕不是爲了修煉,多半是因爲血耀神君要來參加升神宴會,他想提前做好應對的準備。

    血耀神君乃是血天部族的一位古神,渡過了一次元會劫難,實力相當強大。因爲是在同一時代成長起來,他與血絕戰神關係極好。

    其他神靈大多要等到升神宴會舉行時,纔會趕到血絕家族。可血耀神君,現在或許已經是在血絕家族內。

    就在剛纔,張若塵隱約感知到,有一道晦澀的神念,在他的身上掃過,僅僅一瞬間,隨即消失無蹤。

    被一位強大的古神,這般關注,並非是一件好事。

    只要能夠渡過元會劫難,哪怕只渡過了一次,也已經是打破了神的生命極限,屬於神靈之中一等一的強者。

    這種神靈,在整個宇宙之中,都是非常可怕的。

    張若塵道:“看在你認真做事的份上,我可以先將無間煉獄塔借你一天,但,明天這個時候,必須要還回來。”

    “多謝師兄。”

    血屠臉上,露出驚喜的笑容。

    張若塵一揮手,將處於封印狀態的無間煉獄塔取了出來。

    他也想過煉化無間煉獄塔,卻在塔內發現了神靈留下的印記,根本就無法抹除,只得封存起來。

    不止無間煉獄塔,張若塵所得到的其他至尊聖器和神遺古器,幾乎都是如此。

    也就只有毀滅金陽,是真正屬於豔陽天子之物,是豔陽文明老天主專門爲豔陽天子所煉製。

    所以,在擊殺豔陽天子後,張若塵才能夠順利煉化毀滅金陽。

    還有藏山魔鏡,是那九目天王,在崑崙界意外所得,且得到時,缺少了核心之物,並無器靈存在,煉化起來,才那般容易。

    血屠目不轉睛的盯着無間煉獄塔,眼中滿是激動之色,這件至寶,終於又要回到他的手中。

    “記住,我只是將無間煉獄塔借給你,而非是給你,明天如果沒有還給我,後果自負。”張若塵嚴肅的道。

    血屠訕笑道:“明白,明白,師兄放心便是。”

    從張若塵手中接過無間煉獄塔,血屠懸着的一顆心,終於落了下來。

    “明天便是升神宴會,師兄應該有很多事情要做,師弟我便不打擾了!”留下這話,血屠快速離開了張若塵的居所。

    看着血屠離開,張若塵低語道:“升神宴會,倒是可以看看血天部族有多少天縱人物。”

    命運神殿舉行的狩天大宴,規格極高,地獄十族都極爲重視,血天部族自然也不會例外,定然會將所有精英,都派遣過去。

    雖然張若塵對狩天大宴的具體情況,還並不是很瞭解,但卻知道,只有年齡不超過千歲的聖王和大聖,纔有資格參加。

    準確的說,參加者爲九步聖王、不朽境大聖和百枷境大聖。

    倒不是說,沒有人能夠在千年內,修煉到千問境。

    而是修爲一旦達到千問境,便真正開始接觸天地至理,窺探成神的奧秘,所站高度不同,修煉的重點,不再是以追求力量爲主,狩天大宴對他們而言,已經沒有太大意義。

    通常情況下,能夠在狩天大宴獨佔鰲頭之人,都是絕頂的百枷境強者,由地獄十族傾力培養出來。

    血天部族即便在不死血族十大部族中墊底,底蘊也絕不會差。

    而且,現在還是不是墊底,尚且不好說。

    張若塵縱然已經完全掌握肉身力量,修爲大進,卻也不敢小覷天下人。

    升神宴會,如期而至。

    血絕家族內外,一片熱鬧的景象,家族中的聖王和大聖,平時難以見到一個,今天,卻都現身。就連那些在外的聖境修士,也在近期趕了回來。

    有的是從與天庭界的十多座功德戰場回來,有的是從地獄界的邊緣星域趕回,就連坐鎮各大星球、墟界、宇宙秘境的強者,也都派人送回賀禮。

    爲兩位新神準備的升神宴會,隆重無比,絕對不能怠慢,不能失了血絕家族的顏面。

    從早上開始,便相繼有神靈帶弟子、子女、屬下,趕到血絕家族。

    血絕家族的上空,每隔一段時間,就有神光涌現,有的駕馭神殿前來,有的腳踩血氣神雲,有的更是騎着數千里長的神獸,一個個威勢驚天。

    宛如萬魔朝宗。

    到來的神靈,都徑直被接引去神土中的血絕神宮,不臨凡塵。

    至於隨神靈前來的聖境修士,則是被引領進入瀚海別苑,這是專門舉行盛會的地方,只有極爲重要的場合,纔會開啓。

    瀚海別苑十分開闊,其內有聖山,也有聖湖,還栽種有不少血秫冥花,處處都瀰漫着沁人心脾的花香味。

    爲了這場升神宴會,血絕家族將瀚海別苑修整了一番,佈置得更加富麗堂皇,還特意開啓了懸空島,專爲接待那些將要去參加狩天大宴的精英。

    因爲來參加升神宴會的人,實在太多,除了神靈帶來的人外,還有不少大聖趕來,不乏實力頂尖的存在,所以,就算是作爲代理家主的青盛大聖,也需要親自出面去接待。

    即便血絕家族的聖境子弟全都出動,也顯得十分忙碌,應顧不暇。

    張若塵亦是早早趕到了瀚海別苑,但,卻一直呆在懸空島上,並未去接待賓客。

    他與血天部族的聖境修士,都不熟悉,更何況,他也根本不喜歡做這些事情。能來參加這場宴會,還是因爲血後的緣故。

    雖有些人對張若塵很不滿,卻也無可奈何。

    誰讓張若塵的母親是神?

    即便只是擁有一半不死血族血脈,也沒人敢歧視他,不可能像對待別的庶出弟子一般對待他。

    隨着時間推移,越來越多聖王和大聖,被引領到懸空島,各自落座,或一人獨飲,或三五成羣。

    “轟隆隆。”

    一座巨大的神殿破空而來,出現在血絕家族上空,隨即降下一道璀璨的神光。

    待得神光消散,十餘道身影,顯現出來,個個氣宇不凡,身上散發出強大的聖威。

    爲首之人,身材魁梧,身高接近一丈,生有一頭銀色長髮,全身的肌肉,猶如虯龍一般,充滿力量感。

    “血泣,接我一掌。”

    此人一出現,便如同一頭人形暴龍,徑直向血泣大聖衝了過去,一掌打出。

    隨着他一擡手,立刻有着極其可怕的冰寒之力凝聚,天地間的溫度,驟然下降。

    血泣大聖的眉頭一皺,並未退避,拉開弓步,亦是打出一掌,釋放出磅礴的血煞之力。

    兩人都沒有調動天地規則和天地聖氣,僅僅只是運用自身力量,且刻意收斂,將破壞力控制在最小範圍。

    “嘭。”

    兩人打出的掌印,劇烈碰撞在一起。

    血泣大聖身體一震,不由自主向後倒退了出去,但,總算是接下了這一掌。

    “哈哈哈,血泣,最近十年,你的進步不小,我修煉了五十年的冰封乾坤掌,已經臻至圓滿之境,用出三成力量,你居然都能接住。血絕家族這一個千年,你當屬第一。”銀髮男子哈哈大笑。

    血泣大聖化去冰寒之力,心中震驚不已,拱手道:“恭喜易軒兄,將冰封乾坤掌修煉至圓滿之境,百枷境已經難有人,能做你的對手。”

    血泣大聖的性格驕傲,可是,面對這位易軒大聖,他卻是不得不拿出謙遜的姿態。

    同爲百枷境的修爲,血泣大聖與易軒大聖之間,存在極大差距。

    和聖王境一樣,到了大聖境,同等修爲,實力亦是會有天差地別。

    “噠噠。”

    易軒大聖剛想說話,一輛滿是傷痕的古老戰車,從遠處駛來,映照出一片屍橫遍野的慘烈戰場,諸神喋血,日月隕落,令人心顫。

    拉動戰車的是一頭銀蛟獸皇,身長百里,身上散發出無比兇戾的氣息。它只是打一個噴嚏,天地都在震顫,出現電閃雷鳴的異象。

    “吼。”

    銀蛟獸皇發出陣陣低吼,踏空而行。

    一時間,瀚海別苑內外的所有人,幾乎都被驚動,將目光投向古老戰車,就連張若塵也不例外。

    待得戰車停下,一名身形修長的俊美男子,走了下來,渾身綻放七彩神光,背生銀翼,竟是多達八隻。

    單從銀翼數量,就能看出,此人血氣強盛無比。

    看到此人,易軒大聖的臉色,不由變了變,道:“這個傢伙,不是在不死神殿參悟化血天冥指嗎?三十年都不曾有消息,我還以爲,他不會參加這次的狩天大宴。既然出關,豈不是說他已經將化血天冥指修煉成功?”

    “不過也好,他若是不來,這次的狩天大宴,就顯得太沒意思,多年不曾交手,今天倒是可以過上幾招,看看他是否真的已經將化血天冥指修成,千萬不要讓我失望纔好。”

    聞言,血泣大聖眼中,頓時露出一道驚色。

    化血天冥指,乃是一種最爲頂級的百枷級高階聖術,屬於不死神殿秘傳,修煉難度極大,很多千問境大聖,都無法修煉成功。

    血凝筱出現在張若塵的身邊,坐了下去,眼眸中露出驚歎之色,道:“看到沒有,剛纔和血泣大聖對拼一掌的修士,乃是易軒大聖,易家赫赫有名的年輕大聖,如今還不過五百歲,已經掙斷八十道枷鎖。”

    “若塵表哥,你都八百多歲了,得努力啊!”

    “從戰車上下來的修士,是孤辰子,年紀與易軒大聖相仿,天生六翼,天賦異稟,同時修煉不死血族的兩大天道,很受不死神殿重視,很多人都說,他或許能在三千歲前成神。”

    聽到這番話,張若塵的目光,在易軒大聖和孤辰子身上掃過,只用五百年時間,就有如此修爲,確實是很不簡單。

    不過,修煉速度快,並不代表一定能夠成神。

    很多修士,將時間都花在半聖、聖者、聖王期間,不斷積累,打下堅實的基礎。這樣,反而可以走得更遠,在同境界的戰力也更強。

    血凝筱眼中帶着憧憬的神色,繼續道:“最近千年,我們血天部族一共有三位最爲妖孽的人物,分別是易軒大聖、孤辰子和瑜皇,他們是同時代的奇才,修爲一直相當,被稱爲血天三絕。當然,他們現在都已經成爲一方霸主,冊封大聖,封皇稱帝。”

    身在血天部族世界,沒有生靈不知道血天三絕的名字,他們被譽爲血天部族未來的希望,有很大的機會成神。血泣大聖與他們相比,卻是差了一籌。

    ……

    被困在碼字軟件裡面了,出不來,汗,總算趕在12點前更新。
最近更新小說